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驴看史聊生活 / 生活随笔 / 放牛往事

0 0

   

放牛往事

原创
2019-11-26  骑驴看史...

少时,经常和爸爸去放牛,那时,家里还没养奶牛,政府也没有限制放牧(禁牧)。彼时,几乎每家每户都养着一两头牛,在农忙时,牛便是劳力,耕田,犁地,都少不了它。不过一年之中也有闲着的时候,牛便向主人要食了,这时候一般都不在家里喂,而是散放在草滩上,让牛自己吃草,吃饱了再赶到河沟里让它喝个够,省心省力又省草料,千百年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是这么做的。

每到夏天,原野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是放牛的最佳时节。这时村里人就把自家的牛赶到草滩上让牛自行吃草,自己远远地看着就行。在农村也讲互相合作,就拿放牛这件事来说吧。每家每户都养牛,每天出去放养牛费工费时,于是左邻右舍中便有个人组织起来,二三十户为一个圈,也大概三十几头牛左右的样子。按牛的数量来划分放牛的天数,一般一头牛半天工,出两个人,如果一户人家只养了一头牛,那么他家只要担任半天的放牛任务,如果出一个人,那就得和另一家养一头牛的合作,共放一天牛。当然了,每户出一个人,这样分配下来,每户每月大概只有两天时间放牛,剩下的时候便可以干其他的事情了,合情又合理。

轮到我家放牛的时候,一般都是由我和我爸或我妈做搭档,当然我和我爸做搭档的机会比较多。放牛是个熬时间的活儿,从早晨出来,要到中午才可以回家,每家每户都这样,不可以坏了规矩,所以,每天临近中午是最难熬的,快到中午的时候太阳最烈,照得人无处躲无处藏的。

我爸告诉我一个计算回家时间的方法,那就是用脚量自己的影子,那时没有手机,也很少带手表,所以这个方法是很多人总结出来的,既简便又准确。在烈日下实在熬不下去的时候,我便站在日头下量自己的影子。按我爸告诉我的方法,三个半脚板的长度,便可以回家了。也就是十一点半左右,等把牛赶回村,也就正好十二点了。这个方法在我当年放牛时用了无数次,屡试不爽。

我爸告诉我,牛通人性,它看得出来你好不好欺负,真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比如我放牛时,我家的牛总是在我周围吃草,吃着吃着便偷偷咬人家的庄稼苗,别的牛还学它,一下子全乱了,于是追着不听话的牛撒气,犯了错的牛一见你举鞭便一哄而逃,追又追不上,干气没办法。

每次放牛最轻松的时刻便是夕阳西下,赶牛回家的时候,每天走过的道都被踩得不长植被了,牛群一过便升腾起一团烟土,夹杂着牛粪牛尿的味道,闻着很膳。但远远看着牛群,看着天边的红日,一点点落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浪漫啊!现如今我已离开了我的村庄,村里也没有了这种放牛的场地,再也没有机会像少时那样观赏落日了。

真的,多好的时光都化作了回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