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美景奈何天 / 诗词曲赋 / 【转】为何是王维的这首诗,被誉为唐诗的...

   

【转】为何是王维的这首诗,被誉为唐诗的“压卷之作”?

2019-12-02  良辰美景...

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诗,是唐诗中第一等的名篇。此诗为当时的梨园乐工广为传唱,纳入乐府三叠而成为“阳关曲”,被后人誉为唐诗的“压卷之作”(胡应麟《诗薮》内编卷六、黄生《增订唐诗摘抄》卷四、王士桢《带经堂诗话》卷四等)。据王兆鹏《唐诗排行榜》排名,此诗屈居第二,第一为崔颢的《黄鹤楼》。而王兆鹏在其著的前言中则说:“七律,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五律,以杜甫《登岳阳楼》为第一;七绝,以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为第一;五绝,以王之涣《登鹳雀楼》为第一。”(《唐诗排名榜》,中华书局2011,16页)

《送元二使安西》乍看很平常,描写的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离别,以依依垂柳做背景极为常见,临别劝酒的场景也很生活化,而且,还“失粘”破律。然古人不仅有很多的赞语,也有许多的辩词。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曾举此诗为例说:“作诗不可以意徇辞,而须以辞达意。辞能达意,可歌可咏,则可以传。”言下之意是,《送元二使安西》在形式是有不足的,但是,不妨碍其流传。黄生《增订唐诗摘抄》则直接指出其“失粘”的缺陷,说:“先点别景,后写别情,唐人绝句多如此,毕竟以此首为第一。惟其气度从容,风味隽永,诸作无出其右故也。失粘,须将一二倒过,然毕竟移动不得,由作者一时天机凑拍,宁可失粘,而语势不可倒转,此古人神境,未易倒也。”因为非常赞赏,这种“失粘”不仅可以“圆说”,做合理性的辩护,甚或得出“宁可失粘”的结论。此前宋人魏庆之索性把这种“失粘”而绝佳的诗命名为“折腰体”,“谓中失粘而意不断。”(《诗人玉屑》卷二)古人重“意”的审美标准,不只是一种宽容,更是一种机智,一种高明的价值判断。我们也这样看。

因为“一时天机凑拍”,不屑于雕琢,也来不及敲金戛玉,但取一个“劝酒”的细节,迸出了一句“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道白,古人评论此两句说:“凡情真以不说破为佳。”(张谦宜《絸斋诗谈》卷五)。

“西出阳关无故人”,句含赞誉之意。西出阳关,故人无觅,暗示了边地局势的紧张和复杂,不是什么人都可去的,也不是去去就马上能够回来的,甚至是一别成永诀的,突出了被送之人受命于危难的干才和以国家安危为重的美德,也凸显了被送之人的深明大义、慨然赴边的形象。

“西出阳关无故人”,句含缺憾之情。想到分别后的日子,别后人我天各一方,面对各自分离后的茫茫未知前途,双方均有“无故人”的缺憾,反映了二者诚挚密切的关系,道尽难分难舍的依依惜别之情。诗人遐想无边,何日再相聚?何时再有如此觞筹交错的乐事?

“西出阳关无故人”,句含体贴之忧心。不在当下,而在日后,这是临行时的千嘱咐万叮咛,要朋友西出阳关后好生自我保重。在没有了“故人”的情况下,在尽是弥漫黄沙与血腥杀伐的恶劣环境中,千万可不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啊。诗中隐含着对被送之友旅程艰辛的担忧和前途命运的关切。

正因为西出的是“阳关”,更是因为送与被送者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故而,更有殷勤“劝饮”的必要。而这个“劝”的动作,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更”,真可谓“气度从容,风味隽永”矣。诗人将这种特殊场景中无从说起的千言万语,凝成一句:喝下这杯离别的酒吧!再喝一杯酒吧!别情依依,惜意涟涟,所有的关怀、安慰、鼓励、惦念、祝福等情感融进这一杯杯的酒里。而这种“劝饮”,不仅表现了人我之间的关系,表现了特殊场景中的特殊情绪,也使题旨超出了一般性的私我格调而得以充分地开拓和升华,生成了震慑千古的至深之情。因此,霍松林先生赞曰:“这首送别诗情深味厚而略无衰飒气象,体现了盛唐诗的时代特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