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回火星i / 杂七杂八 / 菜园子里有什么

0 0

   

菜园子里有什么

原创
2019-11-30  跟我回火...

刚去院子里收衣服的时候,看见五颜六色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突然对自家菜园子有点陌生,春天都没这样多的色彩。它们抗住了春天的诱惑,抵御了夏天的热闹,终于在接近冬天的秋天,它们绽放了。开放的时日不多,却可以让人为它书写篇章。

首先,向我们走来的是大玉儿(我认识的花不多,以下所有的花名,都是我私自冠名的,包括这朵)。这花刚开的时候,一大群、一大簇,我很想剪几只插在瓶子里。小时候被江女士用:女孩子就是花,折花就是折自己。恐吓过,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敢对花动手动脚。

这个菊花是院子里最多的花,也是最傲娇、霸道的花。大、多、胆子大。后面很多花,它都有抢镜头。而它的枝干很脆,易断。我在拍照的时候,江女士呵斥我轻点,不要弄疼它。

映山红是春天的花,秋天它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不过颜色没有第一春鲜艳明亮。无论是花苞还是花,经历了秋霜,故事都写在了脸上。

上面这个是我比较倾心的花,我给它取了黄秋英这个名字。虽不是名门世家,但有小家的精致、独立和自信。


这个掉色的花江女士说叫太阳花,

还有这个串串像炮竹就叫它炮竹花,它们都不像真花,像两元店里卖的塑料花。


这一盆要不是上面的小红花和小黄花,我都以为是死掉的植物,一山不容二虎,它竟然可以开两种颜色的花也挺厉害的。


江女士说这花和向日葵很像,于是我叫她Jessica。在大黄的压迫下,衬托了它的独特的气质:干净、整齐、不理你。


两只飞天咸鸭


一地香菜。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吃不了香菜。

小蔬菜(黄秋英的叶子上有两只金龟子)


小时候挨打叫“吃棍子肉”,也是分等级的,最低等级的是木棍、衣架、皮带,往上一点是竹丝、电饭煲线,这些基本上在身上一下子就一道痕,最高等级的是带刺的。而以上所有列出来的,我都经历过。我对这个刺树印象深刻,在最调皮的年纪,被江女士用这个刺惩罚过,她自己不动手,让我自己拿着对着自己手戳。(电饭煲线也印象深刻,我爸拿线抽我的小腿,并且第二天不允许我穿裤子,让我穿漏小腿的裙子,给大家伙看看,我挨打了。其实大多都是因为调皮捣蛋被打罚,现在想想,小时候真的太笨了,打都不知道跑。)


菜园子照的差不多准备走的时候,转身眼睛余光看见大的不像话的丝瓜吓了一跳,以为是蛇。

旁边还有一个上了一道劲的丝瓜


一年开到头的金银花


厨房外边是老爸的小天地,10块钱一大瓶的2.5L大可乐和大雪碧瓶子,都是我爸钟爱的养花好物。

右边白色像石头一样的东西是红薯洗出来的淀粉。

——2019.11.08

文章早就写好了,只是照片太多一直拖着,拖着.......懒癌晚期。

还有那两只小兔子,老早就怀上了,一只生了4只小兔子,一只生了8只小兔子,不幸的是无一幸存。天太冷了,母兔子生完就跑走了,江女士喂鸭子的时候发现鸭子嘴里叼着兔子的幼崽,等找到小兔子,它们全都被冻死了。兔子真是个神奇的动物,生完就走了,也不捂着幼崽,鸡鸭吃幼崽的时候,它们也护着。好像生完就和自己没关系一样。有了这次前车之鉴,老爸在后院搭了一个小暖室,还买了取暖器。下一次产崽应该是明年春天了。

——2019.11.30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