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诗歌 / 待分类 / [佳 作 欣 赏]暮 色 ll 洛 夫

分享

   

[佳 作 欣 赏]暮 色 ll 洛 夫

2019-12-27  摄影与诗歌

暮 色

作者:洛 夫

 

黄昏将尽,院子里的脚步更轻了

灯下,一只空了的酒瓶迎风而歌

我便匆匆从这里走过

走向一盆将熄的炉火

窗子外面是山,是烟雨,是四月

更远处是无人

一株青松奋力举着天空

我便听到年轮急切旋转的声音

这是禁园,雾在冉冉升起

当脸色融入暮色

你就开始哭泣吧

落叶正为果实举行葬礼

多种指向与深度意象

                        文:白鹤林

写暮色、暮晚或傍晚的诗不少,但往往流于唯美而小格调。这里面的关键,还是诗人的胸怀与追求的问题。唯美而小格调也可能写出好诗,但它的问题是对于语言和修辞没有贡献,而且更可怕的是其会误导读者并对诗艺的发展形成某种反向的作用和消解力。洛夫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即开始诗歌写作,至今已近七十载,加之其人生经历的变换与时事的复杂,诗人之心早已超脱,诗人的胸怀与格局早已形成大的气象。这首《暮色》我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3月第1版的《中国新诗萃·台港澳卷》上读到的,尽管写作于诗人的青年时代,但它用来喻指诗人一生的命运或晚年的形象,却是非常合适而具有典型性的。第一节中,“一只空了的酒瓶迎风而歌”和“一盆将熄的炉火”,两个意象都十分贴切于暮色,为全诗进行了很好的情感与色调铺垫。第二节展现的是远景,更是诗人的心境,“一株青松奋力举着天空/我便听到年轮急切旋转的声音”一句是很独特的发现,是对广义的、不屈服的诗人形象的一种精彩塑造。此诗最后一节的思想与内涵当然是最为深刻而丰富的,而且如果没有这几句,前面的两节只能成其为一般意义上的好诗,就像我们经常读到的那些有着人生感悟与哲思的小诗一样,你不能说它们不好,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其实它们缺少的,就是洛夫这首《暮色》的最后一节中饱含的一种对于世间万物(当然也包括人类自身)的大爱与悲悯。“这是禁园,雾在冉冉升起/当脸色融入暮色/你就开始哭泣吧”这是孤独的诗人发出的孤独的绝唱,而“落叶正为果实举行葬礼”无疑是这绝唱之上最为绝美的高音,最终让一首不过12行的短诗,成其为不可多得的、具有多种指向与深度意象的经典之作。

(本文选自《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成都时代出版社 2017.01)

简介:洛夫,生于1928年5月11日。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台湾著名现代诗人,被诗歌界誉为“诗魔”。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华侨大学、广西民族大学等高校客座教授,任加拿大漂木艺术家协会会长,香港当代作家协会永远名誉会长等。

简介:白鹤林,本名唐瑞兵,1973年生于四川蓬溪,现居四川绵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收录于《70后诗选编》《中国诗典1978—2008》《打破新天:中国当代诗歌选》(英文)等国内外数十种诗歌选本及年鉴。著有诗集《车行途中》、诗歌赏析集《天下好诗》等多部作品。曾获多种诗歌及文论奖项。

摄影 诗歌文艺是你内心的生活态度

《摄影与诗歌》  编辑组

主 编: 黎明的酒杯

采编:雪克、题图:黎明的酒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