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牛988 / 道学天地 / 禅解《黄帝内经》素问第三篇:生气通天论

分享

   

禅解《黄帝内经》素问第三篇:生气通天论

2020-01-03  醉牛988

原文黄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

表意】皇帝说:自古以来,人之所以能通天,是因为通天是生命之本,根系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无处不有天气。正是因为天气的存在,才有了五行及三气。如果屡犯五行、三气的规律,人就会受到邪气的伤害,所以能否顺应五行、三气的规律,是决定寿命长短的根本要素。

内义】生之本,在阴阳。天地一元,分阴阳两仪。两气之和,又化万物。其化之三为气,其化之五为生命,属于必然且自然的道理。

禅解

天地太极,阴阳之和,和以生万象,万物皆包容于此太极之中。万象虽然各有其质,但终究为元气所化,如孙猴万般折腾而脱不出如来掌心,故曰:皆通乎天气。

天气,即为天地太极的元阳。地气,即为天地太极的阴形。宇宙,即是天地两气的整体存在。

太极混元,内分阴阳,阳为天为活、阴为地为死。天地气和生中元,中元即人也,即为大千世界的所有。中元生自主意识成为“我”,我与天地阴阳并存,则又成太极三分。三分后又各自两分,则为三阴三阳;天地阴阳各自再分阴阳、且与中元并存,则为五分,名之曰:五行……

无论三分、六分、九分,还是四分、五分、八分,皆自天地阴阳之两分而来,然阴阳之合为太极,太极在故,阴阳从无分离。故天地之间的一切,从未与天气有过分离,自始至终皆与天气相通。天气为宇宙之阳,与物质之阴和合而造就了宇宙的一切。当然,人的一切,如气血、九窍、五脏十二节等,归根结底,亦是天地阴阳的结果,必然始终与天气相通,都有三气五行等的规律。

人的自主意识的不确定性,导致了各种认知与抉择的错误,这就是“数犯此者”。所以,人之当做、亦是人之能做的唯一养生之道,就是顺应道的规律。

原文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解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表意】天阳之气清静,则志之意无生而人心绪平静。随着时间变异的次序,顺应天阳的变化,则人体阳气密固,虽然有外来的贼风邪气,也不能加害于人体。所以圣人能知精化神、服顺天阳之变而通达心神之明。若与天阳之变相错而失顺道,则人体形阴向内而闭九窍、向外而肌肉壅积,卫气解散不秘,称作自伤,是阳气削弱所导致的结果。

内义】天气是人的内在基础,是人之所以能生与存。

禅解

苍天之气在人为元阳,是人之所以能有的基础。人自主意识时刻以感应模式进行选择,而其选择的可能具有无数种。其中能顺天阳之易而动的选择只有一种,而这一种是道的自然且必然的轨迹。如果自主意识能够顺应道的运行轨迹,则人阳气自然固密。阳气固密,则人为常;若有违道之行,阳气必然有消损,在人则为病。

元阳与肾阴交而成人体太极四分之少阳肾精。肾精为志,因神而动,其动化心气而生意欲。故随道苍天元阳而处清静,则志平而无心动所产生自主意识的妄虑。

四时之象因时而有,是太极四分所致,其依次前后的发生,使得人类自主意识产生了时间的概念,同时也有了时间的顺序。所以可以推知,时间的本质是气易。

道论四象,必为少阳、太阳、少阴、太阴的循环无端。人的存在,等同于时间的存在,人之元阳必以四象的形式因时而化。其化在肾精。故志意心神若能如如为道、无丝毫乖违,则为至人而与天地同寿。

人与道同行,即是固阳;与道相错,即是削阳。人之气,即是之所以能有九窍之空、肌肉健硕、卫气秘结的本质基础。通俗地说,固阳的唯一方法就是四时以顺,其四时以顺的唯一方法就是知其道而如如以应四时之易。

原文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緛短,小筋驰长。緛短为拘,驰长为痿。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

表意】所谓阳气,就像天和日一阳,如果当生不生、当长不长、当收不收、当藏不藏,就会折寿而提前夭折。天的运行,是以太阳的光明来表现的。所以,人体的阳气与太阳一阳,由下至上、由内至外,起到了在外护卫人体的作用。如果阳气虚弱,若受到寒邪的侵犯,就会肢体僵硬,就像车轴不灵而显得非常费力一样;或起或卧,就像受到惊吓一般打哆嗦,全身紧绷,如同被吊起来一样神气浮在上。如果中暑,就会满身大汗,心情烦躁,呼吸急促而渴;如果不燥而静,就会谵言自语,体热就像炭火一阳,但体温会随着汗出而恢复正常。如果受到湿邪的侵犯,头就像被湿巾裹着一样昏沉沉;如果不及时将湿热祛除,就会出现大筋短缩、小筋弛纵的病症,短缩即为拘挛,弛纵即为痿弱。如果受到风邪的侵害,就会全身浮肿。如此,四种邪气反复侵害人体,人的阳气就会耗损殆尽。

内义】阳即全息正向能量,阴即全息负向能量。阴与阳的和谐共处,是人之所以持命的根本。阴消阳长、阳消阴长,为太极阴阳之乱,必生异,亦为治乱之法;阳生阴长,阳杀阴藏,为太极阴阳变易之道,为常。

禅解

以季节为单位论正气与邪气,关系到人的体质问题。从大的方面,按季节的气性而顺道养生,则体质健康。如果违道而行,体内就会形成与相应季节气性相错所导致的邪气,破坏身体一元的统合,必然导致体质孱弱。所以,养生之道除了首要的心静之外,还应当了解一年四季的气候特性,虚邪贼风,避之有时,具有针对性地防范邪气侵身。

除了防范邪气之外,还应按照气候的特性进行阳气的维护,即春夏运动、以动为主;秋冬运静、以静为主。如果人之阳气,在春当生不生,则易遭风侵;在夏当长不长,则易遭热侵;在秋当收不收,则易遭湿侵;在冬当藏不藏,则易遭寒侵。邪侵则耗元阳而待时以复,元阳有定数,如果经常无端内格自戕而耗,则必然折寿。上述诸邪,非由外入内的实物,是自主意识驱使下的违道所感生的内在变异。

身体内寒,则阳气浮于外;身体内热,则热必须随汗散出;体湿则阳气生发不利,肝气系统受影响,为土不承木意而反侮木,亦即肝虚不制土,亦即木克土之制生异,必生肝血郁积生热、大筋因气虚而挛急、小筋因热而弛张;气机不畅必生气结而精不化,阴盛而必生水肿。人体不能随顺季节的变化,则必然遭受四季气易所带来的侵害。如果这种侵害在每个季节都发生,必然导致元气的溃损而人亡。

原文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汨汨乎不可止。

表意】阳气,在烦劳过度的时候就会亢盛,过度的生发使得肾精损耗严重。如果这种状态持续到夏天,容易使人突然昏厥、眼睛昏蒙看不见东西、耳朵闭塞听不到声音,如堤坝溃败、水泻千里而不可回转。

内义】阳亢则精绝,水生木有异,肝失所养而气血双虚。

禅解

肾精生发阳气,以滋养全身五脏六腑。志意生而精化气,此即肾之济心。烦劳即心气频扰,其动必有肾精之济;精之济心不断,即为耗损过度。木生火,养肝所需之精亦为心所用,则肝必失所养;肝之生发有虚,即生气血双虚,终目盲耳闭。其根在心有邪,夏气应心而心气活跃,容易失正,所以如果烦劳而精绝于夏,则易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汨汨乎不可止。

原文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汗出偏沮,使人偏枯。汗出见湿,乃生痤疿。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薄为,郁乃

表意】阳气,在大怒的时候就会推血至上,使人脑部充血而发生昏迷;如果因阳亢生热而伤筋,则筋弛无缩,肢体不能随意活动;如果阳气生发不均而有一边阳虚,则半身汗出,使人半身不遂。如果因阳虚而有汗出,所出之汗反成湿邪,脸部就会产生痤疮。如果常食大鱼大肉,反而阳虚而浑身乏力,脚底容易产生疔疮。阳虚的状态下,身动汗出而遇风寒时,当出之汗因寒凝而内收于皮肤而不出、积聚成粉刺。

内义】心动生情志,怒应肝气行血。阳虚则不统阴,卫阳失职,腠理开而汗出。汗出即为失精,阴竭则生发气少,使阳更虚。

禅解

怒为心神引志动而肝气发,肝蕴酸、为收,其收使肝血上冲至头部,较平常为多,故生沉积,影响正常的脑部气血生发,严重的可引起昏厥,此即气乱。

阳虚汗出不止则精竭,若伤在肌筋,即养肌与筋的气血有损,则筋不收而弛纵,失去弹性;若阳虚一侧汗出不止,阴精终将殆尽而更无生发之气,身体就会偏枯而半身不遂;若阳虚汗出而没有及时擦干,则所出的汗反成湿邪。汗中诸多代谢产物堵塞毛孔,就会成为脸面部的痤疮;经常大鱼大肉的饮食习惯,使得营养过剩,以脂肪的形式存储于体内,在身体需要的时候再行化而成水谷之精与元阳和成肾精,后应缘而气化成阳。当脂肪堆积过多,远远超出了身体所需,就会加累于元阳而使其耗损,体内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而阴盛阳衰,过多的脂肪成异邪,以湿气的形式反作于身体。而这种湿邪属阴,自然下沉于下肢直至脚底,阻碍脚底的正常气血循环而生热,湿与热同时发生于脚趾间,形成脚气,继而滋生真菌而感染,严重的可形成疔疮。劳汗当风,代谢产物受寒而被囊缩于毛孔中,水干成渣,终成痤疮。

原文阳气者,养神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陷脉为,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

表意】阳气之发,其精则焕发神气,其柔则温养肌筋。开阖失机,变生寒邪而生大偻,脉陷则生痿症,所连肉腠经气薄弱,传神成畏以至惊骇。营气不顺从常理,逆向聚积在肉中而生痈肿。汗出不止则体弱低烧,经穴关闭,最终成为风虐。

内义】肾精化气随缘,其缘在全身气血的均布,需则化气,不需则止。化止成律,失律则为不从、不和而生诸病。经穴之开阖,即是肾精化气为用之律、全身气血均布之律。

禅解

肾精所化之阳有四,精、浊、柔、刚,精则养神,浊则心乱,柔则养筋、刚则气结坚团。肺卫之阳,刚也。

阳气精华轻清,神和之为用;阳气之开关不利,必有当关不关、当开不开的失机,当开而关则内郁生热,当关而开则阳耗寒侵。

冬季开阖不利,则邪生于骨而成偻;春季开阖不利,则邪生于脉而成痿,连带的肉腠得不到气血滋养而使周围经气孱弱,稍有异变则传心神善畏、肾精受扰而志动为惊骇。夏季开阖不利,邪生于心脉,营气布散不利、逆肉理郁积,终成痈肿。秋季开阖不利,邪生于皮毛腠理,汗泄不止,阴竭而形弱、虚热阵阵,经穴关闭而不能和顺于整体的气血周流,必然生风而疟。

此段是从一年四个季节的角度论人的阳气开阖,亦即春生夏长、当开而养阳,秋收冬藏、当阖以养阴,是提升体质的核心。

原文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

表意】风是百病的开始,人清静则肉腠坚实,虽然体外有大风毒气也不能加害于人。

内义】气血不能匀布而时多时少、此多彼少的状态即为风,源于肝气异动。肝气之动,即血管感应收缩之动。

禅解

人之气为阳,精血所化。气血之功在于全身匀布,由于心神常随外境而生扰动,其动必引气血之妄动,气血妄动必导致气血的不均,不均即为风。风为百病之始,实际上是阳气不固而心神易扰动的结果,亦可被认为是肾精有衰而生阳不足而不固密。

原文此因时之序也。故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故阳畜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粗乃败之。

表意】大偻、陷脉、痈肿、风虐分别是气之开阖不利在冬春夏秋四个季节的主要病症。所以说,病久了就会传变,上下不并在一起,就是最高明的医生也无可奈何。阳蓄积到一定的程度,人就会病死,此时阳气的状态为隔。阳气隔,就要泻。如果将当隔之阳气泄掉了,不需要其他的系统调治,病就会治愈得差不多了。

内义】火上水下为火水不济,即为上下不并。

禅解

人之气,源于肾精之化。只要开阖不利,就会导致阳气的蓄积,无论是症发大偻、脉陷,还是症发痈肿、风虐,都是以风的形式产生异动的结果。所以,各种气的病症,最终都可归结为气的开阖不利。上下两气不并,即是上气不降、下气不生,即是气血不周流匀布,亦即是火炎于上、水流于下。

气病可归根于肾,既然已生之气成了病,而肾精化气又是接连不断,将所隔之阳气泄出,就可以消除病症。病虽除,但毕竟无端地消耗了额外的肾精以补所虚之阳,所以病一次就会在一定程度上折一次寿。

原文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表意】所以,阳气在每一天主外,太阳升起时人阳气生,中午时阳气最盛,下午太阳落于西时阳气已经开始虚弱,气的生发之门关闭。因此,到了晚上,阳气收敛拒外于内,人应该休息,不能过度扰动筋骨,也不能起得太早而接近雾露。如果违反这三个时段的规律,人就会体弱困乏。

内义】人之阳气,随日而易,分早午晚三个阶段的生隆虚变化。

禅解

天人本一。简单地思维,就是人的阳气等同于太阳与地球的关系。晨起太阳升,人的阳气开始生发;中午日光最盛,人的阳气也处于最盛的状态;傍晚太阳西落,人的阳气也已经开始虚衰。这就是人的阳气在每一日的开阖过程。如果不按照当有的规律进行活动,如在夜晚锻炼身体、或睡到中午才起床等,就会产生不当的肾的负担、产生额外的肾精消耗。时间久了,必然会显得疲乏无力,甚至会产生各种不适以至发病。

原文岐伯曰: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是以圣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坚固,气血皆从。如是则内外调和,邪不能害,耳目聪明,气立如故。

表意】岐伯说:阴气,指的是内藏元阳于精而在需要的时候快速化气的状态;阳气,指的是肾精随缘化气而在外层护守人体的状态。津血抗不住阳气,则气血流行急速,人就会发狂;阳气抗不住体内津血,则五脏形阴不塑而成气争、体内九窍的空间被形阴所占据而不通气。所以,圣人调衡阴阳,从而使筋脉和谐统一、骨髓坚固,气血周流匀布。如此则内外和谐,邪气无机可乘,耳聪目明,各脏器功能一如故往。

内义】胎儿出生时,第一次的呼吸,决定了当时节气与新生儿整体生理不可分的場能组合模式,名之为气立。气立,使每一个人以特有的状态进行新陈代谢。气立如故,归根结底,即是人体处于自出生时就形成的阴阳气血和如的状态,即为人体之所以能够存活的元气。

禅解

若将物质能量进行排布,则必然是由密至疏。密至极,则形成物质形态,设之为向下,名之为阴;疏至极,则为清、直至空,设之为向上,名之为阳。如此,阴即向下凝结成物的过程,是由气敛缩成形阴的过程,亦是气化水的过程;阳即向上升散成气的过程,是由精水化成无形气阳的过程。肾主阴而聚全身之水,这种聚合的能力称之为肾气,其性为少阴。

水谷之精聚于肾而与元阳和成肾精,肾精化气的能力为少阳气,因元气所致故,亦被称之为元气。肾精亦称为肾水、真水、真阴,和于津血。总的来说都与肾相关,为液体,先聚后化,是生发阳气的源泉,相当于将气藏于精中,随时生发化气,故说藏精而起亟。因强调了在先的聚水能力及主水性,所以将之归类于阴。

阳虚则阴盛。人体肌肉等形阴,气不立则无原始的规矩,气乱而壅肿充塞于九窍空间。大道至简,其简在阴阳二元之和。阴阳和则气血周流匀布,正气盛而邪不可干。正气即阴阳和的状态,亦是气血无偏而匀布周流的状态。

原文风客邪气,精乃亡,邪伤肝也。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因而大饮,则气逆。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表意】风载邪气在体内,则肾精耗损殆尽,是邪伤肝的结果。肝气受损,加上经常饱食,则筋脉弹性减弱、肠管松弛下坠而成痔病;若经常大量喝酒,则气上逆而不下;若经常干重活、霸王硬上弓于房事,则肾气就会损伤,髋骨、腰椎等就会病变。

内义】阳虚气病,气病即为风邪之生,风吹水干,邪客于体,久则精必竭。

禅解

在外为风、在人为气乱。人阳气虚损,即为风邪之生,风邪盛则精必损,戕损生发肝气之肾精而筋脉无养,继之以弛纵无力。肠管亦为筋故,松弛下坠成痔。

肝气虚而又经常大量饮酒,酒为火,肝阴更亡,肝血不行舒散而郁于下,在上之津血下行受阻,郁积于肺,导致肺气不宣、气逆咳嗽痰多。

肝气虚而多有强力之举,强发肾精而直耗元阳,甚至截取入骨之精,故使高骨无养而坏。

风类之症皆可归根于肾精。若以根表相论,风类之症为表,肾精之竭为根。推而可知,万病之根在肾精。若再行深究,其根在水谷之精与元气之和,位之名为丹田,机缘之名为命门与神阙之交化。

原文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表意】论及阴阳,其要在阳气的致密。阳气致密,形阴才能坚固。阳气与形阴的状态不可分,如果二者可分,就如同有春无秋、有冬无夏。阴阳和为用,是最高的法则。所以阳强而不致密,则阴气损绝;阳气致密、形阴坚固平和,肾精与心神才能处于正常的状态;阳气与形阴离决,则精气元阳绝灭。

内义】太极元一内分两仪为阴阳,阴阳之和即为太极元一。内分之阴阳时刻生易,阴阳易而太极元一无易,名之为固。阴阳化转,皆因阳而有,阳为太极之本。

禅解

阳密在于肾精的充盛。肾精的充盛在于水谷之精的充盛与命门火的充盛,终为元阳的充盛。命门即为元阳之腧穴。

水谷之精的充盛又在于胃气健朗与食物丰富。胃气的健朗又基于五脏气和。

故人若欲阳密,以上各要素及传化,缺一不可。

阳强不能密,即为阳强而不能密结于形阴,与形阴分离,离则形阴败坏,形阴败坏即阴气乃绝。阳气秘结于形阴且形阴无燥而平和,即为气血和,亦即为精与神和,故有精神乃治。同理,人整体上的阴阳离决,即是气血离决,亦是水火离决,火水未济即是阴阳离决,离决而火炎上、水流下,上热下寒,无有气血周流,无水谷之精可下,更无与元阳所和之肾精故,精气乃绝。

原文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温病。四时之气,更伤五脏。

表意】受到雾露风寒的侵犯,人就会伤于寒而发热。所以,如果在春季受到风邪的侵犯,邪气未消而迁徙至夏天,就会演变成严重的泄泻。如果在夏季受到暑邪的侵犯,暑邪未消除而迁徙至秋天,就会演变成疟病。如果在秋季受到湿邪的侵犯,湿邪未消除而迁徙至冬天,就会邪气上逆而咳嗽,并能发展为痿厥病。如果在冬季受到寒邪的侵犯,未除尽而迁徙至春天,则必然演化成温病。四季的气性就是这样不断地伤害五脏。

内义】人在天地内,必应天地气易,因应而生保养之法。其法根于寒热,外寒则暖之,外热则凉之。不应外寒以暖,则身亦寒而气乱,终为冻死;不应外热以凉,则身亦热而气乱,终为热死。细究之,终为心神有缺而不耐寒暑。若能修心而除寒暑之应,则冬不炉、夏不扇矣。

禅解

人体太极之分四为四脏,即肾心肝肺,四脏气和为脾气,脾脏为无形之脏,实无其实体。强名之,脾即为人的整体,或小以言之则为单个的细胞。天人本一,所分亦相同,各自对应,正消则邪代,邪非外物、应外而内生。

雾露风寒伤身,其本质上就是身体阳虚,或体质本就是阳虚体弱,或正常的体质在每日傍晚至旦这一段时间身体阳虚的时候,或因违反四季养生规律,风寒同时侵犯人体,因寒邪合有风邪,人所生之病具有移动、弥漫的特性,所以开始侵犯全身皮层而生营卫之变,继而传入经络系统而生气血之变,如果继续侵及五脏,则容易导致病重不治的后果。

春伤于风,则肝气不实、舒散气血不利,全身用来更长阳气的四分太阳气就会不足,积累至夏,阳气更长终为不足,全身处阴盛阳衰之态。阴盛则寒生于内,又有风邪残余,故风鼓全身水气下而成洞泻,这种洞泻最易导致脱水。

夏伤于暑,则心气不实、濡布气血不利,气血有郁则生热、不足则生寒,时热时寒即为疟病。

秋伤于湿,气血湿重,阴盛阳衰而气行不畅,肺气不宣,静脉回流缓慢,终使上之水下受阻,胃气上逆于肺生痰咳。甚者,因气行不畅、又合阴寒而厥逆,下之血脉阳气不发则生痿。

冬伤于寒,寒阴缩而藏太过,肾精不化气,下焦寒冷,迁徙至春,大地少阳复苏,催动肝气行舒散,但阴寒之重使得肝气之发少,肝血郁积于下,郁则热,终成温病。

原文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表意】形阴的产生,来源于饮食的五味;阴气的五宫分气,各自都可因五味而受损。酸味太过,肝气淫盛,脾气受克而损亡;咸味太过,大骨气发至极而疲、肌肉缩短、心气受克而被抑制;甜味太过,心气虚而有逆,生喘满,面色发黑,肾气受扰;苦味太过,脾气不濡糯,胃气壅滞;辛味太过,筋脉弛软,精神萎靡。所以说,小心谨慎地调和五味,就会使骨骼强健、筋脉柔和、气血周流以畅、皮肉致密,从而使肾精得以精良。谨奉道法顺道而行,就会寿长至天命。

内义】形阴源于饮食五味,人纳五味成五脏、筋骨皮肉等而成形体。

禅解

一气化五则为金木水火土五气,五气唯有五行生克,才能表达保持一气的稳定状态,亦即一气化五、五气合一的必然形式,这就是太极内分五的道理,亦是内分五行层面的思维模板。

天地阴阳之分,在人为形阴之身与心神。神与形阴和而生觉识,形阴在神识中的觉受即为气。气觉由意念所生,如果意念随道而生,则为正确;违道而妄生,则为偏、为邪、为错误。所以,道学中的气,究其本义,并非是某种具体的物质,而是人的意识结果。

对应于阳分五气,则阴可分五蕴,能产生五种力,名之为木气酸味收、火气苦味濡、土气甘味和、金气辛味散、水气咸味流。

人之太极,阴阳分为气与血,五行分为肝心脾肺肾,五脏形阴因五味而有、各生其能,即酸入肝生收而挤压肝血布散于全身,名之曰肝行升散;苦入心生濡而舒纳血液滋养全身各处,名之曰心行濡布;甘入脾生和而削金木水火之偏盛、补金木水火之偏虚,名之曰脾行和化;辛入肺生散而胸廓张以行吸气、肺张皮紧而提高躯体内压,由上至下,压推津水汇聚于肾,名之曰肺行敛收;咸入肾生聚而全身津液汇流至肾以别清分浊,名之曰肾行聚藏。

五味入脏太过,则五脏各生淫气而克他脏。肝气淫以酸味而克脾气之和,心气淫以苦味而焦火克肺气之清,脾气淫以甘味而克肾水之济,肺气淫以辛味而克肝气之舒。所以说,人食五味匀和,决定了五脏气性间的和谐,从而决定了身体的健康。这就是食疗的内在基础道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