分享

晋纪九(4)--四大家族...

2019-10-30  zqbxi   |  转藏
   
         正始中,人士比论,以五荀方五陈:荀淑方陈寔,荀靖方陈谌,荀爽方陈纪,荀彧方陈群,荀顗方陈泰。 
  又以八裴方八王: 裴徽方王祥,裴楷方王夷甫,裴康方王绥,裴绰方王澄,裴瓒方王敦,裴遐方王导,裴頠方王戎,裴邈方王玄。 五荀的关系一目了然。荀淑为第一代;荀靖、荀爽为第二代;荀彧为第三代;荀顗为第四代。反观五陈,关系也是一目了然。陈寔为第一代;陈谌、陈纪为第二代;陈群为第三代;陈泰为第四代。仔细分析五荀方五陈所相互对应的人物。二人的声望、官职、生活年代都相差无几。可谓绝对。
  而“八王方八裴”疑点颇多。首先八裴都为裴茂的子孙。八王除王祥、王导、王敦外,都是王雄的子孙。蹊跷的是,王雄居然未列其中。其实,裴潜、王雄也可谓绝对。裴潜,历任曹操的丞相掾(参军)、三县令、二太守、兖州刺史、散骑常侍(曹丕)、典农中郎将、荆州刺史……王雄历任(曹操的掾属)、三县令、二太守、散骑常侍(曹丕)、幽州刺史……
  “裴頠方王戎”为明显错误(应为裴楷方王戎);“裴康方王绥”亦然(应为裴瓒方王绥);“裴楷方王夷甫”应改为裴頠;裴徽方王祥应改为裴徽方王浑(王戎之父); 度辽将军裴晔方护乌桓校尉王元。二人的官职、声望、所处时代也相差无几。
  尚书裴茂(裴晔次子)和荆州刺史王睿。裴茂历任县令、郡守、尚书。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夏四月,裴茂率领段煨等关中诸将讨伐董卓余党李傕、郭汜,功封列侯。裴茂子裴潜方王雄。裴徽方王浑。二人都是正始末年分别担任冀州刺史、凉州刺史。裴徽子裴楷方王浑子王戎。裴秀方王乂。
        王雄家族在幽州的影响力,无人能及。曹魏初年,王雄担任幽州刺史,后兼任护乌丸校尉。曹魏末年,王雄的儿子王乂担任平北将军、幽州都督、护乌丸校尉。裴、王二姓也是互为婚姻,表里一家。且存在错辈婚的现象。如裴氏的领军人物裴潜的孙子裴頠娶了王戎的女儿,裴盾是裴潜的弟弟裴徽的孙子。裴頠和裴盾平辈。而王戎的儿子王绥的岳父为裴盾。裴徽的孙子裴遐是王衍的女婿。
         正始之前的武帝、文帝、明帝三代,王雄家族在朝中的势力远远不如荀陈二氏。高平陵事件后,荀陈二族的势力才被权臣司马氏压制住,当年高贵乡公被弑,陈泰心理难以接受,想借此让司马昭杀贾充以谢天下,但司马昭没有接受,只是杀了个成济应付完事,陈泰不久死去,而荀顗则完全倒向了司马氏,与贾充穿了一条裤子。以荀陈二族的朝中根基尚切如此,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倒是清河王经有志气,虽然与母亲一同赴死,但青史留名。
  所以南宋学者王应麟评说:“何曾、荀顗之孝,论者比之曾、闵。夫以孝事君则忠,不忠于魏,又不忠于晋,非孝也。顗之罪,浮于曾。曾之骄奢,祸止及家;顗之奸谀,祸及天下。”

         [20]江州刺史华轶,歆之曾孙也,自以受朝廷之命而为琅邪王睿所督,多不受其教令。郡县多谏之,轶曰:“吾欲见诏书耳。”及睿承荀藩檄,承制署置官司,改易长吏,轶与豫州刺史裴宪皆不从命。睿遣扬州刺史王敦、历陽内史甘卓与扬烈将军庐江周访合兵击轶。轶兵败,奔安成,访追斩之,及其五子。(华轶(?-311年),字彦夏,平原郡高唐(今山东高唐县)人。西晋末年大臣,曹魏太尉华歆曾孙,太中大夫华表之孙,河南尹华澹之子。少有才气,闻于当世,泛爱博纳,众论美之。初为博士,累迁散骑常侍。东海王司马越治理兖州,引为留府长史。永嘉年间,官至振威将军、江州刺史。华轶有匡扶天下之志,每遣贡献入洛,不失臣节。不服司马睿指挥,被杀,传首建业。)裴宪奔幽州。睿以甘卓为湘州刺史,周访为寻陽太守,又以扬武将军陶侃为武昌太守。
  [21]秋,七月,王浚设坛告类(祭天),立皇太子,布告天下,称受中诏承制封拜,备置百官,列署征、镇,以荀藩为太尉,琅邪王睿为大将军。浚自领尚书令,以裴宪及其婿枣嵩为尚书,以田徽为兖州刺史,李恽为青州刺史。
  [22]南陽王模使牙门赵染戍蒲坂,染求冯翊太守不得而怒,帅众降汉,汉主聪以染为平西将军。八月,聪遣染与安西将军刘雅帅骑二万攻模于长安,河内王粲、始安王曜帅大众继之。染败模兵于潼关,长驱至下。凉州将北宫纯自安长帅其众降汉。汉兵围长安,模遣淳于定出战而败。模仓库虚竭,士卒离散,遂降于汉。赵染送模于河内王粲;九月,粲杀模。(司马模(?-311年),字元表,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人,晋宣帝司马懿四弟东武城侯司马馗之孙,高密文献王司马泰第四子,东海孝献王司马越之弟,晋朝宗室。司马模年少好学,甚有名望。初封平昌公,历任冗从仆射、太子庶子、员外散骑常侍。永兴元年(304年),时值八王之乱,司马模授任北中郎将、都督荆州,镇守邺城。永兴二年(305年),挫败成都王司马颖的旧将公师藩的叛乱,升任镇东大将军,镇守许昌。光熙元年(306年),进封南阳王。同年,奉其兄司马越之命,杀害河间王司马颙及其三子。永嘉元年(307年),改任征西大将军、都督秦雍梁益四州诸军事等,代替已故的司马颙镇守关中,同年,升任太尉、大都督。永嘉五年(311年),汉赵军队攻打长安,司马模兵败投降汉赵,被汉赵河内王刘粲所杀。)关西饥馑,白骨蔽野,士民存者百无一二。聪以始安王曜为车骑大将军、雍州牧,更封中山王,镇长安。以王弥为大将军,封齐公。
  [23]苟晞骄奢苛暴,前辽西太守阎亨,缵之子也,数谏晞,晞杀之。从事中郎明预有疾,自舆入谏。晞怒曰:“我杀阎亨,何关人事,而舆病骂我!”预曰:“明公以礼待预,故预以礼自尽。今明公怒预,其如远近怒明公何!桀为天子,犹以骄暴而亡,况人臣乎!愿明公且置是怒,思预之言。”晞不从。由是众心离怨,加以疾疫、饥馑。石勒攻王赞于陽夏,擒之;遂袭蒙城,执晞及豫章王端,锁晞颈,以为左司马。汉主聪拜勒幽州牧。

  王弥与勒,外相亲而内相忌,刘暾说弥使召曹嶷之兵以图勒。弥为书,使暾召嶷,且邀勒共向青州。暾至东阿,勒游骑获之,勒潜杀暾而弥不知。会弥将徐邈、高梁辄引所部兵去,弥兵渐衰。弥闻勒擒苟,心恶之,以书贺勒曰:“公获苟而用之,何其神也!使为公左,弥为公右,天下不足定也。”勒谓张宾曰:“王公位重而言卑,其图我必矣。”宾因劝勒乘弥小衰,诱而取之。时勒方与乞活陈午相攻于蓬关,弥亦与刘瑞相持甚急。弥请救于勒,勒未之许。张宾曰:“公常恐不得王公之便,今天以王公授我矣。陈午小竖,不足忧;王公人杰,当早除之。”勒乃引兵击瑞,斩之。弥大喜,谓勒实亲己,不复疑也。冬,十月,勒请弥燕于己吾。弥将往,长史张嵩谏,不听。酒酣,勒手斩弥而并其众,(王弥(?-311年),东莱(今山东莱州)人,汝南太守王颀之孙,西晋叛民领袖。永兴三年(306年)参加刘伯根起义。刘伯根死后转战青徐两州,攻杀官吏,有众数万,声势浩大。永嘉二年(308年),率军进逼洛阳,为晋军所败。后归附刘渊为将,官至大将军。前赵光兴二年(311年),与刘曜、石勒攻破洛阳,在回师青州途中,为石勒所杀。)表汉主聪,称弥叛逆。聪大怒,遣使让勒“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然犹加勒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领并州刺史,以慰其心。苟晞(苟晞(?-311年),字道将,河内山阳(今河南焦作市修武县)人。西晋末年名将,官至大将军、太子太傅、录尚书事,东平郡公。精通兵法,时人比之韩信、白起。在八王之乱中,先后投靠多王,战败汲桑、吕朗、刘根、公师藩、石勒等,威名甚盛,人称"屠伯"。后被石勒击败被俘,不久后即被杀。、王赞(王赞(?~311)字正长,义阳(今河南新野)人。生卒年不详,约晋惠帝初年前后在世。博学有俊才。泰始中辟司空掾,迁著作郎。太康中迁太子舍人,惠帝拜侍中。永嘉中为陈留内史,加散骑侍郎。西晋末为石勒所杀。钟嵘将其诗列入中品。今存诗五首,《文选》中所录《杂诗》较有名。《宋书·谢灵运传论》曾加以称引。原有集,有已散佚。)潜谋叛勒,勒杀之,并弟纯。(外患除,内患生,灾难不灭。)

  勒引兵掠豫州诸郡,临江而还,屯于葛陂。

  初,勒之为人所掠卖也,与其母王氏相失。刘琨得之,并其从子虎送于勒,因遗勒书曰:“将军用兵如神,所向无敌,所以周流天下而无容足之地,百战百胜而无尺寸之功者,盖得主则为义兵,附逆则为贼众故也。成败之数,有似呼吸,吹之则寒,嘘之则温。今相授侍中、车骑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襄城郡公,将军其受之!”勒报书曰:“事功殊途,非腐儒所知。君当逞节本朝,吾自夷难为效。”遗琨名马、珍宝,厚礼其使,谢而绝之。(刘琨说的不错,善于打仗不过武夫,知道为谁打仗,才是军事家,骏马还得识途。

  时虎年十七,残忍无度,为军中患。勒白母曰:“此儿凶暴无赖,使军人杀之,声名可惜,不若自除之。”母曰:“快牛为犊,多能破车,汝小忍之!”及长,便弓马,勇冠当时。勒以为征虏将军,每屠城邑,鲜有遗类。然御众严而不烦,莫敢犯者,指授攻讨,所向无前,勒遂宠任之。勒攻荥陽太守李矩,矩击却之。

  [24]初,南陽王模以从事中郎索綝为冯翊太守。綝,靖之子也。模死,与安夷护军金城曲允、频陽令梁肃,俱奔安定。时安定太守贾疋pǐ,yǎ,shū与诸氐、羌皆送任子于汉,綝等遇之于陰密,拥还临泾,与疋谋兴复晋室,疋从之。乃共推疋为平西将军,率众五万向长安。雍州刺史特、新平太守竺恢皆不降于汉,闻疋起兵,与扶风太守梁综帅众十万会之。综,肃之兄也。汉河内王粲在新丰,使其将刘雅、赵染攻新平,不克。索救新平,大小百战,雅等败退。中山王曜与疋等战于黄丘,曜众大败。疋遂袭汉梁州刺史彭荡仲,杀之。特等击破粲于新丰,粲还平陽。于是疋等兵势大振,关西胡、晋翕然响应。

  阎鼎欲奉秦王业入关,据长安以号令四方;河陰令傅畅,祗之子也,亦以书劝之,鼎遂行。荀藩、刘畴、周顗、李述等,皆山东人,不欲西行,中涂逃散;鼎遣兵追之,不及,杀李絙等。鼎与业自宛趣武关,遇盗于上洛,士卒败散,收其馀众,进至蓝田,使人告贾疋,疋遣兵迎之;十二月,入于雍城,使梁综将兵卫之。

  周顗奔琅邪王睿,睿以为军谘祭酒。前骑都尉谯国桓彝亦避乱过江,见睿微弱,谓曰:“我以中州多故,来此求全,而单弱如此,将何以济!”既而见王导,共论世事,退,谓顗曰:“向见管夷吾,无复忧矣!”

  诸名士相与登新亭游宴,周顗中坐叹曰:“风景不殊,举目有江河之异!”因相视流涕。王导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对泣邪!”众皆收泪谢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陈頵遗王导书曰:“中华所以倾弊者,正以取才失所,先白望而后实事,浮竞驱驰,互相贡荐,言重者先显,言轻者后叙,遂相波扇,乃至陵迟。加有庄、老之俗,倾惑朝廷,养望者为弘雅,政事者为俗人,王职不恤,法物坠丧。夫欲制远,先由近始。今宜改张,明赏信罚,拔卓茂于密县(汉光武帝故事,自古至今,巨木生自泥土,人才产自基层,金子埋于黄沙。),显朱邑于桐乡(汉宣帝故事。朱邑(?―公元前61年),字仲卿,庐江舒县(今安徽庐江)人,西汉官员。朱邑初任桐乡(今安徽桐城)啬夫,掌管一乡的诉讼和赋税等事务,他处处秉公办事、不贪钱财,以仁义之心广施于民,深受吏民的爱戴和尊敬。数年后升任卒史(官署中的属吏),朱邑兢兢业业协助太守发展生产,处理日常事务,显示出卓越的才干。汉昭帝时,朱邑被举荐担任大司农丞。汉宣帝时,升任北海太守。地节四年(公元前66年),朱邑因政绩、品行第一,入任大司农,掌管全国租税、钱谷、盐铁和财政收支,可谓是朝廷重臣。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朱邑去世。),然后大业可举,中兴可冀耳。”导不能从。(陈頵说出了晋乱的根源,但不即核心。王导仍不过庸才,难以拨乱反正。)

  [25]刘琨长于招怀而短于抚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而去者亦相继。(引得来,留不住远来近走。)琨遣子遵请兵于代公猗卢,又遣族人高陽内史希合众于中山,幽州所统代郡、上谷、广宁之民多归之,众至三万。王浚怒,遣燕相胡矩督诸军,与辽西公段疾陆眷共攻希,杀之,驱略三郡士女而去。疾陆眷,务勿尘之子也。猗卢遣其子六修将兵助琨戍新兴。

  琨牙门将邢延以碧石献琨,琨以与六修,六修复就延求之,不得,执延妻子。延怒,以所部兵袭六修,六修走,延遂以新兴附汉,请兵以攻并州。(简直贪得无厌,符合晋朝的奢靡之风。)

  [26]李臻之死也,辽东附塞鲜卑素喜连、木丸津托为臻报仇,攻陷诸县,杀掠士民,屡败郡兵,连年为寇。东夷校尉封释不能讨,请与连和,连、津不从。民失业,归慕容廆者甚众,廆禀给遣还,愿留者即抚存之。

  少子鹰扬将军翰言于廆曰:“自古有为之君,莫不尊天子以从民望,成大业。今连、津外以庞本为名,内实幸灾为乱。封使君已诛本请和,而寇暴不已。中原离乱,州师不振,辽东荒散,莫不救恤,单于不若数其罪而讨之。上则兴复辽东,下则并吞二部,忠义彰于本朝,私利归于我国,此霸王之基也。”廆笑曰:“孺子乃能及此乎!”遂帅众东击连、津,以翰为前锋,破斩之,尽并二部之众。得所掠民三千余家,及前归廆者悉以付郡,辽东赖以复存。

  封释疾病,属其孙奕于廆。释卒,廆召奕与语,说之,曰:“奇士也!”补小都督。释子冀州主簿悛、幽州参军抽来奔丧。廆见之曰:”此家千斤犍也。”以道不通,丧不得还,皆留仕廆,以抽为长史,悛为参军。

  王浚以妻舅崔毖为东夷校尉。毖,琰之曾孙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