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yxi / 至道学宫 / 白云先生解《论语》为政篇第二(1)

0 0

   

白云先生解《论语》为政篇第二(1)

2019-12-04  xiayxi

为政篇 白云先生 白云先生解论语 至道学宫 论语解读

第一章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释义:

孔子说:“以德治来为政,君王就会像北极星那样,德配天下,天下百姓都会共同拥戴他为自己的君主。”

解说:

政,正人之意。正天下之人,天下皆正,则谓之太平,谓之天下大治。既然要正人,就需要以某种准则来正人。天子以何正天下百姓呢?以德正人。德有正德,有不正之德,天子之德何以为正?德以天理为纪,则为正德。如此,天子以德正天下,如北极星以恒常之中枢定天文。

北极星以德定天文。天子以德定人文。如果没有北极星,天文观测就失去了定位的判准。如果没有天子以人文定天下,那么天下就失去了定人的判准。人无以定,则天下必然混乱不休。所以,德教在于教化人,行教化以定人。人定于正德则天下安。

本章是儒家政治思想的核心。这个政治思想,有四层涵义,并且层层递进。第一层的涵义是,为政以德。第二层的涵义是,以德配天。第三层的涵义是,天下共主。第四层涵义是,万民同德。

孔子所崇奉的政治思想,是在吸收了夏商两代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完善并成形于周朝初期,也就是夏禹、商汤和周文王的三王之道。

具体地说,这个以德配天的德,体现在三个方面:敬天,敬宗,爱民护民。由敬天,可推知忠君。由敬宗,可推知孝悌。由爱民护民,可推知仁义。

第二章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释义:

孔子说:“《诗经》三百首的为政作用,用《诗经·鲁颂·駉》一句诗来概括,便是尊三王之正道。不偏不斜。”

解说:

思在这里并非思想的意思,而是语气词,用于语首,无实义。駉,是指膘肥体壮的骏马。

原句是这样的: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骃有騢,有驔有鱼,以车祛祛。思无邪,思马斯徂。

意思是说:雄健的骏马,牧养在郊外。看那些骏马,红色为骃灰白騢,黄背为驔白眼鱼,驾着车儿气势昂。沿着大道不偏不斜,骏马奔驰向远方。

《駉》这首诗是歌颂什么的呢?我们来看下《毛诗序》:《駉》,颂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俭以足用,宽以爱民,务农重谷,牧于坰野,鲁人尊之,于是季孙行父请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颂。

诗是礼乐教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德治立教的根基。在儒家六经中,《诗经》和《乐经》居其二,可见《诗经》有多么重要。

世俗所理解的诗,主要就是唐诗那种文体,一种文学形式。其实这是对诗的极大误解。诗的本义,是祭祀的时候,赞颂天地神明,赞颂君王的。而且都是要唱出来的,同时配以乐舞。这便是礼乐教化的原本面貌。

把思无邪一句,理解成思想纯正,是比较流俗的误解。是对诗经比较严重的误读。

世风日下,从一个社会的诗歌和音乐就可以反映出来。从诗经,到乐府诗,再到唐诗宋词,再到元曲,再到满清京剧,民国小调,现代诗歌和流行音乐,这就是一个每况愈下的礼崩乐坏过程。品位越来越差,风气越来越差,人的教养就会跟着越来越差。诗歌和音乐,不是儿戏,而是礼乐之大本。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不自觉的被他耳濡目染的诗歌和音乐所塑造并定格。

第三章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释义:

孔子说:“以法教来治理国家,以刑罚来威逼百姓遵守共同的行为规范,人们就会想方设法逃避刑罚,并且不会以律令来自我约束。以德教治理国家,以礼来教导百姓遵循共同的行为规范,人们就会听从教导,并且还能自我匡正。”

解说:

无耻,失去规范约束的行为。有耻,依循规范的行为。格,匡正 。

法教和德教之辨,可以这样理解: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失礼而后法。所谓的法治,并不比德治更优越,而是德治比法治更优越。以礼矫人,矫正失败后,不得已才只好用刑律矫正他。

礼,君不使无耻,不近刑人。这句话,把德治和法制的关系,说的很清楚。并且,德教和法教,自古以来就是长期并存的。并不是说,秦之后我们的历史上才出现了法教。

我们举个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来说明,为什么德治比法治更优越。如果我们以刑罚来规定,酒后驾车,是违法行为,查到扣分罚款刑拘。很多人觉得,如果酒后开车侥幸没有被查到,那么就是自己赚了便宜,这就是民免而无耻。而以德治来治理这件事,应该是认真系统地教育司机酒驾的危害,教育他们,遵循这样的行为规范,不仅对别人有好处,也会对自己有好处。他们学进去之后,就会遵循这样的规范,如果不小心违反了,他们还会自我匡正,这叫有耻且格。

第四章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释义:

孔子说:“我十五岁开始有志于学习先王之道,三十岁的时候学有所成。四十岁的时候,知理之当然。到了五十岁,知理之所必由,皆受之于天而成。六十岁时,知天下通于一道,亦能以一道而通天下。故能一通百通,闻声而尽知天下事。到了七十岁,乘物游心,而不违物理人伦,不逾法度礼制。”

解说:

流俗的注解,对这一段误读比较多。三十而立,不是成家的意思,而是成道的意思。耳顺也根本不是指,听到不好听的话,也能觉得内心舒服。这样根本不是耳顺,而是不知羞耻。

第五章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於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释义:

孟懿子问怎样才是孝。孔子说:“不违背礼,就是孝。”

樊迟为孔子驾驶马车时,孔子告诉樊迟说:“孟孙问我怎么样才是孝,我对他说,不要违背礼。”

樊迟问:“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说:“父母在世的时候,对父母要事之以礼。父母过世了,安葬父母要遵循丧礼。祭祀父母,要遵循祭礼。”

解说:

在为政篇,一连四章论孝。对孝的流俗理解,认为就是指赡养父母,顺从父母的话。事实上,赡养父母,听话,只是孝比较肤浅的表层内涵。孝的内涵,是极为丰富的。因为孝是人伦之本,是礼义之本,是德教之本,故此也是为政之本。

孟懿子问孝,只是具体的问,如何事亲,才算是孝。但他没有深刻的思考,为什么人应该孝敬父母。从以无违父母为孝,到以无违礼为孝,这是从事亲的生活层面,上升到了孝道的人伦之道层面。孔子担心孟懿子没领会透,自己也需要更深入的阐述孝道。所以才故意对樊迟说了后面的话。

孝对儒家的德治为何如此重要呢?因为对天子来说,他要做的事,不外乎是治人事天。他作为天的儿子,受天命所嘱托,在人间代为施行天道,代天管理天下百姓和万物。这是事天。天子没有把天下治理好,就是有负于天的委托,事天无功,这就是不孝。而且,天子视百姓为子,百姓视为天子为君父,如果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被蛮族欺负了,治人无能,那么天子就是不慈。

事天治人两方面全失败了,为天之子不孝于天,为百姓之君,不慈于天下,这样的人还能做天子吗?显然是不可以的,因为德不足以配天下,不可以再做天子。怎么办呢?重新换一个有德之人做天子。

儒家的孝,是从天子,到诸侯,到卿大夫,再到庶人,是自上而下的孝道,而不是人们所认为的是庶民之德自下而上的传导孝道。

平台声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