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雨村的嘴脸到底多可恶?看这两张图就知道了

 君笺雅侃红楼 2019-11-29

《红楼梦》自从出世之后就有各种不同的额度创作。尤其是八十回后的缺失,每个时代都有续书问世。尽管有些不尽如人意,但依然被“红迷”乐此不疲,前赴后继。若论影响力最大的,当然属于程高本,也就是现行120回本通行本《红楼梦》的蓝本。而清末画家孙温作为《红楼梦》最铁杆的粉丝,依据程高本手绘的《工笔红楼梦绘本》,属于《红楼梦》问世以后最别具一格的《红楼梦》!


孙温创作的《工笔红楼梦》使得没有影响的时代,人们可以更直观的看到具象的《红楼梦》,画面精美,栩栩如生。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一副画面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贾雨村从此走上人生的岐路,却踏上了官场的通天大道。

至次日坐堂,勾取一应有名人犯,雨村详加审问,果见冯家人口稀疏,不过赖此欲多得些烧埋之费;薛家仗势倚情,偏不相让,故致颠倒未决。雨村便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冯家得了许多烧埋银子,也就无话说了。雨村断了此案,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等语。此事皆由葫芦庙内之沙弥新门子所出,雨村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的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意,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远远地充发了他才罢。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是贾雨村人生一个重要转折。从此以后他彻底依靠了贾家和王家,平步青云,在贾家和王家被外调地方之时,贾雨村进去了权力中央,成为四大家族的代言人。“葫芦案”贾雨村昧着良心胡乱判了,我们看看孙温画笔下是怎么为我们呈现这一场景的。


自古以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古人对打官司深深的畏惧,皆因有时候真理并不一定对所有人存在。老人古语: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薛家之所以赢得了官司,主要也是有钱有势。冯渊没薛家有钱,也只能含冤而死。若换成一无所有无赖汉,冯家也早赢了!

孙温笔下的工笔红楼梦一共有两幅衙门图片。一个是第四回,一个是八十五回。结合一起说一下。

第十七画第四回内容,画面上两个区域。正面大堂审案情节,贾雨村高座大堂,门子幕僚环伺左右,幕僚背后交头接耳,门子角落驱前密语,贾雨村侧耳倾听。两班衙役伫立两侧,纷纷侧目鄙视,不断交头接耳。堂下跪着孤零零冯家伸冤人,讽刺的是堂上高悬牌匾:此之谓民之父母!

左侧小图密室,贾雨村和门子密议胡乱判决“葫芦案”。简单一幅图画,最醒目的是院子中一株空心垂垂待死的老树!不能不说,画家笔下的讽刺意味极其浓重。


无独有偶,《工笔红楼梦》第170画描述八十五回故事,也是打官司。这次更赤裸裸。

第一,衙门正堂的牌匾:复见青天!不是我们一般看到的什么正大光明。

第二,柱子上的对联:

我持三尺法不存私见对而宣无欺;

你没十分冤莫到公堂免何家悬望。

这里说了两件事。上联是对“复见青天”的完美阐述,让蒙冤的人看了心里暖和,让旁观者看了心里冰凉。下联就对喊冤的老百姓开始虚声恫吓,没有冤枉别做刁民。换句话说,我说你是刁民,你就是刁民。因为冤不冤我说了算!而一旦判定你是刁民,绝对不会让你好来好去。这就是当年的司法呈现给我们的表象。朗朗乾坤,却目眩神迷......

第三,门前两个犯人带着枷锁坐在那里,对告状之人的一种震慑。不为彰显司法铁面,而是恫吓胆小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最好!

第四,在外侧的旁观者众生相。古人司法庭审采用开放式,旁观者众。众目睽睽下当官的就颠倒黑白,胡乱判决,可谓黑暗。

孙温笔下两场官司,令人齿冷,尤其衙门的两块牌匾和一副对联,实在令人发指,堪称无耻到极限。

画家通过两幅图片,精准传达了那时代官场的腐败。《工笔红楼梦》虽然不如《清明上河图》全面和连贯。自然通过画家笔端完美传达一两百年前司法官场众生态。使我们能一窥历史原貌。

【文/君笺雅侃红楼】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