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入画 / 考 古 发 掘 / 考古学家如何确定“乌鲁布伦沉船”有3300...

分享

   

考古学家如何确定“乌鲁布伦沉船”有3300年历史

2020-01-07  你我入画
👆
行游世界,在路上遇见无限美好 

海底43米的一艘沉船,
考古学家根据什么,
确定它沉没的年代...
🔺 图1:最古老的海洋沉船

前文《海洋考古:3300年的沉船》讲述,1982年夏天,乌鲁布伦沉船在土耳其吕西亚(Lycia)卡什镇的海域被发现,考古学家历时10年对其进行发掘(图1)。

前文《神秘沉船:乌鲁布伦沉船上的宝藏》讲述沉船上发掘了来自7个考古文化的货物。

前文《装载埃及、迦南、塞浦路斯、亚述等文物的商船从哪里启航?》讲述考古学家如何通过研究迦南陶罐和石锚,确定乌鲁布伦沉船来自以色列迦密海岸。

「 沉船的年代学研究 
乌鲁布伦沉船出土了至少7个古代文明的文物。沉船的年代判定,就得益于对这些珍贵考古材料的多学科研究,包括印章学、碳十四测年和陶器类型研究等。

🔺 图2:乌鲁布伦沉船上出土的滚印等文物

1)乌鲁布伦沉船上出土滚印、圣甲虫印等多枚印章。其中有一枚赤铁矿材质的滚印(图2),最初可能制作于古巴比伦时期,年代约前18世纪后半叶,图案主体为战神装束的国王与引荐女神拉玛,国王与拉玛女神中间上方刻有星月神徽,中间下边刻有缩小化的祭司形象人物,并刻三排楔形文字铭文(图3)。

🔺 图3:乌鲁布伦沉船上的赤铁矿滚印印图

几个世纪后,该滚印被重刻,楔形文字部分被磨去(原铭文痕迹依然可见),再刻上直立的狮头格里芬、星纹和八瓣圆花图案(钻具钻刻而成)(图3,图4)。狮头格里芬的风格与中亚述王阿苏尔乌巴利特一世(Assur-uballit I,公元前1363-前1328年)时期一致。[2]

此后,这枚滚印被第三次刻上新图案,即位于拉玛女神身后一位穿着短裙、一手直垂持短剑、一手曲伸向前上方的人物(图3),其雕刻年代约为公元前1300年,这也成为沉船的年代参考之一。[2]
 
🔺 图4:乌鲁布伦沉船上的赤铁矿滚印

2)乌鲁布伦沉船上出土一枚刻有埃及18王朝王后尼芙提提王名(Nefer-neferu-aten)的黄金圣甲虫印章(图5)。

🔺 图5:尼芙提提王后的黄金圣甲虫印章

尼芙提提王后(图6)和阿赫纳吞法老(图7)在公元前1350年左右共同统治着埃及。[1,10]这表明沉船的年代不早于公元前1350年(有关尼芙提提王后的内容,可以参考作者文章《当商代女将军遇上埃及美王后》)。
 
🔺 图6:埃及王后尼芙提提彩绘石雕
🔺 图7:埃及第18王朝法老阿赫纳吞雕像

3)科技考古的碳十四测年方法,为乌鲁布伦沉船提供了较好的绝对年代数据。考古学家选取沉船船体的一部分木头进行碳十四测年,测年数据经年轮校正,最后得出乌鲁布伦沉船的年代为公元前1320年前后。[1]
 
🔺 图8:考古学家记录布伦沉船

4)考古学家发现,乌鲁布伦沉船上装载的迈锡尼和米诺斯陶器的样式属于希腊青铜时代晚期ⅢA2,其对应的年代为前14世纪末。[1]这是陶器类型学提供的沉船年代学参考。

🔺 图9:乌鲁布伦沉船出土的迈锡尼陶器

🔺 图10:考古学家发掘乌鲁布伦沉船的陶器
 
5)乌鲁布伦沉船上还出土了一些树枝,碳十四测年表明其年代为公元前1300年左右,[1]这可能是沉船沉没的大致时间。
 
🔺 图11:乌鲁布伦沉船文物分布图

综合以上测年数据和器物的年代学研究,表明乌鲁布伦沉船的年代约为公元前1350-前1300年。

结 语 
公元前14世纪末,正是鼎盛的埃及新王国与古代近东地区新崛起的赫梯帝国,争霸地中海东岸重要贸易商路的时期(图12、13)。

这批货物可能受埃及18王朝末或19王朝初期的某位法老委托,由以色列迦密海岸的迦南商船进行运输,装载牛皮铜锭、锡锭、松节树脂和埃及毛坯玻璃锭等重要货物,整体运送给地中海北部爱琴海地区某位国王(可能为迈锡尼国王)的外交礼物,作为埃及与该国王联盟抗击赫梯人的见证。[3]

🔺 图12:古埃及壁画上进贡牛皮铜锭场景
 图13:古埃及壁画上商船运输场景

乌鲁布伦沉船上发现一件青铜小雕像,头部、肩部和双手双脚都用金箔包裹(图14),这可能是一件守护女神雕像。

🔺 图14:乌鲁布伦沉船上的女神像
这件守护女神雕像显然没有起到保护商船的作用,因为它沉入了海底,不过却给我们提供极好的机会,窥见约3300年前,地中海青铜时代晚期,该地区的生活风貌和繁荣国际交往的状况。[1,6]

本文节选自作者文章:
《海洋考古:3300年前的地中海沉船》
参考文献:
1. 埃里克 . H. 克莱因(著),林华(译):《考古的故事》,第190-203页,北京:中信出版社,2018年。
2. Dominique Collon: Near Eastern Seals, pp.30, London: The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1990.
3. Yuval Goren: International Exchange during the LateSecond Millennium B.C.: Microarchaeological Study of Finds from the UluburunShip, Joan Aruz, Sarah B. Graff, and Yelena Rakic(Edited): Culture inContact: From Mesopotamia to the Mediterranean in the Second Millennium B.C.,pp.54-61,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2013.
4.Aedeen Cremin (ChiefConsultant):The World Encyclopedia ofArchaeology, pp.164, New York: Firefly Books (U.S.) Inc., 2007.
5.Richard Miles: Ancient World,pp.39-43, London: Penguin Books Ltd, 2010.
6.行游考古工作室:《考古姊妹花,殷墟甲骨与古亚述文献的发现》,《珠饰与文明》公众号2019年4月23日。
7.C.M. Jackson and P.T.Nicholson: The Provenance of some glass ingots from the Uluburun shipwreck,Journal of Archaeology Science, Volume 37, Issue 2, February 2010, pages295-301.
8.Paul Collins: From Egypt to Babylon, pp.70,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9.Ian Shaw and Paul Nicolson: The Illustrated Dictionary of Ancient Egypt,pp.222-223, Cairo: The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 Press, 2008.
10.ColinRenfrew, Paul Bahn: Archaeology: Theories,Methods and Practice, pp.370-371, London: Thames& Hudson Ltd, 2012.
覃春雷
独立学者、印章与珠饰博物馆策展人
牛津大学、伦敦大学、
大英博物馆等机构访问学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访问学者
世界珠子研究者协会会员
埃及探险协会会员
行游世界 路上遇见无限美好
了解更多世界古文明知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