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征文家门口的香樟树

 梧桐树边羽 2019-11-07

本文参加了【乡愁】有奖征文活动

屋外的水泥路边有三棵香樟树。三棵树靠得比较密,高约十米,枝叶繁茂时如满绿亭盖。年复一年,静静地伫立,该有二三十年的树龄。

春天里,风吹落旧年的记忆,一地叶子沾着春雨,贴附在水泥路面,杂散凌乱。这条小路不长,又很是偏僻,即便落叶满地,也并没有人来清扫,只是随着人车走过带起的风再飘到路基下,混入泥土轮回。

香樟花开时,细小淡雅的花一簇簇,淡白如繁星点点,突不破浓密树叶遮蔽的穹庐。也有些细密的香,味却不浓,如青烟散发,不显其形。多年的满树花开,路人都不闻其香,不见其花。过眼而不入心的事物,即便再自珍自爱,旁人也大多错失。终于有一天,闲暇中抬头四顾,发觉香樟花的味道清恬舒适,仿佛多年前在学生宿舍和那清新女孩擦肩而过时掠过的淡淡香味。后来每逢花期,不着急赶路时,便驻足停留片刻,闭上双眼,作个深深地呼吸。

岁月无声中流逝,三棵香樟树的树皮龟裂起壳,颜色越来越深,多年的平静安详却终被打破。文明城市创建的活动铺天盖地而来,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进行大清理。这三棵香樟树下本有一圈砖砌的围栏保护,外面裹着一层水泥,不过由于在路边的缘故,年久又失修,来往的车辆一个不注意就撞出个洞来,多年下来已经破烂不堪,来往居民倒也习惯了,但总归是有碍观瞻。有一天,窗外“叮叮当当”好不热闹,探头一看,好些人正围着那几棵香樟忙活,甚至还动用了一台小型挖机。破损的围栏早已被推掉,三颗香樟的树根虬接相连,错综复杂,有很大部分渗入地下,只怕已经延伸到水泥路下面去了。树根部的土被深挖开,工人们正拿工具修理树根。电锯锯开树根,树汁的青气便在风中弥漫,黄土中树根汁滴落如泪。他们锯断树根,扯出来丢在路边等待拖走。常年不见阳光的侧根,在泥土掩映下居然透出惨白来。

又两天,新围栏砌好了,地面也重新修补平整了,看上去很是干净整洁。再一日,水泥干透,地上却落满枯黄的叶子。抬头细看,左右两棵树满枝枯叶,已然是死了。中间一棵树幸免于难,满眼翠绿,更衬得两旁的枯枝凄凉凋敝。园林工作人员来看了看,摇了摇头,将枯枝带叶一起锯了,唯剩下带疤的树干立着,说是等明年看能否“春风吹又生”。邻里都担心这两棵树就这么去了,春绿不满地,夏翠不遮天,香樟花的清雅也无法再像从前那样静静地弥漫整条小路。来年春风吹满城,有没有人会记得这一角的枯荣?

心底悄悄期盼,望明年春归处,那两颗结疤的树干能吐出新芽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