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荣林黑皮 / 谈谈人事 / 许鹿希:邓稼先妻子,苦苦等待28年,至今...

分享

   

许鹿希:邓稼先妻子,苦苦等待28年,至今健在,仍住60平米老房子

2019-11-17  泰荣林黑皮

两弹元勋邓稼先,中国著名核物理学家。为了中国核事业,邓稼先付出了前程、生命以及亲情,做出了伟大的牺牲。而他深爱的家人,也同样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邓稼先的妻子名叫许鹿希,两人自幼交好,既是隔壁的邻居,也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长大后,邓稼先和许鹿希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邓稼先是赴美博士,许鹿希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系,两人可谓是天作之合。

结婚后,邓稼先与许鹿希夫妻恩爱、琴瑟和谐,两人经常一起去听音乐,唱京剧,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不久后,邓稼先和许鹿希便生出了一对可爱的儿女——女儿典典,儿子平平。

在平时,邓稼先总会骑着自行车,前面载着典典,后面坐着平平,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绕圈。邓稼先骑得很快,孩子们的脸被刮得红红的,风呛得他们直咳嗽,而许鹿希就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他们。所谓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事物撕毁给你看。一场突如其来的任务,讲这样简单的幸福,砸得粉碎。

1958年的一天,邓稼先接到一个绝密的任务。当得知这个任务后,邓稼先失眠了。因为他知道,只要接下了这个任务,他便将与这个世界隔离,隐姓埋名,父母和妻儿他都可能不再能相见。

聪明的许鹿希很快便看出了邓稼先的疑虑,她问道:“你要调到哪里工作?”邓稼先回答:“这个我不能说,必须保密。”许鹿希有说:“你总能把那里的信箱号码告诉我吧,我可以给你写信!”但邓稼先却说:“不行,我们不能通信。”

临走前,邓稼先郑重其事地对许鹿希说:“希希,我的生命就将要献给将来要做的这个工作了,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这个工作做成了,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之后,邓稼先便离开了家,一头钻进了茫茫的荒漠,一离家,就是28年。在以往的宣传中,经常说邓稼先一日也没有回过家。实际,这是一种虚假宣传。

根据央视对许鹿希的访谈:

并非完全一天都不回来,也有中间回来,就是他到这个工作因为它保密性质太强了,而且他那个所谓的当时规则也是非常的严厉,就是不许接触这个不许接触那个,然后甚至于我北京医科大学我的同事不能到我家里去,免得出事。另外就是嘱咐我说,不要向北医的领导,就是每个人不是要说明你家里丈夫干什么事,这些都不能说,领导要问的话,你就说做保密工作,真正北医领导知道我丈夫是干什么事,是在追悼会的报纸上。

虽然丈夫有时会回家,但却无法顾及家庭,无法照顾父母、妻儿。因此,家庭的重担完全落在了许鹿希身上。许鹿希一边在北担任院长,治病救人,研究医学,为国家培养医学人才。另一方面,她要照顾公婆,抚养孩子。

在生活中,许鹿希照顾公婆,独自将孩子养大;在工作中,她一直从事人体解剖学和神经解剖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取得了斐然的成绩。整整28年,许鹿希大多数时间都在独守空房,但她仍信守离别时相互托付的诺言,默默地做着邓稼先坚强的后盾。

1986年6月24日,这是个不平凡的日子。一大早,《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日报》便刊登出重要社论,关于“两弹元勋邓稼先”的报道:

“两弹元勋邓稼先为了研制我国原子弹、氢弹等核武器,与爱人许鹿希分别28年,隐姓埋名,艰苦创业,谱写了“精忠报国”的感人事迹,党中央、国务院对邓稼先教授为国家做出的巨大牺牲表示崇高的敬意。”

看完这篇社论,许鹿希泪如雨下,28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她默默承受了一切,承担了家庭的重担,邓稼先的成功也有她的一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与邓稼先一样伟大。

.

正当许鹿希准备与邓稼先安度余生时,却发现,丈夫已经患上了晚期直肠癌,离开只是迟早的事。对此,许鹿希实际早有预感。1973年时,她就给邓稼先做过尿检,各项指标高得惊人。而到了今天,她才明白,其父受到了致命的核辐射。

也就是说,刚刚能够长相厮守,如今又要分别了。一时间,许鹿希几乎要被这个晴天霹雳所击倒。

但是邓稼先却拉着妻子的手说:“我并不悲叹死亡。希希,你不要难过,生命来自大地,最终还是要回到大地,这是很自然的事。”

在最后的日子里,许鹿希在医院日夜陪伴着丈夫,似乎要28年的亏欠,全部填满。与丈夫,许鹿希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然而邓稼先的病情已经无法扭转,最终病入膏肓。听说父亲病重,最崇拜爸爸的女儿典典急忙从美国赶回,扑在了父亲的怀里。邓稼先抚摸着久未相见的女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父女俩抱头痛哭。

在逝去之前,邓稼先像妻子提了最后一个要求:

“我死后,不要搞遗体告别,不要开追悼会,不要惊动太多人。请把我骨灰撒在我妈妈身旁,妈妈是个伟大的母亲,她给我的爱太多太多,我对她的陪伴却太少太少……”

1986年7月29日下午1时50分,一颗巨星从北京上空陨落,两弹元勋邓稼先与世长辞,年仅62岁。虽然他的名字曾经鲜为人知,但他对祖国的热爱与贡献,将流传于世。

直到今天,敬爱的、已经91岁的许鹿希教授仍健康得活着,与她的儿子邓志平生活在一起,而她的女儿邓志典定居于美国,从事医务工作。直到今天,许教授仍然生活在与邓稼先一起居住过的小房子里,从没有想过搬家。

在接受采访时,许鹿希仍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她深情地说:“如果稼先现在还活着,也95岁咯!”

在那个只有6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一切家具、摆设尽力保持着邓稼先在世时的原貌。许鹿希似乎还在等着自己丈夫归来,就像她曾经等得28年一样。

到文章最后,陶陶恭祝许教授永远健康长寿,家庭幸福。感谢他们为我们今天的幸福所做出的的一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