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文学 / 待分类 / 行吟丨不该让鲁迅背黑锅

分享

   

行吟丨不该让鲁迅背黑锅

2019-11-26  中国旅游...

鲁迅先生与其二弟周作人失和,以致永远谁不理谁,这是文坛佚事,无人不晓。周氏兄弟俩究竟为什么会闹到此等地步,众说纷纭;才至前一阵读了鲁公子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吓我一跳不算外,还使我顿起鸡皮疙瘩。我不禁要问:这怎么可能呢?

我只怪海婴先生有点脑"塌"。他就不懂得谣言重复多少次有可能被变成事实的恶果,竟在书中公开写道:"对于这段历史,某些鲁迅研究者的推测,是他看了一眼弟妇沐浴,才导致兄弟失和的。"虽然,他的话之后还有什么"但是"云云,但有何用呢?别人信不信再说,连亲生儿子都这么看待,还有何言!他还强词夺理:"我不为长者讳。"我为鲁迅先生叫屈,认为这个"讳"非避不可,因为这是强加在鲁迅头上的寃案,不能以讹传讹地说开去、传下来,要不对他太不恭了!

这个弟妇名叫羽太信子,原是周氏兄俩东京留学时寄宿房东的女儿,后来成了周作人的老婆。确切地说,她就是一名恶妇,更是周家的祸根。19192月,鲁迅卖掉绍兴老宅,将全家迁往北平,居住八道湾的一座大四合院。鲁迅乃长子为父,又是孝子。在安顿好母亲、"元配"朱安与三弟建人的同时,鲁迅让周作人一家住进朝向最好又宽敞的后院,而自己屈居背阳光,且比较阴冷的"前罩房"。鲁迅为了让打年轻起就守寡的母亲享清福;而那个"母亲送给我的一个礼物"的朱安不识字,能力不足以理家;三弟周建人末及成年不懂事,他就将薪水除留下香烟钱和另用花销,则全都交给羽太信子掌管家用。没想到这个坏女人花钱如流水,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中国货看不上,就托人去日本买;稍不随意,就歇斯底里尽惹事;自私透顶又怕老婆的周作人一昧迁就,不问不闻,从而使得她要一手主宰周家的野心日益膨胀。终于有一天,夫妇合谋周作人以"以后请不要到后边院子里来!"为内容的一函对鲁迅下了逐客令,理由是长兄看了弟妇沐浴。鲁迅感到莫名其妙,想问个明白而不成。就这样,秀才碰着兵有理讲不清,他隐认耻辱,不屑争辩被赶出了八道湾。其母从此住到了这位长子的新家。

一世做人铁骨铮铮、掷地有声的鲁迅,怎么会摊上这桩"公案"?当时知情人说,八道湾后院的房屋,窗户外有土沟,还种着花卉,人是无法靠近的。这是可信的。但周海婴却引证周氏兄俩在东京求学的那个年代,日本的习俗,一般家庭沐浴,男子女子进进出出,相互都不迴避;言之下意,鲁迅偶然撞上羽太信子沐浴并不"在乎"和"大惊小怪"。这就费解了。鲁迅的风骨装的全是正宗的中国传统文化,他会分不清日本与中国的两国不同国度吗?他会分不清弟妇与自己老婆的区别吗?应该说鲁迅的生活态度是极其严肃和冷峻的。他与朱安,从几年前勉强的婚礼后第四天就决然远去日本,到眼前同在八道湾的屋檐下,虽人在咫尺,却心隔天涯,形同陌路,其根源就在于朱安是个小脚女人且不会识文断字令他丝毫不动心。与羽太信子,且不说兄弟妻不可欺是道防线,单凭此女人凶悍、霸道的德性,退避三舍都来不及,哪有念头要看她的肌肤啥模样?从后来周作人私自換写了房契,将户主姓名由周树人改为周作人可出看出,这完全是陷害,其真实的企图就是妇唱夫随,独霸家产。

合拢周海婴这本书,我愤愤不平地把它抛到桌面上,心里只想说,鲁迅太晦气了!怎么让他背上这种埋里埋汰的黑锅?

旅途上的故事,请告诉我们;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