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树下的思考 / 读资治通鉴 / 周记二09孟子与子思谈仁义

分享

   

周记二09孟子与子思谈仁义

2019-11-23  柠檬树下...

孟子师徒谈仁义

邹人孟轲见魏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有以利吾国乎?”孟子曰:“君何必曰利,仁义而已矣!君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王曰:“善。”

孟子其实是鲁国孟孙氏的后裔,跟鲁国国君同宗,都是周王室的宗亲,姓姬,只是孟孙氏参与鲁国内乱,所以家族败落。孟子应该是生在邹国,现在山东邹城市,是孔子的孙子——子思的弟子,在儒家的地位仅次于孔子。

这时候孟子应该已经出师,游历到魏国,拜见魏惠王,“叟”在过去是对老年人的尊称,魏惠王问孟子,你不远千里而来,有什么好处带给我们魏国吗?

孟子说“君主您何必张口就要利益,有了仁义就足够了!如果君主光说为国谋利益,大夫光说为家谋利益,士民百姓所说的也是如何让自身得到利益,上上下下都追逐利益,那么国家就危险了。只有仁爱的人不会抛弃他的亲人,忠义的人不会把国君放到脑后。”

我们看孟子的回答,是直指战国时期诸侯列国的要害,就跟我们现在社会一样,人人追求物质利益,仁爱、道义早就被抛到了脑后,所以父母兄弟恶语相向、商家奸滑欺诈、官员贪腐做恶的事情不断,男人没有责任,女人抛弃羞耻,用物欲横流都不能说明社会、人心之乱,真是孟子说的“上下交相征利”。

初,孟子师子思,尝问牧民之道何先。子思曰:“先利之。”孟子曰:“君子所以教民,亦仁义而已矣,何必利?”子思曰:“仁义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则下不得其所,上不义则下乐为诈也。此为不利大矣。故《易》曰:‘利者,义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此皆利之大者也。”

当初孟子跟子思求学的时候,曾经问子思“牧民之道何先”,我们应该关注一下司马光在这里的用词,他用了“牧民”,而不是治理、管理这类的词,应该取的是“牧养”的意思,对于君主来说,管理国家跟牧民放羊一样,是带着他们走向安居乐业、富裕幸福,而不是压榨。子思告诉孟子“先利之”——要先给他们好处。

孟子听到后说“贤德的人教育百姓,只谈仁义就够了,何必要说利益?”子思说“仁义原本就是利益!上不仁,则下无法安分;上不义,则下也尔虞我诈,这就造成最大的不利。所以《易经》中说:‘利,就是义的完美体现。’又说:‘用利益安顿人民,以弘扬道德。’这些是利益中最重要的。”

臣光曰:子思、孟子之言,一也。夫唯仁者为知仁义之利,不仁者不知也。故孟子对梁王直以仁义而不及利者,所与言之人异故也。

司马光总结说,子思、孟子俩人的话意思是一样的。因为只有仁德的人才能明白仁义对社会、百姓的好处,而不仁的人,难以知晓其中的道理。孟子之所以对梁王(即:魏惠王)直接谈仁义,而不谈利益的问题,是因为说话的环境、对象不同(魏惠王只关注利益,而不修仁义)。

显王三十四年(丙戌,公元前三三五年)秦伐韩,拔宜阳。公元前335年,秦国讨伐韩国,夺取宜阳,即今天洛阳附近的宜阳县。

显王三十五年(丁亥,公元前三三四年)齐王、魏王会于徐州以相王。齐王、魏王在徐州会面,互相尊称为王。现在诸侯国们的纷纷开始抛弃周王室,势力强一些的都开始各自封王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