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天子w18no / 待分类 / 青山澄碧往清零,云水相系共余生

0 0

   

青山澄碧往清零,云水相系共余生

原创
2019-12-31  真命天子w...

这冬季,有朔朔的凉风,在漫天盖地的世间肆意咆哮,仿佛是岁月给年末最后的献礼,没有仪式感,没有欢快喜乐,只是,日子千篇一律,光阴无声飞逝,我们逐渐沉稳起来,不骄不躁,与世无争,回顾这寂寥残生,谁人又能让我念念不忘?何事又能让我刻骨铭心?到后来,还不是如此,恩怨也好,宠辱也好,得失也好,显得不再那么重要,毕竟俱皆忘了,甚至任何蛛丝马迹,都荡然无存。也就是这样,不念,不想,不贪,不嗔,率性十足,波澜不惊,生命本该如此,一切从简,平常如初。阳光点点,静坐此,枯枝依依,晴空万里。山水依旧,眼神之间温润如玉,是冬的步子缓慢的让人不忍心擦肩。阅人无数,唯有散落下来的三五人,知性情、聊表敬意、共余生。

这夜晚,有浅浅的雾色,在宇宙浑荒里游来游去,多像是一尾鱼陪着黑色的恋人远航。她不言语,只悄悄的聆听他的呼吸,深怕,一不小心就会惊醒了一地凉白的月光。有多少时间,是自己给自己的时间,可以心无旁骛,静静的喜悦着。那样的时刻,才是真的活着。一个人,坐在安静无比的夜里,可以听到,十二月即将远去的脚步正在一点一点将往事碾碎,是那般孤绝与冷漠,让我,再一次忍不住落泪。也许,光阴的阡陌上有太多的故事情节,没有人会一直记得,但是,我愿意相信,只要认真来过的终究会永远深刻。尽管如此,我仍旧愿意将自己活成一株草木,不惧人心不古,不惧严寒酷暑,周遭北风刺骨,心却温暖如初。

光阴,从来都是最美的信笺,那些用心描绘的画卷,不是惊鸿的片段,也不是烟火的流年,所以当温柔被时光洗旧,当韶华近晚,那心海深处不经意泛起的微澜,会时刻提醒,仍有斯人,可以想念。而我,曾一路蜿蜒,走过三月桃花满帘,听过六月流水执念,问过九月荷风秋韵,拂过十二月白雪落肩。就这样,一种喜欢,数年而过,亦是别来无怨。若能,可以守着花谢花开将浮华看淡,在等待中饮尽清欢,在风月中伸展薄念,那红尘之外的空白,永远待一缕幽香去开篇,于是我欣然落笔,依着这秋风的轮廓,只将点点滴滴的相思写满。

岁月,始终饱绽着人间烟火的欲念,那些惊心动魄的曾经,美是美哉,但却非能长久。念过的那一个人,像是在没有月光的夜晚纸上描红,回眸,似雾里看花。一年又一年,时间它跑的真快,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力不从心的变老了。往往,我们对于岁月的更替,总是漫不经心,似乎没了什么感觉。只是偶然间的想起光阴里的人,心里充满了无奈的惆怅和追忆。时隔多年,再无消息,唯有笔墨为念,只此,无爱不欢的文字,在半世韶华里悠然成画,转身,又散落成沙。梦里不知身是客,抛却凡尘千万愁!现如今,喜欢枕着美好入睡,抛却世间牵绊和困扰,才是妙法。

特别,喜欢那种气质清冷的人,好似这世间纷乱无一事能扰得了他的心,没有过分热络的样子,没有讨好世间的谄笑;他们眼中只有脚下的路,眸子里从不掺杂多余的情绪,却也不是冷漠;只不过将此生所有的柔情,都留给了生命里重要的人,与旁人只是淡淡如水的交情,却也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关注着身旁陌路的老人和小孩,随意伸手就帮了,善良得不着痕迹。谁曾知晓,恰如张爱玲所言:““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大爱,所以宽容”,没有非常的经历,就不会有温情的面孔。真正见过世面的人,都是不卑不亢、和颜悦色,轻声细语,温情脉脉,竭力与这个世界和解。

特别,喜欢那种心澈如水的人,不必刻意伪装和隐藏,只是大大咧咧,安静而来,轻盈地去。在眼神与眼神邂逅的细密里,在静寂的一瞬间就开始繁衍,原来,这世界,多安暖的文字,多温软的心,却都是无念不成欢。也曾扪心自问,有没有这么一个人,曾经占据了你全部的生活,现在却连声问候都会觉得尴尬。于是,许多次的夜,我将想念写上清霜的微凉,然后,等下一季花开,将焦灼与惋叹都深埋,而故事里,只写满月华的怜爱。那所有的美好,多像是一场简单而纯净的表白,深深的惦念,灵犀的安然,不需描,无需画,只邀约清风明月笑谈红尘百味,而后,温一壶酒,擎一盏茶,看我静静地,在光阴里厮磨,交织,又暖暖地,揽入心怀。

日子,就像一丝一缕的薄雾,前面的不断涌来,借着清新的名义,后面的随风起舞一吹即散,不知所终。穿行其间,也许旦夕操劳,但经常云里雾里,不是被雾水淋湿心情,就是被雾霾遮蔽方向,林林总总的烦恼一地鸡毛。如果,无法预见下一场相遇,那么,就坚持将岁月过得循规蹈矩。安心的在夜色中写一个人的名字,让流年的风景如白驹过隙,不论是繁华或者静寂,都是为下一段故事埋下伏笔。人活得就是一种心情,一种平静,一种姿态。

生命,原是一场又一场的突围,后来总要走擅长的路,见最爱的人,曾经种种,悉数遗忘;往后余生,重新开始。没有谁愿意一直停留,过去就让它过去。须臾间,又到新旧岁月交替之际,清零既往,铭记温暖,向阳而生。我们,唯有走好接下来的路,才有幸福可言,随时随地,不必别人鞭策,也无需旁人提携,要学会往前看,要做到特立独行,回头,纵然有风光无限,不过是一念灭,一场云烟。何苦,与自己为难。如果我与你,青山澄碧,云水相系,临了,也不过只是这一盏茶的光阴。那么,亲爱的,请将我的样子画在你的掌心,到某一天,还能隔着岁月悄然念起。

我们,当初也只是那般浅薄无知,总是被虚浮的表象所迷惑。窃以为自己所见到的好的人事,都是上苍有意的安排。却不知道一切都有变故。正如茨威格说的那样:“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是暗中标好了价格”。那时候的我们,喜欢在自己设定的环境里,去欣赏红尘画外的风景。然后,在相顾不语的意境里去揣测与勾勒半卷江南水墨。这世间的相逢与背离不过是月亏月圆的一种表象,如是繁盛与荒芜的一场交集。直到后来呀,阅历丰富,长了年岁,经了沧桑,才懂得遇事不动声色;见了世面,历了苦难,沉淀了性情,才会以不变应万变。

我们,也只是熙熙攘攘中的一个过客,若是能懂得人生始末的因果,便是造化,是心的福泽。生命皆是如此,越到年终岁尾,越容易滋生感慨。往事,如漆黑的夜,不断不断的朝着心头涌来。转回头去看时,皆是旧光阴的惆怅,在夜里,分外的凉。于是有冰凌,正在漫过眼眶。其实,生活的本来面目,就是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而不是单纯粗暴地把日子从身前扯到身后。树活一张皮,人活一颗心。以什么样的姿态行走,这个世界便还以什么样的生活体验。但惟有心之人,方能体味出它的妙不可言。无论多少岁,什么身份,都配得上五彩缤纷的生活。记得永远保有对生活热情、对生命负责的心态。没有谁的人生是光鲜亮丽的,只有我们时时怀揣着一颗璀璨的心。

一晃而过一年尽,一岁年轮一岁心。

青山澄碧往清零,云水相系共余生。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