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yige / 哲学思想 / 大部分人一生的压力,来自对我们父母的排斥

0 0

   

大部分人一生的压力,来自对我们父母的排斥

2019-12-31  chenyige

大部分的人一生都不会意识到:
我们加在自己身上最大的压力之一,
就是来自我们对父母的排斥。
我们大多数人都有意或无意地抱怨自己的父母,我们期望他们有所不同,而这种期望其实也是一种抱怨。
有时这些抱怨强烈到让我们想断绝与某一方父母,甚至父母双方的联系,我们可能移居到世界的另一端,又或者拒绝和他们对话。但奇怪的是,无论何时如果我们重新联系,我们竟毫不困难地重拾那时的情绪反应——那些我们以为早已卸下了的反应。
什么也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无意识头脑中携带着我们的父母,也携带着我们对他们的抱怨。
与父母之间的斗争反而让我们无意识地执著于与他们纠缠,这当然是跟我们真正的意愿相反。
但所有我们拒绝的事物都是如此——拒绝某种事物就等于在我们的生命中授予了它一种特殊的重要性,一种凌驾我们的特殊力量。
还记得那句古老的谚语吗?
“你越来越像你的敌人”
是的,无论你排斥你父母的什么,都给了你一个很好的机会在你身上发展它们。因为你令那些特征变得重要,你给了它们太多的关注和能量。
一个很容易观察到的事实是:
不愿意像他们父母的人,
最终往往无法抗拒地  
  变得和自己的父母一样。
他们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他们身边的人总会意识到。
你比自己所意识到的,更像你的父母
另一个相关的古老谚语这样说到:在你娶一个女人之前,先了解她的母亲(或是在你嫁给一个男人之前,先了解他的父亲),因为你这位身边人,将来可能也是那个模样!
听起来很可怕?
好好地看看你父母的父母亲,假如他们还活着。留意他们有多少相似的地方,也许不在表面的明显处。
但请以纯净新鲜的眼光去观察,看看他们在对生活和对他人的态度,在价值观和信念,甚至在他们的个人习惯和情绪反应上,有多少相同的地方。
你也一样。
带着许许多多你以为是你的观念、价值观和批判,但事实上,那是你在小时候无意识地从父母那承接过来从未质疑过的东西。而这些观念影响着你对待生活和对待他人的全部态度。
用一张纸和一支笔来验证
让我们现在做一个小测试,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列出那些你父母最影响你的主要人格特点、态度和习惯,包括你对他们的主要抱怨和批判,他们让你恼火、钦佩或尊敬的事。
完成后,从头到尾看一次,逐一的问自己:“我是不是……?”
比如,如果你清单里的一点是说你父亲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你就问自己:“我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吗?”
花点时间感受你的每个答案,静下心来去做这件事,仓促会让你错过!
最后不带自我批判地简单留意一下:你无意识中从父母身上继承了多少他们的特征——你事实上跟他们有多相像?
想像自己分别对父亲和母亲说:“我有点像你”。感受说这句话带给你的释放,以及真正的谦虚,你甚至可能开始看到事情有趣的一面。
当你能够接受自己在无意识中和父母相像的事实,你便有可能有意识地去选择,哪些该继承,哪些该摒弃,没有对抗或批判。只需要当觉察到自己正像你的父母一样行为思考时,简单地向自己承认:“啊,这是我母亲”,或者“这是我父亲”。
如果你能记得这样做,它将让你能在那个当下做出一些完全不一样的事——一些你父母从来不会去做的事。
这不是一种即时反应,而是一种探索真我,与父母的模式分离的方式;这是一种远离头脑、走向体验者的方法,它是你对当下任何情境的自发回应。
审视我们对父母的态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当我们以期望他们有所不同的方式对父母说“不”时,其实是在削弱我们自己,或者觉得自己比他们优越。
父母是我们的根:我们来自我们的父母
拒绝他们,
或者拒绝他们身上我们不喜欢的地方——
这抗争侵蚀着我们的能量,
也阻止我们获得生命之根所带来的支持。
你是否想过你对父母的抱怨等同于你对存在、对生命说“不”?生命通过这两个人来到你身上,如果他们如你有时期待的那样变成不同的人,你也不会是你。
对生命说“是”意味着对你的父母说“是”,也就是说承认他们是你的父母,你有一半来自母亲,一半来自父亲——这是一个简单的生物事实。排斥父母任何一方,也就是排斥一半的你。这就是为什么说,排斥会削弱你。

那么,我们该怎样做呢?
去接受你的父母并不完美,没有父母是完美的。
他们怎么可能完美呢?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制约,有他们自己的问题要面对。甚至,他们可能相当丑陋,而你可能理所当然在心理上生他们的气。
但假如你有足够勇气诚实面对自己,你会看到在无论什么样的愤怒和排斥背后,是你对来自父母的爱与接受的渴望,希望他们爱与接受你本来的样子,而你感觉你并未得到。
否则,为什么要生气?
或许你的父母
无法以你所需要的方式给于你爱与接受,
因为他们自己从未感受过真正的爱,
所以他们不知道如何给予你真正的爱。
然而他们始终是你父母,
他们给了你生命,
生命本身就是最棒的礼物!
即使这样,
他们也把他们能给的全部都给了你,
这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如果你允许自己以感恩的心面对这个事实,它将转化你和父母间的整个动力,冲突会消失,你内在的某种东西得以放松,你将感受到一种全新的力量与踏实感。
也只有这时,你才有可能从能量和心理的层面脱离他们,进而在一个健康纯净的基础上,建立你自己的家庭。
要了解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对父母说“是”,并不是对他们的品格或性格说是。你要做的只是单纯地承认——从他们给予你生命的意义上说——他们就是做你父母最正确的人选。
如果他们不是你的父母,也不会有你
如果他们不是他们本来的样子、不是你的父母,也就不会有你了。一个简单的生物事实,如此而已。
1
停止与父母抗争
首先,困难是由于我们都十分执着在我们的抗争中。多少年来,我们都执着于憎恨父母的合理的理由。我们宁愿傲慢和愤怒,或者觉得我们知道的比他们多,而不是感恩。
傲慢、愤怒和顽固比什么都容易,这是头脑和自我的拿手强项,这让它们感觉到与众不同,但这也带来孤单寂寞,造成与他人相处的困难,这铁一般的事实影响着我们与他人的联系。
因为,如果我们不去接受来自父母或父母双方的爱和支持,我们会转向别人身上去寻求,尤其是向我们的上司和伴侣。然后我们会继续陷入索求和得不到的痛苦中。
再没有其他人能充当你的父亲或者母亲,这种期待(通常是无意识的)将带给对方巨大的压力,上司被期待去认同你,伴侣被期待无条件地完全接受你和爱你。
然而他们永远不可能达到你的要求,他们只有继续让你感到挫败和焦虑。而事实上他们也没有义务充当你的父亲和母亲,对吗?
2
感激父母给予我们生命
其次,我们要感激父母给予我们生命。完全的接纳与感激父母之所以不容易,是因为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我们感觉自己比他们弱小,我们是索求方,对方理所应当的来给我们。而另一方面当我们有了自己的能力,我们又觉得自己懂得的比他们多多了。一边乞讨、一边骄傲,我们无法让自己真正的臣服下来。
然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如此的孤独和痛苦。
于是我们的余生将继续依赖和渴求
让别人来填补我们内在
由于与父母抗争而无法得到父母爱的空洞。
就像一个从小到大一直伸着手乞讨爱的乞丐:
如果父母没能给我们,
那我们再继续问别人要。
做一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吧,
当一个乞丐的感觉真的很好吗?
假如你能够足够诚实地区识别你内在的一些东西,并准备好了为它做点什么,那么你可以尝试以下的练习,它基于家族系统排列的技巧。
选择一个你感觉到比较疏离的父母一方,想象他(她)就站在你面前。闭上眼睛试试看你是否能去掉傲慢,容许自己渺小,容许自己臣服下来,感觉就像小时候的你。
这并不容易,因为你对父母有着太多的埋怨,而且你懂得比他们多,这些想法都会在这时不断的涌上心头。坚持对自己说:“我是小的,我是无助的。我只是一个小孩,我需要爱。”
假如你能够感觉到渺小,那么睁开你的眼睛大声地对你的母亲或父亲说:“亲爱的妈妈/爸爸,通过你,生命降临在我身上,这是一份很棒的礼物,就算除此之外你不能再给我更多,也已经足够了。谢谢你给了我生命。”
如果这样做你感到自发和真实,那么你可以尝试对他/她鞠躬。不是因为尊敬,不是因为责任,跟爱对方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可能曾经很糟糕,给他们鞠躬只是一种承认,承认他们赋予你生命这个生物事实。鞠躬是一种接受,接受他们就是他们,他们是你的父母。你没有权利,去评判他们。
假如你能够发自内心地真诚的去这样做,而不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练习,你的内在会感到一种深层的放松——它释放了一些你甚至从未察觉到的旧有的紧绷。
这个释放,会让你感到一股新的力量:
一种踏实感。
因为通过承认你的父/母,
你承认了你的一半来自他们的事实。
你就接纳了你一直否定的那一部分自己。
这才是你完整的力量。

这个练习你也许要尝试很多次才能成功。
假如你已能够发自内心地做这个练习,那么试试说“你就是最适合我的妈妈(爸爸)”。重申,这样做只是承认没有你的那位父/母也不会有你这个简单事实。一个当我们期望父母有所不同时从未想过的事实!
做这个练习并没有什么正确或不正确的方法,它只是一个途径。让你看看有什么无意识的东西在阻碍你承认你的父母。假如阻碍出现了,我们都有着很好的理由,所以不要去批判你自己。
只是看清楚一点,在你能够放下导致你和父母争端的任何旧创伤之前,你永远不会拥有你完整的力量。

最近活动
新春一日禅冥想体验课
报名咨询微信:lumeng14
商务合作微信:pinfan114
禅与冥想 网络静心社区 小程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