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历史的脸谱 / 荆轲——那些年,我惊艳了历史

0 0

   

荆轲——那些年,我惊艳了历史

原创
2019-11-21  旧时斜阳

先说两句,古人那么多,之所以挑了荆轲,不是这人长得帅(也有这个因),也不是武功高强,中国历史这么长,武功好过荆轲的人有不少。

据不少人考证,唐代大家剑术高手裴将军的武功就高过荆轲。

即便是公孙大娘武功也是深不可测。

有两座高山在,武功在这儿一点都不加分。

 但我还是落笔了。

落笔的原因说起来有些好笑,被电影《英雄》所感染。

时至今日,依旧最喜欢陈道明的一句词:“六国算什么,寡人要率大秦的铁骑,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

最感动的莫过于残剑给了无名写了两个字“天下”。

最拉风的还是无名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部作为开启中国大片史话的大电影,老谋子用最擅长的画面呈现了一件刺杀案的故事。

围棋、书法、剑、古琴、山水、竹筒、弓箭、巍巍楼宇、漫漫黄沙、青山碧水、红墙绿瓦。

优美的画面无不展现2300年那个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影子。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易水歌》

萧瑟的秋风,寒冽的易水,一派悲壮的气氛中,一个叫荆轲的男子按剑而去,他要去完成一件永载史册的壮举——刺秦。

 写到这儿,笔者先申明一下,并不是笔者偷懒,而是历朝历代写史的人本不多。

 尽管在中国历史上,设立史官,记录国家大政和帝王言行,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制度和传统。但历史写得最多的还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什么三教九流能写则写,实在不行,干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

 刺客,作为人类历史中一种特殊职业,一直是个危险职业,能名垂史册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能记录一下已算不错,还想大书特书,几乎不可能,还想不想出版。

 今天,我们能看到荆轲的生平事迹,多亏了司马迁。

即便是这位被后世尊称为史迁、太史公、历史之父的史学家,文学家对荆轲的记录也少得可怜。

那一年生的,具体那一国人,长什么样,身高体重,一样都没有,就连一身高超的剑法从哪儿学来的,

何门何派一个字都没有。

只给了一个意思,这个叫荆轲的人很厉害。

多厉害,司马迁惜字如金,只留下了一句话,喜好读书击剑,为人慷慨侠义。

听起来很牛逼,实际全部是一回事。

据说,荆轲漫游曾路经榆次,听说当地一个叫盖聂的剑术家很厉害,很不服气,特意找了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带了两瓶酒去了盖聂的家。

与盖聂谈论剑术。

盖聂是什么人,和荆轲一样,生卒年、出生地均不详。

有一点历史很明确,他的剑术的确很厉害。

高手的觉悟就是很早就知道做天下第一是孤独的,而且还要随时面对挑战。

得知荆轲来了,盖聂没客气,瞪着眼看荆轲。

持续了多久,历史没有记载,打不没打架历史也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只是结果。

荆轲败了。

非但败了还败得很狼狈。

有人建议武功这东西,一场不好定输赢,建议把荆轲再叫回来,三局两胜。这才是公平。

但盖聂没答应。

非但没答应,还说出了一番侮辱荆轲的话。

他说:"刚才我和他讲论剑术,有不合之处,我用眼瞪了他。你们不妨试着去找找他,我看在这种情况下

他是应该离开这里了,不敢再留下来的。"

有人不信,就到去荆轲住处询问房东,荆轲已乘车离开榆次了。

盖聂说:"本来就该走了,刚才我用眼睛瞪他,他害怕了。”

不光是盖聂,在邯郸,一个叫鲁句践的人与荆轲玩摔跤,摔了几句,对方就破口大骂,荆轲当场就跑了,跑了不说,还老死不相往来。

看到这儿,有人一定会问,这是刺秦的荆轲么?

答案是肯定的。

在我看来,这才是最真实的荆轲。

一个拥有侠肝义胆的荆轲,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刺客,他更像一个侠客。

急人之难、出言必信、锄强扶弱就是侠。

乐于四处帮助他人的,同样可以当做侠客。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侠客的最高境界,与刺客最大的不同,侠不

打工,不属于朝廷的任何一部门,他们身手不凡,来去无踪,秉承着忠义,我想干就干,不想干,谁也

勉强不了我。

这就是侠,侠可以输,可以不怕死,可以忍辱,可以图强。

比起刺客,侠客似乎多了几分人间烟火。

人情味。

这个似乎比金钱,比名誉更重要。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荆轲就是这样的人,一个重视名誉,重视诚信,重视自己内心的侠客。

在遇到太子丹之前,他一直做着侠客的工作。

江湖的仇杀虽然让人头痛,但江湖事江湖了也是一种惬意。

更何况,江湖里还有朋友。

他认识了狗屠夫,结交了高渐离,天天和宰狗的屠夫及高渐离在小酒馆里喝酒。

酒不是什么好酒,下酒菜从来都是狗肉,音乐除了小提琴就没有别的,可这样的日子是快乐的。

这是荆轲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多年后,他浑身是血躺在秦国皇宫的地板上,脑海里回忆的依旧是这段时光。

好的时光,一般都不会长久。

一方面秦一统六国势在必行,春秋战国,已不复存在,往日肆意江湖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侠客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

要吃饭就得转变。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但人也不是那个人。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江湖朋友已经成了公务员。

比起江湖有一餐没一顿的,做个公务员还是要安稳的许多,至少不会饿肚子。

另一方面,荆轲的转变。

生活不如意,江湖的磨练,让他变的深沉稳重,喜欢读书的性子,配上高超的剑术,让他名声开始在燕

国传播开来了。

名声大到一度让燕国隐士田光都知道荆轲的存在。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荆轲却浑然不觉。

从未有过的尊敬,从未有过的名望让他喜欢上了这里。

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该多好

这是荆轲内心最真诚的愿望,为了这份愿望,他原意舍弃一切。

这个愿望来得很快。

一直被秦国扣押的人质太子丹逃回了燕国,作为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继承人,太子丹还是有几分见识的。

在秦国做阶下囚的日子里,他并非什么都没干。

秦王的野心,秦国的实力,以及未来的局面,他还是有些了解。

他很清楚自己即将面临什么的灾难。

为了避免再过阶下囚的苦日子,他决定反抗。

这是一个以卵击石的决定,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决不能轻易动用。

他先找到了自己的老师鞠武。

秦王野心勃勃,秦国北面有甘泉、谷口坚固险要的地势,南面有泾河、渭水流域肥沃的土地,粮草充足

,法律健全,人口众多,将士训练有素,武器装备绰绰有余,这样的国家就是一头猛虎,人如何能与猛虎搏斗呢?

 这是鞠武的一番回答,这位燕国的智者对燕国的未来心知肚明。

 此时,已是冬天,宫殿外已是皑皑白雪,偶尔盛开的几多红色的梅花反而成了最美的画卷。

 “可我不甘心啊?”太子丹咬牙说道。

“这是命,人抗不过命!”鞠武淡淡的说。

 “我不信命!”太子丹目如炽火,秦国的耻辱让他彻夜难眠,他知道这份耻辱如果不找回来,他一辈子

都在痛苦与屈辱中生活。

 这是一场噩梦。

 噩梦需要用杀戮,用血来斩断。

“难道,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么?”太子丹盯着老师问。

“你去找田光吧,这人胆大心细,身手也不错,或许能帮到你!”鞠武皱着眉头说。

 “学生知道了!”太子丹回了一礼,高兴的去了。

  具体那一天,历史没有记载,只知道这天燕国依旧下着大雪。

  过着隐士生活的田光在一间茅草屋里接见了太子丹。

 “请老师教我!”太子丹一脸的诚恳。

“我听说骐骥盛壮的时候,一日可奔驰千里,等到它衰老了,就是劣等马也能跑到它的前边。如今太子

光听说我盛壮之年的情景,却不知道我精力已经衰竭了。虽然如此,我不能冒昧地谋划国事,我的好朋

友荆轲是可以承担这个使命的。"

 历史上最出名的刺杀行动就此展开。

 这一刻,荆轲注定要惊艳了历史。

 托司马迁的光,一部《史记·刺客列传》让我们看到了整个刺秦的盛况。

 具体暗杀计划是这样的,荆轲献图,武士秦舞阳刺杀,献图的目的是为了让秦舞阳走到与秦王“短剑遥击”的距离之内,好全力掷出短剑,将秦王格杀。至于后面的“图穷匕见”。根本不是计划之中的事。

应该说,这个计划还是有成功的可能。

以秦舞阳的勇武,十步杀一人应该没问题。

但问题的关键,是秦舞阳害怕了。(秦武阳奉地图匣,以次进。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

剧情的翻转出乎荆轲的意料之外,一直是配角的荆轲只能走向台前做了主角。

 这是高手的对决,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秦国。

这是一段不幸的描叙,2300年的那个画面似乎永远的停留在那里,任何人只要去碰,得到必然是一种残忍的惆怅。

为了避免给诸位带来不好的情绪,刺秦的过程这里就不说了。

只说结果,刚刚从侠客转行做刺客的荆轲失败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壮士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但我们似乎忘记了,这明明是一个坏的榜样,可就是这个坏的榜样却让世人怀念了2300年,时间如果往后,还会更远。

是什么,让这个刺客有如此大的魅力呢?

高超的剑法,这个也许有,但并不具体,公孙大娘的武功高,也没见人这么怀念过。

那是什么,我以为是荆轲敢于以一己之力与侵凌孤弱的豪暴之徒进行殊死的抗争,不惜牺牲自己的身家性命为别人排难解纷侠客精神。

自由的人格,独特的准则,基本的道义让那个久远的江湖充满了个性的光辉。

 这样的江湖,这样的侠客之气,永远让人怀念。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