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神游 / 教育杂谈 / 鲁达和林冲是莫逆之交,为何最后形同陌人...

0 0

   

鲁达和林冲是莫逆之交,为何最后形同陌人?真相太骨感|百家故事

2020-01-03  书海神游

聊聊圈里事聊聊圈里事

#百家故事#

01

如果林冲知道只是因为看了一个热闹就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我想无论鲁智深的拳脚耍的再怎么好,他也不会停下来看的。

林冲对于自己的生活还是挺满意的:京都卫戍部队的教官。

虽然不算显赫,但是自己的收入足以支撑和妻子逛街购物,足以支撑和朋友喝个小酒。

最关键是自己的妻子不仅貌美而且贤惠,小日子过得也是相当的滋润的。

如果没有意外,日子也就这样在羡煞旁人的岁月静好中慢悠悠的过下去了。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也不早也不晚,就发生在林冲驻足欣赏鲁智深给一帮子泼皮无赖卖弄拳脚的时候。

本来林冲和妻子是到岳庙还愿烧香的,林冲没有跟上来,他的老婆就被人调戏了——没错,就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调戏了。

调戏他老婆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冲的顶头上司高俅的儿子高衙内。

林冲虽然是武术教官,武功高强,可是一看到这坏蛋是高衙内,本来举起准备教训这坏蛋一顿的拳头却【先自手软了】,眼睁睁的看着坏蛋扬长而去。

这样的事儿,放在哪一个男人身上,都会像吃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林冲也是【连日闷闷不已,懒上街去】。

不过好在林冲有个好兄弟,叫做陆谦的来找他了。

陆谦很关心林冲:兄弟,咋回事,好几天都没看见你了,有啥事?

林冲说:也没啥事,就是心里烦,不想出去。

陆谦一把拽起林冲:走走,去我家喝两杯去。

林冲说:行。

林冲跟老婆打了招呼起身就走,林娘子【赶到布帘下】喊了一声:早点回来。

林冲是不是心里对自己的老婆也有怨气:天天拾掇的花枝招展的……

我觉得林冲心里应该是有这样的怨气,要不然为啥你的好哥儿们来到你家了,你不留他在家喝酒,却要跟着他去他家喝酒?

并且走得那么急,以至于林娘子要【赶】到窗户下才能来得及跟林冲说上一句话?

很显然,这个时候的林冲看到自己的老婆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不爽的。

02

但实际上两个人并没有去陆谦家,而是在街上溜达了一会,来到了一家大酒店里喝了起来。

喝酒的人最怕心里憋屈,林冲现在就是这样,刚喝了一杯,就开始叹气。

陆谦问:有啥事你跟我说说。

【林冲道:贤弟不知,男子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的气。】

还没喝醉,就开始说胡话了。

谁不是明主?谁是小人?

林冲这话可是连大宋的皇上和自己的上司一块打包给骂了,你不怕砍头?

林冲当然不怕,因为这是自己最好的哥们儿,他不可能告发自己的。

可是林冲不知道的是,自己对面坐的这个兄弟,正在憋着一肚子坏水儿要害他呢。

原来高衙内自从见了林娘子一面就害上了相思病,茶饭不思。

这才找来了陆谦商量咋样能把林娘子拿下——硬来当然不行,林冲也算是在汴梁城里有点小身份的人。

公然霸占人妻,说出去也不好听,再说,林冲那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硬来不行,那就只有智取,现在跟林冲喝酒就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

接下来就是有人去林冲家里通知林娘子:赶紧去陆谦家吧,你老公喝着喝着突然犯病了。

而等在陆谦家的正是高衙内,陆谦早就把家里人打发走了,给高衙内创造了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

这真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林冲再怎么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好的的哥们儿居然跟别人合起伙来害自己啊!

03

只是这么周密的计划却还是出现了破绽——他们忘记了林娘子有个贴身丫鬟叫锦儿,经常到哪里都要跟着的。

高衙内一门心思都在林娘子身上却忽视了这个丫头,这丫头很机灵,看势头不对就跑了。

锦儿一路寻找,找到了林冲喝酒的铺子:你还喝什么酒,林娘子被高衙内给锁在陆谦家里了,赶紧去吧。

林冲一听,一溜小跑赶到了陆谦家,刚上楼梯就听到林娘子的声音:【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妻子关在这里?】

看过《水浒传》或者电视剧的朋友应该记得在岳庙,林娘子被高衙内调戏的时候,就曾经说过【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

林娘子单纯啊,都被人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了,大白天都被锁在屋里了,这还是什么清平世界?

再听高衙内说什么:【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的回转。】

你怎么这么冷血?我对你用情之深,你都不带动心的么?

这是什么逻辑?

人家有老公的,为啥得跟你深情?就凭你爹是高太尉吗?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紧赶慢赶跑来的林冲这个时候突然间变身成了一个文明绅士,【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

这像是来救人的吗?

很多人对林冲的这一行为想不通:

为什么不是抬脚踢门或者砸门?还在这里像是串门子一样按门铃?

其实仔细想想,林冲这样做应该是最恰当的办法,或者说是最无奈的办法。

04

林冲已经清楚的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最起码说明了一点:自己的老婆还没有事。

那么这时候林冲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就这么砸门进去了,怎么跟高衙内打招呼?

屋里【桌子上摆着些酒食】,高衙内说两个人是在聊天,你有什么说的?

你打人家一顿吗?

上次在岳庙都没动手才导致了有今天的这个局面,你觉得林冲今天会动手吗?

好,就算冲进去揍他一顿,接下来呢,咋收场?

他爹可是大宋的最高军事长官,如果没有他爹,高衙内敢三番五次的做出这种事?

今天揍他一顿,气倒是出了,可是自己的工作就算是彻底完了。

就算这份工作不要了,自己能去哪里?

人家王进是早就想好了退路,知道高俅不会放过自己,安排好了一切才跑路的,自己现在往哪儿跑,能跑的了吗?

所以,林冲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在脑子里盘算好了的:我喊一嗓子算是通知你高衙内一下,我来了,你赶紧跑吧,这件事我烂在心里,只要你以后别再骚扰我老婆,就算了了,真等我砸门进去,咱俩脸上都不好看。

高衙内也是聪明人:林冲这是给我搬梯子下台阶呢,跑吧。

高衙内跑了,可是陆谦家可就遭殃了,被林冲【打得粉碎】,然后领着林娘子和锦儿回家了。

也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既然你放走了高衙内,那说明你不愿意这件事闹得鸡飞狗跳,为啥还要把陆谦家给砸了?

我放走了高衙内,那是真惹不起他,可你陆谦还是惹得起的,我把心掏出来跟你做兄弟,可是你做的这叫啥事啊?

把你家砸了是告诉你,兄弟到头了;

另外,这件事弄得左邻右舍都知道了,林冲要是不做点什么证下自己的态度,以后在这汴梁城里还能抬起头吗?

砸了陆谦的家之后,林冲回家又拎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去酒楼找陆谦——这不是胡扯吗?

你要真想杀了他还用在他家砸半天吗?

你要真想揍他还用拿着小刀子吗?

再说了,陆谦不是个傻瓜啊,坐在酒楼里等你你去揍他?

做这个秀真的是挺没劲儿的,我觉得,就连林娘子也说:算了吧,反正我也没吃亏,这时候林冲说了句:

【叵耐陆谦这畜生!我和你如若兄弟,你也来骗我!只怕不撞见高衙内,也照管着他头面。】

哈哈,林冲啊林冲,你也就在老婆面前吹吹牛逼吧?

05

一连三天,林冲去陆谦家门口等他,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废话,你天天掂着刀站人家门口,陆谦会回来?

他又不傻,回来送死啊?

第四天鲁智深来了:咋整的兄弟,几天不见你找我喝酒?

林冲说:【小弟少冗】——兄弟我最近几天有点小忙,顾不上喝酒。

为什么忙?林冲并没与跟鲁智深说。

接下来几天,林冲一直和鲁智深喝酒,但是家里发生的事,林冲只字未提。

就这样,过了几天,【把这件事都放慢了】——忘了,渐渐地淡忘了。

真的忘了吗?

我想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林冲逼着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想也没有用,又斗不过人家,但日子还得过。

林冲勉强自己忘了这件事,有人却忘不了。

高衙内,陆谦。

高衙内是忘不了林娘子。

陆谦忘不了是因为当他跟林冲兄弟自然是做不了了,但还要想办法把林冲整死,不把他整死总有遇见的那一天,还怎么安生睡觉?

再说了,不整死林冲,高衙内就别想碰到林娘子一根手指头。

既然两个人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林冲只有倒霉这一条路走了。

接下来的计策就是说通高太尉拿出他收藏的一把宝刀想办法卖给林冲,然后再以高俅的名义通知林冲带着宝刀到白虎节堂去鉴赏。

白虎节堂是什么所在?

那是大宋最高的军事机关,【商议军机大事处】高俅就在那里办公。

杀林冲的理由就是:擅自携带武器进入军事重地,有行刺嫌疑。

毒辣之极,但也真是一条好计——这个计谋是陆谦的主意,作为林冲的好朋友,他太了解林冲了。

英雄爱宝刀如同女人喜欢化妆品是一个道理,林冲是不可能拒绝这把宝刀的,同时林冲也知道自己的上司高俅那里有一把宝刀,人都有爱显摆爱比较的臭毛病——你有一把宝刀,如今我也有一把,咱们比比看谁的是公的谁的是母的?

林冲不出所料的上当了,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就钻进了陆谦为他设的套——等到他抬头发现自己进到白虎节堂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如果不是开封府尹还有些良知,如果不是开封府里还有一个孙定的认为此事太过蹊跷,十个林冲也没命了。

就算这样,林冲还是没能躲过【脊杖二十,刺配远恶军州】的重罚。

一个年轻有为有着大好前程的青年,就这样因为交了一个心地歹毒的损友被一步步逼上了梁山,自己年轻貌美的妻子也不得不离婚,家破人亡。

06

当然,陆谦最后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被林冲杀了。

陆谦死有余辜,一点都不值得同情,也什么值得同情的?

说实话,我一直没觉得林冲是个英雄,但不可否认的是,林冲是个好人——自己的妻子被调戏了都能忍下去的人,还不算好人吗?

最起码也得算是个老实人吧。

可是在水浒的世界里,好人是活不下去,更别说是老实人了。

因此,就算没有陆谦,也会有别的谦来害他,林冲的命运是早就注定了的。

所以,不管林冲怎么悲愤,怎么觉得“我拿你当兄弟,你却要我家破人亡”都是徒劳的。

讽刺的是,鲁智深不是也拿林冲当兄弟,千里护送,林冲不也是一句话就轻描淡写的把鲁智深出卖了吗?

林冲为什么要出卖鲁智深,甚至一次次拦着鲁智深杀了董超薛霸?

很简单,这时候的林冲心里还有希望——不过就是刺配吗?又不是要命,等到一个机会我刑满释放出去还要做好人的,要是杀了两个差人,这辈子都没有希望再洗白了。

既然不愿意杀人,董超薛霸就必须押解着自己前行,鲁智深又不可能一直跟着自己。

万一鲁智深走了这两人还折磨自己咋办(经过鲁智深的吓唬,要害死林冲是不可能了),那就顺水推舟给两个人卖个人情——你们知道是谁一路上阻碍你们完成任务,回去也好交代,就别再难为我了。

所以,林冲应该在心里清楚:再怎么好的兄弟在利益面前都会成为塑料花的。

也许这也是后来到了梁山之后,鲁智深再也没有跟林冲有过什么交集的原因吧?

毕竟我也曾经拿你当兄弟,你却在背后轻轻的开了一枪。

没关系的,兄弟,我只当你是走火了,但是我会离你远点,万一你再走火了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