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SHI / 时事 / 白俄罗斯改名白罗斯, 俄罗斯的最后一个坚...

   

白俄罗斯改名白罗斯, 俄罗斯的最后一个坚定盟友也要渐行渐远吗

2019-11-18  QIANSHI

2018年3月16日,白俄罗斯大使馆突然发文要求更改该国国名为“白罗斯”,即将原中文国名中的“俄”字去掉。这一举动引起了多方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的无限猜想。

一、白罗斯的历史沿革
从历史上来看,白罗斯与俄罗斯同起源于基辅罗斯,是东斯拉夫人的一个重要分支。经过数百年的演化,白罗斯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民族了,与俄罗斯民族并不相同。
公元9世纪末,白罗斯与现在的俄罗斯人一起并入了基辅罗斯,建立了波洛茨克、图罗夫——平斯克等封建公国。1054年,基辅罗斯大公雅罗斯拉夫一世去世,基辅罗斯逐渐分裂成了许多个独立的公国,白罗斯也从这时起开始独立。13世纪,蒙古入侵俄罗斯,建立了钦察汗国,而白罗斯则保持了独立性。因此,白罗斯人也一直标榜自己是比俄罗斯人更纯正的东斯拉夫人。
13-14世纪,白罗斯领土属于立陶宛大公国,到1569年又因立陶宛与波兰合并而归属于波兰立陶宛王国。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白罗斯一直在立陶宛、波兰及俄国的影响和争夺之下。18世纪末,沙皇的军队入侵白罗斯,将其吞并。重回俄罗斯怀抱的白罗斯,此时已经演化成了一个独立民族,与俄罗斯人已经大为不同了。此后,白罗斯长期处于沙俄帝国的统治之中。
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列宁领导的无产阶级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而为了维护这个新生政权,列宁出卖了白罗斯人,将他们的土地割让给了德国。不过,由于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白罗斯人再次获得了独立。1918年,白罗斯建立了资产阶级性质的共和国,然而在苏俄红色政权的影响下,这个共和国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很快便被无产阶级所掌握。1922年,苏联正式建立,白罗斯则作为一个加盟共和国成为苏联的一部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苏联社会剧烈震荡的影响之下,白罗斯人再次走上了谋求独立的道路。1990年7月27日,白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主权宣言》,并于次年的8月25日宣布独立,这一年的12月19日,白罗斯正式更名为“白罗斯共和国”。
二、白罗斯国名的变化
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白罗斯自然是拥有自己的专属名称的。古代的白罗斯人金发、灰眼、肤色白皙,还喜穿白色衣服,因此自称为白罗斯人。事实上,在俄语之中,白罗斯和俄罗斯的称呼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白罗斯在俄语和白语中名称都是Беларусь,其意为“白色的罗斯”,而俄罗斯的名俄语名称则为Росси?я,意为“罗斯人的土地”。
到了苏联时期,可能是为了跟主体民族俄罗斯拉近关系,这一时期白罗斯与俄罗斯的称呼很相近,前者为Беларуссия,后者则为Росси?я,在俄语中,这两个词汇只有一个y向о的元音音变。而在英语中,二者的称呼就更相似了,白罗斯译为Belorussia,而俄罗斯则是我们熟悉的Russia,显然,白罗斯的国名只是在“Russia”前加了个前缀“Bela”。这个“Bela”也就是汉语中的“白”的意思,巧合的是,“Bela”与“白”在发音上也很相近。也或许由于这个原因,“白罗斯”过去的中文名一直被定为“白俄罗斯”。
苏联解体后,白罗斯将国名定为Belarus,白语中则恢复为过去的Беларусь,其意可能也是为了与俄罗斯进行区分,而中文名却一直延续了过去苏联时期的叫法。
然而,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俄罗斯”这个中文名字其实也是一种“错误的翻译”。作为与中国接触较早的一个国家,俄罗斯与中原王朝的交往却是以蒙古为媒介的。因此,“俄罗斯”这个叫法也是来源于蒙语。在蒙语中,首字母不能发“R”的读音,遇到头音为“R”时则需要加上“O”,于是,“Rus”这个词在蒙语中的读音就变成了“OROS”,而蒙语在翻译成汉语就成了我们如今熟知的“俄罗斯”了。
因此,在“Rus”前加“Bela”准确的译法原本就该是“白罗斯”。而白罗斯这一次更改中文名,也可以看做白罗斯国国名变更工程在中文的延伸。
三、白罗斯更名的意义
白罗斯此次更改中文名的时间点是很微妙的,正逢俄罗斯大选之时,而普京连任几乎已成必然(发稿时普京已获连任)。而这时候白罗斯更名,显然是有针对性的。
从白罗斯脱离苏联之时起,摆脱东斯拉夫老大俄罗斯的阴影,就是白罗斯人最渴望的事情。他们想要以独立民族国家的姿态立足于世界。这其实也是符合白罗斯的民族组成特征的。在这个东欧国家中,白罗斯民族占总人口的80?上,而俄罗斯人则只有10?尽管俄语依然属于白罗斯的官方语言之一,大多数的白罗斯人也都会讲俄语,但是,他们依然渴望“去俄化”。
其实,早在2011年之时,普京就曾公开提出过“希望俄罗斯与白罗斯合并”,这也令白罗斯人感到紧张。虽然两国在历史上有着很深的渊源,但是,白罗斯人有一个以自己民族为主体的国家才是符合他们民族需求的,因此,白罗斯此次的更名举动无异于对即将连任的普京进行一种委婉的警告。卢卡申科这种独裁者显然也不能允许普京将权力延伸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中。
不过,尽管白罗斯与俄罗斯有这样的矛盾,但是,他们此次的更名却并不表示他们会倒向西方。毕竟,作为他们自认为的“更纯粹的罗斯人”,无论是白罗斯“去俄化”的行为,还是他们选择与俄罗斯站在同一战线的做法都是白罗斯追求独立民族意识的表现,在白罗斯人的心中恐怕也不会完全认可西方的资本主义模式。因此,白罗斯人依然会在既警惕防备俄罗斯,又依附于俄罗斯的状态中成为西方与俄罗斯的一个缓冲地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