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陇之 / 植物动物 / “我认识!这是喜鹊!” “不你不认识。”

0 0

   

“我认识!这是喜鹊!” “不你不认识。”

2019-11-19  关陇之

2016年端午假期,我和几个小伙伴相约去河南董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观鸟。这里属于大别山北麓,鸟类种类多、密度大、遇见率高,正适合在时间有限的小假期中过一下“观鸟瘾”。

清早,我们被珠颈斑鸠和丝光椋鸟的叫声吵醒,收拾一下便往山里进发。拐过一道弯,山坡上一户人家的房前有个小水塘。我正思索水边会不会发现翠鸟和鹡鸰[jí líng],一只黑白相间的长尾巴鸟儿突然飞上房顶,长长的尾羽一翘一翘的。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喜鹊?不是,喜鹊个头不小,眼前这只鸟却娇小玲珑。举起望远镜一看我就激动了,这是一只鹊鸲[què qú]啊,是我观鸟记录中的新种啊。

我一边手忙脚乱掏相机,一边喊同伴们来看。结果大家围过来一瞅,就有人发出一声失望的抱怨:“嗨,还以为啥呢,鹊鸲啊,这玩意儿南方到处都有,想看机会多的是。”行吧,请原谅我这个北方人……这就是我和南方“小喜鹊”的初次相遇,从此我牢牢记住了这种黑白相间的南方鸟。



黑白配色,绝非喜鹊专属

鹊鸲和喜鹊(Pica pica)的配色确实非常相似,都有黑色的上半身和白色的肚皮,翅膀上也都有一道白。不过其实还是有很多明显的特征可以轻松区分它们。

首先看体型大小。作为以凶悍著称的鸦科大佬,喜鹊体长40多厘米,跟鸽子差不多大,因为尾羽较长,所以看起来甚至比鸽子还大一些。鹊鸲体长只有20厘米左右,也就比麻雀大一圈。

其次看配色区域。喜鹊下身只有肚皮白,从腿到屁股再到尾羽都是纯黑色,飞行时可见明显的白色镶黑边的初级飞羽,停落时看着像在翅膀上的白纹其实是它的肩羽。鹊鸲下身则从肚皮一直白到腿和屁股,只有中央的4根尾羽是黑色,其余都是白色,白色的翼斑倒真的是在翅膀上——是从翅膀中间稍微靠里的位置贯穿覆羽,一直延伸到次级飞羽的一溜白色羽毛。


根据几个要点,要区分喜鹊和鹊鸲其实并不难

最后再看嘴巴。喜鹊的喙相当粗壮,形似凿子,为它取食多种食物甚至是捕杀小动物提供了“作案工具”。鹊鸲的喙则又尖又细更像镊子,方便捕食小虫。

其实区分鹊鸲和喜鹊还有一个终极秘笈:雌性鹊鸲并不是黑白相间的,鹊鸲小伙们前半身的黑色羽毛到了鹊鸲姑娘们身上就变成了灰色,虽不够华丽却更显典雅;雌鹊鸲的腹部往往也没有雄性那么白。而喜鹊无论雌雄都是同样的黑白配色,从外观很难辨认出性别。

鹊鸲,左雄右雌。图片:Shantanu Kuveskar / wikimedia

吃屎?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鹊鸲胆大不怕人,适应性强,能够适应多种不同类型的栖息地。随着人类生活区域的扩大,许多敏感的野生动物不得不退缩到更偏僻的山林之中,而鹊鸲却毫不在意,频频出现在菜园、小区绿化带和城市公园。到了繁殖季节,它们也不愁没地方孵蛋育雏,比较隐蔽的树杈、树洞或建筑物的缝隙孔洞都会被它们选为巢址。

鹊鸲亚成鸟与鸟蛋。图片:Hafiz Issadeen / flickr;Klaus Rassinger / wikimedia

从董寨回来后不久,我得到机会去武汉参加一个调查培训,刚办完入住就听到窗外有鸟叫。拉开窗帘,一只鹊鸲翘着尾巴站在对面居民楼的晾衣架上,一副淡定的模样,一看就是常住居民。在培训间隙,我在附近的绿化带中频繁遇见鹊鸲,可算是应验了在董寨时小伙伴对它的评价。

雄性鹊鸲羽色别致、鸣声婉转,加之鹊鸲是不迁徙的留鸟,领地观念比较重,为了维护领地或争夺伴侣,雄性之间常常发生打斗。有些人将鹊鸲作为笼鸟饲养,欣赏它们的姿态和鸣叫,或让它们打斗取乐。养鸟人把鹊鸲叫做“四喜”,还编了夸赞它的顺口溜:“一喜长尾如扇张,二喜风流歌声扬,三喜姿色多娇俏,四喜临门福禄昌。”


然而,基层劳动人民对这文绉绉的一套并不买账:这鸟儿不就是常在俺们家猪圈和茅坑附近晃悠的那种嘛。所以,鹊鸲有了“屎坑雀”、“猪屎雀”、“猪屎喳”等俗名,听着都觉得埋汰。

鹊鸲在猪圈和茅坑附近活动,当然不是去吃便便的。它们的主食是各种小虫子,而对虫子来说,粪坑就是免费的大食堂了。粪坑旁的虫子多,鹊鸲自然就喜欢到这些地方觅食,结果就被按上了那样的名字——好在它什么也不知道,它只是一只小小鸟。实际上,鹊鸲在没有粪坑的地方照样能活得很好,它们会在地面上寻找各种虫子,尤其是人们刚翻耕过的菜园,也是它们中意的觅食场。


分布广泛,前途无忧

鹊鸲和同属的黑尾鹊鸲(Copsychus mindanensis)、塞舌尔鹊鸲(C. sechellarum)、马岛鹊鸲(C. albospecularis)等亲戚一起构成鹊鸲属 Copsychus。按照传统分类,鹊鸲属被归入鹟[wēng]科的鸫亚科。随着研究不断深入,鸫亚科从鹟科中被分离出来成为鸫科;而基于分子方面的研究则证明鹊鸲们仍是鹟科家族的成员,它们最近的亲属是薮鸲类 Cercotrichas

有时我们在花鸟市场能够看到鹊鸲的另一位亲戚——白腰鹊鸲C. malabaricus),它的体型比鹊鸲要大一些,尾羽更长。但白腰鹊鸲并不是黑白相间的,而是以黑色和橙色为主,腰部和外侧的尾羽呈白色,在中国仅分布在海南和云南地区。

白腰鹊鸲,左雄右雌。图片:JJ Harrison

因为白腰鹊鸲比鹊鸲体型更大、毛色更鲜艳、鸣声更好听,因此成了国际鸟类贸易中的热门种类。据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的统计,东南亚各国在2008年至2018年间查获的白腰鹊鸲多达15480只,其中进入国际贸易渠道的有10376只,占查获数量的⅔。这些白腰鹊鸲如果不被查获,很可能会出现在中国的花鸟市场中。遗憾的是,白腰鹊鸲未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其国际贸易不受国际法规保护,无法进行有效管控


我们的鹊鸲就幸运多了,它被列为中国的“三有”保护动物,禁止非法捕捉贩卖。而且大概是因为鹊鸲太过普通,它始终没有像画眉、百灵等鸟类一样成为广为流行的笼养鸟,虽然有一定数量的个体被非法捕捉贩卖,但似乎并未对整个种群造成很大影响。

在中国,鹊鸲自然分布于秦岭—淮河线以南;它们在国外的分布其实更加广泛,整个南亚和东南亚以及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加里曼丹岛都是它们的家园。此外,鹊鸲还被人为引入到台湾岛,在台湾的归化种群已超过两万只。全球的鹊鸲种群估计有数千万只,在物种受胁等级上被评为无危(LC),这在人口稠密的亚洲实属不易。


目前,鹊鸲还是幸运的。

南方的朋友们不妨对这种喜欢翘尾巴的小邻居多加留意,观察它们的生活也许会带你走进身边的另一个小世界。在这里,小动物们生生不息,它们用旺盛的生命力告诉我们:自然从未远离。

本文是物种日历第5年第323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南川木菠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