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造物中国 / 南方人对雪的向往,像极了爱情

0 0

   

南方人对雪的向往,像极了爱情

原创
2019-12-06  物道

物道君语:

北方下雪不久后,网上有一个特别火的业务,“雪地代写”。

“5元5个字,画心再加5元,纯手绘。帮见不到雪的南方人完成浪漫的心愿。”

利用南方人对雪的向往来赚钱,实在太过分了!

北方人永远了解不了南方人对雪的向往,南方人见到雪,就跟你们等一段爱情,有一种无缘无故的向往。

柳宗元甚至把南方的雪笑称是“犬狂”。在他被贬岭南的第二年冬,下了一场大雪。

南方的狗惊慌地又叫又咬,有的还疯狂奔跑好几天,直到雪化了才歇下来。

呵呵,你们北方人尽管笑吧。在我看来,你们就是那个不懂爱的法海!

雪于南方人,可遇不可求,都知道她很美好,但不知道哪天落到自己头上,像极了爱情。



在我还没遇见她之前,早已从诗词里为她找了无数个昵称。

因为我担心与她不期而遇的那天,自己会激动得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半句可爱的话逗她笑。

我想叫她一声“凝雨”,“独有凝雨姿”,沈约说她的身姿像凝结在空中的雨仙。


“碎琼”这个名字也好听,“微于疏竹上,时作碎琼声。”张宪听过她的脚步,是美玉碎落在地的声音。

图片|来源于网络

徐渭称她作“寒酥”。

“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她在静谧的冬夜到来,零星的身影转眼就消失不见。她把情信挂在了枝头,等我早晨睡醒起来读。


“琼芳、琼妃、璇花、玉蝶、玉蕊……”我对她最早的幻想,都来自于一个个浪漫的名字。



听说爱一个人爱到极致,就会有把对方吃掉的念头,这样就可以一刻都不分离。

我在《本草拾遗》里读到:“雪,味甘,冷。”爱情的滋味果然是甜甜的。



薛宝钗有一道秘方叫冷香丸,采集雨水的雨、白露的露、霜降的霜、小雪的雪,把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花蕊磨成粉,再掺了蜂蜜和白糖。

做好的药丸装入木盒,埋在花树根下,有需要的时候才挖出来煎汤。



顾仲的吃法就没那么浪漫了,他拿来腌肉。缸里一层雪、一层盐,加了盐,雪便化成半缸水。取水一杓煮鲜肉,肉味如暴腌,肉色红可爱,还带着一丝甘香。

而我只想煮一壶雪,煎一泡茶。

只采梅花蕊上的雪,煮出来的水带花香和土气。煎出来的茶清新扑鼻,有着清茶的甘醇,也有着淡淡的花香,像是春天的味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雪离不开冬天,但煮雪煎茶能让我带她看一眼春暖花开,算是我能送给她最好的礼物。


一天大雪纷飞,孟浩然骑着自己的小毛驴在汉水沙滩上来回踱步,既不渡江,也不在候客,时而抬头远眺群山,时而低头看沙。雪下得越大,他走得越勤快。

渡口的人好奇地问,“天寒地冻的,浩然公在找什么?”孟浩然笑着回答:“找梅花。雪把梅花埋起来了,我在寻宝。”

大家听完低头一看,雪上撒满驴脚印,真像一朵朵“梅花”。


冬天要是有一个像雪一样的情人,陪我天真陪我犯傻,该有多好。

柳宗元倒觉得雪是最懂他的知己。他被贬永州时,往日同样满腔热血搞改革的同事远离他,家人劝他放下,贬官总比杀头好。



身边找不到半个懂自己的人,他只好独自驾着小舟往山里走。一路下雪,风雪把闲言闲语隔断在身后,他最后把船停在鸟也找不到的江上,垂下鱼竿。

他早知道这样的天哪会有鱼,所以他说自己在钓雪。

江无声,雪无言,人无语。但他不孤单,雪一点点敷在蓑笠上,像是知己上了船,轻轻把头倚在他肩上。



雪,在北方人眼中是习以为常,到了南方人心中却成了最美好的期待。

习以为常,是破坏美好生活的罪魁祸首,让许多人失去了生命被该拥有的快乐,生活走向平庸。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