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待分类 / 什么是诗的撞韵?什么是词的撞韵?撞韵是...

分享

   

什么是诗的撞韵?什么是词的撞韵?撞韵是一种诗病吗?

2019-12-14  老街味道

前言

前几天回答了一个问题:格律诗用平水韵如何判别撞韵?

首先,我们要清楚什么是撞韵?

一般认为:不用韵的那句尾字(比如七绝的第1、3句、七律1、3、5、7句),用了与韵脚同韵母的仄声字。例如王安石的这首诗第三句最后一个字,岸。

京口瓜洲一水间 ,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 ,明月何时照我还?

不押韵的尾字叫做白脚,押韵的尾字叫做韵脚,白脚和韵脚如果同韵(也包括邻韵),就是撞韵。

撞韵,有诗的撞韵,也有词的撞韵。撞韵是诗词创作中,关于声律的一种诗病。这种诗病早在南北朝时期,沈约等人提出的四声八病就有相关的论述了。

一、关于词的撞韵

关于词的撞韵,需要提一下晚清诗人陈匪石(1884年-1959年)。陈匪石名世宣,号倦鹤,是南京人。他早年就读尊经书院,曾随张次珊、朱祖谋(彊村)学词。他在其著作《声执》中提到过词的“撞韵”:

凡词中无韵之处,忽填同韵之字,则迹近多一节拍,谓之犯韵,亦曰撞韵。

1)撞韵不是叶韵

了解“撞韵”,必须要明白什么是词的叶韵,例如《西江月》:

凤额绣帘高卷,兽钚朱户频摇。◎●◎○⊙● ◎○⊙●○△两竿红日上花梢,春睡恹恹难觉。◎○⊙●●○△ ⊙●⊙○⊙▲叶韵好梦枉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 ⊙○⊙●○△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韶光过了◎○◎●●○△ ◎●⊙○◎▲叶韵

这首词中,摇、梢、醪、朝,是押韵,△,表示平声韵;觉jiao、了liao是叶韵,▲表示仄韵。这是根据词谱的要求 , 不是撞韵是叶韵。

2)清人忌讳 宋人不忌讳

另外,他还提到清朝的词人们比较忌讳词的“撞韵”:

守律之声家,悬为厉禁。近日朱、况诸君尤斤斤焉。

朱、况二位,老街估计是朱祖谋和况周颐,二位分别著有《彊村词》、《蕙风词话》。他两个人与、王鹏运、郑文焯等被称为“晚清四大词家”之一。

常有人说,非唐诗宋词不读,其实清朝诗词中心,大家甚多,不妨录入朱祖谋的一首《鹧鸪天》欣赏一下:

野水斜桥又一时。愁心空诉故鸥知。凄迷南郭垂鞭过,清苦西峰侧帽窥。

新雪涕,旧弦诗。愔愔门馆蝶来稀。红萸白菊浑无恙,只是风前有所思。

3)句中韵与挤韵

好了,在回来听陈匪石继续说,他认为宋词中反而没有清朝词人那么计较,即使周邦彦和姜夔、吴文英也避免不了这种“撞韵”。

而宋词於此,实不甚严。即清真、白石、梦窗亦或不 免。彼精通声律,或自有说。吾人不知节拍,乃觉彷徨。例如清真拜星月慢之 “眷恋”,屯田戚氏之“孤馆”,有他家不叶者,尚可谓其未避撞韵。而如清真 绮寮怨之“歌声”,梅溪寿楼春之“未忘”,梦窗秋思之“路隔”,及草窗倚风 娇近之“浅素”,是韵非韵...

陈匪石举例了周邦彦《拜星月慢》 ,其中有“眷恋”一词,与韵脚撞韵。

夜色催更,清尘收露,小曲幽坊月暗。竹槛灯窗,识秋娘庭院。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画图中、旧识春风面。

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恋lian与散san撞韵。但是陈匪石说,不清楚这个词牌在这里是不是有个押韵的节拍。也有可能这里是: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那么恋,就是一个韵脚而不是撞韵。

词,有句中韵,如满庭芳、琐窗寒、忆旧游等,例如秦观的《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换头处(下阕第一句):销魂,魂是句中韵,是韵脚。

又如晏几道的《满庭芳·南苑吹花》

南苑吹花,西楼题叶,故园欢事重重。凭阑秋思,闲记旧相逢。几处歌云梦雨,可怜便、汉水西东。别来久,浅情未有,锦字系征鸿。

年光还少味,开残槛菊,落尽溪桐。漫留得,尊前淡月西风。此恨谁堪共说,清愁付、绿酒杯中。佳期在,归时待把,香袖看啼红。

换头处:年光还少味。第二字”光“就不是句中韵了,也不押韵。对于”眷恋“,陈匪石说”吾人不知节拍 “既是此意。

如果眷恋不是节拍,那么此处就是撞韵了,可以看出这"恋"在句中,也和韵脚平仄相同,可以词的撞韵与诗的撞韵不同。陈匪石定义词的撞韵,一般被认为是诗的”挤韵“。

陈匪石举例的梅溪《寿楼春》中“未忘”,如果词谱中不标著叶韵,押韵了就是撞韵。

《寿楼春 寻春服感念》(宋·史达祖)

裁春衫寻芳。记金刀素手,同在晴窗。几度因风残絮,照花斜阳。谁念我今无肠。自少年、消磨疏狂。但听雨挑灯,敧床病酒,多梦睡时妆。飞花去,良宵长。有丝阑旧曲,金谱新腔。最恨湘云人散,楚兰魂伤。身是客,愁为乡。算玉箫、犹逢韦郎。近寒食人家,相思未【忘】苹藻香。

又如:草窗《倚风 娇近》之“浅素”。草窗即宋朝的周密,其《倚风娇近 填霞翁谱赋大花》: 

云叶千重,麝尘轻染金缕。弄娇风软、霞绡舞。花国选倾城,暖玉倚银屏,绰约娉婷,浅【素】宫黄争妩。

生怕春知,金屋藏娇深处。蜂蝶寻芳无据。醉眼迷花映红雾。修花谱。翠毫夜湿天香露。

这两个例子,都是句中韵。这种“句中韵”在诗中叫做挤韵,其实在南北朝论诗的四声八病中早就有论述。

二、 撞韵的来源 南北朝永明体八病之说

从上面陈匪石关于词的撞韵的分析,可以知道,撞韵不仅在诗句的最后一个字(白脚),句中韵也是撞韵。这种撞韵在齐梁永明体诗人的八病中早就提到过。

八病为: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

八病前四种有个共同的特点是:不可同声,就是不可同为平上去入,区别是犯病的位置不同。后两种,傍纽和正纽,和声母相关,如:月、鱼、元、阮。这里就不细说了,有兴趣的朋看一下文章后面的链接,关于四声八病有专门的介绍。

第五、六种 :大、小韵,是不可同韵。即不可用同一个韵母,这是诗词讲究撞韵的根源。

在空海大师的《文镜秘府论》中解释道:

大韵诗者,五言诗 若以“新”为韵,上九字中,更不得安”人”、 “津”、 “邻”、 “身”、 “陈”等字,既同其类,名犯大韵。

书中举例说:紫翮拂花树,黄鹂闲绿枝,“鹂”与“枝”同为支韵,如此即犯“大韵”。

“大韵”就是陈匪石的“句中韵”,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挤韵” 。不过这种犯大韵的诗非常多,而且唐朝人也并不特意规避“大韵”这种撞韵。《文镜秘府论》中特意指出:

元氏曰:“此病不足累文,如能避者弥佳。若立字要切,于文调畅,不可移者,不须避之。”

元氏应该是初唐上官体诗人元兢,他说:大韵不算大毛病,注意规避最好,但是为此而影响文章的顺畅和准确,就不必在规避。例如诗圣杜甫的七律《至日遣兴奉寄北省旧阁老两院故人》:

忆昨逍遥供奉班,去年今日侍龙颜。麒麟不动炉烟上,孔雀徐开扇影还。

玉几由来天北极,朱衣只在殿中间。孤城此日堪肠断,愁对寒云雪满山。

愁对【寒】云雪满【山】,寒、山犯大韵,即挤韵。

另外,故作叠韵的诗句不算大韵,例如:飘摇、窈窕、周流这种同韵母的词语不是犯大韵。例如杜甫的五律《独立》:

空外一鸷鸟,河间双白鸥。飘飖搏击便,容易往来游。

草露亦多湿,蛛丝仍未收。天机近人事,独立万端忧。

飘飖piāo yáo,古人称为叠韵词,不是大韵。

大韵是前面的字不可与韵脚同韵;小韵是除了韵脚以外,句子中同韵的字要避免,同样叠韵除外。

需要注意的是,今天的撞韵,白脚与韵脚平仄相反,古人的犯大韵,所举例子都是平声。但都是对于音律上的精益求精。

另外,七绝与七律真正盛行是从唐朝开始的。齐梁时期五言盛行,七言极少,因此八病都以五言诗举例。

注:平水韵是根据唐韵、广韵等改编而来,都是继承隋朝切韵的理论,从隋朝以前的诗歌押韵可以看出,切韵一脉的韵书,与南北朝的音韵差距不大。与今天普通话随有差距(例如没有了入声),但是我们今天读诗,大多还是押韵的。

三、诗的撞韵

上面所说词的撞韵,来源于永明体八病的“大韵”,诗的撞韵也是如此,就是不该押韵的地方押了韵。

今天所说诗的撞韵,多是指近体诗单数句的白脚也押了韵,例如韩愈写给张籍的七绝《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处,与酥、无、都叶韵,在填词时可以用于西江月这种叶韵词牌中。

又如王安石的《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岸,和间、还、山叶韵,因此也是撞韵。是否叶韵除了查韵表,还可以看古人填词时的押韵,例如《西江月》(元·尹志平):

有欲难超老病,无情易变童颜。虚心实腹六神安,步步清凉彼【岸】。九载能除四相,十年决到三【山】。蓬壶阆苑恣游闲。免却人间流转。

可以看出,山、岸是叶韵。

又如清朝王士祯的《西江月 ·怀黄山东园》:

梦想天都黄海,吾庐亦枕黄【山】。半天高柳水潺潺。门跨飞梁绝涧。

林下棋逢橘叟,矶头钓共鱼蛮。烟销月出鹤飞【还】。人在画溪东【岸】。

山、还,和岸叶韵。可见,王安石、韩愈的这两首七绝,白脚岸、处,都是撞韵。

结束语

撞韵也好、大韵也好、小韵也好,都不是非常严重的诗病,但是创作时还是尽量避免为佳。

填词的时候,按照词谱要求,需要叶韵的一定要叶韵,这不是撞韵。如果不要求叶韵,当然也以避免为好。

闻一多曾经提到过诗的三美,其中有一美是“音乐美”。一首优秀的诗词,除了内容以外,音律之美也很重要,这是避免撞韵的真正原因。

齐梁诗人的八病之说有些繁琐,但是有的内容影响很大,直接促进了格律诗的形成,并且影响到唐朝以来的科举制度。八病中有的内容被奉为金科玉律,有的则被唐朝诗人忽视,例如大韵、小韵。

@老街味道

诗词创作不可不知四声八病 大韵小韵与平头上尾蜂腰鹤膝的区别

观宋填词104 张元干因为这两首《贺新郎》被秦桧恨之入骨

诗 不是这样写的《庆余年》斗诗会恐为方家所笑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