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通臂 / 太极拳教学:松... / 张源侠博士专著《中国内家武艺的不传之秘...

分享

   

张源侠博士专著《中国内家武艺的不传之秘》 5

2019-12-14  太极通臂


   大侠在跟周庭爵学八卦的时候,就见识了十大形,只看到那些学生傻乎乎地走鸡步。大侠心想,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样的拳法。周老师教学生十大形,但讲到打法时,却用拳击的摆拳,让大侠也看不懂。

大侠在学了杨式太极以后,看到旁边的场地上有学生在练十大形。虽然大侠还是觉得十大形很傻,但心下好奇,想进去看一看到底这是什么拳法。教拳的是蔡老师,原谅大侠不知道蔡老师的名字。蔡老师是卢嵩高亲传弟子凌汉兴的徒弟。在蔡老师的眼里,凌汉兴先生的功夫是十分了得的。蔡老师在讲拳的时候将所有的其他门派都大大贬低一通,吹嘘十大形在上海是如何天下无敌。又说他自己如何将一个少林派的师傅打出鼻血来。蔡老师的学生包括大侠在内都喜欢听这样的故事。

在练的时候,蔡老师示范一个动作,然后要学生四个一组同时朝前杀将而去。大侠平时是偷懒惯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形,只有叫苦不迭的份了。每次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跟上大部队,等到蔡老师喊停,大侠早已气喘如牛了。

        练十大形是大侠练过的最辛苦的拳法。蔡老师不收学生的学费,这正合穷学生的意。大侠那时已经是大学教师了,但可怜的工资使得大侠也很乐意混迹于这免费教学中。

蔡老师知道大侠练太极,每次对大侠不死不活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对大侠总是横眉冷对。其实大侠那时还是处于'张黛玉'阶段,根本没有力气打这么大运动量的十大形,在学了一个学期以后,大侠就偷偷溜掉了。

        大侠虽然只学了一个学期的十大形,对十大形简单明了的技击法却深有印象,后来跟王雷华老师学螳螂拳,学会了螳螂拳的技击法,自己将螳螂拳和十大形的打法结合起来,形成了独特的大侠式技击法。

        王雷华老师说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一件事是放弃了师从孙少甫学十大形的机会。王雷华道孙少甫是卢嵩高众弟子中出手最漂亮的一个,但孙少甫在文革时期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有一天,孙少甫看到王雷华练螳螂拳,对王雷华大加赞赏,问他是否有意学十大形,王雷华虽然十分向往,但却怕孙少甫的现行反革命帽子,没敢接受孙少甫的好意。时过境迁,王雷华老师后悔不已。

        王老师虽然没有跟从孙少甫学十大形,但对十大形却十分推崇,他常说,十大形的身法是对中国传统武学的革命。一般的功夫都很难做到整体发力,十大形的独特身法使其整体发劲得以可能。

        大侠在练十大形时,感觉这十大形的利害就是取单一动作不停反复地在运动状态下练,最后将简单动作练到滚瓜烂熟,出手自然就比一般练少林的利害了。这种功夫在大侠的眼里看来还是傻练功夫,虽然厉害,层次却不很高。

        在上海十大形练法中,练家最喜欢练的是刮地风和单把。传说安大庆化十八年工夫练成一招单把,就凭一招单把所向无敌。喜欢傻练的人就拼了老命在家里练单把。

大侠当然也想练就天下无敌的绝世武功,听说绝世武功就这么简单,于是也回家偷偷猛练单把,直练到肘关节如脱臼一样难过。说起傻练功夫,大成拳也有一班人信奉只练一个动作就可以天下无敌。这个动作就是站桩。大侠上大成拳的网站一看,有些傻乎乎的练家一天居然要站八个小时的桩。这不是走火入魔了吗?

        有很多人以为练拳只要靠傻练就可以成就大器,大侠练了这么多年的拳,深深体会到将拳简单化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自己也没有得到真传。大侠读杨振铎写的杨式太极拳书,书中有人提问杨式太极拳有没有不传人的秘诀。杨振铎一口咬定他们杨家没有秘诀,只要好好练,功夫就会出来的。这其实又鼓舞了另外一种形式的傻练。大侠就看到在公园里有人练杨式太极连续数小时地练。这种拼时间的傻练真能练出绝世武功来吗。大侠在网上读到瞿世镜先生的'杨式太极是一家',里面提到杨式太极是有秘诀的。文中写到:

第三步传授内功心法,最为严格。弟子叩头师正式入门之后,须经多年考察。拳法基础扎实,用法熟练,人品高尚,方可传授内功心法。按杨门规矩,'心法不传六耳',必须闭门单独传授,学得心法之后,不可随便泄漏。所谓心法,是内气内劲运行之路线。心法未能贯通,则所用之劲仍为腰腿劲,尚非纯正内劲。杨家素有心法不得妄传妄议之规定,故雅轩师伯《眉批》引起之种种争论,仅局限于拳法、用法,尚未涉及心法。《体用全书》亦只讲拳法、用法,不授心法。

        杨振铎先生说杨家没有秘诀,而瞿世镜先生却说有秘诀,我们到底该相信谁呢?大侠在上海的时候,和瞿世镜先生有数面之交,知道瞿先生是个学问家,大侠相信瞿先生的说法,这么一来,回过头来看杨振铎先生的秘诀否定论,大侠认为这里面大有可究之处。

武学是一门学问,不是一拳一脚一招一式可以替代的,但要真正学到秘诀却是难上加难,尤其是技击实战上的东西。大侠在习拳二十多年中跟过很多老师,王雷华老师是大侠的第一个正式师傅。大侠在上海的时候,和王老师曾经在一起生活过数年,对武学的了解可谓耳濡目染,大侠套路学了一大堆,但真正的秘诀只有一点点。

        目前市面上的拳师肯将套路教出来就是很好的了,有不少拳师将套路都带到棺材里去。王老师对大侠说,他的各家螳螂拳套路总共收集了一百多套,大侠曾建议王老师录像存档,但被他一口拒绝。凭大侠和王老师的关系,王老师还是戒心如此之重,大侠看了好气又好笑。

        将套路教出来后,再教打法的就更少了,而教完打法后肯将心法教出来的更是凤毛麟角。大侠看武林传奇故事中,前辈大师一抬手就将人打飞的神奇武艺,只有听说,却不知道怎么练。大成拳有系统的练法,但大侠照了书上的七妙法门去练,其效果远远无法达到其所广告的程度。大侠读李英昂的'意拳正规'一书,书中直言光通过站桩就想成就绝世武功是不可能的。书中特别有一小段关于姚宗勋学艺的故事。李英昂说姚宗勋是进入王芗斋师门后十多年才被传授真正的秘诀的。现在网上网民一致评论姚宗勋的拳架远比他的两个儿子漂亮。姚宗勋肯定是将所有的秘诀都交给他的儿子,但现在连儿子这一辈都无法在前辈挺起腰杆来。

        大侠在芝加哥的美国学生罗伯特有一年向大侠拜年,说他买了整套的'意拳',大侠一听来了精神,立即要罗伯特将VCD寄来看看。罗伯特一口答应,还特别关照,如果看出什么妙处,一定要教他。大侠学拳,对王芗斋的意拳一直很崇拜,但苦于上海没有什么意拳高手,一直无法得窥其庐山真面目,现在能有全套意拳VCD,那真是太好了。

        大侠收到罗伯特的VCD以后,立即上电脑观看,对最后一盘姚宗勋演练的内容十分赞叹,但大侠却有一个疑问:姚宗勋将意拳和拳击结合在一起让大侠看不懂。意拳和拳击在技击原理上应该是有很大差别的。意拳讲究整体劲,拳击单纯讲究拳劲,练过拳击的人都知道在打刺拳的时候,为了出拳的速度,刺拳是不可能一直用整体劲的。大侠练螳螂拳深有体会,为了让前手的进攻速度加快,必然会牺牲整体劲。

        大侠观察VCD上的意拳拳击示范,也是非常讲究速度的,在那样的速度之下,整体劲必然被牺牲了。有人可能会批大侠偏见,大侠请诸位看客注意VCD上的沙袋,在意拳拳击的快速攻击下,沙袋并没有明显的晃动,说明沙袋所承受的打击力并不很大,也间接证明整体劲没有被用上。大侠还观察到VCD上的意拳腿击法也有同样的毛病,那腿踢到沙袋上,沙袋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大侠实在看不出来那种腿击法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利害之处。

        大侠读李小龙徒弟的一篇小文,说李小龙有一次示范腿击法,一腿上去,居然将徒弟家的大沙袋踢破,那美式沙袋的外层装的是鸡毛,李小龙将那沙袋踢破后,鸡毛漫天飞扬。那个徒弟笑道,他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将满院子的鸡毛清理干净。

        大侠个人愚见,将意拳和拳击相结合不是创举,而是退步。拳击从文化的意义上来讲,是一种片面的、功利性的技击术。拳击只对人类本能的、最直接了当的打击工具----拳头进行强化,而放弃对人体其他打击工具的训练。中国功夫强调的是对整个人体所有潜在的整体攻击力的追求。这在文化的层面上要远远高出拳击的片面性。

       大侠在芝加哥开武馆的时候,见识了各路俗手,和一箩筐的黑带交过手,大侠的螳螂手法加十大形肩撞一时未遇敌手。大侠自我感觉很好,但大侠毕竟还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的功夫只是俗手中的高手,遇到真正的高手是不管用的。大侠常感叹明师难求,而得到传奇高师的指导更是不敢想象。

        大侠曾发一宏愿,到五十岁的时候练就绝世武功,然按照大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脾气,要想练就绝世武功就非得找到真正的武功秘籍,学到不传的内家心法方有可能。

        大侠在芝加哥的时候还有闲练练武功,到了纽约的冷血世界以后,整天忙于谋生存活,练拳的兴致也就没有了。有一天,在法拉盛开书店的朋友高中和他的朋友到大侠府上餐叙,海阔天空吹起来,他们就向大侠推荐一位练心意拳的陈老师,说这位陈老师的功夫了得,而陈老师的老师更是功深莫测。

大侠的成名绝技十大形肩撞让大侠尝到甜头,又常听王雷华老师说着心意六合拳是中国武学的革命,他还时常感叹没有向孙少甫先生学艺。大侠心想这位陈老师的师傅一定是卢嵩高门下的某一位高师,等见了面就知道了。

        有一天,高中从他的书店里给大侠打电话,说陈老师在他的书店里,问大侠是否有兴趣前去切磋一下,大侠手上正缠着宝贝女儿,一时无法走脱,于是在电话里和陈老师聊了起来。陈老师的声音一听就是很热情的声音,他说他的师傅是铁国成、李虎成。大侠听了一愣,因为这两位的大名大侠并没有听说过,大侠听说过的都是卢嵩高门下的名师。陈老师很快就解释道,铁国成是杨殿卿的弟子,而李虎成是尚学礼的弟子。大侠知道,心意拳最有名的'周口三杰'就是尚学礼、杨殿卿、卢嵩高。在卢嵩高弟子凌汉兴所著的《心意六合拳艺传真》中记道:

此拳授自我师卢嵩高,卢师为河南周口人氏。少侍名师袁丰义,而袁师系买壮图老师之入室弟子,当时从袁师习艺者六十三人,得其真传者惟尚学礼、杨殿卿、卢师三人而已。卢师年岁最幼,功夫亦最浅,惟以出手敏捷见长。

        卢嵩高所传的心意六合拳在上海可谓称霸一时,大侠从学的蔡老师就是凌汉兴先生的弟子,以蔡老师的骄傲神态,简直无法想象着世上还有哪门功夫比心意六合拳更厉害的了,而蔡老师的师爷卢嵩高可以说就是拳神的化身了。没想到在凌汉兴先生的文中,特别指明'卢师年岁最幼,功夫亦最浅,惟以出手敏捷见长。'大侠猜想这段文字当是卢嵩高特别指示要凌汉兴写上的,否则的话,凌汉兴完全没有必要写这么一段东西,因为凌汉兴可能连尚学礼、杨殿卿的面都没有见过。

        既然卢嵩高的功夫在三人中最浅,功夫更高的尚学礼、杨殿卿又将功夫传给谁了呢?大侠在网上找资料,找到一段与尚学礼相关的传人资料。

尚师一生授徒颇多,其中以李豪友最为著名,李豪友中门头之技可令青石碑应声而断,过步践穿能从二来长坟头上来回飞跃,怀抱顽石搬双把更酷肖尚师,二百斤巨石能应手而飞丈外,复以过步践穿追之捧起再掷,见者元不瞪目咋舌。曾打败俄国大力士的上海武术家王效荣和孙少甫早年在周家口时,亦从尚师习练心意拳,后拜入卢嵩高先生门下。

        此文所说的李豪友是否就是李虎成,陈老师说他也无法断定,在他的印象中,李虎成是尚学礼的顶门大弟子。李虎成先生高头大马,虎背熊腰。孙少甫先生对李虎成十分尊敬,应李虎成之邀专门给陈守孚老师传授心法,所以守孚老师尊孙少甫先生为半个师傅。

        大侠再想找杨殿卿的传人资料,却无法找到。据陈守孚老师道,得杨殿卿功夫真传的只有铁国成一人而已。铁国成先生的绝顶功夫在上海心意六合拳的圈子内都知道,但铁国成先生不喜世俗交际,淡泊名利,所以社会上知道的人就很少了。铁国成先生的心意六合拳传承和卢嵩高先生的传承有明显的区别。从杨殿卿先生单线传给铁国成先生的心意六合拳心法,又单线传给了陈守孚先生。

        大侠对心意六合拳的理解基本上是蔡老师所教的那几招,知道这是一门极简单又极难炼的功夫,但大侠对蔡老师的教法却实在不敢恭维。听到陈守孚老师讲杨殿卿先生的传承,大侠的脑袋里其实也没有什么概念。

        于是相约见面。

        古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一点都没有错。陈守孚老师的居所和大侠的居所只有数个街区之差。大侠某一日偷出闲来,杀到陈守孚老师的府上。守孚先生开得门来,大侠看到一个清秀的年轻人,大侠猜想对方和自己大概年龄差不多,但守孚先生实已年过半百。他笑道这就是练功的缘故啊。

海阔天空吹起牛来,都是海外游子心事。然大侠和守孚先生一见如故,顿感情若兄弟一般。守孚先生让大侠演示一下从蔡老师处学来的十大形。大侠作了一势龙调膀。守孚先生笑道,'你自己感觉有劲吗?'

            '这龙调膀不是练身法的吗? 也要练出劲来?'大侠傻乎乎地问道。

            '没有劲的身法有什么用?'

            '我看人家练龙调膀都只顾闷头向前走。'

            '那不叫练拳,那和练竞走有什么两样?'

            '这倒是的,我练龙调膀感觉就好像是懒牛犁地。'大侠原来学龙调膀的时候,就对这一式有看法,但就说不上毛病在哪里。

            守孚老师当即演练龙调膀,就那么一个动作,居然势若惊雷,好像能听出骨节之间嘎嘣一声响,时空在那一瞬之间被凝固。这是大侠看守孚先生演练的第一个动作。大侠心里立即明白,眼前的这位文质彬彬的守孚老师原来是一位大隐隐于世的高人啊。

            大侠原来一直认为心意六合拳是一种傻练的功夫。练龙调膀每天练数小时功夫自然会出来的,现在一看守孚老师的动作,方才明白,如果不明就里地傻练龙调膀,可以练成一个身形矫健的运动员,但绝不是内家武功的练法。

            '一下就是一下,绝不可以有任何的含糊。如果含糊了,练一万遍都没有用的。你看那些运动员,腿脚够有力了吧,但武功呢?一点都没有。'守孚老师斩钉截铁地说。

            守孚老师这段话其实有非常深的含义。一般人都相信'拳打万遍,其理自现'的古训,自己练得不好,总以为自己练得不够苦,但事实上,好功夫和苦与不苦没有直接的联系。

            大侠是个懒胚,要大侠练拳超过一个小时都受不了,大侠一直希望能够学到既简单、又省事、又厉害的功夫。守孚老师的话正中大侠的意。与其把功夫下在傻练上,不如将功夫下在对正确性的追求上。

            大侠原来最讨厌练龙调膀,以为那是一个费时间,费脚力的傻功夫,现在经守孚老师一指导,顿悟这招龙调膀原来也是一招极其厉害的功夫。守孚老师的龙调膀与大侠从蔡老师处学来的不一样。

            蔡老师的龙调膀前手曲肘护于胸前,守孚老师的龙调膀前手置于前膝内侧。从劲道来讲有明显的不同。当前手曲肘护于胸前,前手和前脚的合一就很难做到;前手置于前膝内侧,前手和前脚自然相合,整劲不请自来,真正是奇妙。

            守孚老师特别交待,此式龙调膀是铁李两位老师亲传,与大多数人练的架式不同,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差别,劲路却大有不同。但守孚老师也特别指出,铁国成先生的架子和卢嵩高先生的架子不同,千万不能说卢派的架子不好,那是大师在练功时,个人的所好不同。我们后学者,如果能将两种架子都练好,自然可以体会其中的妙趣。

            大侠初会守孚老师时,只知道卢嵩高,却不知道杨殿卿,听守孚老师介绍,于是回家查资料,这才知道杨殿卿这一脉的传承居然是十分稀有的。大侠问守孚老师除了他之外,还有没有人得到铁国成先生的亲传。守孚老师道,虽然铁国成先生也教过一些学生,但系统全面继承铁国成先生传承就他一个人而已。而铁国成先生和李虎成先生情同兄弟,所以在铁国成先生过世以后,李虎成先生又将他的拳法倾囊相授。

            守孚老师道,他在跟从铁李两位先生学拳的时候,正值文革时期,当时信息不通,他也并不知道杨殿卿和尚学礼的名头。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所学的是稀世珍宝, 以为其他门派的拳法大概也很厉害。但等到铁李两位先生过世以后,他再想拜名师学艺时,却发现再也无法找到铁李两位先生那样水平的大师了。

            事实上,守孚老师将自己的身手展示开来以后,很多人都将他视为大师,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守孚老师困惑不已。在铁李两位先生过世后的二十多年中,守孚老师一直深藏不露,但私地下依旧和各家切磋,希望了解中国传统武学的至高秘密。

            等到大侠出现,大侠肯定地告诉守孚老师,不必再四处寻找了,你所拥有的就是无价珍宝。大侠拼命鼓动守孚老师将内家武功心法公布于世,此为中华文化复兴之壮举,大侠愿意摇唇鼓舌将这稀世珍宝公诸于世。

            当今世界假货泛滥,伪科学、假气功曾经当道于世,大侠写此书自然也会招致怀疑,但真金不怕火炼,守孚老师的真实武功令大侠心服口服,最令大侠感奋的是,守孚老师传授的内功心法皆是实实在在、立竿见影的功法。

            何谓立竿见影,那就是此时此地当即让人茅塞顿开的妙法。

            大侠看大成拳培训,要求初学者每天站桩八个小时。这哪里有心法的味道,完全是傻练的功夫。不要说每天站桩八个小时,就是每天站桩半个小时,大侠都嫌多。让一个人每天站桩半个小时,那是在折磨人的神经。大侠是心理医生,这种练法对正常人的生活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进一步的疑问是,每天站桩八个小时是否真的能成就绝世武功呢?这个问题只有那些吃够站桩苦头的人才可以告知,以大侠看法,每天站桩八个小时当然会出功夫,但绝不可能出绝世武功,自然也不是武学正道。

            太极拳也有同样的毛病,一套拳慢慢打可以打上二三十分钟,每天也要打上数个小时才会出点功夫。现代人最好每天练上一刻钟、半个小时就能够出功夫,大侠自从练了守孚老师传授的内功心法以后,知道这是真的可以很容易做到的。

            大侠的体验是心意六合拳半小时的练功,其效果相当于太极慢练数个小时的功夫。而心意六合拳功法极简单,通常是一、二、三就完成了,任凭你记性有多差、身体协调性有多差,这一、二、三的动作你还不会吗?但这极简单的动作却蕴含极科学的生理规律。其训练的效果是脱胎换骨。这种神奇的练法在本书的后半部将隆重推出

'拜螳螂王为师

 中国功夫历来有门内门外的区别,要想学到真功夫就要入门学。大侠正式拜的师傅是七星梅花螳螂拳传人王雷华先生。王老师的师傅徐克稼先生是螳螂拳大师罗光玉在上海精武门时所收的七大弟子之一。七大弟子中最有名的门徒马成鑫,于一九二八年在南京举行的全国运动会国术徒手比赛中获得冠军

大侠的武功真正有所长进是拜了王老师以后。王老师嗜拳如命,在上海各大学教拳为生。九十年代初的大学生都还是穷光蛋,一群穷光蛋学生跟一个穷光蛋老师学拳,虽然热闹,却也辛酸。

大侠遇到王老师的时候,已经在华东师大做穷教师了。那时的大学老师也是穷得两袖清风,但比起穷学生来,总还要好一点。大侠不愿意住在四个人一间的教师宿舍里,想办法在心理学实验室占据了一间,里面一张沙发、一张钢丝床,还有一些桌椅板凳。穷光蛋王老师来了,就睡在沙发上。大侠从1991到1993年读在职心理学博士的时候,王老师在大侠的破沙发上睡过数百个夜晚。

        有一天,大侠和王老师开玩笑道:'螳螂拳王老师,如果把老师两字去掉。不久变成螳螂王了吗?'王老师回道:'你不可以乱说的。给别人听了要骂死的。'此番大侠写书,特地将这个螳螂王的称呼告知王老师,他在电话那头急得跳起来,连声大呼自己只是一个武术爱好者,这个螳螂王的称呼千万使不得。大侠觉得王老师实在很可爱,所以这个玩笑称呼还得用。

        大侠当年学拳本事很大,一套螳螂拳只需一堂课就可以学会。王老师看大侠学拳速度如此之快,心里大概担心大侠会把他肚子的东西套空,和大侠卖起关子来。大侠本来就是一个懒散之人,见王老师卖关子,学拳也没有十分积极。前后总共学了二十多套螳螂拳,现在忘得只剩下五六套还可以打打。

        螳螂拳打多了感觉就是排列组合。螳螂手法变化多端,在上臂搏击的对抗中,螳螂拳的花招十分管用。大侠现在基本不练螳螂拳了,但螳螂拳的手法却是最喜欢用的。

        螳螂拳源自少林,但比普通的少林拳更合技击的意味。螳螂拳的手法阴阳莫测,但阴阳双手不离一个合劲。大侠最喜欢的螳螂拳打法是用前手探击对方,如果对方不挡,那么这招前手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下;如果对方伸手来挡,螳螂拳的后手立即接过前手的触点,前手顺势转攻其它部位。两手连环攻击,中间设有很多手法陷阱,对方如果不熟悉这种打法,很快就会手忙脚乱,无法应对。

        螳螂拳的步法为七星步,后腿坐,前腿钩,暗藏杀机。当对方把注意力放在应付螳螂拳眼花缭乱的手法进攻时,螳螂拳的脚也没有闲着,足钩膝拐,定可将对手搞到人仰马翻。大侠学到螳螂拳的主要打法:钩搂采手、迷魂掌、黑虎掏心、腰斩、横扫千军。对付一般的拳手,这些手法足以将对方搞到七颠八倒了。

        大侠自己明白功夫不怎么样,但自从学了螳螂拳,掌握了那些打法以后,在和人交手时,出手就好比游戏。一般人如果只学习一拳一脚的少林拳,和慢吞吞的太极拳,遇到螳螂拳就惨了。当年王郎祖师创螳螂拳打败他的少林师兄,大侠现在明白其中的诀窍。

        什么是螳螂拳的诀窍,那就是'射雕英雄传'中老顽童周伯通的双手互搏法。螳螂拳双手齐上,虚实莫测,连环变招,疾如闪电。常有人问大侠,如果希望只学数天,就能够上阵干架,什么拳最好。大侠说是螳螂拳。

        大侠1997年在芝加哥穷困潦倒的时候,被迫在自家客厅开武馆。房东梁建伟、梁惠妹夫妇不收大侠房租,地板震得天响也不抱怨。大侠自然拿出吃奶的劲要把拳馆的生意兴隆起来。

        大侠的拳馆接待了芝加哥各路豪杰,大侠遇到空手道、合气道、柔道、巴西柔术、摔跤,大侠对付各路英雄的花招就是螳螂拳加十大形肩撞。大侠家里有一张坚固无比的大沙发。每每有高手造访,大侠总是客气地让对方站在沙发前,然后用螳螂拳的快手让对方手忙脚乱,不等对方明白怎么一回事,大侠的熊肩已轰然撞到,对方要后退,被沙发挡住,只有乖乖地坐进沙发。大侠的功夫加一点江湖小把戏,在芝加哥的小客厅里居然没有遇到敌手。

        大侠在芝加哥四年能够保住自家武馆不败招牌,全赖上面那点小花样。大侠在上面道,如果希望只学数天,就能够上阵干架,螳螂拳最好;而事实上,大侠的实战功夫是螳螂拳加十大形。要对付高手,光靠螳螂拳好像还不够,十大形的整劲是破强敌的关键。

        从1995到1996两年,大侠托义兄夏荣伟和义嫂丁利的福,搬进华东师大后门的民房,每月1250元的房租不用大侠操心。当时大侠每月从华东师大领到的月工资是650元,只够租半间房。穷光蛋王老师自然也搬来和大侠同住,这回大侠有两房一厅了,王老师住一间,大侠住另一间。大侠原以为同住了可以将王老师肚子里的一百多套螳螂拳搜出来。没想到王老师奇货可居,依旧和大侠卖关子,大侠在新居里反而没有学到很多套路。

        大侠虽然没有学到很多套路,但耳濡目染,对拳的理解却有顿悟式的进展。1995年的五月,大侠有一天晚上练拳的时候,心里寻思'半步崩拳打天下'的奥秘,突然有所顿悟,大叫一声,将门打了一个大洞。大侠从那一天起知道拳是要有顿悟的。大侠也提出了拳的楼层理论。

        大侠以为,学拳如果得到第一次顿悟,就可以上到二楼。当你上到二楼了, 那就是完全不同的境界了,即使你躺在地板上,也比一楼的强。大侠在芝加哥教拳,有数位学生都问大侠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连一次都赢不了你?'大侠教拳是讲究真打的。大侠的学生每次来都要和大侠过上几十招,但在一楼的想赢二楼的可以说是一次机会都没有。大侠在美国的学生有不少是黑带,但黑带遇到大侠后才发现他们的功夫没有用。大侠在芝加哥的学生中段位最高的是黑带三段,但三段到了大侠手里也是一点用都没有。美国人常问大侠是几段,大侠说是二楼段。

        以大侠的观点看来,功夫大概只有四个层次:俗手、高手、妙手、圣手。俗手可以打打不练拳的人。高手对拳法一点就通,比俗手总是棋高一着。妙手对拳法到达得心应手的境界。圣手是开宗立派的巨匠,常人只有对其高山仰止。

        大侠在中国的时候以为自己不过是俗手,但在芝加哥干倒过那么多的黑带以后,知道自己事实上已进入高手行列,但离妙手差得还很远。大侠在纽约奇缘遇上心意六合气功拳妙手陈守孚先生,方燃起更上一层楼的愿望。大侠的四种境界理论远比日本人的段位制高明。大侠干倒那么多黑带后才知道,那段位制实实在在是生意经,与武功境界无关。

大侠因为从读大学一路穷上来而患有严重的哮喘。尽管大侠已经练过少林、八卦、太极,哮喘还是没有断根。遇到王老师的时候,大侠的身体很虚,想学王老师教的峨嵋十二桩。练了几式以后,感觉也没有什么进展。有一天王老师问大侠又没有听说过六合八法。大侠不知道是何物?王老师当场手舞足蹈起来。大侠一看就知道是好货,立即缠住不放要学此拳。当年王老师主要在上海交大教拳,大侠常常骑着破自行车到交大学拳。

        大侠那时有很严重的哮喘,有时发作起来,骑到交大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在大侠学六合八法之前,大侠断断续续已练了十年拳,没有一样拳可以治好哮喘的。大侠当年是华东师大医务所的常客,两个星期不上医院就浑身难过。春天感冒不断,夏天常拉肚子,秋天发哮喘,冬天永远鼻塞。当年大侠的同班好友常戏称大侠上下呼吸道都有问题。大侠在家里被老妈称为'张黛玉'。张黛玉大侠最后是通过练六合八法将一身毛病都清理了。大侠属蛇,六合八法的浑身扭动正合大侠的本性。天下亿万病友们听清楚了,如果你练太极、少林、八卦都没有将你的毛病治好,你最好试一试扭动如蛇的六合八法。但如果你看到的六合八法象太极那样规规矩矩,那不是大侠练好身体的六合八法。以后大侠会将大侠式六合八法向世界公布。六合八法对大侠来说是健身法,不是格斗法。

        六合八法号称是陈抟老祖所创,大侠以为是胡扯。细观此拳,实是道门拳家综合太极八卦内家拳法的妙处而创立的一门拳法。其姿势之优美远胜于太极。大侠是喜欢花哨的人,练过太极,再练六合八法,两者比较,当然是六合八法有味道。

        大侠的六合八法的传承是:吴翼翚---- 李道立---- 王雷华。

        王芗斋道,他一生见过的拳家数千,但全中国真正懂拳的只有两个半人,谢铁夫、方恰庄、吴翼翚。吴翼翚排在老三,大概就是王芗斋眼里的半个人吧。从吴翼翚到李道立,里面有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赵道新。

        赵道新三十年代在上海青年会教国术的时候,李道立是助教。后来赵道新回天津,将其老师吴翼翚介绍给李道立。并对李道立说吴翼翚老师的功夫远在其上。这些年代久远的故事是王雷华老师说给大侠听的,而王雷华所讲的故事自然是从李道立那里听来的。此事在网上也有记录。李紫剑先生一文中有一段赵道新的东西:

赵道新先 生遗作日:'余十五好拳剑,遇张师兆东于津门,幸蒙所传,略窥梗概:年二十挟技走江湖,期有所遇,凡五载终无所得。二十二年(即民国二十二年,公历 1933年)托迹上海,邂逅吴师冀辉,盖师道中之翘楚,而隐逸者也。蒙授心意六合八法,朝夕琢磨未敢稍缀,庶几得偿素(夙)愿。(余)暇时亦乐铁笔,故不 揣愚拙,敬治一方,谨吴师鉴。道心书。'

        李道立说赵道新虽然是王芗斋的干儿子,但对王芗斋一直不服气。而王芗斋和吴翼翚是结拜兄弟。赵道新找到吴翼翚,希望从吴翼翚学艺,而其学艺的目的是打败王芗斋。

赵道新不买王芗斋的帐,这里面就很有意思。赵道新晚年创立心会掌,并说:'心会掌既不属于任何拳派,也不生于任何拳派'。这段话是大侠从网上马金镛先生的文章中摘录下来的,可见赵道新的牛气。从马金镛先生'我的恩师赵道新',大侠看出一些名堂。

他认为以拳搏人的中心课题是劲力,斗士的一切精神、功力、智巧等均是为了更强、更准、更省地通过劲力来摧毁敌手。所以,创拳的初期是把老先生的形意八卦中抽象的'劲'用具体的战斗实例来形象化,且如果再将每一个实例抽出来单操,又可成为各种劲力的一种训练。

心会掌是东方武技走向科学的一种尝试。老师年轻时就扬弃了意、气、神,虚、五行、八卦等东方经典对搏斗方法含糊的解释,而代之以对人体生理、心理的搏斗潜力的关注;抛弃了对祖宗大师的迷信,代之以对人性与人的行为的关注。心会掌除早期的套路包装外,是一种以格斗劲力训练为核心的学术范畴,同时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未解的课题。

        赵道新的心会掌与王芗斋的拳论有很明显的不同。王芗斋不讲五行、八卦,套路,但极其强调'意、气、神,虚',赵道新却只强调劲力,并且还有套路。大侠在本书的后面要精彩介绍的心意六合气功拳,在拳理上和赵道新的劲力中心论很相近。作为王芗斋干儿子的赵道新却对王芗斋拳论中最精华的'意、气、神,虚'理论不买账,这说明了什么呢?

        大侠在芝加哥时,幸亏六合八法。那时大侠囊中羞涩,急于搞到一点美金以救生活之苦。大侠在芝加哥大学贴了广告,说教六合八法。没想到老美居然真的找上门来了。

        大侠于是开始教六合八法,每周一次。这六合八法有个好处,那就是花里胡哨。大侠为了多赚一些美金,在原来的套路里每次都加进一点私货,八卦、螳螂、形意、太极的东西都有。这样套路越拉越长,全套教完,整整教了一年,结果大侠的六合八法犹如陈家洛的百花错拳,里面南拳北腿应有尽有。大侠说给王老师听,王老师哭笑不得。王芗斋先生对套路深恶痛绝,殊不知大侠靠套路才在美国免于沉沦餐馆的洗碗池。套路自有套路的好处呀。

        大侠练六合八法练好了百年老哮喘,这是一大功,但这六合八法在技击上如何用却是个问题。如果就里面的一招一式拆开来注解,这很容易,大侠是拆招高手,但在实战中,那些花里胡哨的拆招根本不可能用得上。大侠问王老师难道吴翼翚的功夫真的是靠这套拳练出来的。王老师也怀疑,于是支吾其词道,听说吴翼翚还有一套吕红八势,大概技击是用吕红八势吧。

        李道立不会吕红八势,王雷华不会,大侠当然也不会。大侠问王老师关于李道立师爷的功夫如何。王老师道,李老师的功夫可谓炉火纯青,打起拳来浑身'嫡糯'(上海方言,意即非常柔韧。)但王老师从来没有谈起李老师的技击功夫如何。

        王老师号称是李道立的关门徒弟,大侠好奇问王老师,李师爷在临终前有没有交待什么秘诀。王老师叹道,真有什么秘诀,到死的时候来讲也就太晚了,但秘诀总还是有的。

        那是什么秘诀呢?王老师千万关照大侠不要将这个秘诀告诉人家,但在大侠看来这个秘诀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秘诀,所以就在此公开,那就是一个字'韧'。王老师特别强调,太极拳讲究松,六合八法讲究韧,在练拳的时候要想像全身都拉满橡皮筋那样,久而久之,全身会练出整体韧劲。

        大侠将六合八法的关键一字诀在此公开,希望大家好好体会研究。其实练太极拳的时候也可以用同样的韧劲一字诀。微妙的地方是,六合八法在劲路上更接近于陈式太极,而非杨式太极。大侠看吴翼翚的拳照,其拳架更像杨式太极,事实上,市面上有不少人的确是将六合八法打成杨式太极的样子。李道立认为那是不对的。在李道立生前,因为其身形如蛇,拳架带韧劲,吴翼翚的其他弟子认为李道立私改拳架,而李道立坚称吴翼翚传给他的架子就是这样的。最后吴翼翚的其他弟子以李道立没有向吴翼翚正式磕头拜师而否认李道立的传承,逼得李道立请出吴翼翚的太太来证明其没有拜师是因为吴翼翚一直与他兄弟相称。大侠没有见到过李道立先生,以上的故事都是听王老师所言。

        六合八法分上下两个半套,上套设计精妙,下套很明显感觉单薄,大侠曾向王老师开玩笑地说道,当初编此拳的人在编上套时,妙思如泉,但到了下套时,就江郎才尽了。王老师笑笑,没有评价大侠的胡言。

        杨式太极走遍世界,看来看去就是那个样子,但六合八法却是千奇百怪。大侠在美国电视里看到一种六合八法,打起来犹如八卦,真的是很有趣。大侠不喜欢六合八法的下套,于是将精力集中在上套,加进各种拳法。大侠式六合八法在芝加哥曾经迷倒诸多老美,此拳于保健治病大有妙处,对讨厌单调乏味的杨式太极的喜新厌旧族,此拳当是第一选择。

        王芗斋对太极拳百般贬低,对套路深恶痛绝,但对吴翼翚却十分推崇。其实吴翼翚传下来的六合八法是和太极拳很相似的套路,六合八法的理论可以说是远远不如太极拳系统,那六合是公理,八法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理论。王老师教大侠六合八法,却从来不讲解什么是八法,因为那八法实在无法讲解。王芗斋不批吴翼翚的六合八法,却大批太极拳,大侠看来在逻辑上不通。

        不过有一点大侠感受甚深的是,杨式太极拳视拳架为命根子,派内还常有争吵说某某人胆大妄为居然改了祖师爷的拳架子,其实拳架子在大侠的眼里看来真的没有那么重要。有功夫的人随便摆个姿势都可以将人打飞,没功夫的人架子再好看也是豆腐架子,中看不中用的。

        过分注重拳架子的拳法在心理上的确会让人拘束。王芗斋道'只求神意足,不求形骸似。'六合八法在拳架上的确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六合八法又称为'水拳',既然是水拳,强调的是势若波涛,波涛无定形,但却可摧毁一切。这也就是为什么大侠敢编造六合八法的原因。

        说到优美的拳法,比六合八法更漂亮的也有,那就是花架拳。花架拳号称是崆峒派武艺,又传说是宫女专练的拳法,在上海民间流传。此拳后来经应美凤改编成为风靡一时的木兰拳。应美凤承认是跟杨文娣学的花架拳,但有趣的是杨文娣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花架拳呢?

        在所有介绍应美凤木兰拳的资料中,大侠始终没有看到杨文娣花架拳的来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杨文娣从某一不具名的神秘高人那里学来的。事实上,这神秘高人有名有姓,在上海花架拳的圈子里大家都知道,但据说此高人在教妇女花架拳的时候,被指有不当行为,所以大家都避而谈及此高人。但那些所谓的不当行为也可能只是在文革那种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被认定的,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可能根本没什么事。这些是都是大侠从王雷华老师那里听来的。但不管怎么说,以中国武道的传统,对师承不应该隐瞒回避的。

王老师也会花架拳,他是从一位老太太那里学来的,老太太则是从那位神秘高人那里学来的。花心大侠当然也想学花架拳,于是请王老师传授。大侠学的时候总忍不住发笑,因为此拳实在太娘娘调了。大侠练到黛玉葬花那个动作时,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那叫做肉麻之极,只得罢学。现在大侠还时常遗憾当年没有咬咬牙将此拳学下来。大侠上网一查,发现日本人对花架拳极感兴趣,相关网站多如牛毛。大侠也听说那位花架拳高人后来是去了日本,但现在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木兰拳实实在在不应该称为'拳',应该称为'木兰舞'才对。是拳就是可以用来格斗的。木兰拳完全回避了格斗,被称为拳实实在在是名不副实。不过大侠在此啰嗦其实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人家女性想做花木兰,有什么不好的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