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兰中医 / 我的图书馆 / 中医泰斗张锡纯: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石...

0 0

   

中医泰斗张锡纯: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石膏这味药要这么用才有效

原创
2019-12-07  金兰中医
很多医学家在讲中药的运用时,排在第一个的大多是人参或者是黄芪,然而近代中医第一人张锡纯,却第一个讲石膏。说到石膏很多人并不陌生,尤其是在农村,很多地方都有制作石膏豆腐的习惯,所以对石膏会比较熟悉。石膏的作用其实很广泛,除了点豆腐,还能作为外科骨折的夹板,而老中医却常常拿石膏来退热,比如医圣张仲景就有著名的白虎汤,方中就是以石膏为主药。

也正是由于石膏早期出现在医圣张仲景的白虎汤里,后世医家在临床中也不是很常见到“身大热、汗大出、口大渴、脉洪大”同时出现的病症,所以他们对石膏这味药并不是很重视。又加上人们被白虎汤误导了,以为石膏性大寒,临床用之可能会偾事。实际上是多虑了,难道你没吃过石膏豆腐吗?咋没偾事?记得以前在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教《伤寒论》的老师告诉我们,凡是遇到风热感冒,吃点石膏豆腐,连药都不用喝。后来我们偶尔也有同学风热感冒,如法炮制,屡用屡效,足见,石膏清热,而且是安全的。

对此,张锡纯批评当时的一些中医“视用石膏为畏途,即有放胆用者,亦不过七八钱而止”,真正遇到热证,这么点剂量无疑是毛毛雨而已,所谓“杯水车薪”就是这个意思。张锡纯接着补充道,“夫石膏之质甚重,七八钱不过一大撮耳。以微寒之药,欲用一大撮扑灭寒温燎原之热,又何能有大效”。由此不得不让我们感叹,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啊!方药用对了,剂量没跟上,这就好像是隔靴搔痒,意犹不尽。

看到同行用石膏如此谨小慎微,张锡纯终于坐不住了,大声疾呼:“是以愚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实热,轻证亦必至两许;若实热炽盛,又恒重用至四五两,或七八两,或单用,或与他药同用,必煎汤三四茶杯,分四五次徐徐温饮下,热退不必尽剂。”什么概念?实热轻证,石膏用量可以达到30克,如果是实热炽盛,热得不得了,可以最高用到八两(也就是半斤),相当于现代的250克。煎汤三四茶杯,慢慢的分四五次饮下,只要热退了,就可以不喝了。

所以,唐代医学家孙思邈曾告诫大家,“胆欲大而心欲小,行欲方而智欲圆”,要灵活变通。医生跟驾驶员一样,首先得胆子大,就像开车时一样,你先别一上车就腿抖,汽车还没发动你已经害怕得不行,那谁还敢坐你的车?医生也是一样,在治病的时候,不要老是瞻前顾后,不求能够“乾纲独断”,但也可“剑胆琴心”。张锡纯这里又继续补充道,“石膏生用以治外感实热,断无伤人之理,且放胆用之,亦断无不退热之理”。明确告诉了我们,只要是外感实热,石膏尽管用,用得恰当,一定会退热。假如是热实脉虚的话,就可以加点人参,人参佐石膏也能退热,而且是实热兼虚热一起退,岂不妙哉?

实际上,石膏真的没有那么可怕,小时候我们经常喝石膏制作的豆腐脑,也经常食用石膏制作的豆腐,照样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从这个特点来看,作为医生来说,就不应该畏惧石膏这个药。只不过在运用时,需要搞清楚是实热还是虚热,实热是身热脉实,虚热是身热脉虚,二者很好区别,实热不需要加人参,虚热需要加人参,也很好区别。正如张锡纯所说,“遇寒温之大热势若燎原,而放胆投以大剂白虎汤,莫不随手奏效。其邪实正虚者,投以白虎加人参汤,亦能奏效”。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