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一白 / 历史人物 / 沈括:写出《梦溪笔谈》的北宋书生,你不...

0 0

   

沈括:写出《梦溪笔谈》的北宋书生,你不知道他一辈子有多牛!

原创
2019-11-06  秦岭一白

    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律历、音乐、医药、卜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宋史.沈括传》。

    自古推崇“学而优则仕”,东方也从不缺乏技匠领域名人。只是受西方学科细化的影响,那些通才们逐渐黯然失色。

    天人合一,合的是道法自然。

    物竞天择,择的是攫取优势。

    这两种思维文化差别,本源是“心”和“物”的侧重点不同。争论孰优孰劣毫无意义,终究都为了活的身心安宁。

    然而,沈括编写《梦溪笔谈》时并不安宁,那是他人生最后的失意岁月.....

    1031年,西夏为了抱大腿求发展,李元昊娶回辽国媳妇。

    千里之外的浙江钱塘县,沈括正抱着小奶壶欢庆满月宴。排队吃席的街坊邻居们,还没等上菜眼睛就红了。

    他曾祖和外公,在京城做过大官。

    他父亲和大伯,前赴后继中进士。

    他舅家的老二,考上进士又带兵。

    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但是高起点往往伴随着低空间。干的好那是祖辈们文武超群,干垮了只能独自扛起败家子的招牌。

    谁也看不透命运收场时的模样,即便将来要成于辽国、败于西夏,沈括真正的得失却好像截然相反。

    当然,他目前只会干两件事:吃饱就睡、饿醒就哭,尿炕时连声招呼都不打。

    一门二进士,四书五经藏。

    沈括刚学会独自走路,父亲就将摇摇车改成移动小书桌。按照他制定的学习计划表,家里藏书足够儿子读到成年。

    自从宋太祖确立“不杀士大夫”的基本国策,宋真宗又喊出“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诱人口号,读书行业变成最大风口。

    赵匡胤这样说,因为他是造反武将

    赵恒这样说,却连檀渊战区都不敢去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老百姓只能盯着人才缺口填报志愿,贯绝汉唐的尚武精神开始全面衰落。

    然而道分阴阳,宋朝也成为文人浪翻天的时代。

    随着识字越来越多,沈括的读书任务相当艰巨。

    那年头不兴文理分科,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统统要学。谁没参加十个八个兴趣辅导班,都不好意思跟同学打招呼。

    沈括按着计划表常年苦读,14岁就读完家中所有藏书。老沈正乐得合不拢嘴,却发现儿子的精神状态有问题。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白居易傻了吧,谁家桃花四月开?

    老夫夜观星象天牛异位,败走天狼。

    明日必艳阳高照,宜洗衣晒被褥!

    老沈带儿子去看病,老中医把完脉说:你这家长当的,死啃千卷书容易消化不良,赶紧行万里路散散功。

    很多读书积食严重的小孩,长大后都成了书呆子。

    反正家里藏书也看完了,老沈就带着儿子去外地上任。

    泉州、润州、简州、汴京...天南海北的游历,让书本理论与实践活动融合出知识,并且不断温润滋养着沈括。

    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那年春夏之交,沈括上山时发现一大片桃林。粉白色的桃花竞相怒放,他顿时迷醉在自然芳香之中。

    原来白居易是对的!开花和温度有关系,温度又和地域海拔有关系!

    沈括内心深处的疑团化开了,就好像从一堆乱麻中扯出线头。各家学说观点自动归位,刹那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在桃花林里还没等来桃花运,沈括就有些发晕。后来医生说:你这是长期读书不锻炼,造成的体质太差。

    于是,沈括又触发中医隐藏任务,开始四处搜集钻研医方。

    1050年,老沈退休养病。沈括跑到舅舅家里,将这位带兵进士的藏书读完了,连一毛钱借阅费都没花。

    人生从来没有弯路,读过的书、经过的事、见过的人都是认清世界的必要元素,只是每个人的发挥程度不同。

    灵台清晰,各类学说都在补充完善。

    心神混乱,放眼望去全是矛盾悖论。

    第二年,老沈去世了,沈括接班当上沭阳县主簿。

    辖区内河道淤堵严重,年仅20岁的沈括亲自规划水利工程,史载:疏水为百渠九堰,得上田七千顷。

    沭阳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沈括又被调去芜湖挖下水道。通过一系列良心工程,大家不用下雨时漂在家里看海了。

    各级领导都喜欢沈括,指望从他这里多捞点政绩。小沈同志挽起裤腿在淤泥里泡了十年,升职加薪却从来没有份。

    因为他的官职是捡来的,而不是通过国考分配的。

    基层工作要干事,属于一线战斗序列。

    高层管理靠玩人,归为二线指挥人员。

    沈括常年在野外搞的灰头土脸,接触到大量自然景观和生产技术。起初还充满新鲜好奇,渐渐也变得苦闷抱怨。

    他瞅瞅镜子中的自己:黑不溜秋,瘦不拉几。好歹也是书香门第的公子哥,30多岁了还带着民工天天打野。

    妈蛋,老子也想坐办公室吹空调!

    1063年,沈括第一次考进士就中奖了。他被分配到昭文馆编校书籍,顺便修订各种皇家礼仪制度。

    图书馆管理员真是个神奇职业,从千年前的老子到百年后的毛祖,都在利用公家资源武装私人大脑。

    沈括天天在皇家图书馆里泡点,还是不掏一毛钱的借阅费。直到遇上王安石,那个改变他命运的男人。

    你就是小沈啊,我和你爹是老相识。

    1067年,宋神宗继位,轰轰烈烈的熙宁变法即将登场。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社团组织和人体状况相似,如果长期处于稳定不动的状态,垃圾淤堵会造成局部供血不畅。

    个人健身都是件痛苦的事情,更何况规模宏大的全民变革。单存这个角度看,王安石就是逼迫全民健身的猛男。

    新政推行取决于三大要素:老板支持、骨干战将、利益分配。

    老王搞定了前两点准备工作,沈括也开始为变革事业添砖加瓦。他严格遵守6S管理标准,在工作岗位上查漏补缺。

    1070年,宋神宗按惯例举行祭祀活动。有关部门想玩出新高度好多捞点钱,就将《礼仪规范守则》全烧了。

    他们大搞园林工程、招标内定、虚报费用...弄些塑料镀铜的二手马桶,做预算非说是24K纯金限量版。

    吏沿以干利,类非斋祠所宜。乘舆一器,而百工侍役者六七十辈。

    沈括钻进图书馆搜集资料,将重新编好的《南郊礼》送给神宗,还因此当上活动负责人(执新式从事,所省万计)。

    靠着学识才干和新党成员身份,沈括一路升迁到司天监掌门人。这个古老的天象部门,和后世地震局差不多。

    你问我准不准?不震一下我哪知道准不准!

    沈括上班第一天,就发现很多员工是文盲兼神棍。学两句“老夫观你印堂发绿”,就敢摆摊算命骗吃骗喝。

    日官皆市井庸贩,法象图器,大抵漫不知。在双脚无法离地的时代,沈括沿用东方技艺注视着茫茫宇宙。

    改进浑仪、景表、五壶浮漏。

    记录观测数据,修订新历法。

    征集天象书籍,扩充知识库。

    任用读书学子,培养高端人才。

    细化方技领域,分为五大类别。

    九百多年后,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沈括星”,让他和张衡永远闪耀在浩瀚星空。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有些人基于现代科学角度,专门嘲讽穷究天人的传统技艺,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

    1072年,淮南遭水灾而闹饥荒,41岁的沈括出差巡视。

    他到任后开仓放粮,接着又挽起裤腿跳进淤泥里。时隔二十年,沈括再次主持水利工程开出大片良田。

    回京后升任太常丞,整天在皇帝眼皮底下瞎晃悠。宋神宗正为两件事情发愁,就喊来沈括发表个人看法。

    神宗:朝廷在统计民间车辆,你知道吗。

    沈括:听说了,这是要涨草料费吗?

    神宗:辽军马战厉害,朕要跟他们玩车战!

    沈括:得了吧,开上战场掉头都费劲。

    神宗:呃,有道理。

    沈括:马车是民间代步车,没法当军品用。

    神宗:四川私盐泛滥,朕想把盐井全填了。

    沈括:那当地人吃盐怎么办?

    神宗:从山西盐池拉过去。

    沈括:得了吧,我看连运费都赚不回来。

    神宗:呃,有道理。

    沈括:一刀切不能解决问题,要规范治理。

    宋神宗听完很满意,将各种可行性分析报告扔进垃圾桶(言者论二事如织,皆不省。括侍帝侧,帝颔之)。

    如果没有制度约束,个体精明往往会衍生出群体愚蠢。各环节忙着给自己捞好处,谁还会在乎整体效果。

    沈括看到主管官吏向造币厂胡乱收钱,逼的有些老板跑去辽国开凿低成本矿山,他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朝廷岁遗契丹银数千万,以其非北方所有。使其知凿山之利,则中国之币益轻,邻衅将自兹始矣。

    框架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就离塌陷不远了。

    随着边关局势紧张,大宋对战马问题更加头疼。

    丧失幽云十六州的天然马场,也不能骑着骡子和辽军一决雌雄。于是,用之于民的政策还没落实,取之于民又换新花样了。

    朝廷将赋税改成上交马匹,天天被老百姓问候马拉个币(出马备边,民以为病),沈括又站出来说话了。

    辽国的马力强劲,但我们的弓弩技术好啊,干嘛非得扬短避长?

    现在流行拉硬弓,但射的远而准才重要啊,有蛮劲咋不挑大粪!

    沈括提交31条备战建议,内容涵盖兵器、战法各个方面。宋神宗一边看一边拍着龙炕喊:你个龟孙太有才了!

    1075年,宋辽双方就边境线问题产生分歧。辽使萧禧来赖在京城不走,非得大宋同意以黄嵬为界才肯回家。

    宋神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担心老萧猝死在外事馆里说不清。大家伙开会研究三天,也拿不出委婉拒绝的方案。

    沈括跑进枢密院,将以前的外交文件全翻出来。终于找出一厚摞补充协议,辽国还得退还大宋三十里地。

    宋神宗兴奋的说:大臣殊不究本末,几误国事。

    白纸黑字摆在面前,萧禧来憋的满脸通红。

    宋神宗给沈括预支一千两白银,让他带着使团欢送老萧回家。沈括掏出十几份边界划分的文件,让属下背到滚瓜烂熟。

    辽国用自来水招待宋使,宰相杨益戒还做了半晚上嘴部护理。就算是吹拉弹唱,也要在谈判桌上啃出几亩地。

    事实证明,张嘴胡说的谈判都是耍流氓!

    杨宰相质问大宋使团十个问题,每个人的回答都一模一样。等到第二天再来问,还是像复读机般准确无误。

    老杨怒了:你们特么在哪买的标准答案?和档案里的标点符号都一样!

    他转身傲慢的说:数里之地不忍,而轻绝好乎?沈括的回答坚挺无比:师直为壮,曲为老,非我朝之不利也。

    如此反复磋商六次,沈括并没有退让半步,辽国只能放弃以黄嵬为界的想法(凡六会,契丹知不可夺)。

    回京路上,沈括又将辽国的山川地形、人情风俗整理成《使契丹图抄》,靠着业绩当上主管财政的三司使。

    1076年,熙宁变法宣告失败,王安石被赶出宰相办公室。

    新旧党争的局势发生逆转,沈括说错一句话被人弹劾首鼠两端,究其原因还是新政在执行过程中变形了。

    老版差役法:按户等轮流,到州县打卡当差役。

    新版免役法:按户等交钱,由州县雇人当差役。

    王安石本想着既不耽误穷人干活,又能从富人那多收点钱。到后来光忙着收钱了,也不参考家庭经济状况。

    沈括去丞相府汇报工作,被问到免役法的成效时说道:中产阶级的抱怨没什么,但是不应再让贫困户出钱。

    蔡确是变法派铁杆人物,听到老战友的言论极其不爽:老王还没死呢,你小子就着急忙慌的改换阵营?

    不知道这算不算投机,至少沈括说的是实际情况,结果却以“首鼠乖刺,阴害司农法”为由贬往宣州。

    王安石的“三不足”初心: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最终还是沦为“不变之法”的法。

    《道德经》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真乃千古圣言。

    1078年,宋神宗想启用沈括绘制《天下州县图》,蔡确死命阻拦道:括反复无常,被贬不足一年,不宜擢升。

    一线战斗序列,靠的是实干技术。

    二线指挥人员,玩的是阵营立场。

    两年后,沈括被调往延州抵御西夏,这位江南士子也唱起信天游:我家住在黄土高坡,石油从门前淌过...

    没错!“石油”这两字是沈括的原创,他还预言此物会风靡后世:石油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

    这一年,沈括已经49岁了,天天蹲在陕北高原上练兵。

    他买来几百只烤全羊,召开全民骑马射箭运动会。看到骑射精绝的年轻人,就亲自扛着酒肉下场发奖品。

    边人欢激,执弓傅矢,唯恐不得进。沈括选出一千多位猛男送到西夏战场,很快就打出延州军的威名。

    吃了败仗,皇帝不开心。

    打了胜仗,士兵不开心。

    前线还有京城调来的禁军,打仗不求行但是奖金超级高,边军对此意见很大:后娘养的就是和嫡系不一样啊!

    沈括担心引起哗变,私自将朝廷给禁军的赏赐发给边军。然后给赵老板拍电报:请一视同仁,别没事找事。

    宋神宗回道:枢密院那帮饭桶尽瞎搞,多亏你及时调整啊!还让沈括以后自行处置(事不暇请者,皆得专之)。

    十月,西夏攻顺宁,沈括督战俘获敌军近万人。

    十一月,沈括诱歼西夏守军,拿下浮图三座城。

    次年二月,升任龙图阁学士,合军收复金汤城。

    种谔行军到内蒙时天降大雪,粮草供应不上而没饭吃。部将刘归仁带着人马南逃,吓得陕北群众不敢出门放羊。

    三万多名边军,谁也不知道饿急了会干出什么事。

    沈括在城外搭起灶台招待逃兵,没事就过去忽悠:喂!朝廷通知我备好军粮,你们领导怎么还不过来取?

    每一拨逃兵吃饱肚子,就安排他们赶快回大部队销假。沈括看着人马纷纷散去,心中高悬的石头才落地了。

    要不是怕你们合伙造反,老子至于耗费这么多脑细胞嘛。

    老刘还在后方思考人生,带头逃跑的性质再清楚不过了。老听沈括说朝廷备好了粮食,说不定可以浑水摸鱼...

    饿肚子可能会造成智商下降,刘归仁真的赶着马车进城拉粮。却因为拿不出证明信,当场被沈括斩首示众。

    等到朝廷以叛乱罪前来处理时,一场兵祸早被沈括化解于无形。

    1082年,陕北三巨头筹建防御体系,就筑城地点产生分歧。

    沈括建议石堡、种谔主张银州、徐禧看好永乐。三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连石头剪刀布都玩不到一块去。

    老徐是京城特派员,向皇帝汇报立足永乐、放眼西北的前瞻性。宋神宗当即拍板:诏禧护诸将往筑,令括移府并塞,以济军用。

    徐禧在永乐工地忙活,沈括驻扎在隔壁保障物资供应。等到项目竣工剪彩那天,西夏派出十万大军前来贺喜。

    这里曾是西夏根据地,他们非常熟悉永乐城的特色:易攻难守。

    地理位置四面漏风,徐禧率先阵亡。

    种谔拒不发兵救援,气死在延州城。

    沈括调整战略部署,跑去救援绥德。

    大宋再次被小弟爆菜一顿,沈括被贬往筠州当团练副使。这个岗位专门用来安置犯错官员,一向不受人待见。

    变革派和守旧派都讨厌他,靠实干吃饭还栽了大跟头。沈括寄宿在当地寺庙里,职业生涯算是彻底报废了。

    那一年,沈括刚刚51岁。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

    沈括闲的没事干,便开始潜心绘制《天下州县图》。常年沉浸于这项浩瀚工程,政途失意的痛楚渐渐淡化。

    五年后,沈括将这份套图送给朝廷。十一岁的宋哲宗虽然不懂啥叫比例尺,却也能感受到大宋河山的恢弘气势。

    沈括到底是怎么画出来的?我们先来看看几段记载。

    共二十幅地图,尺寸最大的长宽超过一丈。

    缩放精确绘制,采用九十万分之一的比例。

    飞鸟之术:设准望、牙融、傍验、高下、方斜、迂直。

    二十四至:十天干、十二地支、配合四卦名称定方位。

    可惜,这套精美绝伦的纯手工地图毁于南宋战火。如果沈括能够提前预知它的命运,估计会心疼的老泪纵横。

    1087年,56岁的沈括升任光禄少卿,此时已经对做官没兴趣了。

    《天下州县图》打开的不光是荣耀,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他将润州的宅院取名为梦溪园,开始宅在家里闭门不出。

    沈括摊开书桌上的麻纱纸,提起毛笔徐徐写道:予退处林下,深居绝过从。所录惟山间木荫,率意谈噱,不系人之利害者...

    他回望自己这大半生,读书游历、治河修书、观天象、访契丹、御西夏、绘国图,几乎从来没有停歇过。

    如今黄土已埋过胸膛,那就留点更为干净纯粹的东西吧,至少证明自己来过这个世界。

    1093年,《梦溪笔谈》问世。这部三十卷皇皇巨著,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多门现代学科。

    那一年,沈括已经62岁了。他被这部百科全书耗干所有精气神,尽管身心疲惫却难掩眉目之间的欣慰喜悦。

    两年后,沈括病逝梦溪园,终年64岁。

    《梦溪笔谈》中的很多记载都是世界第一,然而当代介绍这部著作时,却还要引用一个外国人的推荐语。

    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道:这是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