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海云 / 中国 · 综合 / 那个卖猪肉的北大学生,曾说给母校抹黑了...

分享

   

那个卖猪肉的北大学生,曾说给母校抹黑了,向母校捐款9亿。

2019-12-21  清晨海云

温暖   温情  质感

关注置顶今夜遇见 免费品读顶尖美文

广告联系微信blueinthesky8

 名校毕业的天之骄子不选择走进写字楼,而是成为杀猪宰肉的屠夫,他失败了吗?

陆步轩,他是高考文科状元,北大毕业,卖猪肉的。


01

他戴着一副眼镜,身材微微发福,一笑就能看到被烟和茶染出褐色的门牙。他只拿着扇子说了一段话,就引来51万赞。
他就是那个曾经饱受争议的「北大第一个卖猪肉的」陆步轩。
陆步轩抖音上一个18秒的视频51万赞
时光退回到16年前,2003年,有人感到诧异,认为北大才子做屠夫未免没出息;有人开始轻视文凭,毕竟北大毕业也不过卖猪肉,可见“读书无用”。

彼时的陆步轩,也曾被世俗偏见与流言蜚语压弯了腰板,自己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当他受到母校的邀请,站上与学弟学妹分享“创业”经验的讲台,第一句话却是:“我给母校抹了黑、丢了脸。”

言毕,他还几度哽咽。

即便陆步轩他给母校北大捐了9个亿,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母校历史长卷上不光彩的一笔。
2013年陆步轩在北大演讲

今年11月,《北大屠夫20年后还在卖猪肉:年销售额18亿》的新闻,连续两天上了热搜。
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陆步轩,似乎已经对北大学子卖猪肉这件事释然多了,他调侃自己是「最有文化的猪肉佬」。
他在抖音上发布的第一个短视频里说:「我曾被政府招去做了12年的公务员,之后辞去公职,重新回到肉案,希望利用有限的时间,做好猪肉这篇大文章。」
北大人身上的那种自信,又回来了。

02

1966年,陆步轩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东部一个小村子里,家里几代都是耕田种地的。

穷到什么程度呢?小时候的陆步轩每天就只吃两顿,早上玉米粥,中午玉米粥就面条,晚上不吃饭扛过去。初中离家远住校,每周他回家拿一次烘干的馒头,到学校泡稀饭或者就着白开水吃,能撑一个星期。
天气不好,馒头霉了馊了,还是忍着吃下去。穷啊,没办法,不然只有饿肚子。

对陆步轩来说,上学就是为了能够改一改自己的「穷」命。
小伙子好强,第一年高考他就考上了西安师专,结果拿到手就把通知书给撕了。
接下来的一年,陆步轩全凭自学,没日没夜地拼命,眼睛一睁就学习,困得不行就闭上眼睛睡会儿。
1985年,陆步轩考了531分,位列陕西省第14名、长安县第一。这一次,他收到的通知书,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


北大的同学里有不少是大城市人,见识和眼界都比他广。
大学四年,陆步轩都是在「追赶」,别人说了啥自己不知道的,他就赶紧去学。

在北大,他基本是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饭堂、教室。别的同学偶尔会翘课,就借陆步轩的课堂笔记来看。
陆步轩不会逃课,他每天除了上课、去图书馆看书外,最喜欢的就是去听各种讲座。
谁能想到呢,四年过后,陆步轩并没有如当初所想地留在北京,北大也没能成为他改变命运的契机。
毕业前,曾有一所学校向陆步轩发来面试邀请,他拒绝了:「如果要当老师,当初考上师专就能去了。」他想干点更大的事业出来。
结果,阴差阳错被分到一个快要破产的长安县柴油机配件厂,上午去报道,陆步轩下午就走了。
最终他是以临时工身份在计经委落的脚,还没有编制。
不久后,陆步轩「下海」了。
他搞过装修,找人借钱挖过金矿,但没有一行能做得下去,还欠了一屁股债。他回忆说,「我把牛养成了羊,把羊养成了鸡,越来越瘦。」
妻子也和他离了婚,那是陆步轩最消沉的一段时光,他成天喝酒买醉,还喜欢上了打牌,满心觉得「牌桌上的规则比人生规则公平」。
「我再也不跟人提北大,也不准朋友提。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在我身上就像一个笑话。

03

后来为了谋生,养老婆孩子,他开过小卖部,进的五号电池都是假货,他不好意思卖,都留下来自己用了。三个月下来,亏了将近一万块钱。

走投无路,在妻子的建议下,他租了个门面,卖猪肉。

那时的陆步轩,和其他卖猪肉的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他戴着一副眼镜。他给自己的猪肉档口取名「眼镜肉店」。

他心里一直觉得北大出来卖猪肉挺丢脸的,就索性对外说自己是个文盲。

他的眼镜肉店肉好、价格便宜,又因为曾经接受「北大精神」的熏陶,陆步轩从来都不缺斤少两,生意越来越好,年营收过万,还开起了分店。
那会儿,中国平均一个猪肉档能卖1.2头猪,而陆步轩的猪肉档能卖12头,甚至有同行眼红他生意好,气他抢生意,还找人揍过他。

原本生活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过下去,直到2003年,记者的一次造访,陆步轩的北大毕业生身份才暴露了——

这次报道之后,「北大毕业生卖猪肉」的标题,出现在了全国的新闻媒体上,引起了社会大讨论。
有一些工作单位也抛来橄榄枝,最终,他选择了去长安县档案馆进行县志的编纂。这一回,陆步轩有了编制。
等了15年,他终于有机会进入体制,拥有了「公家人」的身份。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身份认同的问题。年过四十,陆步轩才终于能挺直腰杆对外说,自己是从北大出来的文化人。

04

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他认识了北大的师兄、同为猪肉佬的陈生。
陈生毕业于北大经济学系,颇有经商头脑的他,开始尝试做猪肉生意,这才和陆步轩有了交集。
「我一个档口平均卖1.2只猪,陆步轩能卖出去12只,是我的10倍。不过我的是规模化,他是精细化。」陈生在接受柴静《看见》采访时说。
同为北大猪肉佬,两个人合作了一把,一起创办了猪肉品牌,还开办了「屠夫学校」。
作为名誉校长的陆步轩,亲自编写了《猪肉营销学》讲义。这些年,屠夫学校已经培养出了6000多名人才。
而在这创业期间,陆步轩前前后后捐给了母校9亿多的捐款,他和陈生还一起被邀请登上了北大职业素养大讲堂。
2018年,他和陈生共同创办的猪肉品牌在全国30多个主要城市,销售额达18亿元。
「将卖猪肉做到极致,应该也不算给母校丢人了。

05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曾经,「北大」是陆步轩改变命运的救命稻草,后来他成了屠夫,名校的光环又成了压在心头的大石。
回望过去说,「现在我想明白了,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但是读书能改变思维。
即使从天之骄子变成猪肉案上的屠夫,也能绝处逢生,活得漂亮。

陆步轩用自己另类的前半生,让我们看到一个勇于做自己的大写的人,更证明了聪明人始终是聪明人。

从自卑走到自信,用三十年的光阴,这光阴是坚持、刻苦,也是勇气。

—《END》—

在温暖的小木屋里,感受春去秋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