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金乌 / 历史长河 / “女真族”为何改名叫“满族”?

分享

   

“女真族”为何改名叫“满族”?

2019-11-15  射金乌

谢谢邀请!

说起中国历史上与南宋王朝相伴始终的金朝,以及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清王朝,其建立者所属的族群,似乎是同一个民族“女真”。

这两个朝代,一个给当时的汉民族建立的北宋王朝带来灭顶之灾,并且在其后百年中对偏安江南的南宋小朝廷始终保持了高压态势,可以说,这个由北方半渔猎半农耕民族建立的国度,恐怕留在中华史籍上的更多的是无尽的恐惧与憎恨吧。

而另一个朝代,则让其灭亡后一百多年来的人们爱恨交织、毁誉参半,功过难以评说,可以说,时至今日,仍然是盖棺难以定论。

满清入关之前的皇太极时代,“女真族”为何改名叫“满族”?

是为了不让中原汉民族引起不必要的误解吗?

笔者在这里先和大家一同来看看“女真族”和“满族”的历史。

女真族是世居中国东北的古老民族,其先祖最早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夏商时代活动在白山黑水之间的“肃慎”。

此后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隋唐时期这些族群被称为黑水靺鞨,并且在唐朝真正形成一个民族,“女真”这个词最早也是出现在唐朝时期。

据《金史·世纪》记载:

“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号勿吉。勿吉古肃慎地也。元魏时,勿吉有七部:隋称靺鞨;唐初,有黑水靺鞨,粟末靺鞨。”

唐末的时候契丹开始在北方崛起,之后女真人就一直臣服在契丹的统治下。

辽朝女真族分布范围较广,南起鸭绿江、长白山一带,北至黑龙江中游,东抵日本海,居于咸州(今辽宁开原)东北至束沫江(今松花江)之间,以辉发河流域为中心的称之为“回跋”;

居于松花江以北、宁江州(今吉林夫余石头城子)东北,直至黑龙江中下游的称之为“生女真”;居乌苏里江以东而近东海 (日本海)的称之为“东海女真”。

契丹人对女真族采取民族歧视政策,实行“分而治之”,把强宗大姓骗至辽东半岛,编入契丹国籍,称为“合苏馆”,又作曷苏馆、合苏衮、是女真语“藩篱”的意思,这些人就是“熟女真”。

另一部分留居粟末水(松花江北流段)之北、宁江州(今吉林扶余县)之东,这些人就是“生女真”。

黑水靺鞨后裔,是生女真的主体,后来建立了金朝的完颜部,就是生女真的一支,亦是黑水靺鞨的直系后裔。

后来辽国为了避皇帝辽兴宗耶律宗真的名讳,又把女真族名改为女直,但是之后女真这个词一直延续到了明朝末年。

公元1115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统一女真各部,在会宁府(哈尔滨阿城)建立金朝。

之后金朝灭辽、灭北宋,占领中原地区后,并于贞元元年(公元1153年)迁都于燕京,就是今天的北京,这是北京作为首都的开端。

金朝实行“南迁北徙”的政策,女真人最初迁徙到燕山一带,以后定居在华北地区,而汉人逐渐向北迁移。

定居在中原的女真人,在汉族和周围环境的影响下,逐渐与汉族融合。

公元1234年,金朝被蒙宋联军所灭,残余的女真族人重新退回到了祖先的发祥地。

元朝施行“若女直、契丹生西北不通汉语者,同蒙古人;女直生长汉地,同汉人”的政策,把在蒙元王朝统治下,约占金朝时期女真全族总人口五分之三的,居住在北方和中原地区的女真人不当女真看待,而是笼统的称为“汉人”,是蒙元王朝四等人中的第三等,实行的是赤裸裸的民族歧视政策。

经过蒙元王朝的这种民族政策,古老的女真民族自觉不自觉地逐渐融入了北方汉民族中,到了百年后的元末明初,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的“女真族”事实上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女真族变成了一个融合了大量中原汉族及其他民族血液的民族混合体。

大明王朝建国后,朱元璋在全国局势稳定后,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派冯胜为大将军,率朝廷大军远征东北地区。作为前元朝廷在非蒙古本部最后的残余势力,蒙元最后一任丞相纳哈出自觉难以维持,选择投降,明朝由此打开了通往辽东之路。

纳哈出降明后,明军进据松花江南北两岸,处于原元王朝统治下的女真、索伦、雅库特等各部族,相继“悉境归附”。

到了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明朝收回当时朝鲜半岛上的高丽王朝所据之今天辽河以南的辽东领土,并在随后与建立了李氏朝鲜的李成桂将两国边界划定在鸭绿江。

永乐初年,胡里改万户阿哈出、斡朵里万户猛哥帖木儿相继入明朝见。此时,已经取代高丽的李氏朝鲜王朝上表明廷,希望能够召回女真首领猛哥帖木儿,但明朝没有同意。

明成祖时期在今天辽宁女真故地设置建州卫和建州左卫军民指挥使司,这是大明王朝对辽东地区进行实际管辖的重要标志。

随着女真首领阿哈出、猛哥帖木儿等人的入朝觐见,女真诸部落首领归附之人也越来越多。

明朝遂以“众建之而分其力”的办法,将内附的各部族领地陆续设置384卫、24所、7地面、7站、1寨。

到明成祖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朝廷正式设奴儿干都司,为明王朝管辖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的最高地方行政机构,封女真各部首领为都督、都指挥、千户、百户、镇抚等职,给予敕书、印信、衣冠和钞币,并规定了朝贡与马市的时间与待遇,加强了明朝对东北地区的直接统治。

永乐以后,海西女真、建州女真各部被迫南迁。

建州女真几经迁徙,到明英宗正统年间时,逐渐稳定下来,定居于今天辽宁浑河上游。

正统七年(公元1442年),建州卫、建州左卫、建州右卫,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部落。“建州三卫”的出现,标志了作为日后建立大清王朝的满族主体部分的前身,就是新的“女真族”基本形成。

明朝的“女真族”与宋元之际的“女真族”,应该说是两个基本上不存在传承关系的族群,用今天的话来说,完全是两个民族。

在明朝“女真族”的旗帜下,云集的不止是女真各部,如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东海女真以及野人女真,还有自古以来生活在白山黑水、林海雪原之间的赫哲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锡伯族等等的先民们,也采用了“女真族”的名号。

明英宗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蒙古瓦剌部太师也先对明朝进攻,在土木堡击败明军,俘获亲征的明英宗。

一些建州和海西的女真卫所趁机向辽东进攻,配合也先的军事行动。

然而,也有为数不少的女真卫所遭到了也先的攻击,许多女真世袭首领因遭到也先所部劫掠,失去了世袭的凭证,他们后来只能以中书舍人的名义进行朝贡。

土木堡之战后,大明王朝在女真人中的的威信开始衰落,女真诸部逐渐脱离了明廷控制,有一些首领甚至敢于公然向明朝挑战,劫掠辽东地区。

大约是在正统年间前后,金国女真人创立的女真文彻底失传,此时的女真人只能改用蒙古文为书面语言,一少部分则使用汉语。

明朝女真各部中,建州女真分布在抚顺以东,以浑河流域为中心,东达长白山东麓和北麓,南抵鸭绿江边。

海西女真分布于开原边外,辉发河流域,北至松花江中游大转弯处。

东海女真分布于建州、海西女真以东和以北地区,大体从松花江中游以下,迄黑龙江流域,东达海岸。

有明一代,女真族社会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女真人从狩猎和游牧走向了农耕定居,其经济也从过去的狩猎经济,转为主要从事农业,辅之以狩猎和采集。

实际上,三百年前女真族入主中原建立金朝后,由于接受了中原先进的汉文化,社会发展阶段已经逐渐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女真人有望进入更高级的文明社会。

但是,公元1234年,金朝灭亡,蒙元王朝在之后一百多年的统治中,对女真人实行了残酷的民族歧视与压迫,使得女真族的历史发展进程被强行打断,社会大踏步后退,造成明朝中后期新的“女真族” 才又一次进入奴隶社会。

清代学者福格在《听雨丛谈》一书中说:

“满洲有稼穑,有城堡世居之民”,“数十巨族,则各踞城寨,小族亦自主屯堡,互相雄长,各臣其民,均有城廓。土著习射猎,知稼穑”,描绘了明朝中晚期女真族社会的具体情况。

明中叶以后,女真各部互争雄长,经常征战,形成互相残杀的混乱局面。

大清王朝的奠基人努尔哈赤是明朝初年的建州左卫指挥使猛哥帖木儿六世孙,他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开始了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

努尔哈赤年少时曾经在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处投军,李成梁见其伶俐,置于部下,在军中屡立战功。

努尔哈赤十九岁时乘机从李成梁处“飏去”,入山采集山货,往来于抚顺马市等处,熟悉汉人地区的情况,受汉文化影响较深。努尔哈赤起兵后,先后被明朝封为指挥使、都指挥使、都督签事和龙虎将军等。

从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起,努尔哈赤先后用十一年时间,统一了建州女真,并挫败叶赫等9部联军三万人的进攻。

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努尔哈赤又兼并了海西女真中的哈达、辉发和乌拉三部,与此同时,在对东海诸部的用兵中,也不断地取得胜利。

经过三十多年的浴血奋战,到了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将东至日本海、西达开原、北抵嫩江流域、南至鸭绿江广大地区分散的女真各部全部统一起来。

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汗国,仿效先祖,将国号也定为“大金”,历史上把这个“金”政权称为“后金”,以此与宋朝时的“金”朝相区别,这个时候其民族的名称仍然是“女真族”。

公元1626年,努尔哈赤去世 ,其子皇太极即位,到了后金天聪九年也就是公元1635年,皇太极正式改“女真族”为“满洲族”,简称“满族”,第二年又把国号“大金”改为“大清”,并去汗号,仿中原王朝例,称皇帝。

在“女真金国”建立五百多年后,脱胎于此“女真族”的彼“女真族”华丽脱变,完成了从部族政权向全国性政权的转变,而民族特性也随之发生了质的改变。

其次,笔者探讨一下“女真族”在大清王朝建国前夕为何改名叫“满族”的原因。

今天的学术界可以肯定的是,“满洲”一词在刚刚出现时绝非是地名,但是当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部落的时候,很多的小部落都喜欢用所居住的地方来作为自己或家族的姓氏,比如雍正年间的重臣隆科多,他的姓佟佳氏的佟佳就是地名。

但皇太极将“女真”所改的“满洲”却与以上习惯不同,绝非地名,据《清太祖高皇帝实录》记载:

“满洲一词,来源未久,表示部族之号,若肃慎、勿吉、女真,非地名也。”

中华文化中的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学说,对历代王朝的影响力是今天浸润于现代科学的人们根本无法理解的。

中国历史上,凡一朝一代一国在江山出定时,第一件事无一例外都是“定国号,立正朔”,新国名必须要符合阴阳五行之说。

按照五行学说,明朝的“明”在五行之中属火,而原先的“女真”大金国号中的“金”正好犯了五行“火克金”的忌讳,因此,必须进行改名,以避免相克。

所以“大清”和“满洲”就应运而生了,新国名中“清”和新族名“满洲”都带有水字旁,五行中属水,顺应了“水克火、清灭明”的五行规则。

这样一改,不仅是简单的一个国号和一个族称,而是预示着大清已经不满足于做一个偏居一隅的割据政权,而是志在进军中原,取代大明王朝,建立大一统全国政权的宏大目标。

“满洲”一词来源于努尔哈赤尊号“满柱”部落“建州”女真,各取一个字而形成的。

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历史原因,使得后金最高统治者皇太极在大清王朝建国前夕将“女真族”改名叫“满族”。

北宋靖康年间,“女真”金朝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灭亡了契丹辽国,之后继续南下后,占据了北宋政权控制下的几乎整个长江以北地区,俘获宋徽宗赵佶及其子宋钦宗赵恒,并且在北撤时带走了几乎全部宋朝皇室成员数千人之多,以及东京汴梁城中大宋王朝一百多年所收藏的图册典籍、奇珍异宝等,还有数万工匠、数十万百姓等等,一度将繁华的中原全部变为废墟。

中华文明和中原地区的汉民族遭受了一场自古未有的巨大劫难,“靖康之耻”成为大宋以及后世汉民族百姓永远无法释怀国仇家恨。

五百年后,如果又是由“女真族”建立的“大金”入主中原,势必重新点燃民族仇恨,激起最激烈的抵抗,即使此“女真”绝非彼“女真”百姓一提及金兵肯定会恐惧,广大中原百姓才没有人去深究这个问题。

汉文化造诣很深的皇太极自然熟谙这段历史,所以,在阴阳五行学说的基础上,为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去了一个响亮的新名称,既消弭了由此引发的民族仇恨,而且也显示了新王朝“大清”以及新的民族“满洲”宽宏大度、包容四海、并吞宇内的雄心与抱负,无论对本民族,还是对山海关内尚未曾占领的辽阔的中原大地,还是对蒙古、西域、青藏等中原王朝传统势力范围,都会具有强大的号召力。

“女真”变为“满洲”,“大金”变为“大清”,彰显了一代雄主爱新觉罗·皇太极卓越的政治远见和崭新的天下观,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在他和他的子孙手中诞生! 

三山围铁瓮。

孙郎后、今古几英雄。

忆北府参军,寄奴王者,

金戈铁马,横据江东。

凌歊上、歌风追汉帝,置酒宴群公。

一代伟人,龙行虎步,

十年征战,洛下关中。

祇今凭吊处,佛狸祠下路,烟树冥濛。

为念寻常巷陌,社鼓连空。

算碻磝战地,几多白骨,

金焦名胜,两点青峰。

惟见惊涛满眼,东去匆匆。

——清·曹贞吉《风流子 京口怀古》

落日苍茫风才 定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职员 历史领域创作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