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一秋wq / 待分类 / 怀念十月,那一场雪

0 0

   

怀念十月,那一场雪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11-26  草木一秋wq

本文参加了【冬情】有奖征文活动


       十月的脚步愈近,心愈疼痛。

   从什么时候起,一到十月,思念成殇?

   怀念那些年的冬天,那些十月,怀念那一场雪。

   2009年。冬。还没进入农历十月,纷纷扬扬的雪,飘飘洒洒的雪,铺天盖地而来。记忆中已经很少见过这样的大雪了。雪把一个银装素裹粉雕玉砌的世界呈现在人们面前,引发文人多少诗意的灵感,带给孩子多少单纯的欢乐。

   虽然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雪,但多少人是带着惊喜带着欣慰来迎接它的啊!

   我是没有心情欣赏了,这场雪的降临,预示着冬天的酷寒。而我的人生,早已走进了瑟瑟寒冬。那一颗还没有暖意的心灵,岂不是又要雪上加霜?

        中午,姐打来电话,关切地询问买好煤了吗,说下周的农历十月初一,该回去给母亲烧纸了。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告诉她:用不着买煤了,我们的房子很快就要被处理了,过几天我就得搬家,从此开始居无定所。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这么广阔的世界,这么热腾腾的生活,却不会再有我们的容身之所,不会再有一个属于我和女儿的小小的角落……

   十月初一之后,接着就是母亲的一周年祭日,我也会回去的……

   放下电话,泪就稀里哗啦地下来了。用手遮住脸,拼命隐忍拼命擦拭,因为是课间,在办公室里。却越拭越多,怕人注意,最终还是硬生生地收回去了。

   几分钟后,悦耳的上课铃声刚落,已经微笑着站在讲台上,声音清脆地对着五十二双明澈的眼睛说:难得一遇的机会,我们去楼顶平台上观雪赏雪吧,然后回来写作文。那天是周四,正好有两节作文课。

   呼呼啦啦,所有的孩子都欢呼雀跃着,飞奔出去,几个调皮的边跑还不忘回头高喊:老师你真好!

   雪飘舞着,像一个个洁白的精灵,像一只只天使的翅羽。孩子们在雪中跑着,跳着,笑着,闹着,团雪球,打雪仗,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哪里还有寒冬的影子?

   好几个孩子都拿着一个大大的雪球,佯装要砸我:老师,我来了。快躲啊!还没反应过来,雪球却轻轻地落在旁边,我开始微笑起来。

   脸上是微微的笑,心底是悄悄的感动。

   知道唯有让工作填满生活,心才会忘却烦恼变得充实;每天和这些单纯的孩子在一起,才不会落寞孤单。

   虽然换了一班又一班孩子,却仍带给我同样的感觉。

   后来孩子们说,那天写出来的作文,也许文辞不是最优美,表达不是最充分,却充满着他们最真挚的快乐,饱含着他们最诚恳的敬爱与祝福。于是,珍藏心底,含笑上路。

   微笑着抬头,仰望天空,雪精灵漫天飞舞,是天堂里的母亲再一次,送来不舍的牵挂么?08年的冬天,她走的那个冬天,一直都是雪花纷纷呵!我知道,那是她放不下的牵念。

   不要挂念,我会好好的!无论生活予我怎样的伤痛,我都会好好的!没有你了,没有家了,我也会好好的,母亲!

   雪的世界,如你的天堂一般的纯洁神圣么?那么,让我走进这个世界吧,去感受你暖暖的眼神,深深的牵念……

   我知道:纷飞的雪,是你有力的双手,化身温柔的天使,替我抹去腮边的泪;飘落的雪,是美丽的天使,替我收藏于心的泪。

   所以,我,不会再流泪了!每当天空飘满洁白的雪花,我会微笑着,伸出双手向天空,迎接这晶莹的,天使的泪。


        地上厚厚的积雪还没融化,踏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声声,仿佛踩在心上。就在这乐声的伴奏下,在老父亲帮忙收拾下,我们仓促地离开了家园,搬进了租住的一间狭小阴暗的临街楼,从此开始了颠沛流离。

   但是,再没有一滴眼泪,和伤悲。虽然那些年的十月,很少落雪,思念找不到出口;虽然那些冬天,愈加寒冷,冷到心彻骨地痛。萧瑟的寒夜里,凭窗凝望街上熙来攘往的人流,远处明明灭灭的灯火,夜空闪闪烁烁的星光,女儿总是笑着,喊着:“妈妈快看,好美啊!”灿烂纯真的笑颜,多像那个十月里皎洁的雪花。

   于是,回报以无声的微笑。是的,那些雪已经落在心里了,母亲的牵挂与祝福、亲人的关切与鼓励已经烙在心里了。我们的未来,还要靠这些倔强的微笑来支撑呢!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可是,我相信,能在深夜忍住痛哭的人,更有资格谈人生。此后的漫漫岁月,我们要用雪般明澈的笑,温暖彼此。

   光阴流转,世事无常。时光倏忽而逝。

   2014年,又是十月。瓢泼般的大雨,哗哗啦啦,连天扯地。喧嚣雨声中,相依为命几年的父亲,决绝地永远闭上了眼睛。从此后的每个十月,每次回家,跪拜的是一座新坟,祭奠的是两个亲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父母双亲。

   那个冬天,不见一片雪花。最后心灵支柱的坍塌,使我意志消沉,万念俱灰,活得落寞无声,仿佛一朵躲进冬天不肯融化的雪花。为什么?为什么没有雪,静静地送我至亲的人最后一程?为什么没有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来湮没心底所有的,所有的锥骨疼痛?我想念那些雪了!那些天堂里的慈母不舍的牵挂,那些天使替我拭去的泪花!

   2015年,农历十月。一场更加酣畅淋漓的雪,终于轰轰烈烈地来了!涤荡着尘世,裹挟着惦念。纷扬大雪中,双亲坟茔前,满心的思念与伤痛,终于释然……苍茫茫的时空里,心底只回荡着一句话: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此心安处,已是故乡!纵然靠近的只是你们的坟茔,也足以慰余生呵!此后的每个冬天,我可以在故乡的小城,等待雪的降临了!等待雪将你们的牵念,从遥远的天际,传递到心底。

   那场雪,还会再来么?纷纷扬扬地来,飘飘洒洒地来,铺天盖地地来。让整个世界,简单下来,安静下来,只余一片苍苍茫茫的白;让一颗饱经沧桑的心,归于释然,归于淡然,在晶莹剔透的雪花里,在纷飞飘舞的冬之精灵里。

   怀念那些年的十月,那一场大雪。

        期盼落一场那些年的十月,那样的大雪。

        在这个即将来临的十月。在去往双亲坟茔的路上。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