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花得木 / 待分类 / “引渤入疆”来恢复罗布泊美丽旧貌可行吗?

0 0

   

“引渤入疆”来恢复罗布泊美丽旧貌可行吗?

原创
2019-11-04  宜花得木

“引渤入疆”来恢复罗布泊旧貌究竟可不可行?

(西部文化探索越野之旅思索篇)

 文:枯木

关于罗布泊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话题,那就是“引渤入疆”。这个话题最早提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2010年和2014年争论达到高峰,当时人们把这个同牟其中的“炸开喜马拉雅山”的狂想相提并论。这次西部探索穿越,面对黄沙旷野,大漠落日,神秘的罗布泊,自然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针对“引渤入疆”议题,我不是水利专家,自然不敢置喙,可这针对人类的大事,关系到子孙后代的福祉,有些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沙漠治理

荒漠化治理一直是世界难题,在目前人类面临的诸多生态环境问题中,荒漠化可谓是最为严重的灾难之一。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将荒漠化定义为:“荒漠化是由于气候变化和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等因素,使干旱、半干旱和具有干旱灾害的半湿润地区的土地发生了退化。

荒漠治理

荒漠化不仅表现为大风吹蚀,流水侵蚀,土壤盐渍化等造成的土壤生产力下降或丧失,而且会严重阻碍相关地区经济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发展进程。我们国家在治理荒漠化上投入了大量的财力人力,虽然也有成效,但是形势不容乐观。针对新疆和内蒙古的沙漠治理,人们提出不很多同的方案,其中争议最多的就是“引渤入疆”和“引藏入疆”两个议题。

“引渤入疆”思路是:从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达到海拔1200米高度,到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再顺北纬 42°线东西方向的洼槽地表,流经燕山、阴山以北,出狼山向西进入居延海,绕过马鬃山余脉进入新疆,全长2600余公里,据说项目一期总投资要628亿元,工程总投资更达到3000多亿元。

引渤入疆

引渤入疆

引渤入疆

“藏水入疆”的思路是:从西藏多雄藏布江与美曲藏布江交汇处(桑嘎村)引水(通过工程开挖,取水口处海拔降至3300米,降低拉萨河口至取水口河床的高度,使江水向西自流,年径流量294亿m3) ,沿美曲藏布江引水入当惹雍错湖,向北接波仓藏布河,然后向西北方向开挖引水明渠,途中贯通日干配错湖、走构由茶错湖、才玛尔错湖,然后一路向北到达西藏西北的羊湖,再向西北方向穿越昆仑山脉最终连接到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部民丰县牙通古斯河,以自流方式调水并打通印度洋暖湿气流北上通道的方式,彻底改造塔克拉玛干沙漠。藏水入疆调水工程输水主干渠长达1100公里(朋曲河至新疆段),辅助干渠长300公里(曲美藏布江口至曲水段),干渠总长1400公里。初期工程660亿元,工程整体造价初步估算为13260亿元。

藏水入疆

藏水入疆

藏水入疆

两个方案,“引渤入疆”的缺点主要在每年海水输入量如果超不过蒸发量,那么这个工程就失去意义,“藏水入疆”最大问题是自然环境变化问题,当然二者都存在花费钱财究竟值不值得的财政问题。

在没有其他方案的情况下,如果仅仅从两个方案入手讨论,很多人都赞同“藏水入疆”,因为一则是淡水,二则是和南水北调、三峡大坝一样,是一个“宏伟工程”和“造福人类的工程”,而对“引渤入疆”颇不感冒,因为一则是咸水,盐碱净化处理是个问题,另外是提灌成本和输送量问题。

鄙人自然不懂水利,只是我想,如果仅从恢复罗布泊环境和治理内蒙新疆沙漠化方面里看,如果只有这两个选择并且要投票,不许弃票,那么我赞成“引渤入疆”。因为“藏水入疆”工程浩大,如同炸开喜马拉雅山一样,有点天方夜谭,虽然在现代工程机械面前,大自然只能退缩,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藏水入疆,那么引起全国甚至全球的气候变化,这对人类哪怕只对我们国人将是多么大的灾难?

元月份郑州段黄河 

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枯水期变草原

要知道,我们国家的两大命脉河流:黄河和长江,这是我们中国人民赖以生存的最大的水资源,而源头都在青藏高原,如果我们引藏水入疆,势必造成藏水资源重新分配,那么对下游这些省份的环境影响将是多么巨大?从“胡焕庸线”可以看出,我国96%的人口都聚居在东部,而这些人们生活的水资源80%以上依靠黄河长江。

从西藏把水引到新疆,而那里人口稀少,遍布全国几大无人区,先不说下游缺水如何生存,只淡水来说就是极大浪费,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更何况因为河流水量减少和变道,引发地质灾害和环境突变,这是对社会和人类的双重不负责任,所以我坚决反对,即便是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美丽的青藏高原 

至于“引渤入疆”,我认为倒不失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因为毕竟从渤海引水,不会影响到人们淡水资源的重新分配,而且海水取之不竭,还可以净化渤海水质(现在渤海污染值得重视)。至于成本那就是前面所说的,全国是一盘棋,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国家财力雄厚前提),可以引渤入疆,通过海水净化还可以生产化工原料,又可以缓解西部沙漠干旱状况,遏制沙漠东进,改善当地生态环境,重现罗布泊绿洲,这是造福子孙的事。

可是不能在财力不及的情况下,茫然上马,最后留下个烂摊子,那就是祸国殃民。从现在我国财政收入状况来看,我建议暂时要缓缓,毕竟全球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还没有退去,国家经济转型正在关键时期,顾不上做如此重大的投资。

从哲学上来说,人定胜天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说的,天之道是自然之道,自然之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是损不足以奉有余,人们做事情一定要追寻自然规律,力争天人合一,否则就可能受到惩罚。

从人类历史上看,一些重大的工程项目,或多或少都会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至于利弊,只能等时间来评价。可是在决策前一定要深思熟虑,集思广益,以民生为重,以环境为重,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来审慎决断,而不是好大喜功拍脑袋,这样只能贻害子孙,对人类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2017-4-26榆木斋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