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大头 / 育儿 / 荐书 |《暗理性》: 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问...

0 0

   

荐书 |《暗理性》: 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问题?

2019-11-14  青岛大头



 前言 


我是一个非常容易晕车的人,无论坐什么类型的车都会想吐。以前夸张的时候,坐碰碰车都会感到不舒服,后来经过一些训练才好很多。

那么,人为什么会晕车呢?人耳朵里有一个前庭器官,这个器官里有淋巴液,当我们运动时,淋巴液也会跟着运动并产生运动信号,告诉大脑身体的运动状态,让它调节身体的平衡。但是,如果前庭器官感知到过多的运动或者接受太多不协调的运动信息时,容易产生疲劳和紊乱,我们就会产生恶心等不舒服的感觉。

因此,当我们坐车摇晃得太厉害时,或者玩3D游戏太久时,很容易感到不舒服。这是因为我们的感官调节不过来,维持不了平衡。晕车是我们身体的进化跟不上科技进步的一个体现。除此之外,我们还有非常多不适应现代社会的表现,其中就包括我们的情绪。



01

情绪的演化


情绪的功能从最根本上来讲,是围绕“趋利避害”展开的。但是,随着生活环境和社会结构的改变,我们的情绪似乎还遵守着最原始的本能反应。在对环境的应激反应上,情绪反应激活的“战或逃”系统也越来越不适合这个不断激变的现代化社会。

大脑关于情绪部分的起源,可以从爬行动物的出现算起,也就是大约2.5亿年前。大脑之所以演化出情绪,是因为它对环境有一定的适应性,这可以帮助爬行动物追求更快的反应和速度。所以,墙上的壁虎在我回头看到它的一瞬间就跑了几十步也不至于那么奇怪了,这个过程中起作用的正是动物的低级情绪系统。

这套“粗糙”的情绪系统在演化过程中也装进了人类的大脑中,被称为原始脑。它主要由脑干和边缘系统构成,控制着我们大部分本能反应。我们的呼吸、进食、睡眠、繁殖以及行动,都需要依靠这套简单的系统进行。这套系统也是人性之恶——贪婪、冲动、多疑等的主要来源。然而,这些我们现在所批判的品质,在千百万年前都是有助于我们祖先生存的“美德”。

另一个系统——皮质脑,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分析环境,以及抑制来自原始脑的“命令”——尤其是抑制冲动。所以,我会把食物存起来熬过这个冬天,但是我家的哈士奇不会。毕竟狗的皮质脑神经元数量只有人类的3.5%,所以它在对进食和其他本能的克制能力上,远不如人类。

皮质脑能让我们更好地应对复杂的环境和群居生活我们在满足自己需求的同时,也要顾及他人的利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皮质脑就会起作用。当我们获得食物时,原始脑发出贪婪的命令:“别碰,都是我的。”但是皮质脑会告诉我们:“上次他们帮助过我,我现在应该给予回报。”

当然,还有另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第三个系统——哺乳脑系统,这个系统的加工非常粗糙,有部分原始脑的功能,也有部分皮质脑的功能,算是原始脑和皮质脑的过渡吧。

虽然皮质脑可以抑制我们做出不适当的行为,然而在皮质脑、原始脑,以及哺乳脑的对抗中,往往是控制本能的爬虫脑和哺乳脑获胜。所以,我们不得不怀疑皮质脑是不是摆设——为什么我们明明想做某件事情,最后却做了另一件事情?

这也是我们内在的冲突。心理学家盖瑞·马库斯在《怪诞脑科学》中提到:当脑中形成新的结构时,为了保持身体直立行走和跑动的功能,旧的大脑结构并没有消失。所以,原始脑区的本能反应对人类的影响依旧根深蒂固。

但是这种思维理性与原始本能的冲突,并不代表思维就一定正确。相反,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情绪有非常多重要的功能。




02

“暗理性”


如果说我们的思维是一种理性,那么我们的情绪就是另一种理性,我把它称为“暗理性”。为什么这么称呼情绪呢?这要从功能上分析。

1、理智感

心理学家阿道夫(R. Adolphs)针对杏仁体受损的人群进行“赌博”实验后发现,他们不会表现出“损失规避”——他们不再对损失产生担心和恐惧,即使他们完全明白哪个选择会让自己获得更多利润,但是他们在选择偏好上没有表现出差别。也就是说,他们知道哪个选择更有益,但是大多不会选择它。

我们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收益与损失,但是杏仁体受损的人,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冒险和鲁莽。也就是说,他们躲避危险和损失的能力丧失了。如果无法判断风险,又怎么可能做出一个理智的选择呢?

这也是情绪的第一个功能:让我们产生理智感。这与很多人的直觉相悖,很多人认为情绪化会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决定,但实际上,情绪让我们做出最为遵循内在声音的决定。这种理智是基于理性产生的。

这种理智感是一种选择倾向的驱动力。比如,你疯玩了一天,突然想起明天要考试,你就会受到焦虑的驱动去复习;或者你对绘画很感兴趣,愉悦的情绪会驱动你去了解绘画。

如果说思维的理性让人不断权衡和思考,那么情绪的这种“暗理性”会成为你的驱动力。戏谑一点说,我们所有的决策都是“脑子一热”做出的。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思维会让我们不停地思考,而推着我们行动的则是情绪。

 2、认同感

认同的本质是一种态度倾向,而态度主要由情感构成。当我们厌恶某种规则或者讨厌某个人时,我们的态度就会变得愤怒或者冷漠;当我们喜欢某种规则或者群体时,我们的态度就会变得和善而且愉悦。

以道德认同为例,道德的本质是对社会规则的认可。但是我们为什么会认可一个规则呢?这里面也有非常多的情绪成分。规则约束我们的同时,也赋予了我们权利,因此我们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认可规则。道德的产生也是如此,通过社会化,我们产生对道德规则的认可。

但是,一个人如果缺乏足够的情绪认知,那么这个人的道德感就会变得很低有反社会特质的人群一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情绪感知能力比较差。他们无法很好地感受到他人的痛苦,因此折磨别人时就不会有愧疚感。

再以一个患有Capgars综合征的孩子为例。一个在车祸中脑部受到撞击的孩子,在看到自己的妈妈时说:“你的声音、外貌和身材都跟我妈妈一样,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我妈妈。”这个小男孩失去了情绪,无法对他的妈妈产生正常的依恋情绪,无法判断和认同对方与自己的亲密关系。当一个人失去了情绪,也就失去了喜欢和厌恶的能力。

 3、审美感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些体验:听一首悲伤的歌曲慢慢流下了眼泪;登上了山顶看着远处的风景,感到一种敬畏;看卓别林的喜剧,笑出了声。

我们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体验,是因为情绪带给我们的审美感。我们在认知和情绪阈值的作用下,会对不同的事物产生不同的情绪体验。这造就了非常多的主观体验,所以很多人在艺术欣赏方面会有千差万别的看法。

当我们看到美的事物时,很容易感到愉悦,情绪就驱使我们追求。当我们看到不美、不喜欢的事物时,情绪就会驱使我们远离和排斥。这种审美的差别,让我们追求不同的人和物,让我们赋予不同的人和物特殊的意义。对事物审美感的汇聚,成为我们判断世界的一种方式,也就是世界观。这也是情绪带给我们的另一种理性。

这些都是情绪的重要功能,并且一直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人类步入文明时代的同时,文化演化取代了自然演化。情绪是一种非常适应自然环境的本能,但是它并不能很好地适应功能高度分化的社会环境。因此,我们产生了非常多的问题。




03

失控的进步


我们虽然生活在现代社会,但是拥有的却是一副石器时代的大脑。

罗纳德·赖特在其著作《极简进步史》中指出:从我们的祖先学会打磨石头算起,人类的5000年文明,只占到人类的总历史250万年的0.2%。群居生活使我们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本能,而人类失控的进步让我们的大脑容量再一次不够用。在短短的5000年里,我们所处的环境发生剧变,使得原先具有一定适应性的大脑不得不以激进的方式演变着,但是依旧没能赶上人类的进步。

人类为了更快地适应这种巨变,演化模式发生了改变。不再依靠那套需要成千上万年才会有所改变的自然演替,而是采用了一套新的演替逻辑——文化演替。这种演替依托于文字和语言,让我们的心智和行为模式发生几何级数的改变。

但是,我们依旧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日益严重的慢性疾病、越来越多的心理问题……不难看出,相对社会进步,我们身心的滞后性是机体对环境不适应的表现。我们进化出来的各种高级技能——情绪调节、本能克制,甚至思考能力,都变得力不从心。

情绪本能系统的作用发挥得不再得心应手,可这并不意味着情绪不再有其重要价值。相反,它依旧在认知和决策中起主导作用。情绪系统作用的发挥依旧是一种理性的发挥,只不过因为社会规则的制约,这种“暗理性”的需求不再那么容易满足。

我们生气时,无法给下个月要还的“蚂蚁花呗”两拳;我们被伤害感到抑郁时,无法很快离开施加伤害的人;我们还需要接收更多引起焦虑的信息,这些都使各种情绪变成问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情绪就是多余的。

要是一个人一直认为情绪是多余的,无法理解情绪的意义,那么这个人就很难调节好自己的情绪问题。我看过很多人非常不喜欢自己情绪化的一面,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些情绪都是一种驱动力量——驱使自己做出改变。

如何让滞后的情绪赶上失控进步中的社会,让我们的情绪问题变得可控,并且更好地适应生活,这也是《暗理性:如何掌控情绪》这本书所要讨论的话题。




05
  
写在最后  


《暗理性》上市不到三天,在“得到”就冲上热读榜第一名。并且罗振宇老师也给了极高的评价:一本将情绪的真相解构地十分彻底的书。每个理论和方法都来自心理学的科学验证,硬核扎实而有趣。

希望这本书能够带给你启发,帮助你解决一些情绪问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