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几种对仗方法和对仗的忌讳》

2020-01-06  老兵自娱书屋

​《几种对仗方法和对仗的忌讳》

整理/佛子
1,流水对:五言也称十字格。七言也称十四字格。
指出句和对句互相对仗,但是意思上又一脉相承,合起来才能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势如流水,不能颠倒。
如:骆宾王《在狱咏蝉》: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王维《宴梅道士山房》:
忽逢青鸟使,邀入赤松家。
王之涣《登鹳雀楼》: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杜甫《中夜》:
长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
于武陵《赠卖松人》: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杜甫《诸将五首》之二:
岂谓尽烦回纥马,翻然远救朔方兵。

2. 扇面对:也称“隔句对”。律诗中运用得不多,即下联上句与上联上句对,下联下句与上联下句对。
如:杜甫《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漂泊有诗凡四十韵》:
喜近天皇寺,先披古画图。
应经帝子渚,同泣舜苍梧。
又《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
得罪台州去,时危弃硕儒。
移官蓬阁后,谷贵没潜夫。
郑谷《将之泸郡旅次遂州遇裴晤员外谪居于此话旧凄凉因寄二首》之二:
昔年共照松溪影,松折溪荒僧已无。
今日重思锦城事,雪销花谢梦何殊。
“扇面对”上下两联的平仄仍遵循律诗的“黏”“对”规律,不因对仗句位置的改变而改变。

3. 错综对:两句中互相对仗的字词不处于同一位置,而是交错成对。这在律诗中更为少见。如唐人李群玉《同郑相并歌姬小饮戏赠》。
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
风格只应天上有,歌声岂合世间闻。
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
不是相如怜赋客,争教容易见文君。
六幅与一段错开了。

4. 借对:借用一字的意义或声音构成对仗。这种对仗在律诗中较多。借义的借对,实际上是利用词的多义性或多种用法形成对仗。诗中用某词的甲义,而借其乙义与相应的词对仗。
如唐人杜审言《秋夜宴临津郑明府宅》:酒中堪累月,身外即浮云。
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卷九中说此诗“‘累月’‘浮云’,妙用活对”。指的就是这种借对。“累月”在诗中的意义是淹留时光,“浮云”在诗中的意义是不值得留恋,但“月”的另一义是月亮,与下句“云”的常用义相对。
再如:张九龄《旅宿淮阳亭口号》:
故乡临桂水,今夜眇星河。
“星河”即银河,这里借“河”的“河流”义与“水”对。
下面再举几例:杜甫《寄韦有夏郎中》:
饮子频通汗,淮军想报珠。
(“饮子”,诗中指汤药,借“子”的指称义与“君”对。)
又《绝句二首》之二: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借“燃烧”的红色之义与“白”对);
白居易《西湖晚归回望孤山寺赠诸客》:
烟波澹荡摇空碧,楼阁参差倚夕阳。
(“阳”为红色,与“碧”对。);
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石头”指石头城,晋伐吴时,吴降于此。这里借“头”可作方位词而与“底”对。);
金代元好问《李屏山挽章》:
牧之宏放见文笔,白也风流余酒樽。
(唐代诗人杜牧字牧之,借“之”可作虚词而与“也”对。“白”指李白。)
在数目字的对仗上,往往可以借用一些包含着数量性质的词与数目字相对。
如:孟浩然《题义公禅房》:
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
崔曙《奉试明堂火珠》:
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
杜甫《登岳阳楼》: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钱起《送少微师西行》:
人烟一饭少,山雪独行深。
李洞《送云卿上人游安南》:
岛屿分诸国,星河共一天。
借音的借对,是把修辞中的谐音运用于对仗。
如:李白《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二首之一:
水舂云母碓,风扫石楠花。
(借“楠”与“男”同音而与“母”对);
刘长卿《松江独宿》:
一官成白首,万里寄沧州。
(借“沧”与青黑色的“苍”同音而与“白”对);
    郎士元《送贾奚归吴》:
水容清过客,枫叶落行舟。
(借“枫”与“风”同音而与“水”对)岑参《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借“皇”与“黄”同音而与“紫”对);
杜甫《秋兴八首》之七:
关塞极天惟鸟道,江湖满地一渔翁。(借“渔”与“鱼”同音而与“鸟”对);
孟浩然《裴司士员司户见寻》:
厨人具鸡黍,稚子摘杨梅。
(借“杨”与“羊”同音而与“鸡”对,又是偏枯对。);
杜甫《恶树》:
枸杞因吾有,鸡栖奈尔何。(借“枸”与“狗”同音而与“鸡”对,同时又是偏枯对。)。
甚至还有借义再借音的,当然这种情形十分少见,如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三: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两句句中自对而又两句相对。“朔”当“北”讲,而又借“北”与“白”音近,与颜色字相对。

律诗对仗中的避忌
律诗对仗中最主要的避忌就是“合掌”,即“正对”。指对仗中的一种情形:相对两句意思相同,或者命意的角度完全一样。
要避免“正对”,做到命意不同,一个关键问题是要避免以同义词或近义词相对。同义词相对就成为了律诗对仗中的避忌,因为这样有可能会导致“合掌”,自然更不能用相同的字构成“同字对”了。
明胡应麟《诗薮·内编》卷四说:“作诗最忌合掌,近体尤忌,而齐、梁人往往犯之,如以‘朝’对‘曙’,将‘远’属‘遥’之类……沈(佺期)、宋(之问)二君,始加洗削,至于盛唐尽矣。”
其实,这类用同义词相对的诗,由唐至宋,时有所见,并非“至于盛唐尽矣”。如:王勃《别薛华》:
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
骆宾王《灵隐寺》: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
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
即如沈佺期诗中也偶有所见,如《新年作》: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只不过沈诗中运用了句中自对(“旦”“暮”,“风”“烟”),而弥补了“同”与“共”同义字相对的缺点,犹如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一
“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
“支离”“漂泊”义近(“支离”犹流离),“际”“间”同义,从这几个词看是“正对”,但“东北”“西南”属“对”,“风”“尘”与“天”“地”又是句中自对,弥补了对仗上的缺陷。
只要对仗中运用了其他工对手法,个别近义或同义词相对也不是绝对不允许的。当然,这种近义或同义词对最好不出现。
为了避免形成近义或同义字(甚至同字)相对,有时诗人采取改换字面以避复的做法,如杜甫《诸将五首》之一;
昨日玉鱼蒙葬地,早时金碗出人间。
此指胡骑入关后发冢掘帝王墓。“玉鱼蒙葬地”指皇族之墓。据《陈书·沈炯传》载沈奏表中有“茂陵(按,汉武帝陵)玉碗,宛出人间”之语,为避上句“玉”字,杜甫改为“金碗”,而不显痕迹。
以反义词相对固然是理想的对仗,但律诗中不少对仗并非如此,往往是命意的角度不同,起码要避免“正对”。
如:贺知章《送人之军中》:
陇云晴半雨,边草夏先秋。
都是写边塞气候与内陆异,但上句写天气,下句写时令。
孟浩然《归终南山》: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上句写自己与朝廷的关系,下句写自己与故旧的关系。
又《赴京途中遇雪》:
穷阴连晦朔,积雪遍山川。
都说天气阴冷雪大,但上句写时间之长,下句写地域之广。这类例子中的对仗虽不能说是“反对”,却是从不同的角度来写的,因此不是“合掌”。
“合掌”的另一种情形是指须对仗的颔、颈两联的对仗形式全同,即句型结构完全一样(须注意的是中两联,而不是指相对仗的两句;相对仗的两句倒要力求结构一致)。律诗中二联,诗人都注意上下联各用一种句型结构,
如李白《送友人入蜀》的中二联:
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
芳树笼秦栈,春流绕蜀城。
上联的结构是:主语(“山”“云”)+状语(“从人面”“傍马头”)+谓语(“起”“生”);下联的结构是:主语(“芳树”“春流”)+谓语(“笼”“绕”)+谓语(“秦栈”“蜀城”)。
如果中二联句型结构一律,也是“合掌”。
如宋人徐玑《春日游张提举园池》:
西野芳菲路,春风正可寻。
山城依曲渚,古渡入修林。
长日多飞絮,游人爱绿荫。
晚来歌吹起,惟觉画堂深。
中两联四句的结构都是主语+谓语+宾语,主语和宾语又都是偏正词组。
到了明清,这种要求愈见严格,甚至中二联每句后三字(节奏为3或可分为1—2)都要求两两结构不雷同。
忌“合掌”,避免了相对的句子意义雷同,使律诗在有限的句子里容纳更多的内容,具有摇曳多姿的句式变化,增强了诗歌的表达效果和表现能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