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柔互用 / 人物 /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

分享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2019-12-07  刚柔互用

1966年,陆步轩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东部一个小村子里,家里几代都是耕田种地的,父母文化水平都不高,小学时母亲因为意外去世,让本身就贫穷的家里处境更艰难了。

穷到什么程度呢,小时候的陆步轩每天就只吃两顿,早上玉米粥,中午玉米粥就面条,晚上不吃饭扛过去;初中离家远住校,每周他回家拿一次烘干的馒头,到学校泡稀饭或者白开水就着吃,能撑一个星期。

天气不好,馒头霉了馊了,还是忍着吃下去,穷啊,没办法,不然只有饿肚子。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对陆步轩来说,上学就是为了能够改一改自己的“穷”命,那时大学都是统招统分,只要能考上大学,一毕业就是吃公家粮的人了。

小伙子好强,第一年高考他就考上了西安师专,结果拿到手就把通知书给撕了,“我有个亲戚在国防科技大学读书,他父亲总是跟我父亲炫耀,我不服,坚决要考个更好的学校。”

接下来的一年,陆步轩全凭自学,没日没夜地拼命,眼睛一睁就学习,困得不行就闭上眼睛睡会儿,夏天小村子里蚊虫遍地都是,用不起蚊香只能点蒿草驱蚊,热得满身汗,烟又熏人,这种条件陆步轩依旧在用功。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1985年,陆步轩考了531分,位列陕西省第十四、长安县第一,这一次,他收到的通知书,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

然而,到毕业分配时,

他的派遣证是开到西安市人事局的,

这意味着,学生的个人能力退居次要地位,

把家庭背景、社会交往推到了前台,

自家几代务农,

自然是两眼一抹黑,只能凭自己闯。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最终他是以临时工身份在计经委落的脚,

还没有编制,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走投无路下,在妻子的建议下,他租了个门面,卖猪肉。前面的肉铺占了一半面积,一家三口在剩下的10平方空间生活。

2003 年夏天,对北大毕业生陆步轩来说,是个转折点。

本来应该待在办公室的斯文书生,正在苍蝇乱飞血水横流的猪肉摊前卖猪肉。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从 1999 年开始,陆步轩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猪肉佬,但一篇《北大才子西安街头卖肉》的文章发表,让他突然 " 被迫成名 "。

高考状元,北大毕业,卖猪肉,这些仿佛天然对立的词汇,在同一语境下,激起千层浪。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档口挤满了人大大小小的镜头和看热闹的人群,陆步轩穿个大背心儿,套一件被猪血染成酱色的皮围裙,肚皮松松垮垮,摇着扇子赶苍蝇,有记者采访他," 你以后想干什么?"

他叼着烟,埋头切肉," 我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这应该是陆步轩最失落的时候。

曾经他是身边人的榜样,现在却成了 " 反面教材 ":" 那个上北大的混得不行,在摆摊卖猪肉了。"" 北大毕业还不是照样卖猪肉…… "

连父亲都从村里赶来,指着他大骂:" 供你读大学,不是让你卖猪肉的。"

陆步轩没能改造社会,反倒在赤裸裸的现实跟前低下头来,郁郁不得志。

猪肉摊投入少,周转快,看起来落魄,但好歹能喂饱肚子。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君子远庖厨,北大明晃晃的光环,让陆步轩看起来狼狈又割裂。

潜意识里,他觉得猪肉佬是在 " 残害生命 ",那些一扇扇挂起来的猪肉,连同乱飞的苍蝇和刺鼻的腥味,常常带着索命的意思,闯入梦里。

陆步轩小心翼翼藏起自己的北大身份,从学校带回来的 8 箱书封在角落里,去隔壁小卖铺,只买烟酒,报纸杂志,连看都不看一眼。

他唯一像个文化人的地方,是一副眼镜。索性,店名也叫了 " 眼镜肉店 "。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文人的 " 清高 " 体现在另一个地方,陆步轩不会骗人。

从前开小卖铺,进到假货宁愿赔钱也不愿卖给别人;记性好做赌徒,但不愿意出千做局,挣的钱只够吃喝。

卖猪肉也是,他的档口,只卖最优质的肉,也从不缺斤少两。

肉店是熟人生意,众人口耳相传,眼镜肉店的生意很快就风生水起。当时,中国的猪肉档口平均每日生猪销售量是 1-2 头,而陆步轩的档口,平均销售量在 10-12 头。

门店年营收过万,陆步轩买房买车,提前奔了小康。

猪肉卖得这么好,但陆步轩蠢蠢欲动,一心只想进入编制内—— 2000 年,眼镜肉店被拆迁,陆步轩四处打探,想进学校教书,四处求告,最后还是没有下文。

2003 年的曝光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进入体制内的机会——当时,全国媒体都在讨论用人机制、人才环境的问题,长安区档案馆邀请陆步轩去上班,负责参与本地年鉴编辑工作。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他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文案工作。眼镜肉店交给弟弟和徒弟打理,他有时间才过去看一眼。

虽然收入减少了,但陆步轩还是选择做公务员。他说,"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身份认同的问题。"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但是造化弄人,在陆步轩离开后,猪肉价格突然一路飙升:随着非典疫情的解除,从 2003 年 7 月起,全国生猪价格从 5.83 元 / 公斤最高涨到 9.66 元 / 公斤,涨幅 65.7%。

养猪,此前一直以农村散养为主,没什么技术含量,搭个猪圈,养几只,逢年过节杀猪吃肉,猪肉比不上牛羊肉 " 高档 ",养猪杀猪都是 " 低到尘埃里 " 的行业。

随着肉价上涨,养猪的人多了起来。到 2005 年,生猪出栏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养猪逐渐规模化,年出栏量 500 头以下的小型养殖场成了主流。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养猪浪潮热热闹闹,陆步轩冷眼旁观。


在档案馆工作时,他出版了《屠夫看世界》,坦诚讲述了作为一个猪肉佬的思考。

北大校长许智宏说," 行行出状元,北大的学生同样可以做一个普通的劳动者 ",陆步轩在书里不以为然怼了回去:

既然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那么何不大刀阔斧地实行改革?在北大开设屠夫系,内设屠宰专业,拔毛专业,剔皮剁骨专业,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

陆步轩在后记里写道:

" 无论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一个正式在编的国家干部,旱涝保收。"


2007 年的年度热搜,猪肉涨价排第五。

而年度最佳段子,是一句沙和尚的吐槽:

大师兄,听说二师兄的肉,比师父的都贵了。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2007 年,生猪批发价飚了两次,一度涨到了 21.85 元 / 公斤,比上一次的高点,涨了一倍。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陆步轩的北大学长陈生,带着做房地产和醋饮赚的钱,半路出家杀入养猪业。


陈生做了市场调查,发现市面上的猪都是无名猪,唯一的区别是耳标。这个猪耳朵上的 " 耳钉 ",说明猪从哪个养殖场来,什么品种,算是一个身份证。

但是耳标不能带给猪肉溢价。大部分的猪肉,还在乱哄哄地无序竞争。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在吃穿住行都讲究品牌的年代,猪也应该拥有姓名。


这是一个庞大的蓝海市场。

于是,陈生的 " 壹号土猪 " 诞生了。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陈老板是国内最先提出 " 快乐养猪 " 理念的人之一。他的壹号土猪堪称猪生赢家,它们吃好的,喝好的,住好的,偶尔听音乐,有事没事还能遛个弯儿。


这样养猪,香不香不好说,但一定比普通猪肉贵。

排骨市价 18 元 /500g,陈生卖 28 元 /500g;瘦肉市场价 16 元 /500g,陈生卖 25.8 元 /500g。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这是陈生的 " 小九九 ":品牌加持,打出差异化竞争,单吃国内高端猪肉的所有市场。

壹号土猪狂飙猛进,在广州开了上百家门店。但是从 2008 年 5 月开始,猪周期来了——猪肉价格调头下行,一蹶不振。而壹号土猪,在低价竞争的冲击下有些吃不消了。

这时,陈生想到了自己的 " 网红 " 学弟陆步轩。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陈生邀请陆步轩到广州的壹号土猪店参观,陆步轩才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猪肉还能这样卖。


陆步轩决定,重拾屠刀,和陈生一起创业。

他要做的,是怼老校长的那句话——怎么不在北大开个屠夫系?

2009 年,陈生出资,陆步轩编教材教学,屠夫学校成立了。

陆步轩花两年时间完成《猪肉营销学》讲义,成为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猪肉教材。

屠夫学校实行全免费教学,首批招生 68 人,课时 45 天,通过练习砍木棍,锻炼分割猪肉所需的臂力,也包括档口管理,市场营销,猪肉烹饪等诸多课程,最后,经过军训、刀法、服务水平的几重选拔,只有 40 人拿到了毕业证。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猪肉生意红红火火,但陆步轩始终放不下公家人的身份。


2012 年,猪肉价格再一次猛跌,全行业亏损,壹号土猪却在挣钱。

那一年,陈生和陆步轩收到了来自北大就业讲座的邀约。即便已经小有名气,陆步轩依然拒绝了母校—— " 丢人啊。"


直到次年,两人才回到北大做创业分享。


陆步轩被请回母校北京大学做演讲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仍旧是:“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即便陆步轩把猪肉案上的事也捣腾出了名堂,即使他给母校北大捐了9个亿,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母校历史长卷上不光彩的一笔。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2013年陆步轩在北大演讲

从 2003 年老陆成名的那个夏天开始,猪肉价格起起伏伏的往事,画成数据图,就是让万达望而却步的 " 猪周期 "。


一年赚,一年平,一年亏,是养猪业的兵家常事。

一旦遭遇低谷,再大的投资都会变成泡影。所以养猪大佬往往战战兢兢," 身家千万,带毛的不算。"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想要扛住猪周期,你需要很多东西。

比如,运气。

2015 年《环保保护法》出台,在全国划定的禁养区 4.9 万个,面积 63.6 万平方公里,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 21.3 万个。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运气之外,更重要的是准备。

大部分人其实都不知道,养猪的技术门槛,其实比很多行业都要高。你的准备不够,满盘皆输。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这些年,很多和养猪八竿子打不着的企业,高盛、网易、复星、碧桂园……都开始磨刀霍霍向猪厂。

网易 6 个人就能养两万只猪,他们背后是一系列自动化设备和高科技养殖方案;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阿里的 AI 养猪,给每一只猪建档,包括品种、日龄、体重、进食情况、运动情况等,通过数据检测,判断猪是否患病,从而做出疫情预警;


京东搞了一个智慧养猪联盟,既有猪脸识别,还配有喂猪机器人和巡检机器人。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你说的养猪,和大佬们说的养猪,不再是同一种。


高科技、重资本的养猪业,即便你盖得了五星级酒店,你也未必能驾驭得了。

前两天,月薪两万招名校学生养猪的新闻上了热搜,但早在 10 年前,壹号土猪已经在用 10 万年薪招聘硕士卖肉了。

学历不再是桎梏,而是武器。

如今,猪肉佬陆步轩和师兄的公司有近万名员工,门店进驻全国 20 多个主要城市,连锁店超过 2000 家,去年销售额达到 18 亿。

今年双 11,壹号土猪生鲜店的销售额达到了 4 个亿。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曾经感觉低人一等的陆步轩,个人身家上亿。据报道,他已陆陆续续向北大捐了 9 亿。


他终于辞掉公务员的工作,放下笔,重新拿起刀。

他说," 拿笔不一定能秉笔直书,拿刀却能足斤足两。"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屠夫看世界》这本书,老陆在 2016 年再版了一次。当年他怼老校长 " 为什么不在北大开屠夫系 " 的那段话,再版时悄悄被删去了。


书名也改了,叫《北大屠夫》。

以前,老陆觉得自己 " 曾经在西安街头干着张飞的营生,与樊哙、郑屠之流抢饭碗的角色。"

现在他说," 我在全国是较为顶尖的猪肉专家,你可以拿教授来和我比。"

他终于想开了。


今年 4 月,老陆开通了抖音账号,戴着一副眼镜儿,身材微微发福,一笑就能看到被烟和茶染出褐色的门牙,他只拿着扇子说了一段话,就引来51万赞。

乍看上去这人也没啥特别的呀,直到瞅到了他的名字,原来,镜头面前的半百老人是那个曾经饱受争议的“北大第一个卖猪肉的”陆步轩。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陆步轩抖音上一个18秒的视频51万赞

即使从天之骄子变成猪肉案上的屠夫,也能绝处逢生,活得漂亮。陆步轩用自己另类的前半生,让我们看到一个勇于做自己的大写的人,更证明了:读书无用论,是最大的谎言。

北大屠夫陆步轩,一个卖猪肉的为母校捐款9个亿

本文图片主要源自柴静《看见》,其他源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