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琏厮混多姑娘,为什么紧要关头多姑娘要...

0 0

   

贾琏厮混多姑娘,为什么紧要关头多姑娘要撵走他?

原创
2019-11-17  君笺雅侃...

红楼梦中多姑娘此人说过很多次,总结来看,此人就是个奇女子。作为贾家最底层的女奴,她在贾家并没有地位,却名声极大。贾家的女人听到她都会撇嘴说一声“贱人”,而贾家的男人说到她也会会心一笑,露出心照不宣的暧昧眼神。当贾家所有人都在争名夺利汲汲营营之时,多姑娘却难得并不参与其中,逍遥自在的过着属于她的“快乐人生”。


多姑娘原名灯姑娘,因在贾家“朋友”太多而被人戏谑“多姑娘”。原文如此介绍她:

不想荣国府内有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名唤多官,人见他懦弱无能,都唤他作"多浑虫。因他自小父母替他在外娶了一个媳妇,今年方二十来岁年纪生得有几分人才,见者无不羡爱。她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多浑虫又不理论,只是有酒有肉有钱,便诸事不管了,所以荣、宁二府之人都得入手。因这个媳妇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众人都呼她作“多姑娘儿”。

这样一个“多情”的多姑娘自然会与荣国府最“多情”的琏二爷上演一场邂逅。二十一回,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生了天花,需要供奉痘神娘娘,贾琏这段期间不可以和王熙凤同房,被迫住在外书房。琏二爷青春鼎盛,生理正常,虽然女儿大姐儿生天花,可他也没多担心,依然“性致勃勃”寻欢猎艳。对于美名在外的多姑娘,更是早都垂涎三尺,终于等到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闲言少叙,琏二爷有钱好办事,当天晚上就摸进了多浑虫的房间,当着醉死过去的多浑虫面,琏二爷与多姑娘上演了一出惊世骇俗的“干柴烈火”戏码!

是夜二鼓人定,多浑虫醉昏在炕,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体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贾琏此时恨不得连身子化在她身上。那媳妇故作浪语,在下说道:“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

这一大段描写,是整部《红楼梦》最大胆的情色描写。作为一本以女性为主的小说,大旨谈情,情色只此一例,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多姑娘的淫态而是贾琏的丑态。

贾琏其人做人有底线,办事有能力,不贪财,不迂腐,唯独在女色上面不能看破。世人在审视贾琏其人之时,往往揪住此点,认为贾琏太渣,愚以为这正是曹雪芹塑造贾琏这个角色成功的地方。世间有太多“贾琏”,这样的人时时刻刻生活在你我周围,甚至就是你我。与贾宝玉的“不正常”相比,贾琏更“正常”!


贾琏和多姑娘这一番“争斗”,贾琏是迷惑的,他彻底被多姑娘征服,陷入多姑娘的诱惑之中无法自拔。而多姑娘是清醒的。她就像一个成功的猎人,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猎物在自己面前各种不堪的状态。贾琏深陷其中,多姑娘却一直清醒。所以,多姑娘说:“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一个人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那一刻都会羞愧难当。可被欲望俘虏的贾琏完全丧失了羞耻心。那一刻,什么女儿,什么妻子,家庭,一切的一切都不如多姑娘给他的片刻欢愉。

贾琏一面大动,一面喘吁吁答道:“你就是娘娘!我哪里管什么娘娘!”

这件事的恐怖在于人性这一刻被欲望彻底俘虏后所呈现的是赤裸裸的兽性。贾琏那一刻不是人,而是多姑娘眼中一只禽兽!

多姑娘的魅力在于她不求财,不求利,她不像鲍二家的与贾琏偷情还撺掇贾琏休妻。多姑娘像逛青楼的恩客,贾琏才是她买笑的“姑娘”,哪个恩客会理会姑娘们的人生呢?多姑娘不管贾琏的人生如何,但她愿意看贾琏那没有人性的丑态。她将这些道貌岸然的男人最原始的一面激发出来,实现自身的满足,她说:快离了我吧!仿佛一剂“春药”,刺激了贾琏,也鞭挞了人性!

多姑娘其人你可以不齿,但不能否认她是真正的警世钟,是真实的风月宝鉴!

【文/君笺雅侃红楼】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