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宝廷图书馆 / 温乎(公)-温伯... / 扬州的心酸往事

0 0

   

扬州的心酸往事

2020-01-04  仇宝廷图...

    温乎曰:    

每个地方、每个人,

多的是不为人知的往事。


1

1161年,金国皇帝完颜亮分兵4路南下,欲一举灭亡南宋。

一路走海道、一路攻四川、一路下湖北,完颜亮亲统主力大军,直扑长三角包邮区而来。

他此前立下宏愿,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成就不朽的功业。

完颜亮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还没有渡过长江,金国宗室完颜雍在辽阳称帝,前线军心动摇。虞允文在采石矶大败金军,完颜亮也被前线将士绞杀。

他什么都没有得到,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江淮两岸。

次年,23岁的辛弃疾奉命南下,代表北方义军和南宋朝廷联络,希望抗金大业得到朝廷支持。

辛弃疾在山东启程,单枪匹马穿越千里火线,经扬州渡过长江,最终抵达临安。

完成使命之后,他听说义军领袖耿京被叛徒所杀,怒发冲冠。回到营地带50多人冲进数万大军营地,擒获叛徒张安国再度南下。

这条千里火线,辛弃疾连着走了三趟。

43年后,他出任镇江知府,有感于多年前的一腔热血,以及混乱萎靡的时局,登上北固亭感慨古今,不由得写下《永遇乐》: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曾经春风十里的扬州城,如今只剩废池乔木。

完颜亮南侵时,生活在江西的姜夔只有8岁,15年后姜夔来到扬州,依然满目萧然,不复繁华光景。

城外遍地是野生的麦子,城内河水碧绿,泛着凄凉的寒光。夕阳西下,不见多少炊烟,唯有号角悲鸣。

23岁的姜夔不胜感叹,在一片寂静鬼火中,填了一首《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一句“波心荡,冷月无声”,说尽兵戈之后的无尽落寞。

2

自隋炀帝后,扬州迎来辉煌的时代。

大运河连接南北,扬州便坐拥地利,成为货物流通的必经之路。

此后运河的货船不绝如缕,两岸的号子声震耳欲聋,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北方陷入藩镇割据,长安的经济来源基本依靠江南。

繁荣的贸易成就大唐江山,也滋养河边的城市。

当时人就夸下海口:“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号称大镇不算,世人又打造“扬一益二”的金冠,戴在扬州头上。

那时的扬州,不逊于如今的上海。

正因为经济繁盛,又较少受到军政制约,李白才能送孟浩然“烟花三月下扬州”,刘禹锡可以“病树前头万木春”,张祜甘愿人生只合扬州死

最钟情扬州的是杜牧。

杜牧到扬州做官,不努力工作,偏爱留恋红粉青楼,给扬州留下“春风十里”的雅号,临别时还在怀念“卷上珠帘总不如。”

世事如云烟。

黄巢兵败之后,淮南节度使高骈割据扬州,因为信鬼神而大权旁落,部将毕师铎谋反,并邀黄巢降将秦彦助战。

二人联合攻打扬州,城池周围昏天暗地,此后庐州刺史杨行密加入战局,争夺江淮的最高霸权。

战争打了6、7年,导致死人无数,“江淮之地,东西千里,扫地尽矣。”云集扬州的商旅漕船,一哄而散。

数百年繁华至此烟消云散。

世事轮回在扬州表现的特别明显。

扬州随大唐而兴,当国运衰败时,又不免陷入刀兵之祸。盛世有多么耀眼,乱世就有多么凄惨。

那些豪掷千金的商贾、杜牧留恋过的青楼佳人,无不在战火中毁灭,成为军队脚下的黄土。

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却给世间留下千年遗憾。

当下一个轮回开启,曾经的苦难又被遗忘,大宋子民纷纷汇聚扬州,享受难得的盛世。

欧阳修给扬州留下一座平山堂,苏轼最爱火红的芍药,车船如龙,风流如画,扬州的繁盛一如大唐时节。

直到宋徽宗迷恋花岗石,等来金兵南下,而辛弃疾和姜夔面对破败的城池,发出无声的叹息。

扬州的命运依然没有止步。

元朝的扬州“广大富庶”,朱元璋部将破城清点户口,只有区区18户。

浙江的张岱年轻时爱美食、好美婢,没心没肺的浪荡半辈子,满洲入关以后,史可法在扬州抗清。

扬州城破,清军屠杀10日,死者近80万人。

清朝的曹寅家族出任江宁织造40余年,刻《全唐诗》做东南文人领袖,可谓富贵满堂。

最终曹寅死在扬州,后人两手空空回到京城。

曹雪芹的满腹心酸化为一部《红楼梦》。

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3

世间最残酷的事,莫过于把美好砸碎给你看。

扬州城只是命运轮回的缩影,唐诗宋词不过历史无常的记录,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每个地方、每个人的身上。

大唐长安是世界最大的城市,据说有百万人口,堪称彼时的世界灯塔,每个去过长安的唐人都能吹一辈子。

然而黄巢入长安见人就杀,号称“洗城”,韦庄用亲身经历写下长安的残酷:“天街踏尽公卿骨”、“甲第朱门无一半。”

洛阳是大唐的东都,又靠近运河,繁华程度不比长安差,白居易等老干部退休后纷纷定居洛阳。

但是朝廷为了向回鹘借兵,报酬就是洛阳的财富和女子。

没错,全城的财富和女子。

李白写“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时候,人在长安,他的小迷弟杜甫也去过长安,写的却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烈火烹油的地方,总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丑恶。

纽约是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寄托着无数人的淘金梦,可它也是有名的罪恶之都,充斥着暴力、毒品和妓女。

北上广是年轻人心中最美好的地方,他们高唱着“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里失去”,却不得不向生活低下头。

而不为人知的地方,或许有不常见的美好。

那些经济不发达的农村,可能有不择手段搞钱的人,但更大概率可以见到朴实的大妈,和一辈子恩爱的老夫妻。

你做梦都想逃离的老家,也可能藏着久违的温暖,还有记忆中儿时的味道。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东西

繁华的扬州可以一夜衰落,没落的石家庄可以突然拔地而起。

北上广有流动的财富江河,可你很难看到一张不疲惫的脸,农村没有舒适的生活,但你可能有机会感叹一下:“还是好人多。”

要体会这些东西,需要有一点共情心。

因为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无数人的痕迹,多一点换位思考,你能感受到人间别样的悲欢离合。

4

说到共情,不能不提地域黑。

如今的很多人,说起扬州就是瘦马,说起东北就是大哥,说起山西就是暴发户。

可如果身临其境的思考一下。

我们知道曾经的扬州不都是瘦马,更多世事无常的心酸之感,还有繁华和凄凉对照的强烈冲击。

东北有不少大哥,可我也见过又怂又不能喝酒的小哥,以及沉浸在大清盛世的镶黄旗嘴炮。

山西出了不少暴发户,但更多的是兢兢业业的煤矿工人。

还有的人啊,动不动就说“某某地都是坏人”、“某某地的妹子都漂亮”、“某某地的人心术最坏。”

他们把某地域的人贴上统一的标签,一棍子打死,然后形成一种固定认知。

这就是没有共情。

每个地方都有坏人也有好人,每个地方都有美女也有长相普通的妹子,甚至每个家庭都有心术不正的人。

世界这么大,根本没有什么是统一的。

这种固化认知,会从根本上限制人对世界的判断力、感知力。

只有打破固化认知,才能知道什么叫共情,才能知道世界是什么样子。

每个地方和每个人,多的是不为人知的往事。

不论心酸或者荣耀,它就在那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