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公子 / 时事 / 50平米住了四家人

0 0

   

50平米住了四家人

2019-12-04  云中公子
1959年我13岁时,随父母由北京搬到武汉。我们先是临时租住在汉阳月湖一间经1954年洪水浸泡过的板壁房子里,算是有了个新家,但那个“家”里总是空荡荡的,我们五口人竟分住在五个地方:父母分别住进单位的单身宿舍;我当时上初中一年级,开始住校,妹妹因为一次在汉水边洗衣服,衣服连同盆子一起被河水冲走,令父母深感后怕,便被送到汉阳双街父母的一个同事家里;5岁的弟弟则被送到幼儿园全托,周六由我从幼儿园接回“家”去。
       一年之后,父母单位在武昌白沙洲张家湾盖了家属宿舍,他们算是分到了一间房子——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一”间房子啊!当时盖的是3层楼的单元房,每一层有3套,可我们住的这一套房子里居然住进了四家人:里屋一间我们住,屋外的“厅”用木板隔开住另一家,靠大门口的一间住一家,把厨房和阳台并在一起又住一家。厕所则被另外派上了用场——不再当厕所用,而成了这几家的公用厨房,“方便”问题需各自去外面的公共厕所,晚上则在屋内“解决”。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一个不足50平方米的面积内竟然住进了8个大人、8个孩子总共16口人。
       尽管居住在这样逼仄狭小的空间里,四家人却相处得十分融洽和睦,一家有难处,三家都帮忙;一家吃炖肉,全屋都飘香,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别家的孩子都能品尝到,而单元楼外的空地上则被见缝插针种上各种蔬菜和庄稼,就靠着这自己开垦的小片“自留地”和彼此的互助,三年困难时期基本上还能吃饱肚子。住在厨房和阳台的一家是个医生,哪家的大人孩子病了,不用出门就有医生上门医治,而母亲做得一手好针线,用一台老掉牙的“无敌”牌缝纫机为四家人缝补衣服,就连大家过年穿的新衣裳也多出自母亲之手。同样,另两家一家跑业务,只要从外地回来,四家的孩子就都可以打打牙祭解解馋;一家手特别巧,风筝、空竹、陀螺等各种玩具,只要一家的孩子玩,其他几家的孩子也都能人手一份。
       大约3年以后,随着新的宿舍楼陆续竣工,四家合住一套房子的历史终于结束了,而搬家前那一次难得的告别“宴会”到现在我都难以忘怀。四家人至今还像亲戚一样走动,每次提起当年一套房里住了16口人的情景,无不感慨万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