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头 / 育儿 / 【路过“思考”】方法论的学习,可能并没...

0 0

   

【路过“思考”】方法论的学习,可能并没有让我们成长

2019-11-14  青岛大头

【导读】方法论的学习,直接的带来了我们在日常处理问题上的进步,但可能并没有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成长…

1

 什么是进步?什么是成长?

进步,是探索领域变得更大,是探索手段变得更有效;

成长,是探索能力变得更强;

对应于道德经中:“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的句子,进步是“术”的丰富和有效化;成长则是“道”的领悟。

有了成长,进步只是时间的问题(求则得之),乃至于进步会随着时间自然出现;而有了进步,并不一定意味着成长(止于术),乃至于在一个领域变得技术娴熟也未必经历过成长。

2

为什么方法论的学习不一定带来真正的成长?

1

“方法论的学习”可能被当做了惰性思维的心理安慰剂 

我们可能不仅用方法论搞定问题,也用方法论的学习掩饰了“自己”思维的懒惰,从而让方法论的学习和使用,成为了自己思维惰性的心理安慰剂,忽略了成长。

大多数人总是面对两部分内容

1. 于外,应对外界环境

2. 于内,构建自我认同

很多人终其一生所追求的,其实是在不影响自我认同的情况下自如的应对外界环境。

自我认同的建立涉及到的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我们接下来仅是一小部分,完整讨论则是另一个话题了。

应对外界环境,即不断和外界环境交互,解决问题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例如人生活总要吃饭,吃饭即是和外界交互的过程,而这个过程里,遇到的问题包括:选什么食材?做什么饭?如何做饭?

理论上讲,应对外界环境,包括了认知、思考判断、行动、反馈等一系列流程;

如认知食材、思考做什么饭是符合自身当前需要的、开启做饭的流程、并在吃完饭后对自己的整个流程进行反馈来构建自我认同。

看似流程顺畅,但在个流程中,人们会遇到自己人生中最大的问题之一:如何去思考?

罗素曾经说过“大部分人宁愿死也不愿思考”,其实个人认为并非人不愿思考,而是思考本身的属性,让大多数人无意识的放弃了主动思考,而选择了惰性思维

(1)思考本身的难以认知性

思考本身是难以认知的,我们并不能像读书一样,描述和控制思考的流程,同时我们也不能像算数一样控制思考的结果和质量。

这让思考活动本身充满了不可认知和不可预测的属性。

(2)思考本身的主动性

思考本身是主动,我们只能主动的去动用思考,而不能被动的等待思考结果的出现。

这让思考活动本身充满了个人色彩,完全由个人主动产生,并完全由个人负责。

思考的以上两种属性,导致思考成为了一种需要由我们完全主动去进行、完全去负责,但过程不可认知,结果不可预期的工具。也是让人无可奈何…

动用这种工具可能会有极大的收益,但同时也意味着极大的风险,当我们思考出现了偏差时,所带来负面的反馈,会直接的冲击自我认同感。

所以,根据趋利避害的习惯,一些人会采用惰性思维的策略,即仅在必要的时候动用思考,仅动用自己能够把控的思考。这和自然界中的动物在非必要时,都倾向于保存体力、屏蔽风险的行为是基本一致的。

个人感觉,其实即便是一些看似积极动用思考的人,有时候也只是自己可把控的思考方式比较多而已。

总结以上,我们可能会选择惰性思维来屏蔽“不可控的思考”对自我认同感造成的冲击

这个解决方案,对一部分人来说似乎足够了,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讲(对自我认同需求更多样的人),却还存在着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惰性”并不是一个正向词汇,选择利用“惰性思维”,本身就一定程度对自我认同感造成了负面影响。

这部分人不仅需要惰性思考来屏蔽风险,还需要其他的东西来中和“惰性”的负面影响。其他的东西是什么呢?多许多人而言可能是“积极学习”

方法论的存在,使我们不需要“思考”,而是需要“学习”,需要的是不断把学习到的方法论,纳入到惰性思考中“可控的思考”体系下来,这个过程其实是“术”的丰富,是进步,而非成长

2

思维的惯性,让方法论的学习走错了方向

思维本身具有惯性,当我们对一种思维方式较为熟悉之后,会不自觉的应用这种思维方式来思维事情,从而让打破这种思维方式变得十分困难。

因此即便我们意识到了“积极思考”的必要,从惰性思维转变为积极思维方式,对方法论进行积极学习,也未必能从中获得真正的成长。我们会不自觉的“进步”,而非成长

真正的成长可能更多依赖的是抽象思维,而我们学习方法论的过程却很可能锻炼的只是具象思维;

换句话说,因为具象思维的惯性,我们其实在利用学习“方法”的方式学习“方法论”,在这个过程中,学习“方法论”和学习“方法”的所得到的效果是一致的,只是进一步锻炼了具象思维能力,进一步增强了具象思维的思维惯性。

我们的生存环境里,动用最多的是具象思维,和形式逻辑;而成长真正需要的,可能是抽象思维,和辩证逻辑

这里的具象思维是指针对特定对象所开展的思维活动,形式逻辑是指在具象思维下,展开的判断、推理、演绎的逻辑活动;

这里的抽象思维是指抽离了特定对象所开展的思维活动,辩证逻辑是指在抽象思维下,展开的逻辑活动;

这里两种思维方式的对比,和海德格尔“存在者”与“存在”的讨论相类似,和孔子中“不患无位患所以立”的讨论相类似(有时间可以再深入讨论)。

更直白一些的例子:

当一个小学生开始应对数学里“1+1=2” “1+2=3”的算术时,其思维的惯性,会让小学生把思维重心放置在“1、2、3”及“1+1=2”这些可观测对象上,在此基础上,才有了算式的意义;

当一个多年的数学研究者应对数学里“1+1=2” “1+2=3”的算术时,其思维重心会放置在“+”“=”的意义上,在此基础,才有了“1、2、3” “1+1=3”的意义;

一个天生记忆能力强、复现能力强的孩子,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便在算式技巧上会有快速的进步,但其数学思维却可能毫无成长。

方法论是抽象思维的产物,但却不是抽象思维的本身,如果你不能动用抽象思维,那学习方法论,也只是在给具象思维添砖增瓦,也仅仅是进步,而非成长

3

 怎样才能真正的成长呢? 

打破惰性,转换为“积极思考”者,从一切错误里去培养自我;

打破惯性,转换为“抽象思维”者,从一切存在里去挖掘自我;

打破…

最后

每一步打破或许都是痛苦的,但再大的苦,也苦不过“人生一世,不曾窥见真相”

何况按照资本社会的规则,要真正的成长,总还是要付出些代价的,共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