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用权 / 时评 / 14岁辍学打工,28岁红遍全网:李子柒的桃...

0 0

   

14岁辍学打工,28岁红遍全网:李子柒的桃花源记

2019-12-12  江用权


      按约,和大家聊聊李子柒。

      对她,大家并不陌生:微博粉丝2000多万,抖音粉丝2300多万,B站粉丝200多万,油管粉丝700多万……

      镜头里的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箪食瓢饮。

      三月桃花熟了,采来酿桃花酒;

      四月枇杷熟了,开始酿枇杷酒;

      五月樱桃成熟,酿樱桃酒、煨樱桃酱、烘樱桃干、调制樱桃青柠饮。


      除了按照时令,灵活安排农作物的耕种、采摘外,李子柒还亲自制作笔墨纸砚、染布织衣。


      一个有趣又懂生活的人,总有办法把一成不变的生活过成诗。

      故宫翻牌、海外爆红、火遍全网,惹得央视新闻都盛赞李子柒:

      李子柒的视频里,没有一个字夸中国好;但她讲好了中国文化,讲好了中国故事。

      这是文化输出吗?当然。

      但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种文化接轨。


      01
      中国文化,缺少“退出机制”

      被儒家文化浸润几千年的中国人,潜意识里,没有给自己设定“退出机制“。

      汉唐以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入世”理念,几乎成为全社会的成功标准。

      就说隐居山林却通晓天下的诸葛亮,他算“出世”吗?非也。

      从“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到“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只有一念之差。

      可见,诸葛亮并无出世之心,他一直在等待明主,等待自己的大时代。

      可以说,“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理念,根植在每个中国人的心底。


      那么,有人“出世”吗?有。

      但严格来说,我们只有两种“退出模式”:

      一种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比如汉高祖刘邦,“威加海内归故乡”;

      一种是功败垂成,生死难料,比如楚霸王项羽,“虞姬虞姬奈若何”。

      第一种模式践行得比较少,毕竟一朝得志,他乡也能变故土;

      第二种就很普遍,屈原、苏轼、李白、杜甫……皆以此被“出世”,壮志难酬,郁郁寡欢。

      出世,就意味着失意。

      这种思维,经由文人之口,传递千年;以至我们提起乡土,想到的全是不堪。

      田园也有美好?自欺欺人罢了。


      02
      田园生活,是所有人的理想

      “入世”思维在今天的体现,就是大量人口涌入一线城市。

      经济、科技、文化、教育、医疗最发达的城市,孕育着整个民族的未来,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而落后的地区,则是底层互害,人人争相逃离。

      城市越来越大,节奏越来越快,压力越来越大。我们被迫接受996/251的毒害,失眠、焦虑、恐慌、抑郁、无望,将我们包围。

      每年年底,都有人叫嚣着逃离北上广深,回到三四线城市安稳;但对“低配”生活的不适应,又迫使他们迅速逃回北上广深。

      城乡之间必然二元对立吗?只能城市向下兼容乡村吗?

      这个看似无解的难题,终于有人做出了不是非此即彼的回答。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箪食瓢饮,就是李子柒的常态。平淡无奇的日子,她却能过成一首诗、一幅画。

      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们为什么喜欢李子柒?

      因为她唤起了无数国人心中那份被压抑和埋没上千年、却又深入骨髓的田园情感。

      深陷城市囹圄的我们,在李子柒的视频中, 看着她种地、砍柴、喂马、采花、做饭,仿佛在平行时空里,有另一个自己在过着理想的生活,想想就觉得暖心美好。

      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得到了暂时的落地。


      03
      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

      李子柒走红后,很多人拿她跟陶渊明比较,称她是“当代田园诗人”。

      但在我看来,前者对田园的回归,比后者更难能可贵。

      陶渊明的回归,带有不甘和愤懑,掺杂着知识分子特有的矫情和卖弄;与其说是描绘田园风光的美好,不如说是对被迫耕作的怨怼。

      而李子柒对田园的回归,几乎接近本心。

      从小随爷爷奶奶生活的她,在乡里帮厨,耳濡目染学会了很多厨艺。

      14岁爷爷去世,为了贴补家用,她辍学打工,一走就是八年。

      她端过盘子,睡过公园,也连续啃过两个月馒头,甚至去酒吧当过DJ。

      直到奶奶生病,她才决定离开都市,回到乡下的奶奶身边。

      这样坎坷而励志故事,选秀综艺一抓一大把;

      抽中烂牌的人那么多,凭什么玩出王炸的是你?

      一个人能反复、全身心、沉浸式地投入一件不知道是否、何时有回报的事情,除了“热爱”,我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因为热爱,她能忍受乡野的孤寂,她能费时一年完成蜀绣,她能冬去春来只为打一瓶酱油。

      有人说,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李子柒式田园生活注定要被淘汰,它太失真,太低效,可操作性太低。

      但李子柒偏偏成功了。

      让现代生活“出世”,让传统文化“入世”,不是两相对立,是完美融合,这是时代的选择。


      04
      最高明的“文化接轨”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如何评价李子柒?

      其中最高赞回答是:

      李子柒的海外文化影响力,可以抵得上1,000个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

      这也是近来李子柒最受争议的一个点,她究竟算不算文化输出?

      油管上很多外国网友,对李子柒评价很高,认为她的视频温暖、治愈,让很多此前从没了解过中国的人爱上中国。

      她把正在消亡的传统通过最直观的方式展现给全世界,这当然算是文化输出。


      今天,全世界都在向东看。向全世界输出什么样的文化,是我们需要考量的。

      曾几何时,人们默认了东西方是不兼容的——

      东方含蓄,西方开放;东方封闭,西方包容……

      但在李子柒这里,东西方之间那堵看似坚不可摧的墙已经瓦解。

      向高福利、高保障的西方社会,传递田园牧歌的“出世”价值,这本身就是一种很高明的接轨。

      有了这个突破口,再向外“输出”更多文化和价值,不会更容易吗?
       

      05
      怎样文化,才能自信

      最后,讲讲文化自信。

      太多爆文,单说中国5G多快,综合国力多强,军事实力多牛……

      硬实力刚上来,就想把自己的一套倾轧给别人,这跟当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野蛮,有什么区别。

      文化是无国界的。人们喜欢李子柒,真的只是喜欢这种生活,和她是什么种族没有关系。

      就好比这样问你:作为中国人,你会关心李子柒来自哪个省份吗?


      所以,国人也大可不必急着质疑李子柒凭什么能代表中国。

      在这个全民皆有话语权的时代,不想被代表?自己努力去当先锋吧。

      可以预见到的是,会有越来越多外国人来了解中国;我们要做的,不是猫着腰兜售自己的文化,而是张开双臂,拥抱别人对自己文化的赞赏。

      真正的文化自信,不需要“输出”,不需要争抢,更不需要非黑即白、你高我低。

      也许,未来世界的剧场是西方的,舞台是西方的,灯光也是西方的;但没关系,只要讲好了东方的故事就行。

      只是向全世界展现了一个中国人的日常,就能带给所有人感动,这才是最高级的文化自信。

      全文完,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在看


      作者:黄鲁植,高冷摩羯座,规则卫道士,北上广佛系青年,热衷研究心理学、经济学和淘宝美学。关注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用阅读对抗无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