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某些学校就是那么有钱,羡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漫步之心情 2019-11-13

中国的高等院校有多少?这个数量是庞大的,起码三千所。但是除开普通的院校之后,剩下的教育部直属75所院校一较高低的话,谁会是最有钱的主?可能很多人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清北。一定要比的话,是清华还是北大?

对于学子们来说,学校排名是他们最重视的东西之一。而办学规模、国际排名、C刊数量、毕业生质量等一系列指标都是影响高校重新排名的重要指标。影响排名的因素有很多,高校收入是其中之一。

根据《关于部属高校公开部门预算的通知》要求,教育部直属75所院校都会在一定时间内公布其当年经费预算,随着4月相继公开的2019年部门预算来看,“中国最有钱的大学”这一名号某些学校夺得是毫无悬念的。

谁是最有钱的大学?

清华大学作为全国唯一一所预算总收入连续三年超过200亿元的高校,可谓实至名归。

清华大学的年度收入合计和预算总收入,都远远超过其它国内高校。尤其是预算总收入,领先了排行榜第二名的浙江大学100亿元,有直逼300亿元的架势。

当然了,能够进入预算总收入榜Top10的高校,都是来历不凡的,他们不是名气与实力兼具的老牌综合性985院校,就是在高校合并潮中迅速扩张的巨无霸型高校。

某些学校就是那么有钱,羡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平时所一贯认为的北京大学却不是第二名。最有钱的亚军是浙江大学。

北京大学去年的的总收入榜位于第六名,今年通过暴涨超过50%奋起直追,来到了第三名。

暴涨的还不止北京大学一个,北京林业大学和华中农业大学两所农林类院校的年增长幅度都超过了40%。

同济大学作为一个特别的存在值得注意,大家都在上涨时他在跌,而且跌幅达32%。虽然收入少了,但其收入中的财政拨款的部分相较于去年却依然有所增加。

榜单中多数高校的年度预算经费虽然都有5%-10%左右的增长,但高校预算的经费多少仍透露着地域发展不平衡和国家财政资源配置的痕迹。

比如在地域上,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高校经费往往高于西部地区高校;在学科上,理工科类院校预算经费多于文科类院校,语言和艺术类院校榜上排名相对更加靠后。

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虽然同处一城,有的甚至隔路相望,或遥相呼应,反正相爱相杀多年。但因为各自学科设置和侧重点的不同,年度预算总收入总是理工科多于文史哲。

相对于教育部直属高校,其他省部共建型高校或是省属、市属高校的年度预算经费就更能看出院校出身对财政政策的影响。

从1998年到2003年以来,中央部属高校的财政经费基本上都是地方属高校的一倍以上,并且差距从2004年开始逐渐拉大,直到2011年才有缩小的趋势。

比如榜单中出现的苏州大学和上海大学,这两所院校同为211,同为综合性院校,同样位于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虽然是省、市直属高校,但是年度预算经费在75所高校中位列60位之后,还略高于教育部直属的部分财经和农林类专业院校。

作为西部地区的一流院校,云南大学和新疆大学的预算不仅少于苏州大学和上海大学,与部分教育部直属的综合性院校更是有着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差距。

普通高等教育领域实行“基本支出 + 项目支出”的财政支出模式,其中基本支出是用于维持高校正常运转,而项目支出则是用于实现高校发展。

尽管这一模式照顾了高等教育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但项目支出预算部分基本上被中央属高校把持,地方属高校能获得的项目支出相当有限。

而目前形成的“两级投资,以省为主”的分级管理模式,往往使得财权过多集中在中央一级,地方政府事权责任过多。

反映在普通高等教育财政支出上,则表现为各省高校之间、中央高校与地方属高校之间财政经费差异巨大。

钱都从哪来的?

先看一组数据:

1992年,政府财政拨款占到了高校经费来源的81.8%。自1999年到2007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从44亿元上涨至1598亿元,但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教育经费总额的比例却从62.53%降至43.95%。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高等教育经费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财政拨款。但现在,这个比例已经降低。除了政府拨款,高校的另外一大收入来源我们称为事业收入,主要包括教育事业收入和科研事业收入两类。

中国教育投入来源正在形成一个以政府投入为主,多方面、多渠道融资的新格局。可以看出,高校自身的营收能力已经有了显著的提升。

某些学校就是那么有钱,羡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高校的教育事业收入指高校向学生个人或单位收取的学费、住宿费、委托培养费、考试费等收入,后者则包含了高校通过承接科研项目、开展科研合作、进行科技咨询而取得的收入。

如果论及高校自身的收入能力,清华116亿元的事业收入不仅冠绝全国,更是比位列第三的北大多了超过60亿元。清华大学并不是受政府资助最多的高校,一条马路之隔的北大才是。

如果将政府拨款占本年收入的比例考虑在内,情况还是不变。同为50亿元俱乐部高校,北大的政府拨款占当年收入的比例超过了40%,而清华则不到25%。

华中科技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拨款数额相差仅为1000万元,但政府拨款占当年收入的比例之差却达到了近20%。

财政拨款占比越低,就代表着高校有着丰富的事业收入和其他收入来源,对政府拨款的依赖程度自然也就更低。

从全国来看,对财政依赖低于平均水平的往往是地区内强势的工科院校和综合性院校,他们的财政拨款经费占高校当年经费的比例平均值都不到一半,只有48.1%。

而像这类高校早就已经名声在外,因为科研能力强,所以与相关领域的企业都会有着长期的合作往来,他们也是政府重点的扶持对象,有着不错的自我创收能力。

特定领域内声誉越好能力越强的高校,常常会表现出更强的收入能力。更多的收入又得以帮助高校吸引到优质生源和项目资源,反过来会进一步增强了高校的实力,马太效应就会出现。

钱都花哪儿了?

高校仅仅有钱还不够,要会把钱花在刀刃上才是更为重要。

高等教育支出的占比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高校对高等教育的投入情况。首先让我们先看一下每个学生平均支出经费。排名在生均经费榜单前列的高校几乎都来自北上广及周边地区。

生均水平绝对额呈现“中部塌陷”特征,这一分布趋势可以用省际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出差异来解释。

某些学校就是那么有钱,羡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清华大学依然牢牢占据第一,2019年生均支出达到了42.5万元,两倍于排名第十的南开大学。

上海交大和北京大学位列榜单第二、三名,但与清华大学的差距也超过了10万元。这也意味着同为985高校,清华大学的每个学生获得的经费支持大约可以培养4名武大学生。

西安交通大学作为唯一一所进入前20的西部高校,每个生经费只有不到16万元,相比于排名第一的清华大学还是少了近28万元。

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等中部地区高校在生均支出榜上也纷纷下滑,武汉大学跌至榜单第27位。

在榜单最末的合肥工业大学,每位学生2019年获得的预算支出约为5.3万元,约占排名第一的清华大学的八分之一。也就是说,当清华的学生在实验室里人手一台毕设器材的时候,合肥工业大学的学子们可能还得为谁能使用唯一一台实验设备和行政老师扯皮。

在给了学生经费之后,剩下的支出都会会花到哪里呢?

令人惊喜的是,东华大学、东北林业大学、长安大学等一系列非传统名校开始出现在榜单的前列,甚至三所上海高校还包揽了这一指标的前三名。

因为这些高校因为也很少承担高等教育之外的外交、国防任务,自然可以把更多的钱投入到高等教育发展上。

某些学校就是那么有钱,羡都羡慕不来的那种

清华大学全年在高等教育支出上的花费超过207亿元。作为全国高等教育支出位列第一的院校,其高等教育支出所占的比例仅为85.09%,远低于平均水平的91.88%,位列倒数第9。

这乍看似乎是拉低了全国平均水平,但考虑到清华大学的收支预算表中同样计算了北京华信医院(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收入和支出情况,这样的结果是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释的。高等教育支出占比的降低,相反医疗事业支出(图表中为“其他支出”)占比上升了。

科学研究作为高校的重要功能之一,同样不可或缺。

年度预算表的科学技术支出包含了重点实验室及相关设施支出、高技术研究支出、科技重大专项支出等一系列支出,支出预算值越高,占当年支出比例越高,相应高校承担的科研任务越重。

清华大学继续以近6亿元的支出名列全国第一,北大紧随其后。

从支出的绝对值上看,排名第一的清华大学是排名第26的华南理工大学的近10倍。科学技术支出超过1亿元的前17所高校,其支出总和是后58所高校的2倍还多,资源聚集可见一斑。

看到这里,清华大学能那么有钱,与自身的优势和能力是分不开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