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临酒把2 / 南疆烽烟正十年 /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

0 0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2019-12-06  风临酒把2

对于同一场战斗的记载,交战双方由于视角不同,可能会在侧重点上产生差异,也可能会在细节描述上有所出入。可既然是在同一个时空进行的同一场战斗,不管具体的过程记录有什么不一样,至少时间和大体进程应该是互相吻合的。近日笔者在查阅越军内部战史时,发现他们记录的1985年渭川前线(即我军所称的老山前线)的一次战斗,其后半部分完全属于无中生有的编造。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这次战斗发生在1985年9月23日,越军称之为“河宣省陂汉地区防御战斗”,我军称之为“395高地地区出击战斗”。我们先来看看我军战史资料上是如何记载的:395高地地区是越军泸江以东地区一个前沿要点阵地,该阵地由以下6个高地组成:395高地、负23号阵地及其西北无名高地和东南无名高地、436高地及其东南无名高地。

在八里河东山方向担任防御任务的济南军区陆军第138师,以步兵第414团7连为主,配属部分兵力,组成加强连规模的出击分队,奉命于9月23日对上述6个高地实施了代号为“新建一号工程”的出击作战。7连在夜暗和不良天候的掩护下,于6时15分与敌人打响,至9时40分全歼了守敌,攻打大小洞穴22个;随即转入防御,准备抗击敌人反扑。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从9时26分开始,攻击分队依托石洞和原有工事,在师、团炮兵群的火力支援下,连续击退越军3次反扑。从10时20分开始,攻击分队组织清点人员、清查武器装备,后送伤员、烈士和战利品。从13时58分开始分批撤出战斗,至16时27分全部撤回我方阵地。此次出击,历时10小时12分钟,步兵和炮兵密切协同,共歼敌181名(包括阵地防御之敌和反扑之敌,以及纵深遭炮火打击之敌)。

解放军方面的记载非常清楚,414团7连出击分队并未在395高地地区久留,于当天下午4点半之前就全部撤离攻击目标,返回了己方阵地。而越军方面的纪录却并未到此结束,在他们的笔下,“战斗”一直持续到了9月26日。且看: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9月24日,敌人(指解放军,下同)占领400高地(即395高地)地区之后,部署了约1个连的兵力。其中北区有2个排,南区有1个排。敌人大口径火炮和迫击炮仍不时地向我(指越军,下同)营阵地和团指挥所射击。5连奉命配属6营10连的1个排于9月24日夜间实施反冲击,恢复阵地,然后在该支撑点组织防御,打击进攻之敌,坚守阵地。在战斗过程中可得到上级的火力支援。

9月25日凌晨5时,从三个方向向敌人发起进攻,进展较为顺利,相继占领了我原60迫击炮阵地、13号山洞和14号山洞,以及10号机枪工事。从6时10分到8时,敌人以重机枪和无后坐力炮火力阻止我在南北两区发展,同时分三路实施反冲击,企图夺回丢失的阵地。我依托已经占领的山洞和工事,以直接火力阻击敌人,并请求炮兵予以火力支援。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在炮兵的精确射击下,我于8时攻占了南区,各部分组织警戒,调整力量,随时准备向北区发展进攻。从8时到10时,敌人使用炮火向我刚刚占领的地区进行射击,同时约有1个营的步兵向北区运动,被我炮火阻击。从10时到夜间,双方的值班火炮不断射击对方阵地,北区的敌情没有变化。20时,团下达了于当晚至明晨攻占北区的任务。

9月26日4时3分,团侦察分队潜入北区侦察掌握敌情,发现敌人已经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于3时撤离阵地。通过检查,营派兵力进入上述地区组织防御。

越军内部战史趣闻一则,解放军早就撤退了,可他们还在“战斗”

众所周知,解放军在老山前线的出击拔点作战,向来是以速战速决、快打快撤为指导原则,绝不恋战。414团7连既然在9月23日当天下午就撤离了战场,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越军9月24日至25日究竟是在和谁“战斗”呢?

作者为历史学硕士,大学讲师,专注中越战争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