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羊史记 / 历史类 /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

0 0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原创
2019-12-03  鱼羊史记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经典名著《水浒》,洋洋洒洒讲述一段北宋末年时期,因官逼民反啸聚梁山的108将,如何替天行道,锄强扶弱,抗拒官府,结果被朝廷招安,远征方腊损兵折将的故事!

那么历史上,宋江有没有征过方腊呢?梁山好汉结局又到底如何?翻阅一些书籍,再结合杭州古迹,似乎宋江、方腊两股义军真的有过交集,今天便讲讲这段故事。然毕竟岁月流逝,雪泥鸿爪终究难辨真伪,所以看过本篇,还请读者朋友自去分辨。

徽宗宣和年间,东北女真崛起,建立金国,屡向辽国进击,很快攻克辽国上京,辽军无法抵御,举国慌乱。此时宋廷奸臣蔡京、童贯掌权,见有机可乘,便倡议联金灭辽,于是徽宗派出使臣,与金主相约南北夹击辽邦,共分国土,并由枢密使童贯带军出发。正这时,浙江爆发了轰轰烈烈的方腊起义,几乎糜烂整个东南,徽宗闻讯大惊,忙令暂停北伐,改为南征叛乱。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方腊(公元1076-1121年),睦州青溪人,家有漆园,本人擅于利用摩尼教招摇惑众,收敛民财,偏偏遇上朝廷派驻的奸臣朱勔,以采办花石纲为名,到处强取豪夺,百姓恨之入骨,就连方腊家的漆园都被他抢去。方腊一怒之下,煽动百姓,占据青溪县帮源洞,自称“圣公”拥众起义,不到十天,竟集合了数万人马。两浙官府派兵征剿,都被他用计杀退,反收获不少刀枪器械,势力更加强大,于是选派兵将,四处攻城夺寨,连破睦州、歙州、杭州等地。手下大将方七佛未能攻下秀州,只好转回杭州驻守。

话说童贯受命转攻方腊,带兵一路南下。这时朝廷有人上奏:浙兵根本打不过方腊。于是宋廷又调陕西六路精兵,归统制刘延庆节制,合军总计15万人,浩浩荡荡分路进攻方腊各路城防,按下暂且不表。

这时淮南又生大乱,领头造反的便是赫赫有名的及时雨宋江,山东郓城人,因为人慷慨,令江湖好汉敬服,纠集三十六位头领,占据梁山,不时率喽啰横行河朔,劫掠周边郡县,京东州府多次派兵围剿,反被宋江杀得大败,势力也逐渐强大起来。且说梁山地近海州,海州长官张叔夜颇有谋略,他一直派人密切关注宋江动向,并于河滨一带设下埋伏,专等宋江党徒自投罗网。

这天,宋江又带众多好汉赴海滨劫掠,远远望见几十条商船停泊岸边,于是一声号令,大家奋勇冲上,船内商人纷纷跳海逃窜,溺死多人。余下水手留着,令他们继续划桨南行,渐渐进入至海州地界。这时附近突然传来‘欸乃’数声,呼啦啦从芦苇荡中划出几艘官家巡船,竟向商船驶来。宋江见无法躲避,决定先行动手,遂大喝一声,手下三阮、两解挥刀左右冲出,惊得巡船匆忙掉头,并成一路逃去,宋江下令追击,一直追到海旁。这时头领吴用发现四周芦苇丛生,猛地惊觉,忙向宋江附耳低言:“地形复杂,恐有埋伏。”宋江四下张望,果见芦苇高过人船,随风摇曳,飒飒有声,不由惊心喊道:“所有兄弟,速速后退!”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随之这一喊,突闻四下杂然乱响,转眼芦苇中荡出几十条巡船,分作两翼,围拢过来。宋江号令且战且退,三十五条好汉忙各抽兵刃拼死抵御(卢俊义留守梁山),官兵持枪攒刺,苦苦追及,后来干脆从船舱中搬出大捆火把,点燃后纷纷向好汉们的座船扔去,不多时,各船火起,烈焰腾空。宋江不由连声叫苦,还是吴用多智,指挥喽啰们一半救火,一半排列船头拉弓放箭,最后浴血奋战,少数好汉保护宋江杀出血路,仓皇窜向大海,余者多被官军捉住,押送海州。

宋江航海逃生,途中停到一个海岛,点检人数,喽啰不到一半,头领也只剩三阮、二张、二童及武松、柴进等人,座下商船也烧得七洞八孔,歪斜不定。大伙垂头丧气,纷纷流泪叹息。宋江悲伤片刻,忍不住立身而起,欲回梁山搬取卢俊义全寨人马与海州官军拼死一战。吴用匆忙制止道:“大哥且需冷静,诺大海州不知官军尚有多少?与他硬拼恐怕梁山从此休矣,兄弟适才见官船上竖着一面‘张’字大旗,莫非就是新调来的海州知府张叔夜了。”宋江惊问:“此人竟如此厉害吗?”一旁阮小二道:“我也听说此人原来镇守西陲,极善用兵,常令羌人丧胆。”吴用微微点头道:“我等败在他手,到也不冤。看来公明哥哥想要搭救弟兄们,便只好受他招抚。”宋江恨恨道:“难道只能投降官军,就没别的办法吗?”吴用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投诚官军或能与国出力,并与兄弟们团聚,请哥哥不必迟疑,否则悔之晚矣。”宋江无奈,只好点头,便令吴用前往海州向张叔夜乞降。

傍晚时分,吴用归来,宋江忙问招安情形。吴用笑答:“恭喜哥哥,小弟若晚去半日,弟兄们就被张知州押送汴京了,听说哥哥要受招抚,张知州大为欣喜,情愿教我等带兵助征方腊,图个前程。”宋江至此,也只好应允。次日一行人来到海州,果然受到张叔夜好言安抚,并放出抓捕人员,令宋江先回梁山召集余众,指日远赴江南投军效力。宋江拜谢而去,转回梁山汇合卢俊义,只带百余人向江南行进。张叔夜因平叛有功,升任济南府。

再说宋江等人昼夜前行,这天赶到浙西江涨桥附近,正遇熙河军统领辛兴宗带兵与方腊大将方七佛军混战一处,宋江大喊一声,麾众杀入战团,一阵乱杀乱砍,很快将方军杀退。辛兴宗接见宋江,看了张叔夜举荐手札,不禁冷笑道:“原来竟是梁山蟊贼!”言下竟瞧不起宋江等人。宋江谏言愿为先锋,率兵去打杭州。辛兴宗勉强同意,但只拨给宋江一千人马,宋江含恨而出,对吴用道:“我实在不愿听此人言语,若不看在张知州面上,仍回梁山逍遥快活去。”吴用苦劝道:“待破了杭州,朝廷自会封赏。”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次日,宋江带手下百人先行杀奔杭州,辛兴宗派副将领千人随后。方七佛在城上见官军只来一百多人,开城率兵便杀了出去,宋江等人急退,方七佛怕中埋伏,也收军返回。吴用择地安营,头领们聚集一处商议如何破城,柴进等人以为杭州坚固难打,不如等待大军到来。这时偏浪里白条张顺嚷道:“官军瞧不起哥哥,何必等他!兄弟情愿赴涌金门,从水下混入西湖,然后放火为号,哥哥从外攻城,便可取杭州了。”宋江此时也窝着一股火,于是同意张顺建议,另派一兵向后方官军通报。

当晚,张顺扎束已毕,向吴用辞行,吴用又调派张横、三阮随行。张顺慨言道:“此去必要成功,虽死无恨。”吴用听一“死”字,不觉愕然,有些后悔。然而张顺等人却已大步而出。数人悄悄摸到涌金门外,见城上有士兵往来巡逻,便跳入水池,水下有铁栅拦挡,外罩水帘,张顺刚一摸水帘,怎知水帘上竟悬挂无数铜铃,一时全都作响,吓得忙一缩手,潜伏水下。就听城上有人喊道:“有贼!”有人举灯笼照耀,笑道:“没人,怕是水下大鱼撞了水帘。”许久,张顺探头又要再进,张横拦道:“上面防备森严,还是暂时退去吧!”张顺不肯,手持利刃下水,去砍铁栅,刚砍断两根,便将身子向里伸进,这时水帘又响,张顺情急,用手去摘那铜铃,正这时,城上放下铁闸,生生将张顺压死水中。张横见状大惊,便要上前拼命,被三阮死死抱住,返回营寨。

隔了一天,大家还在伤悲时,中军统制王禀带兵赶到,听宋江诉完战况,唏嘘不已。传令大众饱餐战饭,拔营起寨,直捣杭州。方七佛带兵出击,两军混战一处,那梁山好汉为给张顺报仇,各个如狼似虎,以一当百杀向方军,后面王禀驱众杀敌,方七佛拦挡不住,挥军急退,城门来不及关上,赤发鬼刘唐等数人快步跟上,杀进城内,不料里面尚有一道重门紧闭,待要回身时,城上又放下铁闸,将刘唐等夹在其中,进退无路,过了片刻,守军打开重门,一阵乱刀砍死刘唐诸人,人头悬于城楼示众。宋江远远望见,恨得咬牙切齿,王禀只得下令暂时退军。

当晚,时迁以轻功暗夜偷城,不料刚爬到城头,突见一条蟒蛇露头,竟吓得摔落城下,粉身碎骨而死。原来方七佛早已防备夜袭,以木刻成蛇状放置城头吓人,时迁竟遭算计。

宋江见又死一个兄弟,倍加郁闷。这时王禀召他与吴用商议对策。王禀先道:“今日有侦骑来报,贼人从水路押运粮草支援杭州,现在钱塘江中,烦两位率本部前去劫粮。”吴用捋须笑道:“且不必劫粮,破取杭州只在这条计上!”言罢,向二人谈了数语,王禀听后大喜,令宋江速速去办!于是宋江回帐,调拨数位头领,以布袋装满砂石,运至数艘军船,从内河绕到钱塘江,尾随着贼船鱼贯混入杭州,宋军一入城,立时四处放火杀敌。

别被水浒传忽悠了,宋江真的征过方腊吗,武松左臂又是被谁砍断的

王禀一看得手,下令城外所有官兵猛攻杭州,武松、李逵率先登城,杀死守城方军无数,方七佛内外交困,匆忙逃走,武松却从后面赶来,方七佛回手一刀,砍落武松左臂,武松疼得险些晕倒,方七佛下马要杀武松,正这时张横等人从后赶到,武松愤然站起,单手执刀扑向方七佛,死死将其按住,后押送王禀帐中正法。这时官军全都杀进城中,余下义军惨遭诛杀殆尽。王禀正要论功行赏时,探马来报:“辛兴宗率兵来到!”王禀忙迎接入城,极口称赞宋江等人。辛兴宗冷笑道:“不过一群江洋大盗,就算有些功劳也是赎却前罪罢了。”因此绝口不提赏赐宋江等人,王禀也不好勉强。

三天后,宋江带武松等人前来辞行。王禀惊讶万分,问道:“诸位壮士不愿随我去攻打睦州吗?”武松惨然道:“将军看我已是废人,还如何能效力军前?我看西湖景色不错,便在那里出家了。”说完叩首转身,飘然自去。宋江亦拱手道:“江等三十六人,誓同生死,如今凋零残留,不到一半,江为情义所在,甘愿返回故土做一良民,望将军允许。”王禀正要挽留,忽听一旁辛兴宗鼻子哼了一声,忙道:“好吧,既然壮士重情义、轻富贵,我也不好强留,请壮士保重!”宋江等人拜谢而出,上马而去。王禀鼻子一酸,竟跟出帐外,此时正值晚秋,天色晦暗,落叶四下飘零,王禀遥望宋江等人渐渐逝去的背影,不由长叹口气,向远方挥了挥手,再转身时,已是泪落双颊……

后记:王禀与辛兴宗继续率军攻下睦州,径入青溪帮源洞围捕方腊,小校韩世忠首先入洞抓住方腊,不想辛兴宗随后跟进,叱退韩世忠,自己却向童贯报功领赏。

宋江此后再无任何记载,想是已经隐遁江湖,从此逍遥一生。部下唯有关胜、呼延灼继续留军效力,后来康王赵构南渡,二人途中护驾,据说为阻击金将,先后战死沙场,南宋存有军功记录,不知真实与否?多年后,武松墓筑于西湖,至今犹在。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李广 制作:吃硬盘吧、发达蚊

本作品版权归「鱼羊史记」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欢迎转发朋友圈。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