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j1028 / 抗战 /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

分享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2019-12-26  lixj1028

文/周洪新

在日本法西斯先后侵占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之后,为了将这2处永远变成自己的殖民地,因此在当地积极推行奴化教育,给年轻人进行洗脑,鼓吹'大东亚共荣圈'等歪理邪说,同时还从这些年轻人中精选出一批人,送到伪满洲国首都新京(长春)的陆军军官学校进行深造,日本人企图以这些人作为'皇协军'的骨干和种子,因此对这些人另眼看待,他们也是伪军中唯一一支被允许佩戴指挥刀部队。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他也曾经是伪满中央军校的毕业生之一

虽然是伪满军校,但该校的毕业生却多是朝鲜人,就连日后大名鼎鼎的南朝鲜总统朴正熙也是该校的学生。1942年,日军特地将该校的一批毕业学员调到关内,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这批人被日军安排到冀南的重要据点南李庄,此处据点恰好割裂了冀南和冀鲁豫根据地,因此是我抗日军民的眼中钉和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激战后被我军攻克的日军炮楼,烟熏火燎的痕迹非常明显

冀南根据地陈再道司令员为了打掉这个日军的重要据点,扭转被动局面,于42年8月15日发起了攻击南李庄的战斗。当天凌晨,通过内线的接应,我军很快就突入了南李庄,但是打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批主要是朝鲜人的伪军是异乎寻常的顽固和难打。敌军的狙击手占据了高出,封锁了通往敌军指挥部的通道,同时用机枪沿着道路两边猛扫,使我军爆破手无法利用地形前进摧毁敌军的工事。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日伪军在据点炮楼前合影

上午9时许,南李庄内伪军一个团大部被歼,但是伪满中央军校的学生组成的'教育班'的抵抗却丝毫未见减弱。而且从龙王庙、孙甘店和大名县城开来的日伪军援军也纷纷出动,赶来增援这支伪军。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我军与敌军展开激烈的巷战

上午9时,在敌人援军的猛攻下,我阻援部队开始慢慢不支,逐渐被敌人压向南李庄。南李庄的敌人听到枪炮声越来越近,气焰更加嚣张。这时恰好部分被俘的伪军俘虏也趁我军主力在忙于攻坚和打援,仅有少数民兵看守之际发起暴动,敌军130多人从大碉堡中冲出,向我军发起白刃反击,企图将我军从南李庄反击出去,我冀鲁豫军区骑兵第4连60多人挥舞马刀与敌人在庄内的大道上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战斗中4连连长牺牲、指导员和副连长都受了重伤,3个排长也牺牲了2个,还有一个受伤,但最终4连以伤亡过半的代价将敌人砍了回去,敌军丢下包括14名军官在内的50多具尸体逃回了大碉堡。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我军利用村庄的地形隐蔽待机

见敌军反击被击退,我军趁势发起了总攻。我军以机枪压制了敌军高处的狙击手,随后向敌军的核心据点发起猛攻,在搭云梯爬墙失败后,我军改用长竹竿挑着手榴弹在高处引爆杀伤据点内的敌军,几次三番后,我军终于登上了核心据点的城墙,并且立即与反扑的敌军展开了厮杀,在我军的步步紧逼面前,敌军因为大部分军官和骨干已经死于激战之中,剩下的人无心再战,被迫退守最后一个炮楼,在我军的政治攻势面前,最终缴械投降。

这次激战我军全歼伪'东亚同盟自治军'第2旅一个团和伪满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班',此战击毙包括日军顾问乔岩秀男大尉,经济顾问志摩在内的敌军300余人,俘虏包括伪团长程坤在内的286人,缴枪400余支,包括6挺重机枪。

唯一能佩戴指挥刀的伪军,小巷遭遇八路骑兵,日军拉走5车尸体

我军在战斗中缴获的武器

由于考虑到敌人援兵已近,我军在打扫战场后迅速撤走,但是庄外敌人的各路援军却因为庄内的枪声停息了,担心八路军掉头攻打自己而主动停止了进攻,转入防御,直到第二天白天才战战兢兢地进了南李庄,在收敛了5卡车的尸体后,各路敌军立即撤退。由于此战对敌人的心理打击极大,孙甘店和甘露镇2处据点的敌人放弃了据点退回县城,几天后,我军对附近其他据点展开攻击,敌军也无心坚守,纷纷撤逃。我冀南根据地终于粉碎了敌人的'蚕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