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儿川之歌 / 待分类 / 马丁·帕克:为什么我们应该铲平商学...

0 0

   

马丁·帕克:为什么我们应该铲平商学院?

2019-11-19  片儿川之歌

  【文/马丁·帕克】

如果你去参观普通的大学校园,最新最炫的建筑很可能都来自商学院。商学院拥有最好的建筑,因为它从教人们如何盈利的知识形式中,获得最多的利润(或者委婉地说,"贡献"或"盈余")——正如你可能猜到的那样。

商学院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它们也被广泛认为是智力欺诈的地方,助长了短期主义和贪婪的文化。【关于MBA——工商管理硕士——真正代表什么,有一大堆的笑话:“平庸但是傲慢”(Mediocre But Arrogant)、“意外管理”(Management by Accident)、“更多馊主意”(More Bad Advice)、“狗屁大佬”(Master Bullshit Artist)等等。】对商学院的批评是各式各样的:雇主抱怨毕业生缺乏实际技能,保守者鄙视精致利己的MBA,欧洲人抱怨美国化,激进者批评权力集中于资本走狗的手中。2008年以来,很多评论员也认为商学院是制造金融危机的帮凶。

马丁·帕克,“为什么我们应该铲平商学院”,截图来自卫报

在商学院任教20年后,我开始相信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彻底关闭商学院。这不是商学院同仁的代表性意见。即便如此,过去十年来,商学院受到的很多批评都来自学校内部,这一点令人瞩目。许多商学院的教授,尤其是北美的教授,认为他们的机构已经误入歧途。他们说,商学院已经腐朽了,院长追求资金,老师给学生他们想要的,研究者用公式化的论文在没人读的期刊上灌水,学生希望得到一个文凭,来弥补他们钞票的损失(或者说,更有可能是他们父母的钞票)。最后,大多数商学院毕业生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高级经理,只是匿名办公大楼隔间里里岌岌可危的寄生虫。

这些不是来自社会学教授、国家决策者或是愤怒的反资本主义活动家的抱怨。这些观点来自内部人士、商学院员工的书中,他们自己对所从事的事情感到有些不安甚至厌恶。当然,这些不同意见仍然是少数人的意见。大多数商学院的事务都安然地不被任何怀疑的论调所关注,因为当事人都忙于润滑齿轮,无暇关注引擎正在去向何方。尽管如此,这种内部批评是响亮而重要的。

问题是这些圈内人的异议好像已经在铺满厚地毯的走廊里完全制度化,以至于现在经过也没有动静,像往常一样,仅仅是一个对商业司空见惯的反对。在书和期刊上大声哭诉商学院的问题创造了饭碗。有两位内部人士称,商学院是"一台呕吐出恶心和无用渣滓的癌症机器"。即使是诸如《反对管理》、《狗娘的管理》和《给贪婪混蛋的商业指南》等书,也似乎并没有给作者带来任何特别的麻烦。我知道这一点,因为前两个是我写的。坦率地说,我没有惹上麻烦这一点,充分说明了这种批评在多大程度上具有重要意义。事实上,这是有回报的,因为我发表这件事本身比我发表了什么内容更重要。

商学院问题的大多数解决方案都回避激进的重组,倾向于回归所谓更传统的商业做法,或者在"责任"和"道德"等术语装饰下进行道德重整。所有这些建议都未触及根本问题,即商学院只教授一种组织形式——市场经理主义(market managerialism)。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应该叫来推土机,并呼吁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思考管理、商业和市场。如果我们希望当权者更加负责,那么我们必须停止教导学生,告诉他们英雄般的转型领导人是每个问题的答案,或者学习税法的目的是逃税,或者创造新的欲望是营销目的。在任何情况下,商学院扮演着卫道士的角色,把意识形态当作真理来推销。

2011年,国际商学院协会(Association to Advance Collegiate Schools of Business)估计,当时全世界有近13000所商学院。据估计,仅印度就有3000所私立商学院。请暂停片刻,并考虑下这个数字。想想那些机构雇佣的大批人,想想那些带着商科学位走出校园的毕业生大军,想想以商业教育的名义流通的巨额资金。(2013年,美国前20个MBA课程的收费至少为10万美元(7.2万英镑)。在撰写本文时,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正在宣传其MBA课程的学费为8.45万英镑。)难怪这个潮流不断滚动。

2018年FT全球MBA榜单出炉,斯坦福商学院排名第一

在大多数情况下,商学院都采用类似的形式。建筑是通用的现代样式——玻璃,面板,砖。外面有一些昂贵的标牌,上面有一个浅色的标志,可能是蓝色的,也可能是正方形的。门会自动打开。建筑物里面会有一个打扮得很专业的女接待员。墙上挂着一些抽象的艺术品,也许还有一两幅横幅,上面写着一些充满希望的宣言:“我们意味着商业。”“为了影响力的教学和研究”。大厅的某处会挂着一个大屏幕,上面会播放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为来访的演讲者做广告,教你如何准备简历。闪亮的营销传单放在分发架上,封面上是那些性格开朗学生的图片。在传单上,你可以发现对字母表的精湛使用:MBA、管理学硕士( MSc Management)、会计学硕士(MSc Accounting)、管理与会计硕士(MSc Management and  Accounting)、市场营销硕士(MSc  Marketing)、国际商务硕士(MSc International Business)、工商管理硕士(MSc Operations Management)。

奢华的报告厅会铺着厚厚的地毯,也许是以公司或个人捐赠者的名字命名的。讲台上印有商学院的标志。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带有标志,就像担心自己的财产可能会被盗,就把自己的名字标在了所有东西上的人一样。与大学其他部分的一些破旧建筑不同,商学院努力提高效率和信心。商学院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用容光焕发的面貌坚定地应对忙碌的未来。它关心人们如何看待它。

即使现实并不总是那么闪亮,比如屋顶漏水,或者厕所被堵住了。但商学院院长也会认为他们的学校是这样的,或者他们希望学校是什么样子。一台将来自学生收入转化为利润的整洁的机器。

商学院到底教什么?这是一个比最初看起来更复杂的问题。许多关于教育的文章探讨了“隐性课程”(hidden curriculum)不明显地为学生提供课程的方式。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研究人员探索了社会阶层、性别、种族、性行为等是如何在课堂上被隐性教授的。这可能涉及把学生分到不同的班级——比如说,女生做家务,男生做金属加工,这反过来又在表示对不同的人群来说什么才是自然和正当的。隐性课程也可以以其他方式教授,比如通过实施教学和评估的方式,或通过课程中包括或不包含的内容。隐藏的课程告诉我们什么重要,谁重要,哪些地方最重要,哪些主题可以忽略。

许多国家做了大量工作来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有关黑人历史、女性在科学界的地位或是作为诗歌的流行音乐的资料已经相当常见了。这并不意味着隐性课程不再是问题,但至少在许多较开明的教育系统中,现在人们不再想当然的假设世界只有一个历史,一组参与者,一种叙事方式。

但在商学院,显性的和隐性的课程都是同一种调子。所教的东西和教授的方式通常意味着资本主义市场经理主义的价值被灌输和推销,就好像没有其他看待世界的方式一样。

如果我们教育毕业生“弱肉强食资本主义”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最终为那些拿着别人的钱来冒大险,自己却拿大钱的人找借口,也是不足为奇的。如果我们教育他们,没有任何底线,那么关于可持续性、多样性、责任等等的理念就仅仅是装饰品。管理学研究和教学经常传递的信息是,资本主义是不可避免的,而且驱动资本主义的金融和法律技术是一种科学形式。这种意识形态与技术主义的结合,使商学院成为一个如此有效但危险的机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