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林情感 / 待分类 / “因为一块饼干,我再也不是孩子的爸爸了...

分享

   

“因为一块饼干,我再也不是孩子的爸爸了。”

2020-01-02  傅林情感

“半路夫妻,永远是贼”,这句话虽然很辣眼睛,但却道出了事实。有许多二婚的夫妻,不在乎来不来电,他们要的只是婚姻,只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因为没有爱情作为基础,所以双方之间会存在着戒备心,你提防着我,我提防着你。唯恐哪天稍不留神,自身利益就会受损。

特别是带孩子的重组家庭,会更加敏感,更加在意现任对待自己孩子的态度,就怕孩子受到委屈,受到伤害。有可能现任的一句无心之话,都能让你纠结半天。

本来他就那么一说,原本可以无事相安的,结果你一纠结、一想象,事情就蹦坏结果去了。这么一来,矛盾也就产生了。互不信任、互相提防,这就是半路夫妻的婚姻不能长久的原因。

我的远房表哥就曾向我倾诉过,自从再婚后,他再也没有独自带着孩子过日子那么舒心了。

六年前,我表嫂因重病丢下仅仅5个月大的表侄女撒手人寰。我表哥深爱着表嫂,在她住院期间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在她去世后,表哥曾哭昏过去两次。

他曾说:“如果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真想跟着他一起去了。她走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

表嫂去世后,我表舅妈就承担起了带孩子的责任,表哥的生活才没有垮掉。可表舅妈原本身体也不太好,由于平时照顾他们父女的生活,积劳成疾,去年病倒了,住院半个月才把命捡了回来。

出院后,舅妈就催表哥赶紧给媛媛找个妈妈。表哥一想也是,自己要工作,媛媛总得有个人照顾才行啊。他想到了媛媛的老师钱巧。

在舅妈住院后,表哥不得不亲自去接送媛媛。有一次表哥因为公司有急事,实在走不开,等他心急如焚赶到幼儿园时,已经6点多了。

他冲进教室,看到老师钱巧正陪着媛媛和另外一个小女孩在玩游戏呢。她微笑着温柔地说:“以后要是有急事不能及时接孩子,就给我打电话,我会陪着她等你。”

那晚为表感谢,表哥硬是要请钱巧吃饭。她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老师带上那个小女孩,向表哥介绍说这是她女儿,跟媛媛是同班同学。

在交谈中,表哥得知钱巧因前夫家暴,跟他离婚了,目前独自带着孩子生活。所以她特别理解表哥的不易。

每天接送孩子,表哥都要跟钱巧打照面,也时常在公司加班时,拜托她照看孩子。有时候钱巧看时间不早了,便把媛媛带回自己家,给她做饭,还辅导她做作业。因此表哥对钱巧充满了感激之情。

媛媛也不止一次地说,钱老师对她很好,她喜欢钱老师。如果她有像钱老师一样的妈妈就好了。

其实表哥能感觉到钱巧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只是她不好意思捅破那层窗户纸。如果自己主动些,肯定能把她追到手。

说实话,这段时间有了钱巧的帮助,表哥轻松了不少。他还年轻,也不是没想过要再婚。只是怕委屈了媛媛,所以这事才一拖再拖。

如今舅妈再也不能帮他操持家务,照看孩子了,再婚这事便迫在眉睫。

那晚他又加班,到了10点多才把手上的事情忙完。他赶到钱巧家时,媛媛和她的女儿芊芊已经睡着了。

钱巧对他说:“孩子睡得这么香,你忍心叫醒她吗?要不,你今天就别把她接回去了。明天我直接送她去上学。”

天气这么冷,表哥的确不愿意把孩子从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他道过谢,正要走,钱巧又说:“你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再走吧。”

表哥只好坐下来,在接过钱巧递过来的茶杯时,不小心碰到她的手。表哥心里动了一下,顺势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拉向自己的怀里。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有那方面的需求,事情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那一夜过后,表哥和钱巧正式交往。三个月后,他们就领了证。

刚住到一起时,他们的生活挺和谐的。媛媛和芊芊原本就是好朋友,自然不会产生隔阂。对于钱老师变成自己妈妈这件事,媛媛十分高兴,一口一句“妈妈”喊得可亲热了。芊芊虽然不是很主动,但是在钱巧的教育下也开始管我表哥叫爸爸。

表哥原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持续下去,可是老话说“日久见人心”,不愉快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表哥第一次发现钱巧偏心,是在媛媛上小学后。学校一般会在一年级新生分好班之后,就召开家长会,一是让家长认识认识老师,二是交代一些注意事项。

表哥原本是要亲自去开家长会的,可是临时又接到公司的加班通知。无奈之下,他只好打电话拜托钱巧,说媛媛和芊芊不在同一个班上,要让她两头跑,真是辛苦她了。

表哥还在工作,突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是媛媛的家长吗?这么重要的家长会,你竟然不来?全班就你一个人缺席,你太不负责任了!”

在挂断老师的电话后,他看看时间,家长会已经开始快一个小时了。他马上拨打钱巧的手机,可是她一直没接。也许是因为在开会,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表哥赶紧忙完手上的活,赶到学校,尽管只待了10分钟,但好歹也算出席了。老师看出了他的诚意,特意留下来,简明扼要地给他说了家长会的要点。

等他回到家时,钱巧早已到家了。他不动声色地问:“家长会开得怎么样了?”

钱巧伸了伸腰,说:“哎呀,两头跑可把我累坏了,对了,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儿?”

表哥盯着她的眼睛,冷漠地回答:“没啥事,就是怕你忘了到媛媛教室去一趟,想提醒你来着。既然你去了,那就好。”

自此之后,表哥就有了心结。他之前很相信钱巧会对媛媛好,所以没怎么留心她对媛媛的态度。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开始留意起来。

然后,他就真的发现了猫腻。比如吃鸡翅的时候,她给芊芊夹的是鸡中,而给媛媛的却是鸡翅根;辅导作业的时候,她对芊芊非常有耐心,讲一遍不懂,就再讲第二遍。而对于媛媛,却很不耐烦。

表哥的心里开始不平衡,他觉得自己对两个孩子的差别不大,媛媛有的,芊芊也一样有。可钱巧为什么就做不到呢?难道她之前对媛媛那么好,都是装出来的?

为此表哥没少跟钱巧发生口角。钱巧也许意识到自己的确偏心了,吵架过后对媛媛的态度会好一些,可是没过几天又故态重发。

表哥想,重组家庭不容易,不能说散了就散了呀。可他没法说服自己跨过那道坎,不知不觉中对两个孩子的态度慢慢发生了变化,他也开始明着偏袒媛媛了。如此一来,表哥和钱巧的矛盾,又进一步加深了。

那天星期天,媛媛和芊芊睡完午觉起来都喊肚子饿,表哥领着她们去客厅找零食吃。她们同时都看上了威化饼。表哥打开盒子一看,威化饼只有一块了。

他拿在手上正想分成两份,突然听到芊芊说:“爸爸,把饼干给我。就剩一块了,要是我妈肯定给我。

我表哥一听,火气噌噌直往上涨。他直接就把那块饼干给了媛媛,恨恨地对袁芊芊说:“我就不给你怎么样?有本事找你妈去!

芊芊被他一唬,委屈地大哭了起来。原本在卧室里做手工的钱巧赶紧跑了出来。听完芊芊的哭诉后,钱巧在看着媛媛手上的饼干,对她说:“你把饼干给芊芊,一会儿我给你买一大包好不好?”

媛媛一脸不情愿地把拿着饼干的手伸出去,却被表哥按住了。芊芊一看,跺着脚哭着说:“你偏心!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

他看了一眼芊芊,转过头气愤地对钱巧说:“凭什么媛媛就一定要让着芊芊?我早该想到,你当了她三年的老师,她对你的话不敢抗拒。为此,她受了多少委屈啊!”

钱巧也气坏了,拉着芊芊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走,妈给你买,你要多少给你买多少!

事到如今,他们两个算是撕破了脸皮。虽然还在一起生活,但是钱巧对媛媛不闻不问。表哥也对芊芊视而不见,芊芊也不再叫他爸爸了,而是改口叫他叔叔。

表哥原以为再婚能给媛媛一个完整的家庭,没想到不但让她受了委屈,也把自己置于苦恼之中,他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何去何从。

我对表哥说:“如果你无法做到一碗水端平,也无法不介意钱巧对媛媛的态度,那你们在一起,矛盾永远都无法化解。与其大家都痛苦,不如早点离开。

现在,表哥正在和钱巧协商离婚事宜,但由于婚前没有做财产公证,关于财产分割那一块,并不是十分顺利。

半路夫妻由于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总会有些心理阴影,无法做到全身心投入到新的家庭中。有的还总会拿现任和前任做对比,如果现任没有前任好,心里还会产生落差,不知不觉中,对待现任的态度也会随之冷淡。

我表哥就坦言,他从来没有爱过钱巧,在他心里,我表嫂的位置没有人能代替。

孩子也是重组家庭产生矛盾的重要因素。人都是自私的,肯定都向着自己亲生的孩子。哪怕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一样,但是在细微的事情上仍能看出区别。

重组家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都是婚姻不幸的产物,谁都不想重蹈覆辙,再一次被伤害。

其实,头婚也有好多鸡肋婚姻,二婚也有好多恩爱夫妻,不能一概而论。每个家庭都会有矛盾,能不能幸福,看的都是能否解决矛盾,增进感情。

不管是头婚还是二婚,都应该多一些包容,少一些怨怼。

既然心里防着TA,就不要结婚;既然要结婚,就不要防着TA。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