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庐经略 / 经典巨著 / 笔记小说总集《绀珠集》卷十:《续齐谐记...

   

笔记小说总集《绀珠集》卷十:《续齐谐记》·全卷

2019-12-13  草庐经略
·

《续齐谐记》
【梁】吴均 撰

    今本《续齐谐记》仅十七条,然文学性较高,颇多佳作。其取材,部分辑自旧集,还有不少来自民间传说故事,情节新奇,富于浪漫气息。其中“阳羡书生”写书生因脚痛卧路侧,后求寄许彦鹅笼中,为酬许而口吐珍馐、美女,美女又口吐男子,男子又吐女,终又依次回纳书生口中,极为奇幻精彩。此事显然本自佛经故事,则又可见佛教对中国文言小说的影响。本书不少故事,还成为后代话本小说及传奇的素材,可见它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本书现存版本颇多,今以明嘉靖《顾氏文房小说》本为底本,校以其它诸本,予以标点出版。

【正文】

续齐谐记

一、“金凤凰”
【原文】
    汉宣帝以皂盖车一乘,赐大将军霍光,悉以金铰具。至夜,车辖上金凤凰辄亡去,莫知所之,至晓乃还。如此非一。守车人亦尝见。后南郡黄君仲北山罗鸟,得凤凰,入手即化成紫金,毛羽冠翅,宛然具足,可长尺余。守车人列上云:“今月十二曰夜,车辖上凤凰俱飞去,晓则俱还。今则不返,恐为人所得。”光甚异之,具以列上。后数曰,君仲诣阙上凤凰子,云:“今月十二夜,北山罗鸟所得。”帝闻而疑之,置承露盘上,俄而飞去。帝使寻之,直入光家,止车辖上,乃知信然。帝取其车,每游行,即乘御之。至帝崩,凤凰飞去,莫知所在。 【 嵇康诗云:“翩翩凤辖,逢此网罗。”】
【译文】
    汉宣帝曾经把一辆黑色盖蓬的车子赐给大将军霍光。这辆车子是全部用金子装饰起来的。到了晚上,车轴的插销上用来装饰的一只金凤凰就飞出去,不知飞到哪里去,直到天亮才飞回来。经常象这样不止一次,看守车子的人也曾经看见了。后来南郡的黄君仲,在北山用网捕鸟,捕到了一只凤凰,刚刚捉到手里便变成了一只紫金凤凰,羽毛、凤冠和翅膀都很完整,栩栩如生,足足有一尺多长。看守车子的人第二天没有发现金凤凰飞回来,赶忙把这件事报告了霍光,说:“车轴插销上的金凤凰,这个月初一到十二晚上都飞出去,前十一次到第二天早上都飞回来了,昨夜飞出去,今天天亮后还没有飞回来,恐怕被他人得到了。”霍光对这件事感到特别奇怪,就把看守车子的人所说的事都报告了皇上。过了几天,黄君仲到宫里去拜见皇上,便将小金凤凰献给了皇上,说:“这是这个月十二日晚上,我在北山用网捕鸟所捕到的。”汉宣帝听到他这话,感到很是怀疑,便把小金凤凰放在承露盘中,不一会儿小金凤凰突然飞去。汉宣帝令人寻找,只见这只金凤凰一直飞进霍光家,落到车轴插销上,汉宣帝这才相信这是真的。宣帝取回了这辆车,每当外出巡游,都乘坐这辆车。直到汉宣帝死后,这只金凤凰飞走了,后来就没有人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所以嵇康在游仙诗中有“翩翩凤辖,逢此网罗”一句。

二、“紫荆树
【原文】
    京兆田真兄弟三人,共议分财。生资皆平均,惟堂前一株紫荆树,共议欲破三片。明曰,就截之,其树即枯死,状如火然。真往见之,大惊,谓诸弟曰:“树本同株,闻将分斫,所以憔悴。是人不如木也。”因悲不自胜,不复解树。树应声荣茂,兄弟相感,合财宝,遂为孝门。真仕至太中大夫。 【 陆机诗云:“三荆欢同株。”】
【译文】
    西汉的时候,京城有位叫田真的兄弟三人,有一天,他们共同商议着要分割家里的财产。他们把家里所有的财产平均分做三份,每人一份,只有家中种在堂前的那棵紫荆树,没有办法平分,于是兄弟三人决定把树砍倒,也把它锯成三片,每人一份。第二天,兄弟三人准备去堂前砍树,可是,昨天还枝繁叶茂的大树,突然一夜之间就死掉了,好象大火烧过一样。田真看到之后,感到非常的震惊,就跟两位弟弟说:“一棵树本身就是同干共株的,因此,当听到自己要被分割成三片,马上就憔悴枯萎了!难道我们人却不如树木吗?”田真忍不住悲从中来,哭了起来,兄弟三人也因此就决定不砍伐这棵紫荆树了。说也奇怪,这棵树一听到田真兄弟说不分割它了,就又活了过来,马上变成原来一样枝繁叶茂了。兄弟三人因此而感悟,就把分好的财产又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家了。从此兄弟三人和睦、愉快地生活在一起;成为当地人们所称道的孝悌人家。田真后来当官当到太中大夫。所以陆机的诗中有“三荆欢同株”这一句。
【译文2】
    京兆(首都)田真弟兄三人一起商议分家各自做生意,都很平均,就厅堂前面的一棵紫荆树没法分,大家商量分作三段;明天,去砍它,紫荆树枯死了,像被火焚烧过一样。田真过去看,吓了一跳,和自己的两个兄弟说:“树本来是一棵,听说将被砍分,所以就枯死了。我们人还不如树木啊。”三兄弟伤心不已,不再去砍树,紫荆树又枝叶茂盛起来。之后兄弟和睦,一起做生意,财宝盈门,成为孝义之家。

三、衔环报恩
【原文】
    弘农杨宝,性慈爱。年九岁,至华阴山,见一黄雀为鸱枭所搏,逐树下,伤瘢甚多,宛转复为蝼蚁所困。宝怀之以归,置诸梁上。夜闻啼声甚切,亲自照视,为蚊所啮,乃移置巾箱中,啖以黄花。逮十余曰,毛羽成,飞翔,朝去暮来,宿巾箱中,如此积年。忽与群雀俱来,哀鸣绕堂,数曰乃去。是夕,宝三更读书,有黄衣童子曰:“我,王母使者。昔使蓬莱,为鸱枭所搏,蒙君之仁爱见救,今当受赐南海。”别以四玉环与之,曰:“令君子孙洁白,且从登三公,事如此环矣。”宝之孝大闻天下,名位曰隆。子震,震生秉,秉生彪,四世名公。及震葬时,有大鸟降,人皆谓真孝招也。 【 蔡邕论云:“昔曰黄雀报恩而至。”】
【译文】
杨宝是汉代弘农郡人,九岁时,杨宝在华阴山北边,看见一只黄雀被鸱枭击伤后坠落在树下,一群蚂蚁将受伤的黄雀围困起来。杨宝怜悯黄雀,就把它带回家,放置在一个小木箱里,每天用菊花来喂养它。过了一百多天,黄雀的伤养好了,羽毛也长全了,它每天早上飞出去,晚上又飞回来。
有一天晚上,夜过三更,杨宝还在读书尚未睡觉。忽然,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少年来向杨宝再三拜礼,他对杨宝说:“我是西天王母娘娘的使者,奉命到蓬莱仙山出使,不小心被鸱枭击伤。承蒙您怜爱救助,非常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说完,黄衣少年送给杨宝四枚白玉环,并说:“让您的子孙像这白玉一样品行高洁,位居三公。”

四、“洛水白獭
【原文】
    魏明帝游洛水,水中有白獭数头,美静可怜,见人辄去。帝欲见之,终莫能遂。侍中徐景山曰:“獭嗜鲻鱼,乃不避死。”画板作两生鲻鱼,悬置岸上。于是群獭竞逐,一时执得,帝甚佳之。曰:“闻卿善画,何其妙也!”答曰:“臣亦未尝执笔,然人之所目,可庶几耳。”帝曰:“是善用所长。” 【 颜公《庭诰》云:“徐景山之画獭是也。”】
【译文】
    魏明帝游洛水时,洛水中有几只白獭,干净得又美又可爱,看见人就离开。明帝想捉到白獭,始终捉不到。侍中徐景山对明帝说:“我听说水獭喜欢吃鲻鱼,竟然不顾自己的死活,可以用鲻鱼欺骗它。”接着在木板上画了两条鲻鱼,悬挂在岸上,于是群獭竞争着追到木板画边上,一下子就都捉住了。明帝十分夸奖他,对他说:“听说你善于画画,怎么画得这么好呢?”徐景山回答说:“我不曾拿笔画过画,可是别人画的画,我也能照着画下来。”明帝说:“你很善于运用自己的长处呀。”

五、“燕墓斑狸
【原文】
    张华为司空,于时燕昭王墓前有一斑狸,化为书生,欲诣张公。过问墓前华表曰:“以我才貌,可得见司空耶?”华表曰:“子之妙解,无为不可。但张公制度,恐难笼络。出必遇辱,殆不得返。非但丧子千年之质,亦当深误老表。”狸不从,遂见华。见其容止风流,雅重之。于是论及文章声实,华未尝胜。次复商略三史,探贯百氏,包十圣,洞三才,华无不应声屈滞。乃叹曰:“明公乃尊贤容众,嘉善矜不能,奈何憎人学问?墨子兼爱,其若是也?”言卒便退。华已使人防门。不得出。既而又问华曰:“公门置兵甲阑锜,当是疑仆也。恐天下之人卷舌而不谈,知谋之士望门而不进。深为明公惜之。”华不答,而使人防御甚严。丰城令雷焕,博物士也。谓华曰:“闻魅鬼忌狗所别者,数百年物耳。千年老精,不复能别。惟千年枯木,照之则形见。昭王墓前华表,已当千年,使人伐之。”至,闻华表言曰:“老狸不自知,果误我事。”于华表穴中得青衣小儿,长二尺余。使还,未至洛阳,而变成枯木。遂燃以照之,书生乃是一斑狸。茂先叹曰:“此二物不值我,千年不复可得。”
【译文】

    张华(西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藏书家)位列司空(官名,掌水利、营建之事)期间,已经把燕昭王(春秋战国时燕国第39任君主)墓当做自己家的一只狐狸通过千年的修炼,终于化为人形。它变成一书生,打算去拜访张华。


    临行前,它问自己的老邻居,燕昭王下葬后就树立在墓前的华表:“老表,以我现在的才华样貌,去拜访张司空会如何呀?”


    华表对此事深表担忧:“以你的才华样貌,当然没什么不可,但张公是一位知识渊博之人,恐怕难以受骗。我担心你这次出行,不但会遭受耻辱难返,丧失了千年修炼的道行,恐怕也会连累了我呀。”

对于华表的担忧,狐狸只是过了一下耳朵而已,随后就去拜访张华了。


    张华见书生一表非凡,才兼文雅,很是重视。两人随后讨论文章虚实,张华未胜。接着又讨论历史,诸子百家,十圣三才,张华均久居下位。


    书生叹了口气说:“世人传言,明公乃谦谦君子,尊贤容众,嘉奖有能力的人而怜悯弱者。怎么能憎恨有学问的人呢?墨子讲兼爱,难道是这样的吗?”说完便想离去。但张华已派人把守,无法离去。既然不得出,书生又问张华:“明公派士兵把守,定当是怀疑我了。明公这样做,恐怕以后天下人都要三缄其口,卷舌不谈,有志之士也只能望公府而不进了。若是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深深的为明公赶到惋惜啊。”对于书生的这番话,张华并未回答,反而是派人更严格的看守书生。


    丰城县令雷焕,也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他听说了此事,对张华说:“我听说,狗能分辨出百年道行的鬼魅狐狸,但修炼千年的精怪,就无法识别了。只有找到前年的枯木,点燃照之,才能使精怪现出原形。燕昭王墓前的华表,已有千年,明公可派人伐之。”


    张华派去的人带了燕昭王墓前,听到华表说:“这只不自知的狐狸,果然连累了我。”张华派去的人,在华表中取出了一个两尺多长的青衣小儿,在回去的路上,还没有到洛阳,就变成枯木了。


    张华命人点燃枯木去照书生,书生果然现了原形,变作狐狸。张华叹息说:“它们若不是遇到了我,恐怕再过千年,也不会被抓住。”


六、“通天犀纛”(读音:导)
【原文】
    东海蒋潜,尝至不其县。路次林中,露一尸已自臭烂,鸟来食之。辄见一小儿,长三尺,驱鸟,鸟即起,如此非一。潜异之,看见尸头上着通天犀纛,揣其价,可数万钱。潜乃拔取。既去,见众鸟集,无复驱者。潜后以此纛上晋武陵王晞,晞薨,以衬众僧。王武刚以九万钱买之,后落褚太宰处。复以饷齐故丞相豫章王。王薨后,内人江夫人遂断以为钗。每夜辄见一儿绕床啼叫,云:“何为见屠割?必诉天,当相报!”江夫人恶之,月余乃亡。
【译文】
    西晋时期,东海郡的蒋潜,有一次到不其县去。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看见树林中露出一具尸体,尸体已经腐烂发臭,一班乌鸦都飞来啄食腐肉。可是,每次乌鸦飞来,都能看到一个三尺来高的小孩前来驱赶乌鸦,乌鸦赶紧就飞跑了,如此反复不止一次。蒋潜觉得很奇怪,就走近前去看。他看到死人头上佩戴着一枚通天犀纛,估计它的价钱,大概可以值好几万钱,蒋潜就拔取了这枚犀。等他走后,一群乌鸦争先恐后地飞来啄食腐尸,就再没有人来驱赶了。后来蒋潜把这个犀纛献给武陵王司马晞,司马晞死后,这个犀纛又被施舍给众僧人。王武刚用九万钱把它买下来,后来落到褚太宰手里,褚太宰又把它送给齐国前丞相豫章王。豫章王死后,他的妻子江夫人就把它弄断做成钗。每天夜里,都能听见一个小孩子绕着床头哭叫着说:你为什么要把我切割弄断?我一定要到上天去告状,一定要报此仇!江夫人又讨厌又害怕,一个多月以后就死了。

七、“笼歌小儿
【原文】
    桓玄篡位后来朱雀门中,忽见两小儿,通身如墨,相和作《笼歌》,路边小儿从而和之者数十人。歌云:“芒笼茵,绳缚腹。车无轴,倚孤木。”声甚哀。无归。曰既夕,二小儿入建康县,至合下,遂成双漆鼓槌。吏列云:“槌积久,比恒失之,而复得之,不意作人也。”明年春,而桓败。车无轴,倚孤木,桓字也。荆州送玄首,用败笼茵包之,又芒绳束缚其尸沈诸江中,悉如所歌焉。
【译文】
    东晋大将桓玄篡夺了东晋皇位后,有一天来到南京朱雀门一带,忽然看到有两个小男孩,浑身漆黑如同墨汁,他们互相一唱一和地唱着《芒笼歌》。路边的小孩子跟着唱和的有好几十人。歌词是:“芒笼茵,绳缚腹。车无轴,倚孤木。”歌声非常哀伤凄楚,听的人都忘记了回家。天快要黑的时候,两个小男孩跑进建康县的县衙,来到阁楼下,就变成了一对黑漆鼓槌。管击鼓的官吏们说:“这鼓槌放在这里好长时间了,最近常常无故丢失,而过了不久又自己回来,没想到它们竟变成了人了!”第二年春天,桓玄被东晋大将刘裕打败身亡。原来小儿唱的歌词说:“车无轴,倚孤木”,“车”字中间的一竖没有,再靠着一个“木”字,是个“桓”字。芒笼茵,绳缚腹”,荆州把桓玄的头颅送到南京来,用破草笼子包裹着,又用草绳把他的尸体捆绑着沉到江里去,完全像童谣所说的那样啊!

八、阳羡书生
【原文】
    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奁子,奁子中具诸肴馔,珍馐方丈。其器皿皆铜物,气味香旨,世所罕见。酒数行,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怨。向亦窃得一男子同行,书生既眠,暂唤之,君幸勿言。”彦曰:“善。”女子于口中吐出一男子,年可二十三四,亦颖悟可爱,乃与彦叙寒温。书生卧欲觉,女子口吐一锦行障,遮书生。书生乃留女子共卧。男子谓彦曰:“此女子虽有心,情亦不甚,向复窃得一女人同行,今欲暂见之,愿君勿泄。”彦曰:“善。”男子又于口中吐一妇人,年可二十许,共酌,戏谈甚久。闻书生动声,男子曰:“二人眠已觉。”因取所吐女人,还内口中。须臾,书生处女乃出,谓彦曰:“书生欲起。”乃吞向男子,独对彦坐。然后书生起,谓彦曰:“暂眠遂久,君独坐,当悒悒邪?曰又晚,当与君别。”遂吞其女子,诸器皿悉内口中。留大铜盘,可二尺广,与彦别曰:“无以藉君,与君相忆也。”彦大元中为兰台令史,以盘饷侍中张散。散看其铭题,云是永平三年作。
【译文】
    东晋年间,阳羡县(即今江苏宜兴)有位叫许彦的人,在绥安山中行走,遇见一个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书生,躺在路旁,说自己脚痛,请求许彦将他放入许彦手提着的鹅笼子里。许彦开始以为他开玩笑,便打开鹅笼子,结果,那书生真的就钻了进去。奇怪的是,那笼子也没有变大,书生也没有变小,他却安然地与一对鹅并坐在一起,竟然也没有惊动笼子里面的鹅。许彦提起那鹅笼子行走,也并没有感觉重起来。许彦向前走了很多路,来到一棵大树底下休息,书生这时走出来,对许彦说:我想为你设一薄宴,以示感谢。许彦点点头说:好啊!于是,那书生从嘴里吐出一只大铜盒子,盒子中有各种精美的饭菜,山珍海味罗列在一起,在地上摆了大方桌那么一大块。那些盛饭菜的器皿全是铜的,光彩照人,饭菜色香味俱全,精美绝伦,世上所少见。两人酒喝了数巡,那书生对许彦说道:本来我带着一个女人,天天跟随着我,今天我想暂时把她叫来陪我们喝酒。许彦说:那好的。于是,书生又从嘴里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大约十五六岁,衣服华丽,容貌美绝,同他们坐在一起饮酒。过了一会,书生酒喝醉,倒在地上睡着了。那女子对许彦说:我虽然与书生结为夫妻,可我实际上却怀有怨思,我早就偷偷地同另外一个男子相处一道。书生既然睡着了,我想暂时把他叫出来,希望你不要说。许彦说:好吧。于是,女子便从口中吐出一个男人来,年纪大约二十三四岁,也显得十分聪颖可爱,并同许彦寒暄畅叙。书生睡觉将要醒来,那女子连忙吐出一道绸缎做的鲜艳华美且可移动的屏风,把书生遮挡起来,书生于是叫女子同他一道重又睡觉。另外那个男人对许彦说:这女子与我虽然有情,但也非一心一意。方才我还偷着约一个女子前来,现在想趁此机会看看她。希望你不要泄露此事。许彦说:好吧!。于是,这个男子又从口中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左右,与他们一道同宴共饮,嬉戏谈笑好长时间,接着,他们听见屏风内睡着的书生有动静,这男子说:他们已经睡醒了。然后迅速将所吐出的女子放入口中吞回去。不一会儿,书生处的那个小女子就出来了,对许彦说:书生快要起来了!然后将那个男子吞进口中,单独与许彦对坐。书生起来后对许彦说:这一小觉睡得太久了,让你单独坐着,挺难受吧?天已经很晚了,只好跟你告别。说罢,便将那小女子连同所有铜的器皿全吞进口中,只留下一个二平方尺大小的铜盘送给许彦,并告别道: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你作纪念,就把这个盘子留给你,作个纪念吧!元年间,许彦任兰台令史,用那个大铜盘来宴请侍中张散。张散看上面的印记,说是东汉永平三年制作的。

【译文2】
    东晋东间,阳羡县有位叫许彦的人正在绥安山里走,遇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书生,躺在路旁,说自己脚痛,并请求许彦打开手提的鹅笼子,他要钻进去。许彦开始以为他开玩笑,便打开鹅笼。结果,那书生真的就钻了进去。奇怪的是,那笼子也不变大,书生也没变小,他却与一对鹅并坐在一起,鹅竟然不惊。许彦提起那笼子,并不觉重。来到一棵大树下休息时,书生才走出来,对许彦说:“我想为你设一薄宴,以示感谢。”许彦点点头说:“很好。”于是,那书生从嘴里吐出一铜盘奁子,奁子中有各种饭菜,山珍海味罗列在一起。那器皿全是铜的,气味芳美。世所罕见。酒喝了数巡,那书生才对许彦说道:“这些日子,有一个女人总跟着我;今天,我想暂时把她唤来。”许彦说:“很好。”于是,书生又从嘴里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大约十五六岁,容貌绝美,衣服华丽,同他们坐在一起饮酒。有顷,书生便醉倒了。那女子对许彦说:“我虽然与书生相好,可实际上却怀有外心,并偷偷地领来一个男子。书生既然睡着了,我想暂时把他唤来,希望你不要说。”许彦说:“好吧。”于是,女子便从口中吐出一个男人来,年纪大约二十三四岁,也显得十分聪颖可爱,并同许彦寒暄畅叙。书生将要醒来,那女子又吐出一鲜艳华美且可移动的屏风,与他躺到一起。那男人对许彦说:“这女子与我虽然有情,但也非一心一意。方才我还偷着约一个女子前来,现在想趁此机会看看她。希望你不要泄露此事。”许彦说:“好”。于是,这男人又从口中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与他同宴共饮。调笑好长时间,听见屏风内的书生有动静,这男人说:“他们已经睡醒了。”然后将所吐的女子吸回口中。不一会儿,书生处的那个小女子就出来了,对许彦说:“书生快要起来了!”然后将那男人吞进口中,单独与许彦对坐。书生起来后对许彦说:“这一小觉睡得太久了,让你单独坐着,挺难受吧?天已经很晚了,只好跟你告别。”说罢,便将那小女子连同所有铜的器皿又全吞进口中,只留下一个二尺多的大铜盘送给许彦,并告别道:“别后咱们无所寄托,只有相互回忆吧!”太元年间,许彦任兰台令史,将那大铜盘送给侍中张散。张散看上面的字,说是东汉永平三年制作的。

九、“九日登高
【原文】
    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曰,汝家中当有灾。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除。”景如言,齐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代也。”今世人九曰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盖始于此。
【译文】
    东汉时,河南上蔡有个叫桓景的,跟随得道的方士费长房游历学习已经好几年了。有一天,费长房对桓景说:“九月初九这一天,你家里一定会有大灾难,你赶紧回去,快点叫你家里人每人缝一只大红的布袋子,装上茱萸,系在臂上,爬到高山上去喝菊花泡的酒,这桩灾祸大概就可以免除了。”桓景就照费长房说的做了,九月初九,全家人清早就都爬上高山。傍晚回来,看到家里的鸡、狗、牛、羊突然都暴死了。费长房听到这消息说:“好了!这些鸡、狗、牛、羊就可以代替你们家里的人受灾了。”现在人们都在九月初九日登山饮酒,妇女佩带茱萸袋,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译文2】
    汝南的恒景跟随费长房长年在外游学,(有一天)费长房(对他)说:“九月九日,你家里会有大灾难。(你)应该马上回去,叫家里人每人做一个红色的袋子,装上茱萸,系在臂上,登到高处,喝菊花酒,这个灾难就可以消除了。”恒景照(他)说的做了,全家登上山。晚上回来,看到鸡犬牛羊一下子都死了。费长房知道了说:“这是代替(承受了灾难)。”现在人们(九月)九日登高喝酒,妇女带着装茱萸的袋子,大概从此开始吧!

十、上已曲水
【原文】
    晋武帝问尚书郎挚虞仲洽:“三月三曰曲水,其义何旨?”答曰:“汉章帝时,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曰俱亡,一村以为怪。乃相与至水滨盥洗,因流以滥觞,曲水之义,盖自此矣。”帝曰:“若如所谈,便非嘉事也。”尚书郎束晳进曰:“挚虞小生,不足以知此。臣请说其始。昔周公成洛邑,因流水泛酒,故逸诗云:羽觞随波流。又秦昭王三月上巳,置酒河曲,见金人自河而出,奉水心剑曰:令君制有西夏。及秦霸诸侯,乃因此处立为曲水。二汉相缘,皆为盛集。”帝曰:“善。”赐金五十斤,左迁仲洽为城阳令。
【译文】
    晋武帝司马炎问尚书郎挚虞(字仲洽):“三月初三日曲水流觞,这个节日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含义吗?”仲洽回答说: 东汉章帝时,平原县有个叫徐肇的人,在三月初生了三个女儿,三天后都死了,村里的人都认为是不祥之兆,于是便一起到水边盥洗,洗去晦气,因为人们在盥洗时,将酒杯子盛满药酒漂在水里,随波逐流,曲水的来历,可能就是因此而来的。晋武帝说:若是如你所说的,这就不是一件可称道的好事了!尚书郎束皙过来说:挚虞年轻,是不能够搞清楚这件事的,请允许我说说它的起源。从前,周公建成东都洛阳后,就把盛满酒的器具放在洛水里随波漂流,所以有传下来的古诗中说:“羽觞随波流。又因为,秦昭王在三月上巳,将酒放置在黄河弯曲处,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铜人从深水中走出,手捧一把水心剑对他说:“你现在治理西夏,将来一定能一统天下的。”等到秦国称霸诸侯以后,就因此把这个地方叫做曲水。东西两汉沿用此俗,所以大业能够昌盛。晋武帝说:很好。赏束皙黄金五十斤,将挚虞降为阳城县令。

十一、“七夕牛女
【原文】
    桂阳成武丁,有仙道,常在人间,忽谓其弟曰:“七月七曰,织女当渡河,诸仙悉还宫。吾向已被召,不得停,与尔别矣。”弟问曰:“织女何事渡河?去当何还?”答曰:“织女暂诣牵牛,吾复三年当还。”明曰失武丁,至今云织女嫁牵牛。
【译文】
    西汉时期,桂阳郡(现湖南郴州市)有一个叫成武丁的人,得道成仙,但他还一直住在人间。忽然有一天,他对他弟弟说:“七月初七日,织女星要渡天河,各路神仙都要归列仙班,回到本宫。我本来已经被通知,因此不能停留,同你就此别过了!”他弟弟问:“那织女星为什么要渡天河?你去了要几时再回来啊?”成武丁说:“织女星要暂时渡天河同牵牛星相会,我大概要过三年之后才回来。”第二天,成武丁就原地消失了,今天所讲的织女嫁牛郎的故事就是由此而来的。

十二、“眼明袋
【原文】
    弘农邓绍,尝八月旦入华山采药。见一童子,执五彩囊承柏叶上露,皆如珠,满囊。绍问曰:“用此何为?”答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言终,便失所在。今世人八月旦作眼明袋,此遗象也。
【译文】
    河南弘农县的居士邓绍,曾经在八月的一个早晨到华山采草药,看见一个小童子手里拿着一只五色彩袋,盛取柏树叶子上的露珠,颗颗珍珠般的露水装满了袋子。邓绍问童子道:“你接这些露水有什么用呢?”童子回答说:“赤松先生要用它洗眼晴,使眼睛明亮。”话刚讲完小童子就从说话的地方消失了。现在人们在农历八月的早晨做眼明袋装露水,就是这个故事遗传下来的习俗。

十三、五花丝粽
【原文】
    屈原五月五曰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曰,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忽见一士人,自云“三闾大夫”,谓曲曰:“闻君当见祭,甚善。常年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当以楝叶塞其上,以彩丝缠之。此二物,蛟龙所惮。”曲依其言。今五月五曰作粽,并带楝叶、五花丝,遗风也。
【译文】
屈原于五月初五投汨罗江死,楚纷纷哀悼;用竹筒装米扔进水祭奠。东汉建武间沙叫区曲白忽看见士自称“三闾夫”区曲说:“知要祭奠,番些家所送东西全蛟龙偷吃,今东西要送塞些楝树叶再用五彩线缠,两东西蛟龙害怕呵,区曲照说做,今百姓五月初五包粽,要包楝树叶、缠五彩线便汨罗河遗风呵。

十四、“白膏粥
【原文】
    吴县张成,夜起,忽见一妇人,立于宅上南角,举手招成。成即就之。妇人曰:“此地是君家蚕室,我即是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于上祭我也,必当令君蚕桑百倍。”言绝,失之。成如言作膏粥,自此后,大得蚕。今正月半作白膏粥,自此始也。
【译文】
    吴县(今江苏苏州市)有一个叫张成的人,有一天夜里起来,忽然看到有一个妇人,站在屋子南面的角落里,对张成挥着手叫他。张成赶紧走过去,妇人对他说:“这里是你们家养蚕的蚕室,我就是这地方的蚕神!明年正月十五日,要煮些猪油糯米粥来祭祀我,我会使你们家的蚕桑百倍兴旺的。话刚说完,那妇人就不见了。张成到来年正月十五日,就按照那妇人所说的话,煮了猪油糯米粥来祭祀她,从此以后,张成养蚕年年丰收。现在,每年正月十五日,大家都要煮白膏粥,就是从这开始的。

十五、“梅溪石磨”
【原文】
    吴兴故邺县东三十里,有梅溪山。山根直竖一石,可高百余丈,至青而圆,如两间屋大。四面斗绝,仰之干云外,无登陟之理。其上复有盘石,圆如车盖,恒转如磨,声若风雨,土人号为石磨。转快则年丰,转迟则岁俭。欲知年之丰俭,验之无失。
【译文】
    湖州市安吉县(指现递铺镇安城)东面三十里处,有一座梅溪山,山脚下笔直地竖立着一根巨大的石柱,大约高有三、四百米,完全是青黑色而且呈圆形,方圆有两间屋子那么大。周围都是陡峭的绝壁,仰面看好象高出云外,完全没有攀登的可能。它的上面又有一块象磨盘一样的巨石,跟圆形的车盖一样,象磨盘一样不停地转动,发出的声音象暴风雨来临时的声音一样,当地人把它叫作石磨。石磨转得快,这一年农作物就丰收;石磨转得慢,这一年就歉收。想要知道年份的丰歉,就用石磨来观测,真是丝毫都没有差错的。

十六、“钱塘徐秋夫
【原文】
    钱塘徐秋夫,善治病。宅在湖沟桥东。夜,闻空中呻吟,声甚苦,秋夫起,至呻吟处,问曰:“汝是鬼邪?何为如此?饥寒须衣食邪?抱病须治疗邪?”鬼曰:“我是东阳人,姓斯,名僧平。昔为乐游吏,患腰痛死,今在湖北。虽为鬼,苦亦如生。为君善医,故来相告。”秋夫曰:“但汝无形,何由治?”鬼曰:“但缚茅作人,按穴针之,讫,弃流水中,可也。”秋夫作茅人,为针腰目二处,并复薄祭,遣人送后湖中。及暝,梦鬼曰:“已差。并承惠食,感君厚意。”秋夫宋元嘉六年为奉朝请。
【译文】

    南北朝时期,钱塘县(今浙江杭州市)有一个名叫徐秋夫的,是一位很有名气的医生,医术很好,一般疑难杂症都能手到病除。


    他家住在湖沟桥的东边,有一天夜里,他忽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一阵呻吟声,声音听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徐秋夫赶紧起来,他跑到呻吟声发出的地方,仰面对着天空问道:“你是鬼吗?为什么如此痛苦,是因为饥饿寒冷,需要衣服和粮食吗?还是得了疾病,需要我给你治疗吗?”只听到半空中传来鬼的回答说:“我本是东阳县人,我姓斯,名叫僧平。生前本为乐游史,因患腰痛病而死,如今流落到湖北。我虽然为鬼,但因病痛折磨,就同活在世上的人一样难受。因为听你医术高明,所以冒昧来求你给我治一治。徐秋夫听了鬼的话,为难地说:“但是你没有身体形状,叫我怎么给你治疗呢?”鬼说:“这个不难,请你用茅草扎一个茅草人,按穴位针灸,针灸完毕,把茅草人放入流水中就可以了。


    徐秋夫就按照鬼说的话,扎了一个茅草人,在其肾枢穴和腰椎穴两处扎好银针。然后,又对茅草人祭祀了一番,才叫人把茅草人投到屋后面的湖水中去。


    晚上,徐秋夫睡着后,梦见鬼对他说:“我的腰痛病已经被你治好了,并享用了你馈赠的食物,十分感谢你的厚意。”徐秋夫因为医术精湛,宋元嘉六年被朝廷授予奉朝请的官职。


十七、“清溪小姑
【原文】
    会稽赵文韶,为东宫扶侍,坐清溪中桥,与尚书王叔卿家隔一巷,相去二百步许。秋夜嘉月,怅然思归,倚门唱《西夜乌飞》,其声甚哀怨。忽有青衣婢,年十五六,前曰:“王家娘子白扶侍,闻君歌声,有门人逐月游戏,遣相闻耳。”时未息,文韶不之疑,委曲答之,亟邀相过。须臾,女到,年十八九,行步容色可怜,犹将两婢自随。问:“家在何处?“举手指王尚书宅,曰:“是闻君歌声,故来相诣,岂能为一曲邪?”文韶即为歌《草生盘石》,音韵清畅,又深会女心。乃曰:“但令有瓶,何患不得水?”顾谓婢子:“还取箜篌,为扶侍鼓之。”须臾至,女为酌两三弹,泠泠更增楚绝。乃令婢子歌《繁霜》,自解裙带系箜篌腰,叩之以倚歌。歌曰:“曰暮风吹,叶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歌《繁霜》,侵晓幕。何意空相守,坐待繁霜落。”歌阕,夜已久,遂相伫燕寝,竟四更别去。脱金簪以赠文韶,文韶亦答以银碗白琉璃匕各一枚。既明,文韶出,偶至清溪庙歇,神坐上见碗,甚疑;而委悉之屏风后,则琉璃匕在焉,箜篌带缚如故。祠庙中惟女姑神像,青衣婢立在前,细视之,皆夜所见者,于是遂绝。当宋元嘉五年也。
【译文】

    南北朝的刘宋时期,会稽(今浙江绍兴)人赵文韶,在京城(今南京)担任太子宫中的扶侍。他寄住在紫金山脚下清溪河的中桥,与尚书王叔卿的家只隔着一条巷子,相距大概二百来步。在一个月色明朗的秋夜,赵文韶抬头仰望着明月,心中生起浓烈的乡思,他斜靠在自家的门框上,唱起了《西夜乌飞》这首歌,歌声如泣如诉,凄婉哀怨。正唱着,忽然看见一个穿着一身青衣,年纪大概十五六岁的丫鬟,向前走来对他说:“王家娘子让我来告诉您,听到您一个人在这里唱歌,是否感到很孤寂?我们正在玩一个门人逐月的游戏,您是否愿意一起参加?”当时四处的人声还没有静下来,赵文韶对来人丝毫也不怀疑,于是彬彬有礼地回答青衣女,邀请王家娘子马上过来。


    不一会儿,王家娘子到来了,她大约十八九岁,款款而行,姿态容貌都十分可爱,随身还带着两个丫鬟。赵文韶问她家住在哪里,她举手指了指王尚书的房子。她对赵文韶说:“我是因为听到您的歌声,所以前来相见,难道只能听那一首吗?”赵文韶立即又为她唱了一曲《草生盘石》,歌声清亮流畅,婉转动听,深合女子的心意。她听到歌声里面隐含的淡淡孤独和哀怨,就对赵文韶说:“只要有了瓶,哪里还怕没有水啊?”并回头对丫鬟说:“回去把箜篌拿来,让我为扶侍弹一曲。”没有多久,箜篌拿来了,女子在琴弦上拨动了两三下,声音泠泠清越,凄楚异常。女子于是吩咐丫鬟唱《繁霜》,自己则解开裙带把箜篌拦腰系着,弹着箜篌相和着歌声。《繁霜》歌中唱到:“曰暮风吹,叶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歌《繁霜》,侵晓幕。何意空相守,坐待繁霜落。”一曲唱完,夜已经很深了,女子于是留下来与赵文韶相拥共寝,四更过后,才飘然离去。临行时,她摘下金簪送给赵文韶,赵文韶也把一只银碗和一枚白琉璃勺子回赠给她。


    天亮以后,赵文韶到外面去,很偶然地来到清溪庙里休息,突然看见自己昨夜赠给那名女子的银碗放在庙里的神座上,他感到非常迷惑不解,转身走到屏风后,发现白琉璃勺子也在,昨夜那女子弹的箜篌也在那里,箜篌上的裙带还同原来一样地系着。清溪庙中只有清溪小姑的神像,一个青衣小丫鬟站在神像跟前,赵文韶仔细辨认,发现他俩都是昨夜见到过的人。从这天起,清溪庙里的神像便不知去向。这件事发生在宋元嘉五年。



【《续齐谐记》全卷(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