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终澈 2019-11-06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导语:

《天涯明月刀OL》亮相时的惊艳,以及《无限法则》的3A品质大作,让腾讯旗下的北极光工作室与“大制作”、“准3A”等概念联系在了一起。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过他们。如果要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北极光工作室的员工,我认为是天真。

这是一群“天真”的人,他们“天真”地相信三生三世命定姻缘,“天真”地希望满足所有人的期待,“天真”地哪怕一度陷入绝望,也愿意坚守等待……

徐汇漕河泾开发区,上海市中心区最大的产业园区,互联网公司错落交织。早上九、十点的地铁,每天准时把成千上万的白领送来这里。

在早高峰,涌入园区的人潮中,游戏制作人张敬轩显得跟旁边的上班族很不一样。他左手拿着一杯咖啡,右手手机上播着动画片。这样的组合,在关心股价、投资的早高峰人流中显得格格不入。而这条路,张敬轩已经走了将近三年。

“我们把动漫里所有关键镜头截了出来,铺桌面上”

2017年的2月,北极光的游戏制作人张敬轩准备发起一个新的手游项目。虽然主题未定,但他心里早就有了谱——要做一款:以国漫为主题的属于中国人与众不同的游戏。

张敬轩从小就是国漫爱好者,见证过《大闹天宫》、《哪吒闹海》、《黑猫警长》等优秀国漫的大放异彩的年代,也经历了此后漫长的空白期。在他看来,中国人在动画产业上不应该输给任何人,也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近年来,动漫产业蓬勃发展,让张敬轩觉得时机成熟了。“我们当时搜索了所有在播的国漫,一定要是国漫,当看到《狐妖小红娘》时,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就是它了。”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于是,立项,招聘,分工……《狐妖小红娘》手游项目就正式启动了。

但没想到,很快他们就遇到了难题:作为改编自近几年国漫头部作品的的移动端游戏,《狐妖小红娘》手游算是这个领域的头一批,究竟做成什么样才既还原原作的感觉,又能符合大众玩家的口味。

在一开始,团队里的100多位成员,其实谁也拿不定主意。既要“还原”,又要以手游的形式呈现,并结合玩法上的一定创新,这事,似乎就不怎么容易。

《狐妖小红娘》原著,以纵横交错的形式,讲述了一个以转世续缘为核心来展开的人妖相爱故事。由于原著脱离了常见的线性叙事,所以梳理剧情变得颇为不易。

策划陆陈磊说,为了以游戏的形式呈现出原作的剧情,最初他们把动漫里所有关键镜头截了出来,铺桌面上,再互相联系,整理脉络,最终整理成了手游的剧情线。这是一个工作量浩大的过程,“当时是铺了一桌子的各种各样的纸……然后一张张再挂到黑板上重新挂了一遍”,陆陈磊用手臂比了一个很大的圆。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项目组把《狐妖小红娘》的相关评论和海报做成了板报挂在墙上

同时,将动漫改成手游,就必定要舍弃一些琐碎的剧情,只保留最为经典和最为重要的。但具体哪些需要保留,项目组无需刻意去选,因为早已了然于心——陆陈磊自己已经数不清看过原作多少遍。再去问其他的员工,得到的回应也不尽相同。大家都记不得自己究竟看了多少遍原作,而且也不仅仅是为了工作。

回想最初的纠结,陆陈磊相当感慨:“身边有很多人说我们太天真了,说这么大个IP,哪需要这么麻烦,只要美术上多贴近粉丝口味一些,再把大家公认的那些台词金句丢进去,找原配声优来配一遍,这事就成了……说实话,我也一度想过妥协,毕竟很多IP改编都这么做的。但后来又想,那我们何苦来做这个?天真就天真吧,哪怕拖到四年五年才做出来,我也认了!”

隐伏粉丝群,“围堵”原著者,这些“天真”游戏人的潜心坚持

为了了解粉丝的想法,《狐妖小红娘》项目组的员工潜伏在各大粉丝群里——甚至还有人扮作路人和粉丝一起打游戏。但没人刻意去宣传他们正在做的手游,因为那样得到的反馈就不“真实”了。

和这些粉丝一样,项目组的员工其实都很喜欢《狐妖小红娘》——主美张学海说,他招募团队新员工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对原作足够熟悉。“我会让他们分析人物性格,看他们对人物的理解,还会考他们一些IP用户才知道的梗,比如:红红的铃铛是什么寓意,清瞳送了富贵什么礼物,这也是游戏答题系统的来源吧。”

张学海回忆时说,迟迟没有入坑《狐妖小红娘》是因为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土,这个题材也似乎跟自己这个大老爷们儿的口味不搭,可没想到,看了几话下来,竟然有点停不下来。

“大概这就是‘真香’吧……”

这之后,张学海不仅看完了《狐妖小红娘》已有的章节,而且还反复看了多遍,直到把所有的人物性格和关系都摸清了。“我自己都不记得看了多少遍,有时候在地铁上看,还会被人用奇异的眼光注视,这个时候我就想,我们游戏早点上线就好了,也能让这些从不看ACG的人群,也能看到这么好的故事。”

相比于剧情还原,从动漫到游戏,美术风格、角色设计的“还原”并不容易拿捏。

有的粉丝会觉得完全按照原作的设计比较好,但张学海说,原作毕竟是漫画,“从平面到3D,其中要处理的工作量比想象中的大得多”,有时改动无法避免——尽管完全按照原作来,对他们而言可能更省力。游戏中,每个角色基本上都得在设计上进行加工,一些一笔带过的角色也要完整的设计出来,比如一个小铃铛,要用什么材质,用什么颜色,多大,怎么响,这些都需要去考量。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为了还原“国漫”的风格,美术组对游戏里的一山一石,乃至衣服上的花纹,都添加了大量的中国元素——但整体上仍然不能脱离原作的风格。这个过程,张学海只用“挺难的”三个字来形容,但从他的表情里看得出来,背后的不容易决非只言片语可以说清的。

要尽量融合的,也不只有美术风格。到目前为止,《狐妖小红娘》手游的文本量已经达到了10万字以上——对于一款手机游戏而言,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文本体量。辛颖在团队里负责文案工作,这也是她第一次做这么大比重剧情的游戏,为了让剧情推进与游戏节奏尽可能完美匹配,她经历过无数次尝试,甚至是许多次的推倒重来。

游戏第一次测试时,玩家对剧情文案方面的反馈就不太理想,很多人表示故事看得太累。此后,文案组开始不断调整,试着把整段剧情切分,再和游戏中的玩家互动内容结合在一起,保证玩家拥有尽可能完整,又富有乐趣的故事体验。辛颖说,现在她已经能随口说出,每句经典台词都在漫画里第几页的什么位置了。

尽管只是为游戏编写文本,但辛颖总是希望能够“再多了解一点,再多想一点”。

譬如有一次,《狐妖小红娘》原作者小新来腾讯探班,辛颖就抓着机会和他聊了很久,还边记笔记边问问题,从已有的情节、人物,逐渐问到一些超出原作范畴的,像是“未来会有什么设定”、“狐妖中的世界是谁创造的”等等,以至于让小新这个“狐妖世界”的缔造者都开始被问得有些紧张。

工作量大是一方面,文本风格的“原汁原味”则是另一个重要的标准——游戏是和漫画完全体不同的一种载体,势必会有漫画内容之外的台词和剧情,但辛颖所撰写的内容,必须与原作高度契合,得让玩家觉得,这还是他们心中的《狐妖小红娘》。

辛颖说,其实都挺难的,“很难想象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有时候想想,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像是‘涂山苏苏’,我们不是天才,但是为了不被人说是天真,所以愿意付出几倍的努力,最终修炼成为真正的涂山一员……”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希望能大方地和老家的朋友说出“这是我做的”

程序员唐德昌觉得,《狐妖小红娘》手游项目组的整体氛围和自己之前待过的地方都感觉不太一样,。

在游戏行业,程序员往往是跳出“朝九晚五”这一世俗规定的存在。唐德昌觉得他们其实倒还好一些,正常情况也不会太晚,只是偶尔也“可以看到漕河泾四点的太阳”。

测试期间,是程序组最忙的时候。负责服务器的程序何屹峰说,基本上测试中玩家反馈的东西,大家都会评估,评估后觉得确实存在问题的都会修改。有的时候,一个需求白天提出来,夜里就得有对应的补丁产出。面对即将来临的正式上线,何屹峰说:“紧张没用,主要还是多花时间去想想自己还有什么东西没做。”

唐德昌负责的是游戏后端,最期待的事就是等《狐妖小红娘》手游上线后,过年回家看到老家的朋友玩这款游戏时,能上去大方地说一句:“这是我做的”。

平时工作中,唐德昌经常帮玩家改Bug,所以和粉丝们接触挺多。有时候他给粉丝发文件改Bug,还会被认作是盗号的:“哎你看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对这样的误会唐德昌倒是特别理解,毕竟这个行业里很难会见到对于修改BUG这么急切的程序员。

程序员们的急切,归根结底,也是源于对产品上线后舆论口碑的在意。

而不止是程序员,整个开发团队都能意识到,口碑的优劣,一方面在于“还原”,另一方面则在“创新”——这款游戏首先一定是要满足IP粉丝的,所以必须还原出粉丝们心中的《狐妖小红娘》世界。但想让每个为了IP而来的人愿意真正玩下去,说到底还是要“好玩”,要有足够的创新。

腾讯其实有个叫创新性评审的内部审核流程——每个项目在过评审的时候,都要检查是不是和其它游戏高度重合。主策划陆陈磊说,这个评审相当严格,很多项目都被卡在这一环节而难以继续推进,但《狐妖小红娘》手游通过这一轮审核的过程特别顺利。

谈及《狐妖小红娘》手游的玩法创新,陆陈磊感触颇多。

“虽然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回合制卡牌,但实际上,《狐妖小红娘》手游是把卡牌玩法和回合制MMO的要素结合在一起。一方面,《狐妖小红娘》手游采用半即时回合卡牌战斗,并且有自己的一套策略体系,有自己的特点;另一方面,游戏用‘小服+大区’的服务器架构,实现跨服组队和各种交互,并使得用户能在这款卡牌游戏里体验到和过去的传统卡牌截然不同的社交方式,以及自由经济、自由交易。”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对于《狐妖小红娘》手游的创新,陆陈磊还提及了让很多前期测试用户印象深刻的“红仙客栈”——这是一个有些类似于galgame玩法的角色互动养成玩法,并且现在也成为了《狐妖小红娘》手游的一大特色,未来还有很大的挖掘潜力。

“跳票”的他们,为道歉“豁出去了”

也正因为要实现玩法体验上的新意,《狐妖小红娘》手游开发团队全员都很拼,很多人都为此放弃了双休,只待产品上线——《狐妖小红娘》手游原定的上线时间是2018年秋季。

这原本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彼时的国内手游市场,动漫IP大作不多,以原作IP如日中天的热度,想要在市场上做出声量并不会太难。

然而,正如大家后来所知道的,由于去年为期大半年的版号停发,《狐妖小红娘》手游没能如期上线(这里稍作一个科普:没有版号的游戏可以进行小范围限号测试,但正式上线,无论以公测还是内测的任何名义,都必须拥有版号)。

主美张学海说,当时自己手底下有3个人直接离开了,大概是觉得行业不景气,“他们是直接转行了。”但张学海自己从没想过放弃,毕竟自己在这里投入了太多心血。大多数员工也都觉得,总有一天能拿到版号。

项目没法如期公测,但毕竟原因有些敏感,而粉丝又对此期待了很久,很难简简单单解释清楚。为了安抚粉丝,项目组集体出镜,拍了一段道歉视频,上传到了B站。

一提起这段视频,项目组很多人都会脸红。视频里出镜的,都是些工作已久的成年人,但很多举动明显是在“逗小粉丝开心”。

到了今年“七夕”的时候,腾讯内部有个在相思树上挂牌子许愿的活动,《狐妖小红娘》手游项目组办公室的那一棵树上,挂满了“希望拿到版号”。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版号就下来了。有员工说,看到的时候,自己手都在抖。而现在,这棵树上的愿望也已经换成了“上线顺利”。

定档10月31日,“大考”的日子终于来了

10月31日,一路曲折不断的《狐妖小红娘》手游终于能够真正面世。

不过,延迟上线一年,对《狐妖小红娘》手游来说也并非只有弊端。

制作人张敬轩觉得,由于测试修改的机会更多,游戏本身更完善了。在预约界面上可以看到,很多玩家因为等的太久而给了差评,但项目组大体还是自信的。

从项目最开始,张敬轩就说过,压力相当大——毕竟是改编自当红的国漫。

“比如说一部经典的文学作品或者是漫画作品,现在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肯定会有很多人,无论你怎么改编,都不会满意。”

既然深知改编经典被骂不能避免,他们要做的,也只能是尽量还原,让骂声尽可能小一点。

项目启动之初,张敬轩就频繁拜访原作者小新,也去找《狐妖小红娘》动画导演王昕聊,聊怎么选择风景,怎么选择更好的情节。发现自己的想法被原作者和王昕导演认同,心才宽了不少。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这样一路过来,张敬轩觉得有点像在过雷区,要一步步走,要小心翼翼,从“玩家测试”,“玩家座谈会”里频繁吸收意见。张敬轩记得,不仅有十八九岁的小粉丝来提供意见,还有五十岁的大叔来参加座谈会。平时他们暗中和粉丝群体接触,也发现年龄层分布很广——当然还是年轻人占比比较大。所以张敬轩觉得,还是学习对他们来说比较重要,所以游戏里就用“周常”取代了日常任务。

现在看着眼前的成品,张敬轩有点唏嘘。这两年,他发现有很多游戏行业的同事又都回去做动画行业了,觉得现在正值动漫风口,在国漫、国动上可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可以讲的故事非常多。但作为《狐妖小红娘》手游的开发者,他们觉得,用游戏来讲述这样的好故事,他们也能够讲好。

“我以前看狐妖觉得苏苏傻傻笨笨的,像吉祥物一样的存在。她想成为红线仙真的是异想天开,如果她能成为红线仙不过是主角光环。但现在想想,跟我们有什么不同呢?我们不过也是一群傻傻笨笨的游戏开发者,我们的坚守也许跟苏苏想成为红线仙一样异想天开,但我们还是要去做,要努力,要去相信,不是主角光环,真的就是心中那个天真单纯的愿望。”

昨天,《狐妖小红娘》已经正式上线。这里的员工们把上线日期称为“大考”——正式上线的版本,可以说是他们这几年来的最终答卷。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昨天深夜的上海腾讯大厦,《狐妖小红娘》手游办公室里整宿灯火通明。和其他项目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大考”过后那种如释重负的氛围。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清楚,一切才刚刚开始……

​《狐妖小红娘》手游背后,有这样一群“天真”的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