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2019 / 通货膨胀(资本... / 重庆前首富财富往事:54岁创业,72岁身家...

0 0

   

重庆前首富财富往事:54岁创业,72岁身家百亿,如今为救企业毅然复出

2019-12-12  开启2019

原标题:重庆前首富财富往事:54岁创业,72岁身家百亿,如今为救企业毅然复出 来源:宜信财富

图片来源:PIXBAY

文 牧森

流动负债192.83亿,汽车销量断崖式下滑,深陷“破产”传闻……近期,随着知名车企力帆集团陷入艰难时刻,力帆创始人,81岁的尹明善在退休两年后不得不重出江湖,试图救力帆于水深火热之中。

从曾经的摩托车霸主到A股首家民营乘用车上市公司,再到如今跌至车市的边缘化,不复昔日荣光,究竟是什么“绊倒”了力帆?这家企业的遭遇又给包括企业家和创业者在内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带来哪些启示呢?

尹明善创业往事:从大器晚成到暮年出山

在中国企业家中,尹明善的创业历程极富传奇性。创立力帆前,尹明善做过翻译、英语老师、编辑、书商,一个偶然的机会,尹明善发现了摩托车市场的商机,在1992年创立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也就是力帆的前身。创业这年,尹明善已经54岁。

依靠过人的商业头脑,以及接连研发出两种在国内独一无二的发动机,尹明善在不到几年的时间里赚得近4000万元。1999年,“轰达”摩托车已遍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将尹明善以5.5亿元的身家登上福布斯2000年中国富豪榜。

2001年,在收入超过38亿之际,“轰达”更名为“力帆”,两年后,力帆已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车生产商。同样是在这一年,由于摩托车行业增势疲弱,而汽车市场显现出巨大的消费潜力,65岁的尹明善决定进军汽车制造领域。2010年11月25日,力帆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首家登陆A股的民营车企。在高涨的股价的推动下,72岁的尹明善轻松迈入百亿富豪阵营,再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并多年蝉联重庆首富。

然而力帆的汽车业务并未如尹明善预期的那样顺风顺水。财报显示,2010年,力帆控股净利润达到4.4亿元,此后净利润一直在3亿元到4亿元之间徘徊。2015年,由于在新能源等领域的投入增加,力帆控股的净利润缩减至1.1亿元。2017年10月,深感精力不同往日的尹明善将权杖交给以牟刚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退居幕后。

但力帆的颓势仍在继续。随着近年来汽车销量的不断下滑,力帆2018年全年更是只卖出31786辆,相比2017年101434辆的销量下跌近70%。常年产销双下滑也使力帆资金链日益趋紧。力帆集团年报显示,2014-2018年,力帆集团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另据力帆第三季度财报,今年前三季度力帆实现营收入66.86亿元,处于下滑状态,而净利润暴跌2064.56%,亏损26.33亿。而截至今年上半年,集团流动负债已达192.83亿元。

多重压力下,力帆多次被传出“破产”的消息,其虽发布公告辟谣,但也坦承了目前资金流压力较大的事实。在力帆遭遇到成立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之际,已卸任退休的尹明善重新“出山”,希望带领这家耗费了他一生心血,已经运营了27年的企业走出至暗时刻。

三个重大失误“绊倒”老牌车企

力帆为何会陷入如此凶险的境地?这里面有融资环境、国际贸易环境、汽车产业周期下行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但也有着诸多内部因素。篇幅所限,我们简要来看一下。

首先是创新力不足,产品更迭落后。在其首款轿车520市场遇冷后,力帆后续推出的轿车似乎一直走着模仿路线,被质疑复制了宝马、福特、汉兰达等品牌的设计。创新力的疲弱使得力帆难以积累起核心竞争力,进而也就无法推出叫得响的品牌,在长久立足于汽车市场的愿景上缺失了关键的一环。

创新力的缺乏又直接造成研发的迟缓。以力帆330、630为例,与上一代的320、620相比,两款新车均遭到外界吐槽,被指“小修小补”、“基本没变化”。此外,力帆已经2年没有推出燃油新车,现有车型中没有一辆国六车型,在品牌形象、产品力、品控等方面均未受到市场及消费者认可,导致了销量每况愈下。

其次是未能抓住行业红利,浪费了手中的好牌。力帆在新能源车领域很早就开始了布局,2013年已顺利进入上海经信委的新能源汽车目录。2015年,力帆股份发布总额52亿元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借此转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该战略对力帆的销量回暖确实起到了拉动作用,力帆新能源汽车在2016年、2017的销量分别为5550辆和7738辆,实现销量上升。

正当力帆准备在转型上大展拳脚,变数接踵而至。2016年,力帆为其生产的2395台不符合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标准的车辆进行了申请,数额过亿,被国家财政部取消了当年的乘用车申请补助资格。2017年2月,力帆再次出现在新能源“骗补”企业名单中,而当初入选的两款新能源车也已全面停产。

不仅如此,力帆新能源车还召回过三款纯电车,共计6千多辆。“骗补”风波加上令人堪忧的产品质量,企业竞争优势体现不出来,影响了消费者和投资者对企业未来的预期,力帆出现(销)量(股)价齐跌,此前较快的新能源市场布局、产品的未来规划也全都前功尽弃。新能源汽车是力帆“翻身”的最大契机,可是错过了最佳时间,机遇也转瞬即逝。

第三是过度多元化导致元气大伤。除了汽车和摩托车业务之外,力帆还涉足了金融、酒类以及房地产等业务。尽管力帆在商业版图上多路出击,却呈现出“多点不开花”的窘况:主业无法对业绩形成有效带动,其他领域的布局也未能带来有效补给。以足球为例,力帆从2000年开始投资足球,直到2017年退出该领域,力帆的投入超过8亿。尽管其“坚守中国足坛”的口碑仍在,长期“输血”使得资金链本就紧张的力帆更加“缺血”。

接班计划临时“变调”,或埋下传承隐患

力帆此次危机中,还有一个绕不开的因素,那就是传承计划的一再改变。

尹明善有一子(尹喜地)一女(尹索微)。在接班人一事上,尹明善最初效仿福特集团,在2017年交棒给以牟刚、陈卫、王延辉、马可等职业经理人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将公司所有权、控制权和经营管理权分开。也就是说,尹明善家族仍是力帆实际控制人。

当时,尹明善对媒体透露,这一安排是由于儿子对接班兴趣不大,而女儿还不成熟。“将来他们如果有意向接班,也得有这个能力,没这个能力就当大股东。”尹明善曾表示。

今年3月18日,力帆股份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尹喜地低调亮相。当被记者问及近况时,尹喜地表示“一直在忙公司的事”。作为尹明善的独子,尹喜地早年曾陪尹明善创业,一度掌管力帆的房地产、期货以及足球俱乐部等业务。从重庆当地媒体在报道中披露的信息分析,尹喜地并未过多参与集团日常管理运作,可能仅履行董事职能。

5个月后,力帆高层出现人事地震。力帆公告显示,公司副董事长陈卫,总裁马可,副总裁董旭等人“因个人原因”辞职。业界普遍认为,多名高层的集体出走与力帆业绩严重下滑、翻身乏力有关。曾被寄予厚望的几名干将“集体出走”之下,无论是临时抽调高管“补位”,还是基于“上阵父子兵” 的传统理念由尹喜地紧急接棒,对尹明善和力帆来说,尹明善的交班计划和公司的战略调整都已被严重打乱,企业和家族的顺利传承也因此埋下隐患。

我们之前写过多篇成功传承的案例,其中的一个共同点是,成功的家族传承都基于缜密细致的布局。对于希望打造百年老店的家族企业来说,不但要尽早制定继任规划,更要预留出B方案,以防意外。

对此,《宜信财富2019年资产配置策略指引》“家族传承”篇早已给出建言:关注对家族的精神财富、家族企业股权与非实物金融资产等进行统筹规划,明确协作发展战略和配置比例,并且运用家族信托和保险等兼具金融、法律属性的工具,防范家族财富所面临的投资风险、民事风险、商事风险,补齐短板,致力于实现家族财富稳健传递、造福后人。

我们也殷切盼望,众多像尹明善这样曾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过贡献的企业家,能够在新经济、新时代顺利找到应对路径,同时未雨绸缪,为企业和家族留足“翻身”的资本,无论是转型还是淡出,都能从容转身,翩然驶过万重山。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