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电影天堂 / 能打败《寄生虫》,这片不简单

0 0

   

能打败《寄生虫》,这片不简单

2019-11-29  小酌千年
    前几天,韩国电影三大奖之一的青龙奖颁奖典礼如约而至。
     
    今年在戛纳拿了韩国首座金棕榈大奖的电影《寄生虫》,自然是整个颁奖礼中的焦点。
     
    12项提名,5项获奖,耀眼的实绩可以说无人可挡,在这里先说一声祝贺。
     
    不过今天,我要说的不是《寄生虫》,而是另一部相比之下讨论度不算高的作品《蜂鸟》
     
    不仅获得了多项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女配角、最佳新人导演、最佳新人女演员),最终还打败奉俊昊编剧的《寄生虫》,荣膺青龙奖最佳剧本大奖!
     
    《蜂鸟》
     
     
    导演金宝拉,虽然然是一个年仅29岁的新人,但功力扎实,同时又拥有细腻动人的女性视角。
     
    用谢飞导演的话来说,「她显示了不凡的成熟与才华」。
     
    而且在拿下青龙奖之前,电影也早已经在国内外获得一片好评。
    在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得新生代青年单元的评审团大奖、在台北电影节的国际新导演竞赛的评审团特别奖,也提名了釜山国际电影节的新浪潮奖。
     
    故事发生在1994年的韩国。
     
    主人公金银姬(朴智厚 饰),是个刚上初二的女学生。
     
    她在家里的时候蛮乖的,不怎么爱说话,全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她常常没什么存在感。
      
    因为大家的目光总爱聚集在学习很好,前途有望的哥哥,和高中都没考上就爱出去疯玩的姐姐身上。
     
    和他们相比,银姬过于平凡,爸妈也习惯性的忽视她。
    甚至哪怕是银姬鼓起勇气主张自己经常被哥哥殴打,通常也得不到什么重视和安慰。
    常常一句轻飘飘的你们别再打架了,话题就结束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唯唯诺诺的银姬,只要出了家门,就会放飞自我。
     
    班里的同学都觉得她是个小混混。
     
    她不爱学习,上课老走神,喜欢手里攥着BP机,偷偷趁老师不注意和别人发短信。
     
    补习的时候,她的态度也不端正。

    不仅要给老师起外号,还要在本子上和小姐妹一起写老师的坏话,然后相视窃笑。
     
    有时为了找乐子,她会做个大姐大发型,涂上鲜艳的口红去蹦迪,蹦完了再躲在巷子里抽根烟。
     
    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也没有任何恐惧感,因为她很清楚,爸爸妈妈忙得根本无暇顾及她。
     
    银姬的家境很一般,她和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家五口人挤在一栋群居公寓楼里的小房子里。
     
    爸爸妈妈的感情基本耗尽,已经走到了凑合过日子的程度。前一晚吵架吵到上手打架,摔碎玻璃灯,鲜血直流。
     
    隔天伤口包扎好,就能像没事人一样排排坐在一起若无其事地看电视。
     
    为了维持生计,他们辛苦地经营着一家手工年糕店,生意忙的时候,全家人都要在店里帮忙干活。
     
    忙到有时候银姬去偷东西被逮住了,爸爸都不愿意来处理,会直接说让店主把她送去警察局算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不被人在意的银姬早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的生活里扮演一个两面派。
     
    不过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她渐渐觉得,自己那普通到无趣的生活好像越来越压抑。
     
    她先是早恋了,对方是同校的一个男孩子。
     
    少女心太懵懂,一开始喜欢到想起来他脸上就会泛起笑容。喜欢到会主动把对方拉到没人的地方,踮起脚尖去亲吻他。
     
    她对这种陌生的亲密关系感到既好奇,又欣喜。可不幸的是没过多久以后,这种欣喜就被打破了。
     
    一个午后,银姬发现那个男孩子竟然已经在和别的女孩子说笑打闹。
     
    这种被背叛的感觉,就好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心尖尖。
     
    紧接着,坏事就像决了堤接踵而来。
     
    银姬发现自己的下巴旁边好像长了什么东西。去医院一检查,被告知是瘤子,需要做手术切掉。
    医生还反复强调,手术后会有面瘫的可能性。
     
    对于银姬这个面容姣好的花季少女来讲,不安的感觉随之笼罩了全身。
     
    她既害怕手术的疼痛,又害怕会面瘫,更害怕的是,如果真的面瘫了,会不会被朋友嫌弃?
     
    她尝试过去询问周围的人,但对方却觉得是他想的太多了,不愿意回答。
     
    她心里有些丧气,但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反而是爸爸听到此事之后悲伤落泪,让她有点惊讶。
     
    不过还好手术还算成功,虽然脖子上不可避免留了长长的一道疤,可幸好还是躲过了面瘫。
     
    手术之后,银姬似乎一下子变得脆弱了不少,她的表情变得比之前还要无趣,总是流露出一种孤单和寂寞。
     
    仿佛没有人在意她是个刚做完手术的小女孩。
     
    家里方面,父母忙着生意,几乎不来医院看她。就连出院的时候,也是她独自收拾书包回家。
     
    回家还没两天,就又被父母指责不听话,还被狂躁的哥哥狠狠扇了一巴掌。
     
    学校方面,银姬和之前暗恋的男孩子分分合合,总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虽然有一个对她示好的学妹向她告白,但是还没等她的伤痊愈,学妹就抛弃她移情他人了。
     
    少女的烦恼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堆积成山,无处倾诉。
     
    虽然说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的大事,但却总是让敏感的她感到有些窒息和无措。
     
    屡屡受挫的爱情,撕裂的家庭,漫无目的的自己,拼盘凑成了不知从哪下手去拯救的现实生活。
     
    这种细碎到乱糟糟的日常,恐怕也曾是不少人的真实写照。
     
    还好就在这时,一个补课老师的突然出现,给丧气的银姬提了一口气。
     
    她叫金英智,好似银姬平凡沉重的生活里的一束带着淡淡温暖的阳光。
     
    金老师和银姬平常接触到的人不太一样,气质有点冷冷的,却也不难相处,整个人看起来透彻极了。
     
    她会一个人站在窗边抽烟不发一言,也会专门给银姬泡上一壶乌龙茶,听她说说自己想说的话。
     
    听到银姬说自己被哥哥家暴,她会坚定地告诉银姬:
    别再挨打了,无论如何都要奋起反抗。
     
     
    看到银姬生活不顺,她会陪银姬走上一段夜路,聊聊心里话。
     
    银姬下决心和男朋友决裂之后,也是金老师寄来的一本素描本给了她意外的惊喜。
     
    她的存在让银姬终于体会到了被人在乎的感受,也给予了银姬极大的勇气。
     
    虽然环境依然压抑,生活依然一地鸡毛。放眼望去每个人的肩膀上都压着沉重的稻草,被各种各样的矛盾和琐事淹没了思绪。
     
    但是只要有金老师在,银姬仿佛就有了一个可靠的后盾。
     
    可现实中哪有那么如意的事呢?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万能超人。
     
    1994年10月,横跨韩国汉江的圣水大桥发生了坍塌事故。
     
    银姬的亲姐姐躲过一劫,可金老师却不幸在这次事故中意外身亡。
     
    就像她突然出现在银姬的生活里一样,她又突然地消失了。
     
    对于银姬来说,希冀过的一切似乎都没了。
     
    不久前,她还在给金老师写的感谢信里恳切地问道:
     
    我的人生总有一天也会发光吗?
     
    她下笔的那一刻,心里应该是真的希冀自己能有闪耀的未来吧?
     
    在她的眼里,金老师的肯定对她来说一定会有莫大的意义和动力吧?
     
    可残酷的是,信还没有送到金老师手里,她就这么没了。
     
    那座桥断了,银姬的后盾也随之破碎了。
     
    她的人生到底能不能发光,没了金老师,她还会找到答案吗?
     
    现在的她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了。
     
    因为她又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不知不觉止步,回到了原样。
     
    没有目标,没有方向。
    始终带着些绝望,平淡得像一滩死水。
    只有偶尔扔进一颗石子,会荡起一片波澜,可等涟漪渐渐消退,一切终究还会归于平静。
    她曾经历过的那些纠缠许久的少女心事,也终究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总觉得故事进展的好慢好平淡啊。
    明明是一部青春片,但却看得人好疲惫好无力啊。
     
    可转念想了想:

    这不正是生活的底色吗?
    镜头中那些平淡的一草一木,正是紧扣人心的真实啊!
    可也许正是因为太真实,才会让人更容易感到疲累吧。画面上的每一个小细节,似乎都似曾相识,让人回想起自己的曾经。
     
    谁不是在如此平淡无奈的生活里默默挣扎呢。
     
    又有谁没经历过那种,即使已经在很努力地寻找光,却还是在无数挫折后又回到了阴雨天的失落呢。
     
    是梦想太大,还是现实太恍惚。

    是生活太难,还是我们希冀的太多呢。
    对于这些问题,绝大多数的人穷尽一生也找不到最优解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