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清风 / 诗话 / 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

0 0

   

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

2019-11-10  白水清风

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



元好问是金代著名诗人和文学理论批评家。元好问论诗主张天然真淳,反对堆砌雕琢,重视独创精神,宣扬恢复建安以来诗歌的优良传统,是位有独到见解的诗歌评论家。元好问的《论诗三十首》是继杜甫之后运用绝句形式比较系统地阐发诗歌理论的著名组诗。他评论了自汉魏至宋代的许多著名作家和流派,表明了他的文学观点,对后世有重要影响。

汉谣魏什久纷纭,正体无人与细论。
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各清浑。


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
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


邺下风流在晋多,壮怀犹见缺壶歌。
风云若恨张华少,温李新声奈尔何?
(钟嵘评张华诗,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
(柳子厚,晋之谢灵运;陶渊明,唐之白乐天。)


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垒平。
老阮不狂谁会得,出门一笑大江横。


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仍复见为人。
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


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
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斗靡夸多费览观,陆文犹恨冗于潘。
心声只要传心了,布谷澜翻可是难。

(陆芜而潘净,语见《世说》)


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
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碔砆。
(事见元稹《子美墓志》)


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
画图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色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万古文章有坦途,纵横谁似玉川卢。
真书不入今人眼,儿辈从教画鬼符。


出处殊途听所安,山林何得贱衣冠?
华歆一掷金随重,大是渠侬被眼谩。


笔底银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饭山前。
世间东抹西涂手,枉着书生待鲁连。


切切秋虫万古情,灯前山鬼泪纵横。
鉴湖春好无人赋,岸夹桃花锦浪生。


切响浮声发巧深,研摩虽苦果何心!
浪翁水乐无宫徵,自是云山韶頀音。


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
江山万古潮阳笔,合在元龙百尺楼。


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
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校几多?


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
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酬无复见前贤。
纵横正有凌云笔,俯仰随人亦可怜。


奇外无奇更出奇,一波才动万波随。
只知诗到苏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


曲学虚荒小说欺,俳谐怒骂岂诗宜?
今人合笑古人拙,除却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


乱后玄都失古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刘郎也是人间客,枉向东风怨兔葵。


金人洪炉不厌频,精真那计受纤尘。
苏门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诗百态新。


百年才觉古风回,元祐诸人次第来。
讳学金陵犹有说,竟将何罪废欧梅?


古雅难将子美亲,精纯全失义山真。
论诗宁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里人。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


撼树蚍蜉自觉狂,书生技痒爱论量。
老来留得诗千首,却被何人校短长?



元好问(生于1190年,卒于1257年),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元初著名作家和历史学家、文坛盟主,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其诗、文、词、曲,各体皆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