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感谢生命里那些情义

0 0

   

感谢生命里那些情义

原创
2019-11-05  旧时斜阳


十月的金华,秋雨总要下上几场。

下起来往往就是一整天,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就没断过,对于听雨 ,犹记小时候在故乡院子里屋檐下,一边写作业,一边听雨声,那时候并不懂雨声之美,只是看到院子角落里几株芭蕉树,绿荫如盖,夏秋之际令人顿生清凉之感,雨珠来的时候,就那么“噗噗”地打在芭蕉叶上,又顺着芭蕉叶子滚落在地上,雨大的时候,滚落下来的水珠能打起一个个的水泡,水泡一个个被泛起,又被无情的被打破,风一吹便不见了踪影,偶尔被风吹起的涟漪,也是来得也快去的也快,那意境回想起来似乎只是在告诉你,买房吧!金华是个宜居的城市。

我似乎也被这意境所迷惑,稀里糊涂就下了决定。

买房的那会儿正是房价的高峰期,即便是金华这种二线城市,一个江南小镇,房价也高达一万四左右,这个数字听听没什么感觉,但看看数字还是压力山大的。

房子当时并没想买,换句话说没想买得那么急那么大的,按照妻的想法,能在他乡有个随意买东西不必担心房东啰嗦,不必为了安装一个空调要固定的位置,不必为了买一套沙发担心搬不走,不用担心房东办喜事随时来赶人,最最紧要的,不是随时随地的漂泊感。

人在他乡,能有个蜗居就行,哪怕就只能放一张床,一张桌子就好。

世上所有的女人,要的其实并不多,除了安全感。

这种不确定的感觉,随着岁月的流失,年纪的增长,渐渐成了正比。

犹豫了无数个夜晚,我决定动手买房。

买房的过程不言而喻,纯粹是一件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活儿,就我个人的意愿,最好是一锤子的买卖,但女人不同,她们的强悍在于,凡事涉及自己的东西,总能拿出逛商场的韧劲来,一件东西,她们能反反复复看上几遍,甚至几十遍,上楼下楼丝毫不带踹气的。

在韧性上,男人似乎永远比不上女人。

每次看着妻因为兴奋泛着红光的脸,以及那双闪着灿烂光芒的双眼,心里忍不住感慨,幸亏只是个商品房,要是私人别墅,这眼光估计能电死人。

我陪着走了三天,其他一切交给了妻,能这么顺利的脱身,得感谢何姐(何凌霄)的帮助,在剩下的日子,陪跑、陪看、陪砍价,还免费。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房子敲定了,剩下的就是借钱。

个人认为,这是比买房更大的难题。



公司(浙江兴亚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同学(陈海)、亲朋(丈母娘),好友(柯华俊),算上师傅(皇甫凌云),该借的,不该借的都借了。

首付交了。

一切似乎很不错。

但我还是忘了一点,冲动是要受到惩罚的,房子十一月交付。十二月电话就来了,欠下的总要还的。

年底便是重灾区,一段时间里,我都怕电话响。

每天早上起来,第一反应,还有谁的钱没还上。

2019年,我连早饭都省掉了,为的是能每个月还得上蚂蚁花的最低还款。

没有添一件衣服,车子省着开,工作多做点,稿子尽量写长点,手机省着打。

除了买书,其他一切爱好都淡忘。

不怕诸位笑话,写这段文字的时候,眼泪是没有忍住的,流个不停。

如果说这段苦难最大的收获,那就是2点,一个男人,中年男人,当一切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不要轻易下手,否则苦的不是你,还连带着老婆孩子。

能熬得住才是真男人。

真正的困难日子是在2019年8月,夸张点说,山已穷,水已尽了,书被封,唯一有点盼头的稿费也跟着断了,有点哪儿哪儿都是苦难的感觉。

接到胡姐(胡群丽)电话的时候,是在8月3日的下午,那天公司楼下街头的几棵桂花树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车来车往川流不息,黄昏时分的夕阳配上层层叠叠的楼层,让整个城市看起来宛如一幅画。

见我来,胡姐先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跟着将我领到办公室给了一杯茶,关心地问了句:“怎么样?压力不小吧?”



那一刻,我的眼泪差点没忍住。所有的苦,所有的坚强,在这个下午彻底放松了,我把这半年来所有压力与苦都说了,我说了很久,出公司的时候,夕阳的光辉已经没入了云层,云层深处可见繁星点点。

那天,临走时,胡姐私人给了我一万块钱,还说了句,钱不够再回来。

按照公司的规定,这钱她不好给我,但还是给了。

这是情义,我很庆幸能拥有这份情义。

很小的时候,我爸常说,男人这辈子,别人欠你的要忘,你欠别人的要记。

我不知道我爸学没学过太极拳,看没看过张三丰,但他这话总归是不错。

人生遇到挫折最难就是雪中送炭,这个情义得感念一辈子。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