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堂小伙计 / 花鸟虫鱼 /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昆虫,长大真不易...

0 0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昆虫,长大真不易...

2019-12-12  三合堂小...

       自从人类吃过火烧过的东西之后,人的胃口和追求就发生了变化,烧过的东西确实好吃、好消化、好味道。

       我们这一代肯定不是最早吃蚂蚱的;至于我从什么时候发现蚂蚱能烧着吃,我也是想不起来了。以前烧蚂蚱都是直接扔到火里,不是烧糊了就是没烧熟,我的创新是把它烧的焦黄:找个铁桶,把蚂蚱放铁桶里,然后架火烧铁桶。

       蚂蚱这个词应该可以理解为蝗虫的统称,下面这一串大体就解释了什么是蚂蚱。首先插一句,蚂蚱的颜色不是固定的,有土黄也有绿色,基本上和周围环境颜色一致。


       下面这个就是典型的一只蚱蜢了(我小的时候叫它大单儿、单张)。它长的高挑,线条也优美,更是不可多得的好吃头儿。它虽然会飞,但是要捉住它也不费什么劲,所以,哈哈,每次逮住这个都感觉心里很美,前两天做梦还在逮呢。奇怪,以前经常梦到逮鱼,鱼总是很多,逮了一条又一条,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做梦,然后又告诉自己是真的;现在这个梦变成了大单儿。

       这个东西有个学名,叫做中华蚱蜢,还别说,这帅气、优美还真配得上这个高大上的名字,只是眼睛带着点傻气。这东西,你捏着它两只后小腿儿,它就会给你磕头,求你放了它。你会放了它吗?我不会!夏天的下午上课总是困的抬不起头,逮个这个放课桌上(当然要先去其两只后腿,要不教室里乱跳就坏了),就怎么也睡不着了。看来,它除了能吃,在提高劳动子弟学业上也有莫大的贡献。咱们在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时,有个中华蚱蜢作伴,就更提高了自己的觉悟,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学习。赞你一个!


       刚才我说第一个蚂蚱带着个没出息的样子,是因为它柔弱,身体柔软一捏就烂;下面这两个就是有出息的蚂蚱了,身上跟穿了装甲一样,尤其后腿,柔嫩的人手被它刮到有可能先弄伤你的小手。

       你看上下两张图里的蚂蚱,首先它们警惕性很高,然后弹跳力也强大,最后飞翔能力也强。所以能抓住这种,一般都是在它们打盹儿的时候。一般的蚂蚱飞起来能飞十来米就了不起了,这种,尤其是下面这个绿色的,飞几百米、几公里都不是问题。

       蚂蚱里面还有下面这种跳跃能力非常强大但是几乎没有飞翔能力的,我和二钱把它叫做小油蚂蚱,这种大腿里都是精瘦肉。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十八蹦,开始我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叫这个名字的,后来我就实践出真知了。既然我用手总是扣不住它,就干脆不抱这个幻想了,就一路跟着它,它跳一下我就追着它跑一段,终于,我计数了一下,它只跳了十七下就跳不动了。它并不是不想跳了,两只后腿还在发抖、发力,但是腿已经累的抽筋了。


       蚂蚱和蝉一样,卵都是在地下孕育、生长的。下面这个是我们看到的表象。小时候经常在路上遇到这种,要知道人踩车轧的路都比路边的地要硬,但是它们还就喜欢这硬的地方。干地球,这要是人类的话就是纯属吹牛了,人家做成了事实,你不佩服?!有个史上最炫酷吊炸天的顺口溜,一看就是吹牛,都没敢提地球,人家却做成了事实。

       这个蝈蝈,我老家称之为乖乖,学名鸣螽(zhōng)。它和蚂蚱不同的地方在于,第一它会咬人,可吃肉;而蚂蚱只会吐口水来反抗。第二,它会叫,当然不是口技,而是翅膀,这也是鸣螽这个名字的由来。由可叫、可咬来看的话,和它类似的蛐蛐就可以归类为家禽里的鸭了。鸭、鹅可以说是堂兄弟,和鸡论起来就出了五服了。

       蝈蝈我认为是公的,下面的这个带长尾巴的就是母的了,我们那里名字叫做lǚ jù,我把它写成了履锯,合不合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履锯不会叫,但是也会咬人。它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肚子里的籽了,又香又有嚼劲儿。蝈蝈我从来不吃,履锯其实吃的也不多,因为一般你看到的都是蝈蝈,它会叫,既能吸引异性传宗接代,也能吸引异类害了自己性命,甚至留不下后代。蝈蝈在黄豆地里最多。

       下面这个老头子差不多的人都认识,说它老头子因为他行动缓慢。这个只烧着吃过一次,一般都是逮了放在家里看它变成蝉。不过在家里的、不在树上的话基本上很难成功蜕掉外壳,一般脱掉一部分衣服就死掉了,给你留下个被凌辱的现场。

       蝉在我老家叫做急恋儿(我写成急恋儿,意思就是说它们eager to make love,因为他们在地下撑了那么久,上来见到光明不过几十天就死去了,换了人类也是要及时行乐的),这个蛹就叫做急恋儿猴儿,蝉飞走之后剩下的外壳叫做急恋儿猴儿皮儿。不说儿化音的还不好读出来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