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宝玉和史湘云也有一段情?此事竟然从个妓女口中传出

 君笺雅侃红楼 2019-11-06

《红楼梦》中的冤家出现的频率非常高。虽然各人初始表达的情景不算一样。表达方式也不相同,可追本溯源,意思大体差不多!


(一)

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茫茫大士与渺渺真人在甄士隐梦中所言风流冤家,就是一干红楼梦中人。这些人因缘际会,各有前世牵绊,今生或如宝黛二人了却前世因果,以泪偿还前世恩情,注定不能有结果的为冤家!或者如甄英莲,甄士隐父女为亲情所累也是冤家!即是冤家就是因情而起。爱情是冤家,亲情是冤家,友情也是冤家。其后癞头和尚对甄士隐说甄英莲:“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舍我吧”与度化林黛玉,以及薛宝钗甚至妙玉自述遭遇几乎一样。他们的命运为前世冤家,今生了结因果而来。和尚道士为度化者,不了尘缘度化者无意义。当然,林黛玉戳着贾宝玉的额头:真真你是我命中的天魔星又是一种说法!


(二)

二十九回,林黛玉贾宝玉大闹一场,贾母连用冤家称宝黛和自称!

“我这老冤家是哪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语说的,‘不!!冤家不聚头’。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这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又不咽这口气。”

和尚道士口中的冤家是前世的冤家。各有因果为了今生相遇了结。贾母口中的冤家却是今生之冤家。贾母自谓自己是冤家,是自嘲自己作孽,养了两个不省心的孙子孙女。这虽涉及因果,却是贾母自认为,更多是气话。而称呼宝黛二人冤家就不一样。贾母虽不一定意有所指。但作者如此写,还是清晰表达了一个观点宝黛今生有缘。因为男女之间称冤家必然涉及男女之情。硬要说贾母借此表达对宝黛姻缘支持也无不可!

(三)

二十八回,妓女云儿口中所唱冤家特别有意思:两个冤家,都难丢下,想着你来又记挂着他。两个人形容俊俏,都难描画。这是典型三角恋的描写。讲一个女子喜欢上了两个人,结果被一方捉奸,三方对峙有口难辨!“一个偷情,一个寻拿,拿住了三曹对案,我也无回话”!

这里的冤家是另一种模样。用《枉凝眉》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都虚化。


妓女云儿的身份很有意思。名为云儿,有些人难免将她联想到史湘云。《红楼梦》惯常一体两面描写,通常在另一个人身上描绘他人身影。这个妓女云儿,我认为很有点史湘云的身影。当初在说史湘云之时就说过,史湘云像贾母,宝玉像贾代善,贾母眼中史湘云和贾宝玉正是她与丈夫年轻的样子。打醮清虚观,也是贾母首先扯出史湘云有金麒麟,史湘云又在荼靡架下捡到金麒麟。云儿这段唱偏偏就有“想昨宵幽期私订在荼架”,《红楼梦》很多线索细思起来很有意思。当然,并不是说贾宝玉和史湘云偷情,只说二人八十回后,当有一段交集。也许就是林黛玉死后,贾宝玉苦闷,找已经嫁为人妇的史湘云荼靡架下聊天被人误会的事。但有口难辩,是否也暗示两人之间也有些意味不明的异样情愫?脂砚斋在这里有个批语:【甲戌侧批:此唱一曲为直刺宝玉。】与宝玉何干?与宝玉有关!

宋代蒋津关于“冤家”曾有精彩记述:“冤家之说有六。情深意浓,彼此牵系,宁有死耳,不怀异心,所谓冤家者一。两情相系,阻隔万端,心想魂飞,寝食俱废,所谓冤家者二。长亭短亭,临歧分袂,黯然销魂,悲泣良苦,所谓冤家者三。山遥水远,鱼雁无凭,梦寐相思,柔肠寸断,所谓冤家者四。怜新弃旧,孤思负义,恨切惆怅,怨深刻骨,所谓冤家者五。一生一死,角易悲伤,抱恨成疾,迨与俱逝,所谓冤家者六。此语虽鄙俚,亦余之乐闻耳。”

《红楼梦》写情,以情喻事。所以冤家频繁出现。但无论僧道口中前世冤家,贾母口中今生冤家。妓女云儿口中两个冤家,按理都是不该遭遇而偏偏遭遇的因果。《红楼梦》以情入梦,冤家正是最贴切的概括。一如《西厢记》第四本第一折:“望得人眼欲穿,想得人心越窄,多管是冤家不自在。这里的“冤家”都不是仇人而是“有情人”!前世的冤亲债主,今世的冤家,共同谱写一曲《红楼梦》,到最后还不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文/君笺雅侃红楼】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